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人小鬼大

    龙战脸sè微红,喃喃道:“我输了。”

    李素素不知道怎么说好,只是悄悄地收起长剑,站回原地。赢了就是赢了,如果再说一句“承让”之类的话,仿佛有讽刺对方之嫌,所以干脆什么也不说。

    施英杰似是不服:“不是吧,龙哥......。哦,李姑娘,我们来比试一下如何?”

    李素素:“好呀,请施大哥赐招。”

    施英杰:“来者是客,你先请。”

    李素素:“那,施大哥小心了。”话音刚落,长剑已刺向施英杰的前,施英杰举起板斧格挡,两人很快打的难解难分。斧头本是重兵器,施英杰却跟没拿什么似的,随意飞舞,疾快如风。沉重的斧头带着两股劲风漫天飞舞,力道非同小可,李素素的长剑与斧头相碰,火花闪过,震得虎口发麻。只得闪避自保,没法进招。

    李青莲:“素素,快使用魅影法。”这魅影法是来自《上古玄章》里面的玄妙法。但李素素重视修真不重视习武,所以没仔细看那本书,也就不知道魅影法的妙用。只道,每剑法都有自己的法,好似没必要特意修习额外的法。所以,她只是小时候循规蹈矩地练过这法,长大以后,反而是从没把这当回事,既没练过也没用过。

    这只能说李青莲把徒弟惯坏了,李素素自以为是地没有修炼那些实用易成的武功,而是枉费心机地修炼什么千里眼、顺风耳,结果耽搁不少时间。此时,她听李青莲这么一说,顿觉惭愧,忙凭着记忆,按魅影法的路数闪避起来。

    单凭记忆,临阵磨枪的这点发挥,就让李素素的影顿时变得飘忽不定起来。施英杰竟然没法分辨虚实,李素素仿佛无处不在,又仿佛哪里都只是幻象。她随意更改自己的位置,每到一处都有新的、不同的机会出招。原来,一白莲剑法与一魅影法相结合,竟可以幻化成更多的招式出来。

    龙战看的心急:“她好像会两剑法,你要小心她变招。”

    然而施英杰又何尝不知道这点,只觉得万缕寒风从四面八方袭来,纵然他把斧头舞得密不透风也怕百密一疏之间,有所闪失。那些寒风不是别的,正是李素素仿佛无处不在的剑锋,被它碰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即便对方无心杀死自己,面子上也是很难过得去的。又打了数十招,施英杰已经是惊出一冷汗,要不是李素素还不能把魅影法运用的炉火纯青,他恐怕已经输了。

    心里一紧张,招式难免有些紊乱,现在施英杰一味防御,李素素自然没有防守压力,她得以全力进攻,通过魅影法从不同角度、位置发动攻击,终于找个机会把长剑搭在了施英杰的右肩上。

    但是,施英杰可不是龙战,这小子难缠的很。李素素把剑锋搭在他肩膀上,满以为他就要认输了,也就停止了变招。其实他早该认输,明显处于劣势,能撑这么久已经十分难得。然而,施英杰却不这么想,趁着李素素停手的一刹那,左手板斧猛地撤回将李素素的长剑拨开,同时右手板斧极快地朝她腰间劈去。

    李素素着实吃了一惊,慌忙跃退避开他的攻势,再次施展魅影法绕到了施英杰边。面对这扑朔迷离的局面,施英杰完全改变了作风,不管李素素的影是真是幻,抡起斧头一顿猛砍。这招果然奏效,李素素一时半会不敢冒进,虽然对方是盲目的,但也有蒙中的可能。不过这种局面,很快就改变了。对于魅影法,李素素并非第一次接触,只是多年未练,有些生疏。

    多走几遍就熟练了,而且凤舞剑法和白莲剑法也并非孤立的剑法,都各自蕴含一不俗的法。所谓万变不离其宗,法的jīng妙在于快速,善变,这一点都是相通的,所以,李素素很快就完全掌握了魅影法的诀窍。利用这些巧妙的法,处处赢得先机,自然能够抓住那些稍瞬即逝的机会。

    施英杰的斧头明明是冲着李素素的影砍去的,却连她的剑锋都碰不到,完全扑空。忽然只觉腰间一麻,他浑都失去了力气。手中斧头握不稳,重重地砸在地上。原来,李素素知道他不会认输,右手长剑佯攻,左手却闪电般制住了他的道,让他输的口服心服。法绝妙,一步先,步步先,所以,她有很多机会出手。

    姚小宝叹道:“李素素果然厉害,我等佩服。好了,各位手不凡,值得尊重。时候不早,各位大概也饿了,先到山庄吃点东西,稍后我再请帮主出来与大家见面。”说完,退至路边,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她转又冲着树林打了个口哨,喊道:“没事了,兄弟们,撤吧!”

    两边的树梢上,对面的石墙上,跃下很多穿绿sè劲装的人来,大部分人手里拿着弓箭,少数赤手空拳的,恐怕也是暗器高手,腰间别着黑漆漆的皮囊。

    果真有埋伏!此刻,这些人在姚小宝的指使下,很快从忠义山庄的大门口冲进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时,李素素一行人在姚小宝的邀请下,也缓步走进山庄。姚小宝撤了埋伏,对大家客客气气的,侠义庄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次来聚义帮大有和谈的余地,不需要打个你死我活。

    进门的正面,一座金碧辉煌的屋宇正是忠义堂。姚小宝却带领大家绕过忠义堂,朝它右边的一座白墙碧瓦的房子走去。而龙、狮、虎,三名护卫却对大家拱手道别跃上高墙,忙他们自己的事去了。

    这座房子背后便是陡峭的山崖,而房子好像有一半的空间是嵌在山里的,因此,房子里面大概有一半空间是岩洞吧。大门上有块牌匾,上书“四海堂”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进门以后,却是一道约十多丈距离的长廊,通过长廊进了另一张门,才是一个大厅。大厅没有窗户,四壁亮着油灯,显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山洞。

    大厅里面桌椅摆列整齐。正面的墙上有块巨大的铜牌,上面刻着“四海豪汇,仗义皆兄弟。”八个苍劲飘逸的大字。左边一竖行小字:“来者是客,岂可怠慢。”右边一竖行小字:“以武会友,愿打服输。”

    这里确实是聚义帮结交江湖豪杰的好地方,大家打量着这大厅里的布置,不由得都有了这么个想法。也没去猜想,为何聚义帮有大把地方建房子,却偏要选个山洞来建会客厅。

    姚小宝请大家一一坐下,拱手道:“请各位稍候,我这就去安排厨房给大家送来酒菜,稍后再去请我们帮主来。”

    说完就转出门,然而就在她出门以后只听得砰地一声,一块石板构成的大门,自上而下把出口封了个严严实实。众人这才意识到这个会客厅,原来竟是一间巨大的密室。大门一旦封住,就别无出路了。

    李青莲暗道不好,对众人言道:“请大家站到我边来,这里有古怪。”她的话音刚落,随着一阵细微的哧哧声在大厅的周围响起,空中立刻弥散着一股奇怪的香气。

    是迷香!原来姚小宝眼见武力上无法取胜,就想用密室把大家困住,然后用迷香把所有人放倒,然后听凭他们摆布。也是,如此插翅难飞的地方,再加上迷香的话,任凭你武功再高,恐怕也在劫难逃了。

    李青莲:“这是迷香,请大家屏住呼吸一小会,素素你可以用龟息功,用隐遁术协助大家离开,退到山庄外面去。”

    李素素闻言又是一阵惭愧,原来这龟息功,她却没有练成,此刻,面对迷香的威胁,她和普通人一样,唯有忍着暂时不呼吸。

    好在李青莲、肖文广都会龟息功,又都及时施展了隐遁术,很快,大家都出现在了忠义山庄外面的那个牌楼底下。受迷香的影响,侠义庄众人,晕倒了一大片,只剩杨谦夫妇、程图、江明、李素素还算清醒。

    程图清点了一下人数,确定一个都没少,这才放心下来。李青莲看到李素素在不停地深吸气再由嘴巴吐气,不由道:“素素,你怎么了?”

    李素素脸sè微红:“师父,对不起,我没练成龟息功,所以刚才吸入了一点点迷香,我正在设法将这些毒气出来呢。”

    李青莲怒道:“你,这么简单的功法你都没练成。这些年都练了些啥呀?”

    李素素:“我,哎,坏人又不会把坏字写在脸上,为了对他们多一些了解,早一点预防。我想修炼千里眼、顺风耳。所以就.....再说这龟息功也没什么大用嘛,刚才这样的况,本来就难得遇到,即便遇到了,我也可以屏住呼吸,再施展隐遁术逃离呀。”

    李青莲:“千里眼、顺风耳,要是那么好练,我早就练成了。盲目瞎练,导致气血冲顶,会危及xìng命的,你知不知道?谁说龟息功没用的?有了龟息功,你就可以很好地掌控自己的气息,从而使境界提升到更高层次,使修炼事半功倍。境界不能提升是因为杂念四起,杂念产生是因为心不静,心不静是因为气息不宁。这道理,你修炼了这么多年,还不明白?”

    李青莲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取出一瓶丹药,逐个扳开陈芳等人的嘴巴各喂一颗解毒丸。作为李素素的师父,她自然有着更多的本事,医理、武功、仙法无不jīng通,这也不枉她这一百多年的修为。

    这只是一种普通迷香,对付被困在密室中的人,用这种迷香就足够了。所以,如果连这种毒都解不开,杨谦夫妇这神医的外号就是浪得虚名了。此刻,在另一边,杨谦夫妇也在用自家的解毒丹药把另外几个人救醒了。不到半个时辰,大家都完全恢复过来。

    忠义山庄的围墙内外,静悄悄一片,姚小宝等人不知道藏何处。

    大家随便吃了点干粮,休息了片刻,就在李青莲的带领下朝忠义山庄小心地走去。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姚小宝揪出来,人小鬼大,出尔反尔,差点就害的大家被擒,实在可恶!

    石墙上,堂边都空无一人,忠义堂朱漆的大门紧闭。

    江明、程图,杨谦夫妇以及李青莲、肖文广等人,各自跃上屋顶,掀开瓦片,逐个房间查找他们的踪影,李素素等人则呆在原地待命。找了半个时辰依然一无所获,大家既没遭到聚义帮的伏击,也没发现他们当中任何人的踪影。

    忽然,空中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正是姚小宝的声音:“各位别折腾了,你们找不到我们的,都回去吧。时候不早,要是天黑了,你们人生地不熟的,可就斗不过我们了哦。”

    分明是讥讽,在她说出来,好似是在谈论一件有趣的事一般,显得很无邪。

    循声望去,却是一片陡峭的悬崖,上面零散地点缀着一些矮小的灌木,根本看不见半条人影。夕阳给悬崖镀上了一层金sè,也昭示着黄昏将至,现在大家确实没有多少时间了。

    李素素:“聚义帮的果然不是好人,说话不算数,出尔反尔。说好让我们见到你们帮主,实则设下陷阱暗算我们。”

    姚小宝笑道:“这叫斗智,懂不懂?比武,我们是打不过你。不过,比智谋,你还差了点。我们作为聚义帮的护卫,岂能让你们擅闯此地。凡擅闯者都应该受到处罚,因此,我们必须擒住你们!”她的声音又换了一个位置,此刻已经出现在悬崖的左边了。却依然看不到她的人影。

    徐文讥讽道:“堂堂江湖第一大帮,难道就只会躲在密室?这也叫本事?”

    姚小宝:“我们帮多数兄弟都不在,你们忽然来闯,难道我们非得傻傻的跟你们硬拼不成?再说各位手也不错,所谓英雄相惜,打起来刀剑无眼伤到谁都不好。所以才出此下策,却被你说成胆小怕事,真是荒谬至极!”

    徐文:“设陷阱,放迷香,这也叫做英雄相惜,不想伤害人?”

    姚小宝:“我只想把你们抓起来,送回去,好让你们知道,我们也不是没手段的主。谁知道你们竟学老鼠,逃窜了。”

    徐文眼看天sè不早,冲着依然在屋顶上四下查探的李青莲等人喊道:“大家都回来吧,等会我们放把火,把这里烧个干干净净,明天早晨来,就什么都看的清楚了。”

    “难道乔明、周倩儿是带你们来烧聚义帮总部的?烧吧,我们所有兄弟都不会罢休的。各位要是知难而退,就此回去,我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如要在此胡闹,信不信我们把你们的住址告诉rì月教,与他们联手来收拾你们!”这话,不是姚小宝说的,听声音像是左昆仑。依然是从悬崖上传下,在空中回

    他这番话虽然很有威胁意味,却也不乏道理。尤其是乔明、周倩儿,不得已的况下放走李素素,本就愧对聚义帮兄弟,又岂能容忍侠义庄众人烧毁聚义帮总部?于是乔明走上前,对徐文道:“徐兄弟,我也曾经是聚义帮的人,你可不要乱来啊。我们先回去,改天再来吧。”

    李素素:“是呀,天sè不早,我们暂时回去,此事从长计议。”回头又对着空中拱手道:“聚义帮虽然有坏人,但也不乏好人。我只盼望贵帮可以自律,不要做出伤天害理之事。并非与贵帮有什么深仇大恨。如果贵帮不想我们之间再有不愉快的事发生,就不要与rì月教同流合污。还有,我的凤舞剑落在你们手里,迟早要拿回的,至于以何种方式归还,贵帮可以自行选择。”

    “哈哈,那是我们的战利品。有本事来拿啊。”左昆仑本想继续挖苦几句,忽然想起左逸龙的死,不觉又是黯然伤神。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要说对此事毫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左逸龙是他的亲叔叔。

    这时,杨谦夫妇、江明、程图、李青莲、肖文广都纷纷回来,大家又聚在一起,在李素素的建议下撤离了忠义山庄,回到牌楼底下,各自上马,朝村外走去。

    出了村口,李素素才低声道:“师父,你带着他们回去,我有辟谷神通,而且飞行自如,留下来监视他们。只要有机会就把他们的帮主抓了,再找他们谈判。这些人,不真正制服他们,根本就没法跟他们说话的。”

    徐文:“师父,你一个人留下,我不放心,我也留下。”

    李青莲奇道:“师父?谁是你师父?”

    徐文指了指李素素:“她就是我师父,我跟着她学习仙法。”

    李青莲笑道:“没想到我竟然不知不觉就有了这么个伶牙俐齿的徒孙呀。不过,上次你对我好像很不礼貌哦。”

    徐文:“在仙法修炼方面,她固然是我师父。但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们也总有犯糊涂的时候,在那种况下,我作为徒弟有义务给你们以忠告,以便让你们不要犯错吃亏。”

    李青莲拍拍他的肩膀:“只要你真心为她好,我会尽力帮你。倘若你敢欺负她,我一定让你死的很痛苦!”

    李素素:“徒弟你不能留下,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除了聚义帮那里,到处都找不出吃的。你不能辟谷,又不方便飞越山崖,留下来太不方便。回去等我消息,一旦我需要帮助,会立刻隐遁回来的。”

    徐文:“你也一起回去吧。改天再来,我们隐遁回去以后,聚义帮沿途的眼线看不到我们回去的人马,一定怀疑我们还藏匿在附近某处,那么他们也不会轻易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