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诸多烦恼

    杨夫人急忙拉起她:“当初,如果不是你及时出手,我们恐怕早死在聚义帮的手里了。大家都是朋友,没什么连累不连累的。相互帮助就是了。”

    李素素满怀感激地谢过各位朋友一向以来对她的帮助,转跟着大伙一起回去。徐文忽然一个箭步冲过来,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她的左脸上。李素素被打的一个趔趄,差点撞到树干上:“徐大哥,你这是?”摸着被打的发烫的脸颊,她眼里满是疑惑。

    徐文不答话又是一个耳光打了过来,而且表显得更是怒不可遏。

    李素素没有躲闪,料想必定是自己做错什么,惹他生气了。不过这一下挨得更重,她终于站立不稳,摔倒在地,嘴角流出了鲜血。

    李素素不再问话,杨夫人和陈芳却早已气的不行:“徐文,你太过分了!莫名其妙打什么人?”

    徐文似乎更气:“我过分?看看她象什么样子?她现在不是恢复了吗?武功比我高那么多,我打她,她不会躲避?”

    陈芳:“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xìng格,朋友打她,她怎么可能会躲避?”

    徐文:“她的这些臭毛病都要改。保护自己的本能都没有,难怪打架要吃亏。上次与聚义帮决战,她要是及时出手了,哪怕最终还是失败,我也不气。问题是,她犹豫不决,一招未发,就被人家打翻。她不觉得丢人,我都觉得丢人呢。

    敌人很狡猾,随时可能扮成各种可怜人的份,利用李素素心软的弱点接近她。然后发动突袭。如果她平常没有起码的躲避意识,到时候吃亏的还是她自己。从今往后,我会随时攻击她。要是她自己躲不开,挨了打别怪我不念朋友谊。我打的只是耳光,而敌人可能就是捅刀子,孰轻孰重,我想大家都明白。不仅如此,我们相互之间也需要这种训练。你们打了我,我要是没躲开,也是自己活该。

    武功差不多的况下,反应快的,出手狠的,一定赢。”

    大家明白了徐文的良苦用心,对他的埋怨之sè稍减。不过杨夫人依然不满意:“你有这样的安排就应该说清楚嘛,何必这么残忍地打她,难道这段时间,她遭受的折磨还不够吗?”

    徐文:“她又不是三岁小孩,不服气大可以自己找我理论,您就别护着她了。敌人不会挑选她心好的时候才发动攻击。因此我也不会选择她没有烦心事的时候打她。”

    李素素:“徒弟,我还可以这样叫你吗?”

    徐文:“可以啊,不过,要是你反应不够快,照样要挨打。别以为你是我师父,我就不敢打你。师父你要记住,越是心烦的时候,越要jǐng惕周围人随时可能发动的攻击。别一有心事就跟喝醉了酒的人一样,不堪一击。”

    李素素:“我只是想找回我们刚认识时的那种感觉。”

    徐文见她总是岔开话题,不由得怒道:“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的话?”

    李素素:“我听到了,记住了。只是我担心,天天这样紧张兮兮的,自己会疯掉。”

    这时,他们已经回到侠义庄的门口,之前留在家里的乔明与周倩儿,迎了出来,扫视了一眼大家的神sè,周倩儿惊喜道:“怎么样?她恢复了?”

    杨夫人:“是的,她恢复了。武功仙法都有了。”

    岂料,乔明闻言非但没有喜形于sè,反而是神大变,瞬间变得冷若冰霜:“好,既然她恢复武功了。那么我就可以找她算一算老账了。”

    李素素也看出了乔明神sè的变化:“乔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乔明:“你认识白霜华吗?”

    李素素闻言心里一惊,白霜华的故事她听过,对她的世颇感同:“她,已经死了。”她从乔明的神sè里看到了哀伤,犹豫片刻之后还是说出了实

    尽管有足够心理准备,乔明的心依然是晴天霹雳般瞬间沉重到了极点:“你说什么?是不是你杀了她?”这段时间以来,聚义帮的各位兄弟的死几乎全部拜桃花仙子所赐,白霜华的死无疑也不例外。

    虽然白霜华是陈英所杀,但陈英杀她却并不过分。那种况下,谁都可能杀人的,何况,现在陈英如果有事,苏兰怎么办?李素素只稍微犹豫了一下,便硬着头皮应道:“是我杀的。”看到乔明那副与凶手不共戴天的神,她知道接下来可能要面临严重的后果,但她已找不出更好的处理方式。

    乔明愣住了,他似乎不知道怎么做才可以解恨。恩怨仇纠葛在一起,反而没了主张。分明恨不得拿着李素素的人头去祭奠白霜华,却竟然又不忍心下手。他多么希望况不是这样的,只要李素素不承认,他绝不会深究。哪知道她竟然自己认了,这下他就真不好怎么收拾了。

    看着乔明冒火的双眸,赵广忍不住怒道:“李素素,白霜华分明就不是你杀的,何苦要刻意隐瞒真相呢?”李素素如果不想出事,根本就不应该说出白霜华已死,只要她不这么说,乔明就不会发作。哎,真是笨!好吧,你既然傻里傻气把事说出来了,就别再遮掩什么了。

    李素素用心良苦想瞒过乔明,却没想到被赵广说破,不由得非常震怒。冲过去就是一个耳光打到他的脸上:“你胡说什么?我自己做的事,自己不清楚吗?”

    众人皆是一呆:李素素第一次这么震怒,甚至都出手打人了。事态的严重程度可想而知。

    徐文拍手道:“不错,不错,李素素终于会发飙了。”

    赵广:“其实,我刚认识李素素的时候,她的脾气也不是很好的。还记得当初在南野县,她被rì月教的人围攻。我当时冒冒失失闯过去,连累她分心,结果我们都受了伤。好容易,我们才脱离险境。事后,她那怒不可遏的模样,真是让我记忆犹新。当时她对我又是怒斥,又是拳打脚踢的,一点都不温顺。谁知道,现在的她,竟然老实的像头绵羊。哎......”

    徐文:“哈哈,师父,你还有这样的往事呀。真看不出来哦。”他知道,再怎么努力也没法把话题转移,让乔明不再追究。但是他依然要尝试着去努力缓和气氛,这是他唯一能做的补救措施了。

    事实上,李素素也只有用最极端的手段,表达自己的强烈不满,才可以让那些关心她的人闭嘴。

    赵广果然不再就白霜华的死发表看法了。他已经想到,李素素保护陈英,也是为了减少麻烦。而这种做法也许是对的。

    陈英与乔明素无瓜葛,因此乔明对他不会留,一旦得知白霜华死在他手里,弄不好真要找他拼命。而如果白霜华死在李素素手里,况反而有一点点转机。乔明要是舍得让李素素死,就绝不会背着背叛帮派的骂名,从聚义帮手里救她出来。只要熬过这一阵,矛盾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淡化。

    乔明犹豫了片刻,冷冷道:“李素素,这事你看怎么办?”

    李素素叹道:“哎,事已至此,还能怎么办。先让我苟活几个月吧。等把rì月教那些恶人收拾完了。你再拿我的人头去祭祀霜华吧。也顺便为你在聚义帮的兄弟报仇。只是我希望,到时候你能重回聚义帮,选一个德高望重的帮主出来。不要再做那些伤天害理之事了。即便我死了,我师父还在,天底下还有很多好人、侠士,你们要敢胡作非为的话,照样有人收拾你们。所谓仁者无敌,只有仁义之人,才会有好结果。”

    乔明怒不可遏地拔出钢刀架到李素素的脖子上,吼道:“我现在先要知道霜华是怎么死的,真凶是谁?你少在这里假惺惺,混淆视听。”

    方才赵广的话,意外地激怒了李素素,已经让他明白,事绝非李素素说的那么简单。他倒是宁愿相信白霜华不是被李素素所杀。对于长相跟白霜华有些相似的李素素,他还真不舍得杀。

    这时,程图再也忍不住,走了过来:“哎,对于霜华的死,其实我是难辞其咎的......”他早就想说明况的,但李素素打赵广的那一幕,让他愣住了。他知道李素素绝不会容忍乔明找他们拼命,所以才选择看看再说。

    李素素一愣:“程伯伯,你......”她本想阻止他,但转念一想,事到如今也瞒不住了只得作罢。

    乔明也愣住了,西川怪侠程图,行侠仗义,除暴安良,没少与聚义帮结梁子。当年,他也隐约觉得,白魁一家应该是程图所杀。别说在西川,放在全国范围内,敢多管闲事,动聚义帮的人,真没几个。

    只是这个怪侠,向来只有一个名号留在世人心里,究竟长什么样,谁也不知道。因为他一向是易容后见人,总是以不同的容貌、份出现。

    刚认识侠义庄这帮人的时候,自我介绍时,他当然也听到了程图自报的姓名。但是,眼前的这个人,年轻英俊,根本不像应该早已老态龙钟的西川怪侠。所以,乔明以为这只不过是同名同姓罢了,不会就是当年的程图。而且当时李素素处在昏死状态,他也没心思深究这些事

    现在他再听到李素素脱口叫道“程伯伯”,再联想到,杨谦夫妇的儿女都那么大了,却依然是青chūn年少的容貌,顿时觉得侠义庄充满诡异。于是对程图言道:“你是?”

    程图:“西川怪侠,你应该听说过吧。”

    乔明:“你果真是杀白魁全家的凶手。只是你现在这模样,倒真让人看不出来。难道这世上真有如此诡异的易容术不成?”

    程图:“此事说来话长......”当下把他在密林中遇上侠义庄一帮人,并且杀死朱明飞等人,以及后来到龙腾谷,遇到各种奇事的过程大致说了一遍。又补充述说了,他杀白魁夫妇,以及多年以后再遇上白霜华与之交手的经过。

    该来的总会来,逃避不是办法。因此程图快人快语,毫无隐瞒。当然,陈英最终杀死白霜华的事,也是李素素说给他听的,李素素不说,他也不会说。

    所以,乔明还是有疑惑的:“照你这么说,霜华不是还没死吗?”转冲着李素素喝道:“快说,后来怎么了?你怎么说霜华是你杀的?”

    没等李素素开口,刘兰一脸讥讽的表:“她不想说出真相,是因为,杀死白霜华的那个人是她拜过堂的夫君陈英。”龙腾谷的奇遇,让刘兰对李素素的感觉颇为不爽,但她终究还是善良的人,没有陷害李素素的念头,却有与李素素对着干的想法。此刻看到李素素有些犹豫了。知道她可能也在想说出真相了,所以就抢先一步,讥讽她一下,好消消自己心里的闷气。

    陈英与李素素的婚事,曾经闹的沸沸扬扬,害的乔明也在当时莫名其妙地心烦了几天。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发觉,原来自己想忽略桃花仙子或真或假对他的好,已经不可能。此刻听说,陈英才是杀了白霜华的凶手,而李素素却为了保护他,而不肯说出事的真相,哪里还忍得住,当下吼道:“老子这就去杀了这个臭小子。”转就要走,却只见红影一闪,李素素已经挡在他前面:“别走,先听我把事说清楚。”

    乔明:“你不是不想说吗?”话虽如此,脚步却已停下来,他实在是不想让李素素为难,但是,白霜华的事,他绝不可能轻易罢休。

    李素素只好把三年前,陈英为了报仇,不容分说把她杀死。后来深感愧疚的陈英因想去她坟前上香而错把白霜华当作她的鬼魂而杀死的来龙去脉大致说了一遍。并补充说道:“我怀疑,三年前,冒充我杀人惹事的那个人,很可能就是白霜华。因此,她的死是不幸的,但未必是无辜的。白衣白剑就是我当时的打扮,她要不是扮成我的模样,陈英又怎会误解她?你心痛霜华我理解,其实我也一样心痛,对于一个和我一般年纪的人,英年早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事都已经发生了,又何必多杀无辜的人呢?”

    周倩儿叹道:“哎,都怪霜华跟李素素长的有几分相似,要不然也不会这样了。乔哥,你应该记得霜华去昆仑山的事吧。”她本来懒得管这些闲事的,但很显然,侠义庄个个不是等闲之辈,恢复武功之后的李素素也更加手非凡,襄阳陈家又是响当当的武林世家。如果乔明一时想不开,非要找这些人拼命的话,那只怕就没有好结果了。所以,周倩儿只能借机把责任推给白霜华自,尽量缓和矛盾。何况,她说的这些也是事实。

    李素素心里一震,暗道:“霜华与我容貌相似?难怪陈英会错把她当我的鬼魂。也或许,当初杀他哥哥的真是霜华。因此他在遇到我的时候,才认定是我做的,因为我们的容貌近似。真真假假,缘来缘去,哎,想起就头晕。只是,为何对于她的死,我会如此伤感,难道......等一切忙完之后,是该去查探一下自己的世了。或许,我的父亲应该也姓白吧?”

    乔明:“你也认为,是霜华在陷害李素素,然后才被误杀?她与李素素无冤无仇,为何要那么做?”

    周倩儿:“霜华当然不会去害李素素。不过,霜华要报仇,要学习仙术。所以她才会去昆仑山找rì月教那些怪物。但是,到了昆仑山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这番话打断了李素素的思绪,她恍然大悟:“这就对了,rì月教当时为了让我交出天书,已经打定主意,要冒充我到处杀人,好让我走投无路,无处容,不得不跟他们妥协。真没想到,他们会指使霜华这样的外人帮着去做。”

    乔明吼道:“你们胡说,我不信!程图、陈英,害死霜华的人都得死!”说完,舞动钢刀就朝程图劈去。

    李素素双手掐诀,刘兰腰间闪过一道白光,白莲宝剑嗖地一声飞出,凌空架住了乔明的钢刀。但是,御剑术控制下的宝剑,力道根本无法与乔明抗衡,很快乔明便将白莲剑拨开,继续挥刀杀向程图。

    刘兰恨恨地瞪了李素素一眼,这种从她手里借剑的方式,似乎是一种挑衅。

    程图长剑出鞘,叮叮当当响成一片,双方很快斗得难解难分。

    李素素收回宝剑:“你们都住手,这段时间我吃尽了苦头,刚刚恢复武功,就这么闹腾,烦不烦呀?难道就不能让我好过几天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过几天再说不行吗?”

    乔明根本听不进她的话,只想拼个你死我活才痛快,而乔明不住手,程图也不能停,否则他自己就很危险。这聚义帮的长老发起飙来,势头真不可小视。

    李素素无奈,幻起漫天剑影,朝乔明后刺去。周倩儿见势不妙,生恐乔明吃亏,长剑一形急闪,截住了李素素。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