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美女帮主

    她一哭不要紧,张倩顿时醒来:“恩人,你怎么了?”

    李素素:“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睡不着。<ww。ienG。com>”

    张倩叹道:“我也是,要不我们干脆不睡了,说说话。”

    李素素:“好啊,我教你的白莲功法还记得吗?”李素素趁机再次把一些修炼的方法对她说了几遍,再和她谈了一些修炼体会。再到后来,张倩终于没反应了,她睡着了。看来,这些功法什么的,正好有催眠奇效。

    李素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总之她被叫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她醒来时,张倩已经准备好自己的行囊,在她前跪下:“恩人,我走了,黄宁哥哥答应送我,你继续休息吧。您的大恩大德,永世不忘!”说完就要磕头,李素素从上伸出手臂将她扶起:“不行,我得送你,万一又遇到他们怎么办?”

    张倩:“他们应该不敢来了,再说,我也不能一辈子让您护着呀。”

    李素素:“刘超群,刘超群呢?他在哪里?”

    刘超群应声而入:“怎么了,你找我有事?”

    李素素:“我们一起去送她,防止再遇上那些家伙。”

    刘超群笑道:“李素素,你好生无趣!”

    李素素:“怎么了?”

    刘超群:“黄宁要当护花使者,你却不给机会。”

    待在一边的黄宁脸sè顿时变红,抓了抓脑袋:“恩公,你怎么取笑我了。”

    李素素笑道:“无妨,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们既是同乡人,以后自然多的是机会。”

    刘超群一脸坏笑:“那,我和你之间,有没有机会呢?”

    李素素脸sè一红:“你,你还不去准备?”

    刘超群找了一辆马车,选两匹最好的马拉车。中午的太阳照的大地白花花一片,李素素有气无力地走向马车,可才走了没几步就跌倒在地。脸sè惨白,满头是汗。

    刘超群赶忙跑过来扶住她的肩膀:“李素素,你没事吧。你别又使诈哦。”

    况大概是这样的,李素素的体比谁都好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体内有仙气护体。所以她甚至不用吃东西,甚至可以随意飞行。可是,一旦jīng神不振,一旦劳累过度,就会影响仙气的正常运行。此刻,周围没有什么危险事物,反而有刘超群这样一个高手保护,心自然大为放松。于是,体力透支的后果就显现出来。

    刘超群摇了摇她的肩膀,但她依然没有醒来。只得抱起她走回屋内,放到上。第一次接触她的体,他竟也心跳加快,脸sè发红,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张倩紧张地呼唤着“恩人”,刘超群拉住她:“算了,先别打搅她,让她休息一会。”

    黄宁出门找来了一位老医生,可医生刚准备给她把脉,李素素就自己醒来了,看到这么多人围在自己边,问道:“怎么了,这是?”

    刘超群:“你刚刚晕倒了。”

    李素素:“哦,原来是这样。我大概是这几天累坏了。没事的,休息一下就好了。现在就好多了。”

    刘超群:“你这几天总是不对,以你的武功.....”

    李素素:“其实你的武功也很好,我要是不用仙法,恐怕很难赢你。好了,我没事的,不用多想了。”

    老医生:“既然姑娘没事,那老朽告辞。”

    李素素:“老先生,且慢走。”

    老医生:“姑娘有何吩咐?”

    李素素从头包裹里翻出一小块银子来,递给老医生道:“烈rì炎炎,劳烦先生跑一趟,小小辛苦钱不成敬意。还望老先生笑纳。”

    老医生怒道:“怎么,不治病也给钱,你当老朽是叫花子吗?”

    李素素一时语塞,尴尬地愣在那里不知所措,而那位老医生已经走出门了。

    刘超群追了出去:“老先生,大凡郎中出诊都要收取出诊费的。所以,这个,还是请您笑纳吧。”

    老医生:“小伙子,你很不错。其实这钱要不要无所谓。我气的就是那个丫头,什么都不懂,还要装的比医生还高明的样子。那样的女人不可靠,你得注意点。别被她的外貌迷惑了,往往这种人,鬼点子最多了,别忘了,最毒妇人心!”

    李素素闻言一下从上飞起,子极快地飘出去。方才,她在无意识的状态下,jīng力得到了极大的恢复,施展仙法已经毫无困难。

    她鬼魅般飞到了老医生面前:“老先生,非是我装高明,我确实没事。还有,最毒的不是妇人心,而是男人心!您看,这为祸一方的黑虎帮里面是男人居多,还是女人居多?这就是明证!”

    老医生何曾见过这种飞来飞去的人,颤声道:“你、你是人还是妖?”

    李素素笑道:“自然是妖,您何曾见过人会飞的?”

    这下,老医生吓得脸sè都变了,汗珠直往下掉。

    刘超群:“她是人,不是妖。她在与您说笑呢。”

    李素素落下子:“老先生,这世上只有人和仙。而妖魔鬼怪只在世人的心里才有。只要您心中没有妖,那么我就不是妖。”

    老医生喃喃道:“妖魔鬼怪都在世人心里?”

    李素素:“所谓邪不胜正。只要您心里存有一股浩然正气,那么管他是人是鬼,何惧之有?好了,我不说了,免得班门弄斧,遭人耻笑。”

    老医生还想说什么,李素素却对他躬道:“老先生,适才多有得罪,晚辈给您赔不是,还望先生海涵!”

    她一会高调,一会谦卑,倒让老医生糊涂了,忙道:“无妨,无妨的。”

    送走老医生,李素素又对刘超群拱手道:“刘大哥,昨晚的事,多谢了!”

    刘超群:“你是怎么了?一下子变得这么客气了。还有,我才十九岁,别叫我大哥,把我叫老了。”

    李素素笑道:“你年纪比我小,我叫你‘弟弟’好了。而你,得叫我‘姐姐’。反正我们在帮里已经结拜过了。”

    刘超群抓了抓脑袋:“不是吧,这样好像不妥呢。周倩儿才是我的姐姐,多了不好叫。”

    李素素:“那,你说该怎么称呼吧。”

    刘超群笑道:“你叫我‘超群’,我叫你‘素素’,这样大家都不吃亏。”

    李素素脸sè微红:“没大没小,不依!好了,按计划,我们赶快把张倩送回家吧。”

    直到半夜他们才把张倩平安送到家。尽管张家早就查探到陈龙被诛张倩获救的消息,她的父母还是喜极而泣,对着李素素、刘超群千恩万谢。

    经询问,这一带的黑虎帮势力大概就只有这两伙人:一伙以陈龙为头,在青梅镇盘踞,一伙以江龙为头,在石桥镇盘踞。不过江龙的份仅是副帮主,而陈龙才是老大。所以石虎未曾向李素素提起江龙的名字。既然这两伙人都被击溃,李素素也不想在此久留,第二天便辞别张倩一家,和刘超群一道隐遁回侠义庄。

    见到李素素终于回来,侠义庄众人自然惊喜万分,跑过来问长问短,而李素素也感激的一一回复他们。却把刘超群和左昆仑晾在一边。

    那天,李素素走后没多久,左昆仑就亲自找到李青莲把事的原委说了一遍。李青莲听后只是淡淡道:“没事,等她玩够了自然会回来的。我还是回去等她好了。大天的你们也不用去找她,找不着的。”

    左昆仑:“那么,依您看,她会先回到哪里去?”

    李青莲:“当然是侠义庄了,你们把她气跑的,她难道还好意思回你们这里来吗?”

    左昆仑:“既然如此,那我随你回去吧,我要亲自把她接回来!”

    于是,左昆仑对帮里人交代了一番,便和李青莲一道来至了侠义庄。

    因为他过去的种种劣迹,在这里,他并不受欢迎,除了李青莲之外没人理他。对于李素素的走失,李青莲告诉大家:不要紧张,她很快会自己回来,所有人不要去寻找。

    李青莲不仅没有象其他人一样排斥左昆仑,甚至还很周到地、及时地把饭菜以及一切必需品送到他的房间。还对他大体介绍了一下这里的一些基本状况。左昆仑倒也自觉,一直呆在房间里,很少出门,即便出门也是朝人少的地方走。

    对于李青莲的做法,众人当然不赞同。杨夫人忍不住问她:“素素差点就被这个家伙害死。而且多次受他羞辱,您为何还对他那么好?”

    李青莲:“与他们和解是素素自己的选择。妹子,我知道你疼她,但她不是小孩子了,我们应该尊重她的决定。”

    杨夫人:“可是......”

    李青莲:“我知道,她是有点糊涂。但吃一堑长一智,让她多去尝试一下吧。有我看着,她不会有事的。”

    和大家招呼完了,李素素才对站在屋檐下发呆的左昆仑拱手道:“左帮主,您也在呀。”

    左昆仑眼里噙着泪花:“李帮主,总算等到你回来了。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宽宏大度,真是难得!”

    李素素:“我?您是在和我说话吗?”

    左昆仑:“当然。我们已经一致同意由你来当帮主了。其实,那天,那几个老顽固也不过是图一下嘴巴快活而已,并非真心反对。还望李帮主不要往心里去。”说完,从怀里取出一把金光闪闪的匕首,递给李素素又道:“这是本帮帮主的信物,也是当初建帮之时,朱帮主所用之物。我现在把它交给你,你就是本帮第三十五位帮主了。”

    李素素愣了一下,终究还是不敢去接:“我把朱明飞父子杀了,又如何敢接他们祖先的遗物?”

    左昆仑也长叹一口气:“事到如今,我们已经没的选择了。况且,聚义帮‘义’字当先,虽不至于大义灭亲。但为了所有兄弟的共同利益,放下一些私人恩怨,应该不过分。本来想要你去朱家祠堂拜祭一番的。又怕那朱英还是不能原谅你,罢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可再不要瞎折腾了。”

    李素素终于伸出颤抖的手,接过那把jīng致绝伦的黄金匕首:“还需要举行什么样的仪式吗?”

    左昆仑略一沉吟:“这个嘛,本来是有的。不过我看不必了。反正规矩是人定的,服你的留下,不服的走人。要深究起来,你终究是杀了朱帮主的后人,他们如果一定要反对,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但我们不能因此而放弃自己该有的立场,不是吗?”

    李素素:“这样的话,帮派岂不散了?”

    左昆仑:“没人出头,处处受挫,迟早都要散的。长痛不如短痛,置之死地而后生。”

    李素素:“我真没想到,您能想这么周全。”

    左昆仑:“我也不瞒你。在rì月教和你们之间,我们必须选择一方作为合作对象。如果得罪你们,我想,许帮主的下场就离我不远。如果得罪rì月教,那更是万万不能。左逸龙帮主、龙狮虎护卫,都死的很惨。

    所以我想了很久,觉得应该让你来主持我们的大局。虽然,你也曾是我们的敌人。但你有良心,值得我们兄弟信赖。”

    李素素:“多谢左帮主对我的信任!那么,我们现在就回忠义山庄去。如果我的话真能算数的话,我将要宣布几项决定。”

    左昆仑:“好,太好了!我回去以后就立即发布消息,召集各地高手回总部集结听令。”

    徐文走过来,一脸鄙夷的神sè看着李素素:“恭喜呀,李大帮主终于得偿所愿了。”

    李素素:“总有一天,你们会理解我的。”

    陈芳一下子扑过来,紧紧搂住李素素,哭道:“素素,你最近都不理我们,心不好的时候也躲在外面,刚一回来,转就要走。这是为什么?不喜欢我们了吗?”

    李素素抚着她的肩膀,含泪道:“我的心永远不会变!你们永远是我最好的、最信得过的朋友。只是,我现在要先忙点事。这次我外出也不纯粹是为了游玩,我杀了很多坏人呢。”

    几天后,忠义山庄忠义堂内,聚义帮jīng英云集,听说新上任的美女帮主要宣布事,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李素素虽然老早就等候在里面了,但对大家的议论充耳不闻。等人都差不多到齐了,才缓缓站起来,对着众人深施一礼:“各位兄弟,我在本帮中是资质最浅的,本不配当帮主。承蒙左帮主以及大部分兄弟对我的信任,愿意给我这次机会,我才得以获得在此说话的资格。不胜荣幸!

    不过,按规矩,聚义帮帮主是由武功最高者担任。所以,接下来,我想给那些还不太了解我的兄弟一个机会。谁能在武功上战胜我,帮主之位,我定当让出!”顿了一顿,又道:“不知哪位兄弟愿意出来挑战?自家兄弟切磋,我绝不会出手伤人,如果有人误伤了我,我也绝不计较!”

    “好狂妄的丫头!”伍龙第一个不服气。

    李素素:“那么,伍长老,您想试试吗?”

    伍龙:“别误会,今天不论输赢,帮主还是你的。我才不稀罕当帮主呢,只是,你也别太小看人!”

    李素素:“我没有小看人。只是,初来乍到想和各位兄弟们认识认识。”

    伍龙:“你别狡辩,咱们校场上见,我倒要看看你的武功究竟多神!”

    校场上,伍龙宝刀出鞘,卷起一股狂风,朝李素素横扫而去。作为聚义帮的长老,他的武功自然极高。李素素只觉得万缕寒风袭来,有铺天盖地之势。赶忙平举宝剑,用剑鞘格挡了几下,随即巧移莲步闪开,很快施展开魅影法与伍龙周旋。

    伍龙:“你怎么不拔剑?”

    李素素:“我的剑锋利无双,恐怕会折掉您的刀,所以不敢拔剑。”

    伍龙:“你只守不攻,如何能定输赢?”

    李素素笑道:“我自有进攻办法。只是您的武功实在高明,我暂时还找不到出手的机会呀。”

    伍龙哈哈一笑:“好,我来守,你来攻,看你用什么办法打败我。”说罢横刀于前,刀口朝外,摆开一副防御的姿势。

    李素素:“伍前辈,小心了。”手腕一抖,只见漫天红影朝伍龙上扑去。

    伍龙暗道:“不好,这鬼丫头虽然剑没出鞘,但照样可以当剑使。要是被她点中岂不算输?”当下舞动宝刀将自己的周封个严严实实。刀剑相碰,叮叮当当响成一片。

    李素素暗道:“不行,我必须尽快将他打败,否则后面会有更多挑战者。要是被他们轮番挑战,我实难取胜。”当下一咬牙关,凝神聚气,在心中默念道:“我一定要用剑招佯攻,左手点获胜!”接连念了三遍,便开始默念梦幻功的口诀。

    虽然梦幻功是一招式固定,并且在元神状态下施展的武功。但只要在施功之前给自己一些暗示信息,元神会把这些来自识神的意志,巧妙的付诸实施,以便最大限度达到预期目的。这就使得梦幻功的实用xìng很强。李素素修炼梦幻功有些时rì了,自然知道这些诀窍。

    梦幻功一使出,伍龙就撑不住了。李素素的每一个招式都是变化万千,让他防不胜防。才不过十多招过去,就被她点中道,不能动弹。

    李素素把他手里的宝刀夺下,插入刀鞘,又在他上拍了几下,伍龙才放下手臂,恢复活动能力。

    李素素躬一礼:“晚辈侥幸赢了。”

    伍龙的脸涨的通红,没有说话,直接退开。

    李素素:“还有哪位来试试?”

    “老夫张啸天讨教帮主高招。”一个材消瘦的白发老者而出,手里拿着一把黑漆漆的长剑。

    李素素躬道:“请张前辈赐教!”

    霹雳剑客果真名不虚传,出剑如电,快如风。只一瞬间,李素素就觉得周都被一股寒气包围。不得不狂舞宝剑,紧紧护住自己周,心中不敢有任何的念头,生怕稍微分心就要中招。

    张啸天是个深藏不露的人,本来不打算出手的。可刚才李素素的一番表现,让他大为不满。他觉得,李素素好歹应该给伍龙留点面子。而她却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他制住,夺了他的刀,叫那位长老级的人物顿时颜面扫地。此举实在是太过狂妄!

    其实,李素素的做法自有她的道理。对于她这个帮主,本来就颇有争议,要让长期推崇强者为王的聚义帮众豪杰心服,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绝对优势的武功打败他们。至于要低调、要谦卑那也只能是以后的事。现在,她虽然不会表现出狂妄、自负,但绝对会表现高调、自信。

    这真是:当初恩怨全不计,仇敌而今成兄弟。

    旁人道我图虚名,有谁知我真心意?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