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鬼影魔踪

    没事在石墙上观望的左昆仑,待这三人稍微走近,看清对方的模样以后,不由得大惊失sè。左昆仑怕的并不是常真,虽然这魔头心狠手辣,且rì月神功十分了得,但比起他后的那两位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那么,那两位又是何人呢?其实,左昆仑也应该认识他们。那黑衣老头不正是常真的师弟冷威龙吗?何以他闭关几年就让左昆仑如此害怕了呢?

    其实李青莲也是怕冷威龙的,作为他的师妹,自然知道他不仅天赋颇高,而且练功的发狠程度也非常变态,简直就是一个武痴。与武痴不同的是,他有狡猾的心智,而且心术不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也正因为如此,李青莲才在这一百余年里,毫不松懈地勤修苦练,以便有朝一rì能收拾这个可怕的魔头,清理门户,为民除害。

    不过,左昆仑与冷威龙交往甚少,根本不知道这些,真正令他不寒而栗的是:冷威龙现在的模样以及他腰间那柄笼罩着诡异黑气的宝剑,再加上冷威龙后那位妇人的刀,使他联想到了长辈们留下的可怕传说。左昆仑心里暗道:“鬼影剑,夺命刀,难道他们是......”不敢再看下去,跃下石墙,子闪电般冲向山庄的后方,奔向密室。

    既然拿鬼影剑的是冷威龙,那么腰悬夺命刀的便是他的夫人了。那妖妇的确是冷威龙的妻子白蝶。

    左昆仑想尽快取出那把凤舞剑:这世间,唯一可能镇得住鬼影剑的,恐怕就只有凤舞剑了。何况,凤舞剑还可以用作与冷威龙等人谈判的筹码。尽管因为左逸龙的惨死,他也恨rì月教的人,但此时此刻,保命要紧,能不发生冲突最好不过。毕竟对方想要的恐怕是李素素以及她所能拿到的那几本天书了。如果出卖李素素等人的消息,能保住他们自己兄弟的命,左昆仑会考虑的。

    常真一行三人,刚来到牌楼底下,就听到一声暴喝:“来者何人?”。紧接着仿佛一道金光闪过,施英杰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

    常真没好气地吼道:“老子们是rì月教的,叫你们帮主滚出来!”

    原本,施英杰只是例行盘问,作为江湖第一大帮的总部,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可以去的。聚义帮近段经历了太多憋屈的事,作为年轻的护卫,决不可容忍帮派的威信从此一落千丈,所以,不论对方是谁,他都要抬头地盘问清楚。此刻闻听对方是rì月教的,顿时心里一沉,双眸就要冒出火来。

    龙狮虎豹四护卫一直呆在这个偏远的地方,不能随聚义帮其他兄弟走南闯北,也自然没机会认识常真等人,但对于聚义帮所经历过的事,他们却早有耳闻,基本上知道谁是敌人,谁是朋友。也自然听说了,左逸龙帮主的死。而他们四护卫却正好是左逸龙一手栽培的,对左帮主的感特别好。此刻,杀死帮主兼师父的仇人就在眼前,而且还那么嚣张,他能不恨吗?

    施英杰当然知道对方绝非等闲之辈,自己要报仇只能从长计议,但嘴巴上却还是没能忍住:“我们帮主不在这里,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

    自从rì月教与聚义帮闹翻以后,rì月教也曾派人来过这里。当时是许安当帮主,所以,常真没有亲自前来。因为,许安本来就和他们串通好了的,不可能不听话。因为左逸龙的死,四护卫也没给rì月教使者好脸sè,但对方竟能忍着,没有惹出什么事来。

    却没想到,今天,施英杰就在话面夹那么一个“滚”字,却招来了杀之祸:常真还没开口呢,冷威龙冷冷道:“找死!”他的声音低沉得几乎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子好像晃了晃,没人看见他出手,甚至他好像未曾挪动半步。然而,施英杰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栽倒了,双手紧握的板斧重重的砸在地上。脖子上一道极细的伤痕,正在涌出鲜血。

    空中弥漫着无边的寒气,令人觉得有种莫名的窒息。

    十多个蓝衣劲装的聚义帮汉子,埋伏在石墙之上,刚开始,他们只是例行戒备。见到如此光景,不由得都张弓搭箭,通过垛口,对准了冷威龙。却被这人的气势所镇住,迟迟不敢出手。聚义帮帮众多数都不是孬种,留守总部的更是训练有素的勇士,然而冷威龙杀人手段之诡异实在是他们前所未见,是以这些铁汉子也不敢轻举妄动。

    一条黑影跃下石墙,飞奔至施英杰的尸体前面,俯下子,旁若无人的哭喊道:“杰哥,你怎么了?”

    此人正是姚小宝,她摇晃着施英杰变凉的子,拼命呼唤他。刚才还生龙活虎的聚义帮雄狮护卫,此刻却再也没法开口说一个字。聚义帮四护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称号,分别是:枭龙、雄狮、猛虎、小豹。

    姚小宝忽然止住了哭声,回头瞪着冷威龙,怒道:“我们没招惹你,为何一来就杀人?”

    冷威龙夫妇浑散发着诡异的寒气,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僵尸,姚小宝居然也敢正视他们,确实勇气可嘉。冷威龙只是用一种玩味的眼神打量着她:“老子看谁不爽就杀,你能奈何?”

    姚小宝怒骂:“畜生,我跟你拼了!”蝶舞双剑一齐出鞘,朝冷威龙那边闪电般刺去,他俩相隔本来就只有十多米的距离,冷威龙的手已是匪夷所思,而且他边还有另外两个绝顶高手。

    只需眨眼工夫,姚小宝就必死无疑,所有在场的聚义帮兄弟的心都悬了起来,连劝阻的话都来不及说。她是个聪明的丫头,却居然在这关键时刻犯傻:要是象骗李素素他们一样,把这帮人骗进密室,放下迷药,或许还有一丝机会。毕竟,普天下,会隐遁术的,实属罕见。

    然而,姚小宝并没有死,当然,她也不可能伤到冷威龙。而是在她刺向冷威龙的瞬间,一道红影从树梢之巅,飞shè而下,将她拦腰撞飞,踉跄着足足后退了几十步才站稳子,回过神来。

    取代姚小宝站在冷威龙面前的红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李素素,刚才就是她在急之下,飞撞开了姚小宝。

    虽然,姚小宝捡回了xìng命,但李素素与聚义帮之间的过节,她还是有所介怀的。谁救她都可以,唯一不想让仇人救自己,当下没好气地瞪着李素素道:“你干么撞我?”

    李素素当然不会跟姚小宝计较,在她眼里,别人对自己的态度不是重要的,人品才是重要的。只要你人品够好,哪怕是打她骂她都不会介怀。反过来,如果你心术不正,怎么讨好她都没用,绝不可能和她成为朋友。姚小宝为了给自己兄弟报仇,竟然奋不顾,找明知打不过的魔头拼命,单凭这一点就可以让李素素感动很久了。事后她一定会在心中反问自己,如果自己是姚小宝,有没有勇气那么做?

    所以,李素素只是柔声说道:“报仇需要从长计议,要冷静,否则,你有个什么闪失,你的其他兄弟怎么办?”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场所有人都能听的清楚明白,作为一个修真者,在语音里面加入一点点心念是轻而易举之事。这么做的好处就是,即便你没有高声大喊,即便你的语言有些令人难懂,对方也能听明白,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大概就是如此吧。

    姚小宝:“这是我们与rì月教之间的事,不要你管。有多远,滚多远!”

    李素素:“好了,别逞强了,这些人同时也是我们的仇人,我们也要找他们算账呢。但是敌人很强大,我们如果不联手,恐怕都会死在他们手里。”

    常真冷眼旁观,以不屑的眼神看她们说了这么久,终于忍不住冲着李素素说道:“丫头,手不错,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

    李素素:“我叫李素素,至于哪里来的,我不想说。”

    常真哈哈大笑:“哦?原来你就是李青莲和肖文广生出来的野种?不过这小师妹也太欺负人了吧,竟然让孩子随母亲姓。”

    李素素怒道:“休要胡言,她只是我师父。肖,肖前辈是我师伯。”

    常真又是一阵狂笑,恍惚听到了天下最荒唐的事一般:“你是说,李青莲和肖文广之间,清清白白,什么事也没发生?哈哈哈,这怎么可能呢?孤男寡女,一百多年呆在一起,没做出点什么事来?”

    李素素脾气虽好,但无法容忍别人对恩师的羞辱,不由的怒火中烧,腹中的红光变得越来越明亮,粉脸上也泛起了一阵红霞,握住剑柄的手已经开始颤抖起来。

    就在李素素忍不住要出手的时候,边传来一个女子愤怒的声音:“常真,你说话注意点。好歹也是修真之人,别整天说些不三不四的下流话。”话音未落,一道白影闪过,李青莲的子鬼魅般飘至李素素边。白衣白剑,黑发飘飘,宛如仙子下凡。

    常真又是一阵狂笑:“哈哈哈,小师妹,一百多年未见了,你还是那么年轻漂亮。不过我是你的大师兄,就这样直呼我的名字,不太好吧。”

    李青莲怒道:“少废话,师父他老人家何在?”

    常真收敛了笑容:“这话,该我们问才对吧?当初你和肖文广,偷了仙书私奔倒还罢了,还杀师父灭口。哎,我们今天不替师父清理门户,恐怕说不过去了。”

    “你......”李青莲气的半响说不出话来,如此颠倒黑白,倒打一耙之说真让她百口莫辩。

    “常真休要颠倒黑白,大家的人品,旁人一看便知。”又是一道白影掠过,肖文广飞至李青莲边。

    原来,李素素打算今天来探聚义帮的虚实,如果有机会就把他们帮主抓了。但徐文不放心死缠着要来。考虑到他的手终究不够好,来了恐怕不但帮不上忙,反而要连累李素素。所以李青莲决定和师兄一起来帮助李素素,尽可能速战速决,天黑之前回到侠义庄。没想到,他们刚隐遁到村外的山崖上,就远远看见了谷中常真等人的影。

    李青莲等人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邪气、煞气,为了不被发现,只好远远的飞在崖顶悄无声息的跟踪。

    进了谷口,便是成片的树林,地势也变得开阔起来,李青莲三人才从崖顶飞下来,凭借树梢的掩护逐渐靠拢常真等人,终于看清楚他们的所作所为。当然,李青莲也认出了,来的竟然就是她阔别已久的两位师兄。

    也许是常真等人太过狂妄,根本不在乎有无埋伏,或许是因为李青莲一行,xìng格温和,没有暴露出杀气,且飞行自如,毫无声息,总之以冷威龙的高明,竟然没有发现有人跟踪。

    李青莲虽然做了充分准备,见到他们,还是不住有些胆寒。正在她琢磨着怎样出手之时,李素素却为了救姚小宝而先跑到了常真的眼前。才让李青莲、肖文广,来不及细想,陆续从树梢上飞跃下来。

    李青莲和肖文广当然不知道昆仑上人失踪的真正原因,只以为师父遭了这几个禽兽不如的师兄的毒手。所以,一见到常真,来不及计较他的风言风语,先质问师父的近况。岂料,对方反而倒打一耙,怪他们害死了昆仑上人。

    当然,常真也并不完全是颠倒黑白瞎说。起码,昆仑上人失踪是事实,既然李青莲说不出个来由,反而来质问他们,而他们虽然确实有过弑杀师父的计划,却没有取得成功。那么是不是,师父死在看上去品行端正的傻师弟和小师妹手里呢?

    肖文广虽然看上去鹤发童颜,仙风道骨,但与李青莲的青chūn年少相比,却差别太远。哪像什么师兄妹,根本就是一个前辈一个晚辈。

    常真摸着下巴,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肖文广笑道:“哈哈,难道这位就是我的肖师弟吗?哎呀,你把好东西都给了小师妹,她保养的那么年轻,而你呢?白发苍苍,可悲、可叹!”

    肖文广怒道:“你胡说什么,用仙法留住容颜虽然不难,但我一个大男人有必要那么做吗?”

    常真:“是呀,反正你规规矩矩,又不敢去碰小师妹一下,留住青chūn有何用?只怕是徒生烦恼吧?”

    常真的一句话,隐隐刺痛了肖文广的心,虽然他也明白,喜欢一个人并非一定要和她做夫妻,但要他完全没有那想法不可能的。

    其实,李青莲又何尝不知道这些,此刻她心里也是七上八下,更加觉得愧对肖文广。

    就在他们两人各怀心事,没有说话,李素素也是急的不知所措的时刻。常真又在一旁冷言冷语道:“我说肖师弟,你做男人做的这份上,也真够窝囊的。放着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师妹在边,足足一百年,也不敢动她一下。我要是你呀,不如直接撞死算了。”

    肖文广的脸sè涨红,怒道:“你都一百多岁的人了,当着晚辈的面,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羞不羞?”

    常真:“什么是乱七八糟的东西。男欢女本是人之常。你们这些虚伪之人,敢想不敢说,装什么清高,自误误人.....”

    他本想继续挖苦几句,无意中留意到了对面石墙之上出现了一个人影,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左昆仑抱着用黑布包裹的凤舞剑,扫视了一下面前的光景:施英杰直地躺在地上,已经没了血sè,脖子上细长的伤口处已经发黑,地上的鲜血染红了石头,渗入了石头之间的缝隙。姚小宝含泪蹲在施英杰的尸体旁边,时不时用哭红的双眼瞟向对峙中的李青莲与常真等人。

    左昆仑心里一沉,全然没了看常真等人与李青莲三人相斗的兴趣,而是冲着冷威龙颤巍巍道:“鬼影剑?你这是鬼影剑吗?”

    冷威龙冷笑道:“老小儿,你看走眼了。这是玄影剑,鬼影剑在我师父那里,想见识的话就给我老实点,否则只怕你活不到那个时候。”

    左昆仑脸sè变得更加难看了,冷汗一层层地冒出来,尽管心中极度恐惧,好奇心还是驱使着他忍不住再问:“你师父他老人家还在?幽冥双......”

    冷威龙怒道:“我师父好好的,长命万岁,当然在了,再敢胡乱猜疑,我马上杀了你。”

    常真的兴趣完全不在左昆仑这个糟老头上,好容易等他们把话说完了,又冲着李青莲笑道:“小师妹,我看你还是跟着我算了。肖师弟猪头猪脑不解风。我就不一样,绝不会让你荒废。哎,当初你要是跟我私奔,只怕我们的孙子都......”

    “无耻!”李青莲再也不能忍受,怒骂一声,白莲剑闪电般刺向常真。此刻她心绪不宁,用的自然不是梦幻功,好在她经历一百年的修炼,加上魅影法的绝妙,跟常真对打还是有胜算的。

    常真当然知道李青莲的手和xìng格,不敢大意,子一闪,同时佩剑出鞘,很快就跟李青莲杀的天昏地暗。

    冷威龙夫妇依然袖手旁观,只用透着寒气的双眸注视着肖文广和李素素。冷威龙考虑的是,如果就这么把李青莲师徒杀了,他们该上何处寻找那几本仙书。但要活捉他们,却没有十足把握,或者说暂无很好的办法。从来,他都只会手起刀落,毫无顾忌地杀人,从没想过如何在出手以后留住对方xìng命。而白蝶,则完全以丈夫的马首是瞻,冷威龙没行动,她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动作。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