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处事修心

    恢复武功以后的李素素,如久困笼中的小鸟,一旦重返蓝天,所有潜力得以释放,jīng神抖擞、信心百倍,动作敏捷畅快。周倩儿法灵巧,剑招娴熟,顷刻之间,已在李素素前面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银sè屏障。不过她也仅仅想阻止李素素伤害乔明而已,出招全是守势。

    李素素虽然只是虚张声势,但白莲剑夹着劲风行云流水般的攻击,依然让周倩儿不敢掉以轻心。虚虚实实,真假莫辨,白莲剑法,正适合这种灵活多变,只求困敌,不图伤人的场合。

    周倩儿接了几十招,依然没法获取优势,不由得暗道:“这丫头手不错嘛。为何连左帮主一招都接不住呢?难道左帮主的武功真的那么神吗?果真如此的话,那杀死左帮主的rì月教老鬼就更厉害了。”

    李素素也是暗暗着急,如何才能快点制服周倩儿呢?忽然,她灵机一动,左手掐诀,右手仗剑猛劈,趁着周倩儿横剑格挡的那一刹那,李素素的心念顿时定在了周倩儿的碧水宝剑上面。顿时周倩儿只觉宝剑不听使唤,开始左右摇晃起来。

    虽然,李素素的御剑术对周倩儿右手握紧的宝剑影响力非常有限,但已经足以让周倩儿没法正常发挥,她不得不努力控制着试图脱手飞走的那柄宝剑。

    趁她动作稍微迟缓,李素素右腕一振,又是漫天剑影猛攻过去。不过,这回她分神御剑,招数已经没有多大威力,纯粹是凭借jīng纯娴熟的招数走过场而已。

    岂料周倩儿眼见自己右手不能完全掌控宝剑,左腕往上一翻,一波凌厉的劲风猛袭李素素腰间而去。用的正是她的绝技——碧波斩。

    周倩儿的师父伍癫子,自称是伍子胥的后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武痴。疯疯癫癫的,也没人教他什么绝世武功。头半生都是碌碌无为,后半生在苏州周家的关照下,长期隐居太湖之滨,终于根据水的特点自创了碧水剑法和碧波斩神功,从而在武学上有了真正不俗的造诣。

    水是一种有质无形,随遇而安的东西,所以碧水剑法灵活多变,招无定势。使剑者,心如止水,善恶皆不顾,更能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碧波斩神功则是在真气充盈的况下,随意发挥,威力虽然不大,但在碧水剑法施展的同时,忽然发动攻击,足以让人防不胜防。

    周倩儿天资聪明,很快就学会了这武功,开始四处游玩。她材窈窕,又有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艳容貌,而且上没带任何兵器。难免遭到一些市井无赖或者纨绔子弟的挑逗和轻薄。每当遇到这种况,她都会忽然发难对对方痛下杀手。

    毕竟那些个小混混没有什么高深的武功,卒不及防之下,往往在一脸惊诧之下就已经魂归九泉。于是有旁观者给周倩儿送了一个“素手勾魂”外号。其实,她杀人多半还是用刀剑的,不是空手就可以达到目的。只不过她是临时借别人的刀剑出手,杀完就马上归还,手法实在太快,多数人并未看清楚。以她当时的功力,单凭碧波斩是杀不死人的。

    之所以不带刀剑出门,最初是因为她觉得那样影响美观,后来,她觉得能够修理那些无赖是很痛快的事,而如果带了兵器,让对方有了jǐng惕,反而不好。周倩儿并不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她只是认为那些无赖既然有欺负人的胆子,就应该有欺负人的本领。没本事就敢乱来,死了活该。

    当然,并非她遇到的每个敌人都那么没用。后来与聚义帮的人发生冲突以后,她才真正放下自负的心态。当时,她正在淮南一个小镇上修理一帮聚义帮的小混混,刚好被路过的乔明看到了。帮里兄弟被人砍杀,乔明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只是他也知道,聚义帮的人横行霸道惯了,肯定没做出什么好事来。所以,他劝架却不护短,只是想将周倩儿赶走,却没打算杀她。

    谁知周倩儿却不肯罢休,逃到一处荒山上,不但没有再跑,反而将想要返回的乔明截住奋力厮杀。本来,她的武功不差,与乔明对打并不吃亏。不过等聚义帮的众人赶来,她就想跑也跑不掉了。乔明为了让她长点记xìng,别那么自以为是,所以就将她囚起来,打算过几天就把她放走。

    事有凑巧,周兰的师父谢奇当时受朱明飞的邀请,去扬州赴宴。经过这里的时候,乔明看到了周兰,就想让她去劝劝周倩儿,让她别再胡闹。他却没想到,周倩儿与周兰原本就是堂姐妹,两人相认以后,就开始了周倩儿与聚义帮、乔明的不解之缘。反正她已经闯了不少祸,惹了不少麻烦,也许加入聚义帮正是一种最好的解决方式吧。

    李素素的浴火功法也衍生出一种类似于碧波斩的功夫,叫妙手通玄。她每次对敌时,随手弹出的那一波红光便是所谓妙手通玄功夫。

    李素素大惊之下,子一翻,平卧半空,这才避过碧波斩的攻击。但她一心多用,没把持好,顺手一剑朝周倩儿的脖子猛削过去。这招凤舞蓝天完全是习惯xìng的动作,却依然是狠毒无比,看来要想控制着不使出凤舞剑法,还真的不能飞。

    诡异的法、刁钻的剑招,对于周倩儿这个以前没与李素素交过手的人来说,太过陌生。好在她毕竟手非凡,子一歪,宝剑回抽,架住了白莲剑。而与此同时,李素素也猛地止住了宝剑的去势,这才没有铸成大错。不过周倩儿左边一缕青丝已被斩断,徐徐飘落。嫩白的脖子左边也流下了一缕殷红的鲜血,虽然仅仅伤及肌肤,两人都是惊出了一冷汗。

    周倩儿怒道:“臭丫头,好狠毒!”趁着李素素惊魂未定之际,摆脱了她的御剑术对碧水剑的控制,周倩儿的剑招暴风骤雨般朝李素素全上下猛攻而来。李素素急忙闪退:“周姐姐,住手,我刚才实在不是故意的。”

    周倩儿哪肯罢休,得理不饶人,完全忘却了李素素御剑术的威力,碧水剑化作万缕寒芒,倾泻而去。李素素急闪之时再次掐诀凝神,控制了周倩儿手里的宝剑。周倩儿的手慢了下来,左手轻扬又是一轮碧波斩打出,这回李素素早有预料,左手轻弹也是一波暗劲shè出。两道劲力在半空相遇,发出啪地一声脆响。

    李素素左手迅速恢复掐诀状态,同时加大心念控制力度,猛抢周倩儿的宝剑。同时把右手的白莲剑猛地朝周倩儿掷出,也稍微带了一点点念力,等于是她同时用心念控制两把剑。难度极大,当然效果不佳。与此同时,李素素趁周倩儿应接不暇之际,子闪电般跃到她的边,右手急点她上的道。

    周倩儿在努力控制自己右手宝剑的同时,闪避开了飞来的白莲剑,却没想到李素素转瞬之间便同时松掉了对两把剑的控制。猛地卸掉力道以后,周倩儿需要一点点时间来适应,这就给了李素素突袭的机会。

    等周倩儿听到白莲剑落地的叮当声响之际,她只觉自己全一麻已经不能再动。李素素扶住周倩儿:“周姐姐,得罪了。”示意杨慧、陈芳过来看好周倩儿,自己却猛地朝乔明那边飞去。

    乔明的双刀势大力沉,霸道无比,但稍欠灵巧。程图既然能在江湖上行侠仗义多年,从未失手,自是手不凡。他只守不攻,巧妙地和乔明周璇,越来越游刃有余。而乔明拼尽全力也讨不到便宜,动作逐渐慢了下来,不过刀锋依然夹着一股股旋风,所到之处飞沙走石。

    李素素的影鬼魅般出现在乔明后,不等他反应过来,已经封住他的道。乔明手腕一松,架不住程图的宝剑,双刀叮当当两声纷纷掉落在地。程图及时收住了剑招,打斗戛然而止。

    李素素将乔明扶到屋檐下:“乔大哥,别闹了好不?求你了。”

    乔明冷冷道:“我闹?难道霜华就这样白死了不成?”

    李素素:“此事不能怪程大侠的,你们的兄弟是人,难道被你们兄弟所杀的那些无辜的人就不是父母所生了吗?做人要将心比心,不然真与畜生没什么区别。霜华的死,如果一定要追究,也只有我一人之错。如果我不来到中原,就不会有rì月教设下毒计滥杀无辜来陷害我的事发生。虽然那些人非我所杀,却因我而死,我愿意对这事负责。还是那句话,等忙完这阵子,我就替霜华偿命,我的年纪和她差不多,一命抵一命,她也不吃亏。”

    乔明:“兄弟之仇不共戴天,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否则的话,跟你们没完!”

    李素素怒道:“你,怎么这么固执呢?好吧,我现在就杀了你,以免后患。”说完右手轻扬白莲剑从地上悄悄地飞到她的手心。

    另一边,周倩儿担心地喊道:“素素,不要!”她子不能动弹,焦虑万分。

    李素素举起宝剑:“既然他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我也只好如此了。”说完一剑斩下,周倩儿吓得闭上双眼,脸sè惨白。

    在场的其他人都愣住了,不过很快他们便放心下来。因为李素素的剑到了乔明的脖子边上就已经停住。李素素:“乔大哥为了报兄弟之仇,宁死不屈的决心,大家都有目共睹。所以,刚才的这一刻,过去的乔大哥已经被我杀了,眼前的这位,是一位重头来过的乔明大哥。”

    乔明怒道:“李素素,你什么意思?”

    李素素:“如果刚才我一剑砍下去,你已经死了。但是你兄弟的仇照样没报。非但如此,以后谁去霜华的坟上上香?我知道,你为了兄弟会全力以赴,万死不辞。刚才在我挥剑砍下的时候,你眼睛都没眨一下,这就够了。你已经尽最大努力,甚至连命都不要了,依然没法报仇,这就不能怪你了。所以,你应该忘掉过去,重头开始。起码留得有用之躯,能够去霜华坟前上一炷香。

    我看得出来,周姐姐对你是真意切的,她为你做了那么多,你更应该好好活着,好好对她。这辈子别欠人家太多,否则你来生还要还几个人的债,又如何去找霜华再续前缘?”

    乔明顿时无语,平生第一次流下了眼泪,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停地哭泣。

    李素素扶住他的肩膀,含泪道:“乔大哥,你可知道白魁是成都本地人还是外地人?是否还有其他远房亲戚?”有时候转移话题也是劝勉别人的一种方式,只是此刻李素素的目的还不仅如此。

    乔明:“白魁好像跟我说过,他家祖籍岭南。”

    李素素闻言,心里一震,叹道:“二十年前,我师父在路过岭南某地的时候,捡回了一个被遗弃的婴儿。因找不到她的生父母,所以就根据自己的姓氏取名叫‘李素素’。李素素与白霜华如果真如你们所说的容貌相近。我怀疑我们之间或许真有血缘关系,对于霜华的死,我也是莫名的心痛。”

    西天的一缕残阳,照在她的后,天地之间一片绯红,没人注意到李素素眼里闪动的泪花。

    乔明的态度也有所缓和:“好吧,我答应你,不再找程图、陈英复仇。但你要记得你说过的话,等一切忙完之后,必须有人为霜华偿命。还有,这几天你要去霜华坟前谢罪。”

    李素素:“好吧,我全都答应你。”

    三天后,吴家庄后山,一片初露新芽的桃树边上,一座孤坟,几丛嫩草呈现眼前。初chūn暖暖的阳光普照大地,驱散了所有的yīn霾,带来了淡淡的花香。

    乔明取掉了那块刻着“仙女李素素之墓”的石碑,换上一块刻着“妻白霜华之墓”的石碑:“等你死了以后,再把这块也摆上去。”

    李素素看到乔明并没有销毁关于她自己的碑,而只是将那块还用不上的碑打倒,平放在坟墓边的草丛里。知道他将来或许真的会要求她偿命,李素素不免有些委屈。其实,她觉得自己是无辜的,但是,如果非要有人偿命的话,真的没人比她更合适。如果没有她,白霜华或许真的不会死。

    按照乔明的吩咐,李素素等他把香烛点好了,烧了纸钱,便跪在墓前,连磕了九个响头,含泪道:“霜华,对不起,是我不好连累你英年早逝。希望你的来生能够幸福吉祥,安安分分做个好人。如果你恨我,我的小命你可以随时来取,只是不要殃及旁人,他们是无辜的。”

    这里本来是她自己的墓,第二次在自己墓前磕头,这样荒诞的经历也就她遇到过。

    她额头上碰出了殷红的鲜血,呆在一旁的陈芳,赶忙帮她涂上金创药。

    乔明摆了一个小瓷碗在李素素边,一把抓起她的右手挽起衣袖。李素素见他不方便拿刀子,自己伸过左手,挽好衣袖,配合地伸出右臂,闭上双眼。

    乔明拔出一柄钢刀,在她右臂洁白的肌肤上轻轻地割了一下,鲜血缓缓流出,滴到了瓷碗里面。

    李素素的子抽搐了一下,睁开双眼,注视着自己手臂上的血流入瓷碗中,直到接满一碗,乔明才摆了下手,李素素左手成剑指迅速压在伤口处,很快就止住了血,陈芳赶忙过来替她涂上金创药。

    乔明把她的血端过去摆好,算是祭祀白霜华,而李素素就那样呆呆地跪在那里。按照跟乔明的约定,她需要连续跪三天三夜才行,不过乔明没有规定她不许运功,因此或许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痛苦。不过对她的定力,无疑是个巨大的考验。

    为了监督她,乔明并没回去,坐在一边被闲置的石碑上发呆。陈芳等人也不忍心离开,李素素只好极力相劝:“芳芳,这里的事忙完了,你带着他们回去吧。这么多人呆在山上实在不方便。要是让吴伯伯他们知道了更不好。早点回侠义庄去吧。我现在恢复仙法了,没事的。说不准,还能趁此机会有所突破,能够提升到更高境界。”

    乔明冷冷道:“你还提升什么,迟早都是一死。”

    李素素:“我答应偿命就一定会做到,别那么小看人。只不过,rì月教的那些家伙,实在不是等闲之辈,我当然希望自己的法术越高越好了。”

    她都做到这地步了,乔明依然不给她好脸sè看,自然有些生气,不过念头一转,想到了乔明救她的好,马上又释怀了。

    高兴的事总是迫不及待地想与亲人朋友分享,但是痛苦的事却只想独自承受。于是,总会在边没人的时候偷偷哭泣。李素素就是这样一种人,她不怕遭受折磨,却怕自己被折磨的时候被朋友看到。虽然,有仙法护跪三天三夜也许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毕竟没有尝试过,谁知道会不会出状况。所以她才极力想赶走陈芳等人。

    可是,陈芳放心不下,还是不想离开。李素素:“芳芳,你们还是走吧,你们在,我真的没法静下心来。心不静就没有境界,你知道的,没境界就没仙法,我就会面临痛苦煎熬。”

    这是实话,有朋友在一边看着,她就必须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好让他们放心。这种刻意的追求就打破了自然的心境,因而妨碍了境界的提升。没有境界又如何能够坚持跪那么久。

    其实跪着跟打坐差不多的,只是比打坐更难受一点点。开始的时候因为定力、耐心的缘故,总是想动一动子,横竖都觉得不舒服。慢慢地,适应过来以后,便会觉得双腿疼痛难忍,已经不能再坚持。如果此时,依然咬牙住不动如山,便可以渐入佳境,物我皆忘。到了那个境界,才可以真正的忘却痛苦坚持修炼,也或许是因为潜能的出现真的没有了痛苦吧。所以,闭关入定状态下是没有痛苦的,否则,谁也没法坚持那么久。极度痛苦的时候,任你再坚强也会不由己地做出各种动作,从而妨碍继续修炼。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