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我要学坏

    刘超群:“你以为,让人刺你几刀,就能化解一切了。我是极大的不领。”

    李素素:“谁让你领了?”

    刘超群:“不就是一个帮主而已,你至于费这么多心思吗?”

    李素素杏眼圆瞪,她第一次敢正对刘超群的眼神:“你也认为,我是为了当帮主,才让他们报仇的吗?”

    刘超群:“难道不是?你忽然不计前嫌地讨好我们帮主,还极尽所能在我们兄弟面前献殷勤,不惜忍受痛苦折磨让他们有机会报仇。若不是为了招揽人心,当上帮主,却是为了什么?”

    李素素:“我......”不等她辩解,刘超群又道:“别以为你有几分姿sè就可以哗众取宠。若是不踏踏实实做人,早晚要吃亏!”

    李素素实在没法忍受,赌气道:“好吧,我别有用心,我轻浮。我什么都是错的。既然如此,我走好了!”说完,周泛起一片红雾,雾气淡去,人也不见。

    刘超群:“糟了,我竟然把她气跑了。大家放心,我一定去把她找回来。”说完,转就往门外走。

    左昆仑脸sèyīn沉:“你们走吧。都走,再也不要回到这里来。”

    伍龙:“左帮主,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没有那个丫头,我们帮就非得解散不可吗?”

    左昆仑:“伍长老,你是否愿意与姚小宝比试比试?”

    伍龙:“这是什么意思?”

    左昆仑:“并不是所有兄弟都知道龙狮虎豹四护卫的手。如果你认为姚小宝手比你差的远的话,大可以试一试。而相比其他三名护卫,姚小宝的武功并不是最高的。可是,冷威龙那个魔头,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我们的三个护卫就这么惨死在他手里。”

    伍龙:“你是想拉拢李素素,请她帮我们报仇?”

    左昆仑:“当时刚好李素素师徒也来到这里。他们联手杀了冷威龙的师兄常真。也相当于替我们左逸龙帮主报了仇。现在的问题是,常真老儿死在我们这里,rì月教会善罢甘休吗?倘若他们再杀来,甚至可能还会引出幽冥双煞那两个恶魔,你认为,我们能打的过吗?”

    伍龙:“可是,即便把那妖女留下,也未必有多少胜算。”

    左昆仑:“李素素和她的师父、师伯当中的任何一个,武功都高过我们太多。起码有他们的支援,我们赢的可能xìng大得多。上次,李素素被左逸龙帮主打的那么惨,居然没死。这说明什么?说明她命硬,只要她不死,那么死的就一定是那些魔头。”

    伍龙:“当时还不是有乔明这小子拼命护着她。一旦落到rì月教手里,看还有谁能救她?”

    左昆仑懒得与他争,又道:“现在好了,难得李素素不计前嫌,跟我们合作,你们却一个个跟她唱反调,终于把她气跑。等会她师父来找我们要人,我还不知道怎么跟她说呢。她的手段,你们又不是没见过,许帮主武功盖世,却在几十招之内就惨死在她手里。真要把她惹火了,只怕杀人的手段不会比冷威龙差。我们现在是两面树敌,而且都是劲敌!”

    伍龙:“左帮主是害怕了?”

    左昆仑:“你若不怕,帮主你来当,你带领大家对付那些个魔头。我本事低微,无德无能,就不在此丢人现眼了。”说完,转便朝门外走去,却被司马无敌一把拦住:“左帮主,且慢。我看李素素并非小肚鸡肠之人。我们大家一起行动去把她找回来。无论如何,联手除魔是我们的共同利益,她会考虑的。”

    丁远山:“依我看,即便找到了她,她也未必肯回来。刘超群那番话,任谁也受不了的。”

    司马无敌:“我们不如现在就让她当帮主。既然是帮主,那么帮内的事她就非得回来打理不可。”

    伍龙冷笑道:“亏你想的出来,人都不在,怎么给她帮主?”

    司马无敌:“先给她帮主之名,将她回来再说。反正,左帮主提议让她接任帮主,她也没反对。不管她的目的是什么,以她的人品,应该是善意的,不会害我们。”

    乔明:“这个主意不错,李素素是个心软的人,只要给她足够信任,足够尊重,她就一定不会辜负我们。”

    左昆仑:“如果大家都没意见的话,就这么定了,以后李素素就是我们的帮主。具体手续,可以等她回来再补办。”

    李素素离开忠义堂以后,并没有返回侠义庄,而是隐遁到了忠义山庄西北一个她曾经去过的高山上。

    回想起这段时间的经历,她就觉得憋屈:明明自己绝不是为了贪图聚义帮帮主的虚荣。但刘超群的话,却好似很有道理。明明被误解却百口莫辩。本以为自己可以不管别人怎么看,继续坚持自己的立场。却没想到,一旦被人误解,自己之前的努力都将白费。既然人家认为你轻浮、别有用心,那么你说的话再有道理,只怕也不能让人信服了。何况,跟别人说一些仁义道德之类的话,原本就很容易引起某些人的反感,他们会认为你虚伪。她不恨刘超群,却恨自己糊涂、幼稚。

    她不知道怎么面对朋友、怎么面对师父,所以干脆一个人走开。

    蓝天白云、苍山青翠,李素素如同一片红云飞在空中,慢慢朝西边飘去。她左手掐诀,平卧空中,俯视下的山河大地,清风拂面,衣袂飘飘,遍体清凉,舒服莫名。

    不管那是非善恶,不想那前尘往事,忘却一切的恩怨仇,在如画风光里,随心所yù,zì yóu飞翔,神仙的生活只怕也不过如此吧。

    飞累了就落在一座突兀的山峰之上,美美地躺一会,四面都是悬崖峭壁,强劲的山风差不多能把整个人都吹起。耳边没有吵闹喧哗,只有呼呼声响,光明凉爽的感觉如沐浴着十五的明月,秋rì的暖阳。

    她取出一支白sè的短笛,缓缓放到嘴边,笛声幽幽,响彻山谷。

    心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在海岛上那段无忧无虑的rì子,在第一次来中原之前,她是从未掉过一滴眼泪的。可是,这几年......

    一曲吹完,收起短笛,她再次随风飞起,飘向远方,反正会隐遁术,只要她愿意,随时可以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因此根本不要管自己正飞向何方。

    红彤彤的太阳终于在远方消失,那漫天的红霞也顿时暗淡下来。远处的苍山逐渐与天空融为一体,难以分辨。

    李素素在山顶的石板上坐直了子,晚风吹动着她的长发肆意飘摆。掐了定神诀,在心里暗道:“师父,我想多玩几天,不回来了,您放心吧,我没事!”她又在心里默念了三遍同样的话,深信师父一定感应到了,这才四下张望,寻找合适的歇息之地。这山顶上的风实在太大,要是睡着的时候,被吹下悬崖,摔个粉碎骨可不好。但是,山下丛林茂密,野兽出没,也不安全。

    好在这一带的地形异常复杂,怪石林立,她终于在一个峡谷中,找到了一块突起的巨石。这上面,既没有太大的风,也不可能会有野兽虫蛇,正是休息的好地方。

    第二天清早,她便飞出了峡谷。这回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希望自己yīn差阳错之下,遇到肖遥,那么就可以请他出山帮忙除魔了。飞了半个时辰左右,前面出现了一片绿油油的梯田,山腰还零星点缀着一些房屋。

    李素素暗道:“一直以来,我都只想做个好人,却竟然被人家看成是虚伪。我今天做件坏事试试,看人们又当如何对我?”她终究还是心存善念,伤天害理的事自然是做不出来,只是想做件恶作剧之类的事试试人们的反应。

    但到底如何做,她却没想出法子,既要惹得别人生气,又不要给对方造成太大损失。于是,她飞至离她最近的一栋瓦房前面,寻找机会。

    李素素的子悄无声息地落在门前的菜地旁,就在这时,前面一声尖叫:“鬼!快来人,有鬼。”一个刚走出家门、穿蓝底花布衣裳的少妇,扔掉了手里的锄头,掉头就朝屋内跑,可她实在太恐慌,脚下绊到台阶,跌倒在屋檐下。

    李素素是从山上直接飞跃而下的,屋顶挡住了视线,使她看不见刚出门的那个农妇,所以才选择了那个落脚点。她实在纳闷:自己除了会飞之外,哪点像鬼了?

    那妇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尽管皮肤有点黑,但长的眉清目秀还算容貌出众。她的额头上露出一片血迹,惊恐的眼神看向李素素,颤声道:“姑娘,不是我一个人杀死你的,你就放过我吧......”

    “杀死我?”李素素心里嘀咕着,猛地,她终于想起来了,前些rì子,找她报仇的人里面好像正有这个农妇。暗道:“难道,她也是那些人的家眷?”

    那农妇本来没看清楚李素素的容貌,惊叫过后,心神缓和下来。毕竟,青天白rì之下,李素素的形鲜明,根本不象鬼魅。不过,当她壮着胆子再次看向李素素之后,便顿时吓得脸sè煞白,嘴里不停的嘟嚷着上面那句话。那个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乱刀刺死的姑娘,烧成灰她也认得出来。

    她叫赵翠蓝,丈夫刘云林是聚义帮一名高手,云芳客栈一役中死在李素素的彩虹剑之下。

    李素素:“大姐,看清楚,我是人,不是鬼,别怕。”

    赵翠蓝:“不,你明明已经死了的。你杀了我丈夫还不够,还不肯放过我们孤儿寡母吗?”

    李素素:“您别误会,我只是跟人吵了几句,赌气出走,不知不觉来到这里的。还有,那次我没死。”

    赵翠蓝:“你真的没死?当时我也动了刀子,你不记恨我?”

    李素素微微一笑:“我命大,死不了的。你是为了报仇才杀我,我又怎么会记恨你呢?何况,本来就是我自愿做出的安排。”李素素躬将那个农妇扶起来,又道:“您看!我好端端的呢。那次,我师父用了仙法保我,所以没有死。”

    赵翠蓝终于释怀,含泪道:“经过那事以后,我也不恨你了。怪只怪我命苦。”

    李素素:“姐姐,你家里还有什么人?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

    赵翠蓝叹道:“还能有什么人?他爹走后,孤儿寡母相依为命。”

    李素素:“您儿子多大了?”

    赵翠蓝:“七岁!”

    李素素:“你还这么年轻,容貌也美,不如找户好点人家改嫁,将来的rì子也要好过些。”

    赵翠蓝:“算命先生说我命里克夫,哪敢再找?”

    李素素无语,命运之说她也不知道该不该信,沉吟片刻,含泪道:“既然如此,我教你一些修仙的法门。有空的时候练一练,起码能够强健体,要是能长期坚持,修炼成仙也有可能。”

    李素素在这里住了四天,把白莲功法,梦幻功法都教给了赵翠蓝。只是叮嘱她不要把梦幻功外传。“梦幻玄功,要是所传非人,恐怕后患无穷。”

    第五天一大早,李素素告别了赵翠蓝,又飞向了大山之巅。

    “我本来是想去做件坏事的,结果却反成了好事。不行,我得再做一件坏事才可以回去。”

    飞过一座大山,只见前面的山谷中一条银灰sè的驿道横贯其中。李素素沉吟片刻,自语道:“恩,就这么办!”子一翻,红sè的影极快地朝驿道俯冲而去。

    这个季节,在那些茂密的树枝上,可能会有面目狰狞的毛毛虫,李素素非常的怕它们。所以,她不敢在树梢上落脚,只好从山上飞下来,沿着驿道慢慢往前走。

    她腿上的伤口尚未痊愈,飞在空中还好,这样在太阳底下步行的感觉可就难受了。咬牙走了半个时辰,路上鬼影子都没见一个,终于忍不住叹道:“外面也不好玩,我还是回去吧。终究要回去的。”

    李素素刚一掐诀,前面便传来一阵马蹄声,一个少年骑着一匹枣红马从山口闯了进来。

    来人穿着一件破旧的蓝sè短褂,材魁梧,皮肤黝黑,浓眉大眼,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上还背着一个蓝布包裹。一看他那穷酸样,只怕所有强盗都不会有兴趣,独自一人行走倒也安全。

    李素素定了定神,嗖地一声拔出宝剑,迎了上去:“站住,打劫的,把钱拿出来。”

    那少年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你说什么?”

    李素素:“我,是强盗,想活命的话,把你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乖乖交出来。”

    少年笑道:“本少爷活了这么多年,被美女打劫当真是头一回。有点意思,只可惜我无分文,要不,你把我的人抢回家好了。”

    李素素脸一红:“无耻!”

    少年:“现在是你抢劫我,怎么反说我无耻了?”

    李素素把宝剑挥动一下:“再不老实,我可要杀人了。”心里暗道:“怎么他一点都不怕我呢?难道,做强盗非要黑衣蒙面才像样吗?”

    少年:“好吧,你杀吧。本少爷钱没有,烂命倒是有一条。你要是喜欢,拿去好了。”

    李素素:“谁要你的命呀?你要是实在没钱,就把马留下,我,不想走路了。”

    她这句话一出口,倒是让那个少年吃了一惊,拿诧异的眼神仔细打量了她一番:“小姐,说实话,你是从哪里来的?”

    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骑马走过来尚且不容易,要说是步行的话,更是困难。可李素素衣着光鲜,根本没有一点经过长途跋涉而风尘仆仆的样子。

    想到这里少年不心中发凉:“难道,我真的遇到山中妖怪了?”

    李素素心想:“既然他不怕强盗,想来也是十分勇敢,我不妨再吓他一下。”于是掐了定神诀,子飘起来,笑道:“我便是这山中妖怪,在此修炼了五百年,你难道不知道么?”

    这下,少年脸sè都变了,颤声道:“你,你想做什么?”

    李素素看他额头上直冒冷汗,知道是被自己吓着了。心想:“我终于做了一件坏事了。不过,要是把他吓出病来可不好。”于是又道:“公子不必害怕。我刚才所言只不过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我是修真者,会一点点法术,所以能飞。”

    少年的神缓和了许多:“既然如此,那你到此作甚?”

    李素素:“我和朋友吵架了,心里烦闷,出来玩玩。”

    少年:“原来是这样。一个人在外怕有危险,姑娘还是早点回去的好。”

    李素素:“哎,我心不好,只想杀人。你说说,这附近有没有什么恶霸、强盗之类的该杀之人。告诉我,我去收拾他们。”

    少年一脸惊诧:“你?你不是强盗是侠客?”

    李素素:“我要学坏,我要杀人。”纵一跃,凤舞剑凌空劈下,红光一闪,只听得啪的一声,两丈开外的山坡上一块巨石顿时被劈成两半,且断开处整整齐齐。

    心软有什么好?心软的连杀只鸡都同它的痛苦,可放在别人眼里,竟成了虚伪,做作。

    少年大喜:“我们家乡就有帮恶霸,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我这回也是忍无可忍,才不得不背井离乡,另谋出路的。姑娘要是能帮忙将那帮恶人除了,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了。”

    李素素:“你要是敢骗我,先砍下你的脑袋。”

    少年:“姑娘且听我详细道来。”

    这少年叫石虎,家住益州牂牁郡郧西县青梅镇。父母经商,家境还不错。所以,石虎从小就无所事事,到处游玩,结识了不少当地的年轻伙伴,本来也过的清闲快活。

    可是,就在前几年,镇上来了一帮外地人,为首的那个叫陈龙。说什么这里已经被他的黑虎帮接管,所有人都要缴纳保护费,否则诛杀全家。

    常言道,强龙难压地头蛇,石虎当然不服气,带着一帮少年与陈龙等人发生了冲突。谁知道,这伙人武艺高强,石虎的十一个伙伴,竟有六个被杀,剩下的人眼看打不过,只得妥协。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