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誓同生死

    他的一席话顿时说的李素素无地自容:是呀,作为一个修真者怎可以选择逃避。一切的灾祸都是冲自己来的,那么就让自己去勇敢接受吧,死都不怕,还能怕啥?

    陈芳:“素素,你难道忘了吗?在龙腾谷,你被证明是凤舞剑唯一的主人,而且你的话连老天爷的都有所感应。这就证明你绝对不是一个平凡的人,你现在面临的各种困境或许正是老天爷给你的考验。只有经过这番考验你才可以获得更大的成功。”

    马英明:“是呀,不死凤凰浴火重生,我们相信你一定有绝境逢生的能力。”

    杨夫人:“他们说的对,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xìng,增益其所不能。’”

    李素素听他们七嘴八舌的一番劝勉,心好了些,不过却只顾默默流泪,一句话也不想说。她经受的考验似乎与获得的成功完全不相称。离开仙岛以后,几乎是万事不顺,而所谓的大任是什么?她能挑得起老天爷将要给予的重任吗?

    不过,不论怎样,她都不会再做这种自毁容颜的傻事了。美之心人皆有之,如果不是被极端的想法蒙蔽了心志,她又怎么舍得这么做呢。因为她脸上有伤,怕被各种杂质污染留下疤痕。杨夫人在接下来的rì子里,不许她再去忙活,甚至连洗碗的事都不许她再做。

    不过,李素素并不顺从,总觉得,只要不出门,做点家务事应该还是可以的。免得时间久了自己又要变得懒惰起来,而且她现在没法辟谷,总要吃饭的,怎么好意思让人家伺候着。但陈芳姐妹对她严加看管,她几乎没有机会做任何事

    经过前些rì子的适应,她现在已经能够很早就醒来了。为了让自己有所作为,她只好每天都抢在大家起之前,来到厨房淘米,洗菜,做一些准备工作。等陈芳起来了,她便乖乖地回到自己房间去继续休息一会。

    这天清晨,她刚从外面打了半桶水吃力地提到屋檐下,按照杨家的一向惯例,从厨房拿出一个小瓷杯和一个小瓷瓶。先从水中舀出一杯水,摆在地上,再拿起瓷瓶倒了少量药粉至水杯中。只见原本清澈见底的水,顿时变成了紫黑sè。这是从未有过的现象。

    水中有毒!看来敌人果真来了。李素素大惊,慌忙进屋去敲杨夫人的房门。

    杨夫人得知这一况之后,悄悄地叫醒所有人,在厅堂集合,商量对策。他们仔细留意过屋子周遭,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想来敌人是要等他们吃过早饭,全部被毒翻了,才发动进攻,真够狠毒的。

    徐文:“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将计就计。只是,来的很可能是聚义帮的人。为了不让乔大哥、周姐姐难堪,我建议乔大哥带着周姐姐、李素素以及赵素素,先避一避。剩下的,大家同心协力一定能战胜他们。”

    杨夫人:“如此甚好,素素,你领着他们去吴家庄吧。”

    李素素:“不行,我怎可以离开大家。还是让陈伯伯带他们去吴家庄好了。我留下来有特殊用途。聚义帮的不知道我没恢复武功,暂且可以用桃花仙子的份,吓他们一下,让他们有所顾忌,让他们先输掉胆识。”

    徐文:“笑话,你上次输的那么惨,人家还会怕你不成?”

    李素素:“不是说聚义帮的帮主已经死了吗?他们帮除了帮主之外,还真没有很厉害的主了。既然他们与rì月教不和,断不会和rì月教联手而来。如果真那么有把握就不会这么偷偷摸摸下毒了。再说实在不行,我留下来,可以用两本天书做条件,跟他们谈判,也能避免没必要的牺牲。要是我这么走了,如果你们有闪失,非但我照样逃不掉,反而更加连累了吴伯父全家人。有害无益,何苦来哉。”

    李素素说的合合理,大家不好再说什么,但又真不忍心让手无缚鸡之力的她留下来冒险,愣了半响始终没人说话。

    李素素见没人答应她的提议,只好含泪跪在杨夫人面前道:“真正的朋友,正应该同生死、共患难,请伯母务必成全我。否则我也没脸苟活于世上。”

    杨夫人含泪扶起她:“既然如此,那你就留下来吧。不过你没了武功,先躲在屋内看看形势再作打算吧。”

    陈芳:“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留下来呢?不可以一起走掉吗?”

    杨谦叹道:“来不及了,我们这么多人,走到哪里都是一个明显的目标,聚义帮耳目众多。反而一不小心会中了他们的埋伏被逐个击败。等过了这一阵我们再另外寻找隐居之所吧。”

    杨夫人:“大家不用担心,只要多用智谋,以少胜多也不是不可能。”

    乔明:“聚义帮多数兄弟都是好人,我建议大家以自保为主,不要过多地杀人,形势不妙就尽快撤退。哎,我本应该与大家并肩作战的。只是我实在不忍心与自己曾经的兄弟动手。”

    李素素:“乔大哥,上次的事已经让你很为难了。这次我们又怎肯继续连累你。兄弟手足相残的事换谁都做不来的。”

    于是,按照徐文之前的建议,由陈勇抱着赵素素,领着乔明、周倩儿悄悄地离开山庄朝吴家庄进发。本来陈勇也拒绝离开的,但杨慧他们给的理由很充分:杨慧赵广在一起可以发挥鸳鸯剑法的优势,乔明又不熟知去吴家庄的路,需要有个带路的。

    赵广、杨慧、杨鸣、刘兰、马英明、徐文、陈容七人正在吃早饭。忽然纷纷露出昏昏yù睡的神态,各自伏在桌子上很快就没了动静。

    没多久,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从桔树林间走出四个穿着灰sè毛领棉袄,背着弓箭挂着腰刀猎人模样的汉子来。走在前面的两个看上去约四五十岁的样子,须发灰白,个头都很高,不过左边那个虎背熊腰,而右边那个则很瘦。后面跟着的两个则显得更为年轻,约三十岁左右。右边那个又矮又胖,左边那个中等材除了皮肤黝黑之外倒没什么特别之处。

    “里面有人吗?”为首的那个猎人试探xìng地喝了一声。屋内半响没人接应,他们才大胆地走进厅堂。眼见赵广等人各自以不同姿态伏在桌子或椅背上,一动不动,猎人当中响起了满意的笑声:“哈哈,他们果然全被解决了。兄弟们,这些家伙可能还有同伴没在家里。我们要尽快把这些男的全部咔嚓掉。女的绑好,找出他们的钱财一并带上,速速离开这里。”

    “兄弟言之有理,老四,等会走的时候,你记得放把火把这里烧干净了。”

    那个矮胖的猎人应了一声,迫不及待地拔出腰刀就要朝离他最近的马英明脖子上劈去,却只觉腰间一麻,顿时没了力气,栽倒在地,手中的刀叮当一声掉落在地。与此同时,伸出强壮的右手朝杨慧上摸去的那个高大壮实的猎人也被杨慧猛然点中了道,顿时没法动弹。

    另外两个猎人眼见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不知所措,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些人中毒的模样原来都是装出来的。刚要闪逃跑,却分别被杨鸣、刘兰点住道,各自栽倒。

    想不到来的竟然不是聚义帮的,而是几个贼胆包天的猎人。躲在房梁上的江明、程图纷纷跃下,这时藏在门外各处树丛中,准备伏击敌人的杨谦夫妇以及陈芳也走了进来,悄悄地把手里攥着的**针收入皮囊。这**针是杨谦夫妇根据牛毛针仿制的一种暗器,只不过淬的是杨家独门配制的麻醉药。

    大家虚惊一场,这几个猎人也确实可恶,竟然要图财害命。

    徐文:“这些卑鄙小人,不用跟他们罗嗦了,直接带到山上就地杀了就地埋掉。”

    大家都赞成这么办,于是卸掉他们上的弓箭与佩刀,杨谦、赵广、杨鸣、马英明各背一人走出屋子,程图则带领大家去拿锄头。

    然而就在这时,杨谦感觉隐隐不对,四周好像有一阵极其轻微的沙沙声响起。他赶忙丢下猎人,悄声道:“大家小心,有敌人来了。”

    众人这才意识到可能不妙,放下这几个昏迷不醒的猎人,躲到屋檐下,留神戒备。屋子四周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不过就是看不到人影。他们等了半响也不见敌人的踪影。杨谦终于忍不住要冲出去看个究竟,却被刘兰一把拉住,低声道:“爹爹,别走。敌人在故弄玄虚,引我们分散注意力。这说明他们并无很大战胜把握。我们要沉住气,别自乱阵脚。”

    树林里终于响起一阵yīn森森的冷笑:“哈哈哈,想不到桃花仙子的朋友也都是这么的胆小如鼠。明知道贵客来临,也不敢出来接待。”

    杨谦怒道:“鼠辈,要打就出招,这么藏头露尾算什么。”

    树林中一阵嗖嗖声响过暗器乱箭,暴雨般袭来,好在侠义庄各位英雄,个个手非凡,而李素素此刻还躲在房里查看形势,这才没有伤到人。大家闪避之时,拔出宝剑舞起剑影,将那些暗器羽箭一一挡落。杨谦、杨鸣、赵广、马英明、江明各自夫妻成双走到一块,摆好了鸳鸯剑法的架势,而徐文和程图则呆在一起互为倚仗。按照大家之前的商议结果,此役一定要避免伤亡,因此严密的防御是至关重要的。

    又是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暗器羽箭过后,树林中才闪出一条灰sè的人影,快如鬼魅,转眼间就冲到了门前的草坪上,杨谦夫妇欺而上用漫天剑影迎接他。来者正是新任聚义帮帮主许安。

    侠义庄众人本希望假装中毒打聚义帮一个措手不及,却没想到被许安的计中计忽悠了。原来,许安生恐计划被识破,反遭对方暗算,所以先派几个帮众假扮成猎人,前来刺探况,甚至该怎么说话都已经叮嘱好他们。务必要让侠义庄毫无防备。

    这时,树林中陆续窜出一条条蓝sè或紫sè的影,聚义帮各大高手联袂而来,赵广等人纷纷迎上斗成一块。

    混乱中,之前被杨慧他们点中道,丢在地上的猎人模样的聚义帮帮众也被一群蓝衣汉子抬走。

    李素素躲在窗户后面,透过窗纸上的小孔,忐忑不安地看着外面的况。

    许安的手果然厉害,杨谦夫妇二人在江湖上本来就罕有敌手,然而,就是他们两夫妇使出最绝妙的鸳鸯剑法和合神功也依然占不到半点便宜,甚至还略处下风。许安手里的佛尘竟使得出神入化,仿佛四周到处都是他的影。董威吴志远等一群聚义帮的高手也舞动刀剑围攻上来。

    草坪上,刘世明、刘超群父子对阵程图、徐文,双方都没下狠心,打了个平分秋sè。不过,旁边的几个蓝衣帮众却仗剑协助刘氏父子,使得程图倍感吃力,很难照顾周全。徐文一不留神,背上被长剑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四溅。

    树林边,司马无敌夫妇被赵广杨慧截住,刀剑相格,叮叮当当响成一片。双方都没尽全力,因此杨慧的玉女剑法更多的是防御来自周围的聚义帮帮众的群攻。不过在一边协助攻击的长老邱虎,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这家伙剑招辛辣狠毒,更拖着一股霸道的劲风,让人实难躲避。杨慧不得不冒着几面受敌的风险,在剑影中夹杂着打出**针,指望先用暗器解决掉这个敌人。

    却没想到邱虎果然不是等闲之辈,长剑回守,**阵悉数被挡落在地:“臭丫头,敢用暗器。”另一边,司马无敌夫妇的双刀又猛扑过来,当着自己兄弟的面,他们也不好太手软,果真敌不过也只怪杨慧他们不自量力了。

    赵广拼命格挡,这才让杨慧躲过一劫。不过,他却没法协助妻子防御邱虎以及旁边蓝衣帮众的进攻。敌人实在太多了,杨慧手再好也是应接不暇,左臂吃了一剑,腹部又被邱虎的剑气扫中,眼前一黑差点要晕倒。赵广见势不妙虚晃一招抱起杨慧闪急退。他这一刻已然全无防备,背上被司马无敌的钢刀劈中,疼痛难忍,好在对方无意伤他xìng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江明尽管自遭受丁远山夫妇以及周英周勇兄弟的围攻,已然是多处负伤。但眼见赵广夫妻危在旦夕,他又岂能不顾。抱紧陈容一个转挡在了赵广的前面,好在地方狭窄,敌人再多也没法同时攻来。加上他现在已经放弃使用枭龙剑法,而改用更加得心应手变化快捷的白云剑法与陈容的玉女剑法配合,虽然没法发挥鸳鸯剑法那种攻防兼备的优势,但密不透风的防御,却能暂保片刻的安全。

    杨鸣、刘兰的形势更为糟糕,长老伍龙钢刀横扫竖劈,凶猛霸道,霹雳剑客张啸天招招狠毒快如闪电。文杰伦的长矛在这刀风剑影中如毒蛇吐信般若隐若现。纵然是鸳鸯剑法再jīng妙,奈何敌人太强悍,而且毫不留。杨鸣只得携着刘兰接连后退,上依然多处被长矛挑中,血流如注。而且他们已经挨到墙壁,再无可退,只能顺着墙壁朝右边翻滚,暂避一时。

    马英明夫妇比较幸运,围攻他们的都是一些武功不是很高的帮众,因此他们眼见杨鸣、刘兰况吃紧,携手跃到文杰伦后仗剑便刺。文杰伦背后被马英明刺了一剑,十分的恼怒:“找死!”长矛横扫,陈芳竟然没能闪过被长矛的铁杆拦腰扫中跌倒在地,口中吐血,痛苦不堪。马英明只得护着妻子且战且退。旁边的聚义帮帮众又是一拥而上,况万分的危急。

    聚义帮人多势众,将整个侠义庄围的水泄不通。眼见大家都在劫难逃,李素素急忙打开房门,喝一声:“大家住手,请听我一言。”

    聚义帮众人微微一愣,赵广等人趁机闪避到一块,各自仗剑摆好架势,谨防对方的进攻。

    李素素手握长剑依在门口,亭亭玉立的红sè影,黑发披肩,只是洁白脸颊上淡红sè的伤疤还没有完全消失,看上去有点别扭。

    许安也收起了佛尘,跃开两步冷笑道:“哈哈哈,桃花仙子,你果真没死。不过,你的小脸蛋怎么会多了一道伤疤?难不成是怕我们抓你,想改变容貌?”

    杨谦夫妇趁着这片刻的闲暇时间赶忙和杨慧他们汇合,一来是便于更好的防御,二来是替他们处理伤口。因此根本无暇顾忌李素素与聚义帮的对话。

    李素素冷冷道:“我们要对付的是rì月教,没你们什么事。不想多杀人,你们还是快走吧。”

    许安:“呸。说的倒是好听。当初不知道是哪个蠢货大言不惭要挑战我们的。时过境迁,只怕是你没那个本事了吧。没错,我们是和rì月教有了一点小误会。不过,如果我们能把你交给rì月教的话,事就好办多了。”

    左昆仑:“臭丫头在装腔作势,我看她多半已经没了法术。否则早出来了,还用的着她的朋友拼死拼活吗?兄弟们,快上去擒住她。”

    许安:“哈哈,看到没?桃花仙子,你的小伎俩被识破了,还有何话好说。我劝你还是老实点束手就擒为好,也免得你的朋友跟你一起丧命。”

    李素素眼见实在装不过去了,长剑一横,架在自己脖子上:“我可以跟你们走,但必须保证让我的朋友安全离开。否则我这一剑下去,你们就永远别想找到那传说中的两本天书。”她手上微微一用力,嫩白的脖子上已经冒出一股殷红的鲜血来。

    许安:“且慢,我可以让他们走,不过你得留下,而且不许自杀。否则,他们即便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追杀。”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