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无悔信念

    李素素:“他是我朋友,不会害我。所以我只能选择听话。”

    陈芳:“那,我也是你朋友,为何不听我的呢?”

    李素素:“你说的对,我吃。”伸手就去接陈芳递过来的饭碗。正在此时,一条人影闪过,徐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过饭碗,怒喝:“谁也不许给她吃的。李素素你有本事就别吃。”

    陈芳怒道:“她吃不吃要你管?”尽管背着李素素,徐文已经跟她解释过了,但依然看不顺眼。她认为,即便这样真能帮李素素恢复法力,也太过残忍了。

    李素素好似一点都不生气:“行,我不吃便是。”转便朝门外走去。以她现在的状态,连树叶都想吃了,不过她答应了不偷吃就绝不会再吃任何东西。

    尽管已经连走路的力气都几乎没有了,但她依然咬紧牙关,用竹耙撑着地,摇摇晃晃走到小山上检柴,装在竹篓中背回家。汗水打湿了衣衫,全莫名其妙地,却再也感觉不到饥饿,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也许,饿死了也不是坏事吧,至少可以少受些折磨。

    没人看到的时候,按照以前练辟谷的方法,她大口地吸入空气,然后屏住呼吸,吞入肚中,用心念引导至丹田。这样即便是功力浅薄之人也能暂且消除饥饿,恢复体力。长期坚持下去,再加上通过内家修为,打好了体基础,四肢百骸中真气充盈,便真能不吃饭食也能生存。这便是普通意义上的辟谷。这种辟谷,只是用服用空气代替饭食罢了,并非毫无作为。与她之前所具有的辟谷神通有区别的,有了神通辟谷,便可以完全没有任何作为,也能不吃人间烟火。

    普通程度的辟谷之人一般也会吃一点水果、米粥等东西的。而且这种辟谷有个前提,那就是体状态和心态都要比一般人好很多才行。此刻她不仅修炼无效,而且早就是心交瘁,自然没法用吞食空气的方式恢复体力,反而是白折腾了这么久更加觉得累。

    没人知道,她的这一天是怎么熬过来的,连她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竟然在这种状态下,捡回了四竹篓干柴,而且家里的事也没少做。虽然相比以往,她做的确实很慢,但她一刻也未曾歇息。众人以为她的潜力正在慢慢开发中,否则绝不可能在没吃东西的况下依然做那么多事,所以也没多管。却没有人知道她上不断冒出的虚汗。这种靠不断燃烧体勉强坚持的行动,还能持续多久呢。

    夜里,她终于忙完所有事,躲进房里哭了一小会,便打坐练功。虽然丹田中一直没有反应,但她仍不肯放弃尝试,期望能出现奇迹。心里嘀咕着:“但愿老天爷对我惩罚够了以后,能让我恢复。哪怕是要重头来过也行,总要有修炼的效果才好呀。”她觉得自己弄丢凤舞剑,差点死掉便是最大的过错,胡乱与陈英拜堂,失去仙丹也同样可能有违天意。

    虽然不知道老天爷是否真的存在。但她起死回生的经历和龙腾谷的奇遇都足以证明,这一切的背后分明有神明主宰和安排。至于那是老天爷还是仙界的师父前辈,她无需去仔细分辨。自己这一年来碌碌无为,反而是接二连三的失误,违背了冥冥中的安排,受惩罚是难免的。但自己一番好心,总把事弄砸,又觉得满是委屈,所以,总是在练功之前,悄悄地哭一会,宣泄一下心

    但是,现在她的体仿佛散了架一般,竟然坐都没法坐稳了。只好倒下子躺好,拉好被子,很快便晕睡过去。

    这段时间,接连出现各种吓人的事件,李素素又跟以前一样,睡觉前,紧闭门窗。反正现在她已经能够早睡早起,不需要谁来喊她起了。为了防止她出状况。陈芳搬到了她的隔壁房间睡。而且交代她晚上别栓那两间卧房之间的门。

    半夜,陈芳右手提灯笼,左手提着一个竹篮,闯进李素素的房间,将她推醒,悄声道:“素素,快起来,我给你做吃的了。他们都睡了,没人管的,放心吧。”

    闪烁的灯光下,李素素的脸明显的憔悴了不少,头发也好似失去了光泽,有点凌乱。陈芳扶她坐起来,从竹篮里面端出一盘白菜和一碗米饭,摆到茶几上。虽然是简单了一点,但也是气腾腾,关键是,这是李素素最喜欢吃的。

    李素素感激的差点要哭出来:“芳芳,谢谢,但请你以后不要这么费心了。也许我没吃尽苦头是不会恢复状态的。这一切也许是我糊涂做错事该有的惩罚吧。”

    她伸出颤抖着的双手就要去端饭,拿筷子。陈芳见她的手腕已经瘦的不像样,端起饭碗就要亲自喂她吃饭。谁知,徐文又悄然而至,他不容分说就来抢陈芳手里的饭碗。但陈芳到底手不凡,武功要比徐文高多了。这回他没有得手。

    陈芳用子挡在茶几前面,怒道:“你怎么到这个时候,还那么固执呢?真想饿死她吗?”

    徐文:“你让开。她死不了的。她都吃了这么多苦了,你难道忍心让她半途而废?”

    李素素:“好了,芳芳,我不想吃了,你别管吧。饿死了更好,早死早解脱。”

    陈芳无奈,缓缓蹲下子,拉起李素素有点冰凉的双手:“你这是何苦呢?跟大家一样做个正常人不好吗?”

    李素素:“不行,我不能放弃自己的信念。这是我唯一拥有的。”

    陈芳:“信念?你的信念是什么?”

    李素素:“真、善、美。”

    陈芳:“既然如此,你又何必用剑锋划伤自己的脸呢?”

    李素素:“体上的美,没法永恒,而且很脆弱,很多时候还能带来祸端,害人害己,不要也罢。灵魂上的美才可以不断完善,而且永恒不坏。”

    陈芳:“也许你说的有些道理,但这有必要吗?”

    李素素:“我觉得,人只是这天底下众多生灵的一种,因此大家要相互尊重,互不妨碍才好。将心比心,我在面临死亡的时候是痛苦的,其他动物,比如猪牛羊鱼等等又何尝不是呢?我不能图一时美味,而让它们遭受痛苦煎熬。为此,我选择吃素。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平平淡淡才是真,习惯了也能过的舒服的。至于体虚弱,这不是我吃不吃荤菜的问题,牛马常年吃草不一样长的很健壮吗?”

    陈芳:“照你这么说,你就真的什么都不能吃了。你怎么知道植物不痛苦?只是它们不能动,所以没法表达自己的痛苦罢了。别想那么多,这世间万物各司其职,有些东西本来就是让人吃的,否则它们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可能。比方说,没人吃鱼谁去养鱼?没人吃,那些养猪的农户如何过活?”

    李素素:“你说的对,所以,我想练辟谷。只有不吃人间烟火才能尽可能使自己的存在对其他生灵没有妨碍。至于世界万物各司其职的问题,我不想多讨论,每个人都有不同看法。我无法保证自己能够至善、至真、至美。但我会尝试着朝这个方向努力。有了追求,我就不会寂寞、绝望,甚至能够忘记痛苦。为信念而活,无悔今生!”

    徐文:“好一个大言不惭的家伙。得了,就你是好人,我是坏人,不过我依然要改正你的臭毛病。”

    李素素:“对于善恶、真假、美丑,每个人的看法都不相同。我不会和坏人做朋友,既然你们是我朋友,就自然是好人。好了,不想说了,你们请回吧。”

    徐文心想,不把她磨得生死一线,不可能激发她的潜能,或者改正她固执的毛病。所以咬紧牙关,狠下心,把那些饭菜收走。而李素素虽然不太明白徐文的用意,但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她也期望着奇迹出现,因此拼命忍着,绝不屈服。陈芳明知徐文的用意,依然是放心不下,即便真的能帮助李素素恢复法术改正偏执,她也心痛的掉泪。

    然而,奇迹却没有如徐文等人所盼望的那样如期发生。吃过早饭,李素素把碗筷收进木盆,吃力地端到屋檐下,准备清洗。忽然觉得天旋地转,再也没法站稳,刚要去扶住墙壁,却是眼前发黑栽倒在地。她饿了三天,终于晕倒。

    “素素晕倒了”陈芳紧张的惊呼起来,就要冲过去看个究竟。忽觉边一阵疾风掠过,杨夫人已经抢在她前面赶了过去。杨夫人从怀里取出一个小木盒,从中拿出一颗李子大小的白sè的药丸,塞入李素素的嘴里,捏了捏她的喉咙帮她吞下。这就是杨家用名贵药材炼制的还魂丹,有起死回生,大补体之功效。

    杨夫人不太赞成使用这种靠折磨人来帮李素素恢复法力的手段。但她只是暗中提防着,外表却像是若无其事。心想,即便不能成功恢复法力也绝不能由着李素素去坚持那些毫无必要的所谓信念。做不了神仙就该安安分分做个普通人,别把自己弄得不伦不类。

    不过,事已至此,她就不能再放任不管了,所以才抢先一步冲到了李素素边。

    在抱起李素素的那一刻,杨夫人彻底愣住了:才短短的几天时间,李素素的体轻竟然变得如此的轻,抱在手里,几乎是毫不费力。触手可及的地方,棱角分明,**的,分明就是瘦的只剩皮包骨。脸庞虽然还是很美,但显得很憔悴,皮肤惨白毫无光泽,一头长发显得有些枯黄干燥,完全没了以前乌黑亮丽的模样。

    作为一个jīng通医术的人,杨夫人深知要把一个原本青chūn活力的年轻人变成这般模样,需要经历多大的痛苦。原以为李素素之所以不吃东西也能继续做家务是因为体内潜能在逐步激发出来,谁知道她竟然是在硬撑着,杨夫人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滚落下来。后悔自己之前没仔细观察李素素的变化,才让她多受这么多折磨。而且很显然,这些折磨都是白受了,因为她没恢复法力,也没放弃那种固执的念头。

    “这孩子,远比我们料想的更倔强!”杨夫人暗道。

    “她怎么样了?”陈芳等人纷纷跟过来关切地问道。

    杨夫人把李素素放到上,盖好被子,转对满脸担忧的徐文郑重道:“今后,谁也不许再这样折腾她。真要把她整死了,你就准备愧疚一辈子吧。”

    徐文叹道:“哎,真想不到她竟然这么固执。算了,以后我不管她了。”

    既然改变不了她,就改变自己吧。徐文下定决心,抓起宝剑冲入竹林舞动起来。他相信熟能生巧,把自己学到的所有剑招,武功练好了一样会有非凡的成就。

    在还魂丹的药效下,李素素很快就醒了,这时陈芳也刚好把准备好的饭菜送到了房间的茶几上。看到腾腾的米饭和白菜,李素素感激道:“谢谢,我最喜欢吃白菜了。”

    杨夫人扶起她:“孩子,以后不许硬撑着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看你瘦成这样,真让人心痛。”

    李素素:“对不起,我让大家费心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接连几天,杨夫人都不许李素素做任何事,只让她好好休息,所以体复原得很快。

    而从此以后,徐文除了白天练功之外,晚上还要坚持练习一个时辰,非把自己弄得走不动了才肯罢休。在他的影响下,侠义庄的其他众人也是更加的勤修苦练。

    这天上午,杨谦夫妇、马英明、乔明、程图一起出发,说是要进城购买一些货物,为了防止遇上聚义帮的人,所以结伴同行。李素素一如既往,随便练了一下剑术,便开始忙家务。

    吃午饭的时候,徐文还是在竹林练剑不肯及时回来。李素素无奈,只好给他留一份饭菜,用竹篮提着给他送去。连rì来,徐文都总是不想见她,好像是对之前的事耿耿于怀。所以,李素素想要借此机会告诉徐文,不管怎样,她都从未恨过他。

    李素素:“徐大哥,吃了饭再练好吗?”

    徐文收住宝剑:“你,一点都不埋怨我吗?我三次差点害死你。”

    李素素:“怎么会呢?常言道‘置之死地而后生’,你应该是为我好,才那么做的吧。我感激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怨恨你。其实,整个过程中,最难受的人应该是你吧。一方面要狠下心来整我,一方面又怕万一真出事......”

    “谁?”徐文一声怒喝打断了她的话。就在此时,竹林深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几条黑影闪过,三个黑衣蒙面人朝他们这边扑来,徐文长剑出鞘迎了上去。双方并不多话,很快就响起了叮叮当当的打斗声。

    李素素心中大惊,急忙放下竹篮,刚要转回去搬救兵,却只见另一边的竹林中,躲着一名黑衣蒙面的弓箭手,正对着激战中的徐文后,张弓搭箭。

    嗖地一声,羽箭离弦,直朝徐文的后心shè去。

    说时迟那时快,李素素来不及细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子一闪,竟然凌空接住了那支刚shè出的羽箭。等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子竟然悬停在半空,脚底离地面起码有五寸的距离,右手还紧握着那支shè向徐文后的羽箭。

    这一刻,打斗声停止了,四周响起一片欢呼声,而声音竟然如此的熟悉。蒙面弓箭手扯掉面上的黑布,竟然就是马英明。李素素感觉自己腹中那久违的红光显现,全上下,千万缕气流向丹田。

    她试着翻腾了一下体,果然已经恢复到了飞行自如的程度。包括她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泪盈眶。为了等待她恢复的这一天,不知道花费了多少人的心思。

    刚才假扮蒙面人与徐文打斗的正是上午借故离开的杨谦夫妇与江明。

    想起刚才一幕,李素素依然心有余悸:“哎,要是万一我没及时出手,徐大哥岂不危险?这个办法也太不妥当了吧。”

    徐文:“你就会关心别人。怎么不想想你自己,硬撑着不吃东西,万一饿死了怎么办?”

    杨夫人:“早知道,所谓极限训练是这个意思,素素就不用吃那么多苦头了。这一向来,她所遭受的折磨,真的是不堪想象。只是,这个办法也确实危险。”

    马英明:“是呀,真要是这一箭没被截住,我就要愧疚一生了。”

    徐文:“各位言重了,杨伯伯医术高明,中一箭未必会死人的。再说了,我们知道有冷箭,也会防备嘛。只有李素素不知道罢了。”

    说的也是,他们都是高手,就这么一箭,任谁格挡一下都可以截住,危险并不很大。只是为了化解之前徐文的种种作为在李素素心里造成的影响,众人才故意说的严重一些。既然徐文自己都这么说了,众人也不再言语。

    李素素回想起自从自己冒冒失失与聚义帮决斗以来,给众位朋友造成的各种麻烦与惊险,深感愧疚。于是低头跪下,诚心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才让大家劳神费力,几经危险。要不是我师父和乔大哥两次相救,恐怕我不仅自己小命不保,而且还要连累大家一起遇险。”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