97技压群雄

    今天,不论多少人挑战,李素素的唯一选择都只能是赢,而且是毫无争议,高调的获胜。当然,她也知道聚义帮高手如云,决不可小视。所以这几天来,她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此刻,面对张啸天雷霆万钧的攻击,她在稳住阵脚之后,便进入了梦幻功状态,在无边剑影中游走自如。

    凤舞剑依然没有出鞘,但丝毫不影响它作为武器在比试中的作用。或格挡,或点刺,时而如同中流砥柱,时而如同蛟龙出海只打的张啸天一筹莫展。

    李素素急于取胜,心念一转,梦幻功暂停。跃开一丈避开张啸天那狂风般的剑影。凌空一个翻朝张啸天反刺而去,用的正是风舞剑法的绝招“凤鸣九天。”

    她这种做法极其冒险,面对张啸天那么快的手,她不用梦幻功,想要反攻实在困难。好在张啸天已经完全适应了她刚才的出招风格,知道进攻讨不了便宜,正在舞剑封住自己的门户。

    忽见李素素竟然凌空袭来,剑锋直指他的咽喉,张啸天心里又惊又喜。惊的是:李素素忽然变招,他竟没有及时发现,若是再慢一点点,自己的咽喉要害恐怕要被刺中,即便匆忙闪避,对方也有机会刺中自己其他部位。

    喜的是:李素**在空中自己的下半完全暴露在对方的攻击范围之内,只要长剑一挑,她必然挂彩。

    只是张啸天完全想错了,李素素子凌空一翻,不仅巧妙地避开了他的进攻,反而是一下子落到了他的后。原来她那直指对方咽喉的一剑,并没有刺到底,也没有变招。就那样停在那里,只不过充当了子翻转的轴心。却惹得张啸天又是回防又是反攻,结果都成徒劳。而真正的进攻利器,却是她左手那两根伸直的手指。

    等他知不妙,已经太晚,就在李素素子落向他后的同时,他已经被制住道不能动弹。

    李素素将他的长剑拿下,放回剑鞘。又帮他拍开了道,深施一礼,退开。

    张啸天脸sè微红,很快就回复了平静:“我输了。”转走向人群。

    李素素有仙气护体,有龟息神功,所以两场打下来,依然是面不改sè心不跳:“还有哪位想试试的?”

    “嘿嘿,丫头,有两下子啊。老汉我来试试!”一个白须垂的白衣老者仗剑而出,正是幽州怪杰金赞。

    刘超群:“师父,您......”

    金赞笑道:“小子,放心吧,为师不会伤到她的!”

    刘超群笑道:“师父,我不是这意思。我的意思是叫您小心点,别被她算计着了。她喜欢使诈呢。”

    金赞:“嘿嘿,无妨、无妨。兵不厌诈嘛,还不知道谁诈谁呢。”说完也不等李素素开口,长剑出鞘,幻起一道银光,朝李素素刺去。待李素素举剑来挡,他又忽地跃开,哈哈大笑:“上当了不是?”

    说完又举剑猛刺,剑影漫天,李素素只当他开过玩笑了就必定是动真格了,赶忙凝神迎敌。没想到金赞又折回去了:“又诈到了,哈哈。”

    待他第三次冲过来,李素素也不管他是真是假,忽地飞起凌空一个翻朝他后掠去。两人法都是极快,而且同时朝相反的方向疾驰,自然很快就交换了位置。

    金赞的剑和子都是朝前面冲的,而且算好了位置的,要忽然改变主意,停下来反攻自是不易。李素素则不同,她是早有预谋,子落下的同时右手反点,将金赞直接定住。他立足未稳,又没法动弹,竟然当场跌倒,摔了个嘴啃泥。

    李素素急忙弯下子将他道解开,伸出右手想将他扶起:“前.....”

    她的话还没说出口,金赞手中长剑忽然朝她脖子砍来。李素素猝不及防,本能地侧过头,同时左手仗剑一档,这才解开,不过脖子上火辣辣的痛,显然已经受伤。

    李素素面有怒sè:“前辈,您想杀我?”

    眼见李素素白嫩的肌肤上分明涌出一缕殷红的鲜血来,金赞顿时慌了神:“不好意思,我出手太重,失误失误。这场算我输,其实我本来就输了的。”

    看到他满脸通红,愧疚不安的样子,李素素终究还是不忍,走了过去,掏出丝帕帮他拭去了额头上的血迹和尘土:“前辈,刚才我算计了您,您也算计了我,但终究不是正式比武。如果您愿意,我们可以再切磋一下。”

    金赞刚才一摔,额头上也擦破了一点皮肤,若不是那惊险一剑,该道歉、该愧疚的恐怕是李素素自己了。

    金赞满脸不悦:“不比了,你已经连打几场了,就算赢了你也不光彩。”

    刚才的形可能是:金赞的道忽然被解开,习惯xìng的一收手臂,手中宝剑正好伤到了李素素。还被她误会成故意暗算,要真是他故意所为,那就大大的不可原谅了。若不是她躲得快,只怕脑袋都被砍掉了。他自己分明不是故意的,却百口莫辩,因此很是不快。

    李素素沉吟片刻,又拱手对众人道:“那么,还有哪位想来挑战?”

    “青龙堂堂主,吴志远讨教帮主高招!”随着一声洪亮的声音响起,一个材瘦高,皮肤黝黑的汉子,手持钢刀闯出人群。

    众人颇感惊讶,吴志远是典型的好人,怎么也......?

    李素素对他深施一礼:“请吴伯伯赐招。”

    吴志远:“好说,帮主小心!”举起钢刀迎面砍来,顿时与李素素的凤舞剑碰在一起。只是李素素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吴志远作为一名堂主,武功自然不差。可他的攻势,虽然表面看刚猛异常,但每一招都欠火候。虽然,旁人看不出什么,但李素素何尝看不出。他的每一个招式都偏了那么一点点,而且规律很好找。

    以前,李素素几乎没有见过他,自然对他不太了解,只是在印象中觉得他是个不说话的人。对了,就是在那次倒霉的决斗之前,她见过他一次,在青龙堂的大旗下,他只不过是一个看上去黑漆漆的家伙。

    而现在,他几乎完全没有防御,大量的破绽,大量的反击机会摆在李素素面前。开始,她以为,对方只是敌之策,不敢冒进。但她迟迟不反击,他也不曾改变策略,这就费解了。

    她忽然醒悟:“他根本就是在让着我。他既然好心让我,那么这份我就一定得领了。”右手一振幻出漫天红影做掩护,同时左手点出,果然一击得手。

    她同样是把吴志远的刀收回刀鞘以后才解开了他的道。只是她很奇怪的看到他的眼里好像有泪水。

    李素素给他躬行礼之后,退至一边,半天不敢抬头。因为她的眼里也满是泪水。但作为帮主必须是个强者,至少在这个时候,她是万万哭不得。想起吴志远这个素昧平生的人,想起他眼里的泪水,心里就隐隐有着一种莫名的感动。就好像一个怀才不遇的人,忽然遇到一个赏识自己的知音一样。

    “他为什么会那样对我?难道他能了解我的心思吗?”

    李素素稳住了自己的绪,用最快的速度拭去自己的泪水:“还有哪位前来挑战?”

    “帮主,我来试试。”随着一声洪亮的声音响起,一个壮汉手持长矛从人群中走出,正是文杰伦。只是,李素素初来乍到,再加上他说话粗鄙不堪李素素很不喜欢他,自然不知道他的名字。

    此刻她只是对他深施一礼:“请赐教。”

    文杰伦哈哈一笑:“帮主小心。”手里长矛朝李素素脚上点去。他的长矛通体jīng铁打造而成,十分的沉重,此时舞动起来势大力沉十分霸道。挑、刺、扫频繁换招,李素素只要挨一下,就非受重创不可。只是她躲闪得快,倒也是有惊无险。但对方来势太猛,她也不敢仗剑格挡。

    李素素还没来得及出手反攻,文杰伦却自己先住手了,哈哈笑道:“帮主,我这兵器实在是太霸道了,我怕伤到帮主玉体,不如我换一根木头做武器吧。”

    李素素:“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没事的,不用换。倘若我真的伤在您的手里,绝不会有半点怨恨。我若胆怯、无能也不配做诸位的帮主。”顿了顿,她又道:“只是我很好奇,您这把长矛看似是用上好的材质打造而成,我不知道我的宝剑能否将它一下斩断,如果您舍得的话,我倒很想试一试!”

    文杰伦:“无妨,帮主尽管试试。听说帮主的凤舞剑锋利绝伦,我也正好想看看呢。”

    李素素躬道:“那么,请您赐招。”

    文杰伦的长矛再次刺来,这次有了李素素一番鼓励,来势更加刚猛。之前那一阵,他还只刺她的手脚,此刻竟是朝她的前刺来。这前后的变化让李素素心头一:“这家伙看似鲁莽、粗鄙,没想到方才还对我手下留了。”一念及此,不由得对文杰伦生了一分好感。

    李素素心念转动,法不由得慢了几分,长矛贴着她的腰钻过,虽然尚未沾到衣裳,却让她感到一股劲风从左侧檫而过,几乎让她站立不稳。她猝不及防,只得往地上一倒,滚开数步,才化解危机。

    果然如她所料,文杰伦猛刺落空,就势横扫,但李素**已倒下,自然扫不到,于是又变为猛拍,顿时把地面打的尘土飞扬。李素素子在地上滚来滚去,虽然避开了他的攻势,但已经很没形象。

    文杰伦哈哈大笑:“帮主,地上很脏呢。你不怕把衣裳弄破了吗?”被他的铁矛猛砸,地上麻石早已裂开,碎石四溅,李素素上到处都是被碎石压出来的伤痕。

    “这家伙说话,还是那么口无遮拦,令人讨厌!”李素素忍不住在心中怒骂。

    只要能重新站起来就好,能站起来就可以轻松逃避他的封锁了。

    李素素干脆丢了宝剑,随手抓起地上的石子,也不管什么准头,运足真力就朝文杰伦上砸去。文杰伦哈哈一笑,轻松避开,李素素趁他稍微松懈一个鲤鱼打站了起来。

    纵然她动作再快,文杰伦要趁机刺她一下也是大有机会。只是以当前的位置看来,一下刺去,非刺中她的背脊不可。当然了,或许她反应及时,可以躲避,但文杰伦却不想冒这个险。

    如此一个年轻貌美的帮主,且不说她的本事能否替帮派出头,就是每天看上几眼,也是十分舒服的事。他可舍不得就这么将她重创或击杀。所以刚才李素素满地打滚的时候,他也只挑她体不打紧的部位下手。

    文杰伦稍一迟疑,李素素便转过了子,做好了防御准备。她刚才分心险些吃了大亏,现在摆脱困境,再不敢大意,全力使出魅影法,影顿时变得飘忽起来。

    文杰伦见她恢复了状态,也收敛了笑容,加紧攻击。李素素随手一招,之前丢在地上的宝剑闪电般飞回掌心。眼见长矛扫来,后退一步,宝剑瞬间出鞘,红光闪过,咝地一声,那个弯曲成蛇舌模样的矛头顿时掉落地上。但与此同时,李素素已经还剑入鞘,在旁人看来,她好似未曾拔剑一般。在场的都是行家,自然已经看出她的厉害。

    攻击距离是长矛的优势。为了不影响对方的正常发挥,避免造成胜之不武的感觉。李素素选择在尖头将它斩断。这样,它就短不了很多,照样可以大范围攻击。

    文杰伦:“哈哈,凤舞剑果然锋利,你的剑法也相当不错!”没了矛头,他下手便更无顾忌,招数又刁钻了不少。只是他没有考虑到,以他的力量,即便没有矛头,也能轻易将人刺穿。

    他已经没法准确判断李素素的方位,索xìng将长矛横扫,气势如cháo。李素素一个燕子钻云,凌空翻了个跟斗,瞬间就跃到他后。他的长矛气势大,惯xìng也大,要回防自然难,躲闪不及,被李素素点个正着,顿时动弹不得。铁矛脱手,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李素素试图把它捡起来,终于还是作罢,甩了甩手腕:“这东西好重!”解开文杰伦的道,躬道:“承让!”然后退开。她这句可不是违心的客话,而是心里知道文杰伦已是手下留了。

    文杰伦倒也毫不在意,哈哈大笑:“帮主厉害!”

    李素素:“还有哪位来挑战?”

    刘超群看着她那灰头土脸的样子,忍不住笑道:“你还要打呀?”

    李素素:“只要有人挑战,我就愿意奉陪。”

    刘超群:“那,我来试试?”

    李素素:“你我不用比了,每次你都打输了。”

    刘超群:“那不算,第一次是你把我的剑斩断了,第二次嘛,分明是你使诈骗人才得手的。”

    李素素笑道:“赢了就是赢了,临阵对敌,难道你还能阻止敌人使用神兵利器吗?至于使诈,那就更不用说了,谁都知道兵不厌诈。”

    又朝场中喊了一下:“除了刘超群之外,还有没有兄弟想挑战我的?”

    “我想知道,为何唯独刘超群不可以挑战你?难道他是你男人?”说话的是周英。

    李素素涨红着脸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和他已经比试过了。”

    “在哪里比的?谁看到了?哦,我明白了,是在上比的吧,哈哈哈”李素素的忍让竟使周英越发的嚣张。

    刘超群一声怒喝:“休要胡说!”拔剑就朝周英刺去,周英、周勇兄弟同时亮出兵器,颤声道:“怎么了,你想打架吗?”

    李素素抢先一步拦住了刘超群:“超群,别乱来!都是自家兄弟。”

    刘超群:“你忍得,我可忍不得。”

    李素素:“我现在是帮主,你必须听我的,退下!”

    周倩儿也急忙跑过来,一把拉开刘超群:“弟弟,他们是我哥,别闹了,啊。”接着又跑过去对周英道:“哥,你说话注意点。”

    刘超群恨恨地收回宝剑,怒气冲冲地走开。

    李素素:“我和刘超群早就认识,已经是朋友关系。大家想一想,在这种场合,他和我之间的比试还有意义吗?我不让他挑战我,只是不想浪费诸位的时间,如果大家一定要看我跟他打一场,那我也只好答应。”

    周英冷笑道:“不必了,我们兄弟讨教你的高招好了。”

    李素素躬道:“请。”

    令众人意想不到的是,周英、周勇两兄弟竟是同时走上来。周倩儿尴尬地道:“哥,你们回来一个。”

    周英冷冷道:“怎么了?她有说过是单挑吗?我们到哪里都是兄弟一起,大家又不是不知道。”

    李素素:“无妨,兄弟间切磋没那么多讲究。请二位赐招。”

    周英周勇同时出剑,两道银sè的剑影从左右两边同时袭向李素素。李素素不知道他们手如何,不敢大意,先展开魅影法自保。尽量凝神聚气,争取发动梦幻玄功。周氏兄弟的碧波剑法,比起周倩儿还要逊sè不少。所以他们虽然是两人同时袭来,倒也没什么很大不了的。只是跟周倩儿一样,他们也有碧波斩功夫。

    夹在剑影中悄然而至的暗劲,确实让人防不胜防。李素素悄悄使出护体罡气。不仅碧波斩打到她的周围如同泥牛入海,全无消息。就是宝剑砍过去,也好似被什么东西阻隔,迟迟不能靠近她的体。

    看到李素素明明就站在眼前,却好似刀枪不入,周英怒道:“你用的什么妖术?竟然刀枪不入?”

    李素素全力运功,不敢分神,直接不理他。以她现在的jīng神状态,要是稍微分神极有可能会导致罡气涣散。而后果很可能是自己体被刺出几个透明窟窿。

    相持了一小会,李素素终于进一步提升了自己心境。罡气未散,右手已经极快的点出,周英猝不及防,被点中道,不能动弹。但同时李素素的罡气也收敛起来,周勇一招碧波斩打来,她竟没来得及躲闪,腹部结结实实挨了一下。

    不过她也不客气,右手架开对方长剑,左手弹出一道彩霞之气,直接击中周勇的双腿。

    周勇哎呦连声,坐到地上,腿上血流如注。李素素也是捂住肚子,跌跌撞撞走开几步,终于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兄弟们,我需要调理一下。”

    周倩儿跑过来扶住她的肩膀:“帮主,你没事吧。”

    李素素:“我没事,只是你哥,他们好似想杀我,不知道为什么?”

    周倩儿:“因为你杀了我堂姐周兰。”

    李素素略一沉思:“就是那个放暗器的吗?”

    周倩儿:“正是。”

    李素素:“当初是她打我在先哦。暗器都shè入我肺部了,若不是我会仙法,边又有很多朋友相救,只怕就死在她手里了。帮我劝劝你哥,冤家宜解不宜结,不要再杀我了。”

    周倩儿点头答应。

    李素素又道:“我也打伤了你哥的双腿,去帮他包扎一下吧。另一位,我只是用很普通的手法点住了他的道,半个时辰之后会自己解开。我怕他再杀我,不敢亲自去解。”说完又吐出一口血。想来这周氏兄弟,不喜欢练剑,倒是把内功修炼的很jīng纯,碧波斩竟被使出如此威力。

    这真是:剑影漫天英气扬,柔肠百转细思量。

    若得豪强皆颔首,暂露锋芒又何妨?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