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明争暗斗

    丁远山:“愤怒有什么用?这世道,有实力才有道理。rì月教那帮人,武功古怪,我们惹得起吗?”

    司马无敌:“说的好听就是仙法,说的难听就是妖术。我看他们比这妖女好不了多少,只是比她开窍而已。这妖女竟敢一个人向我们叫板,倒也勇气可嘉。倘若是能成为我们的人,我们也许就不用受这般窝囊气了。用妖术克制妖术岂不最好。”

    左昆仑冷笑道:“哈哈哈,好一个勇气可嘉,你没看到她临阵之时那副德行吗?‘前辈我只想.....’只差没跪地求饶了,那样的货sè也能帮我们树立威信?唯一有价值的是,迫她交出那几本秘籍,咱们也修一点邪门武功,才能扬眉吐气。”

    左逸龙:“好了,兄弟们,大家的心我理解。他们喜欢装高人,让他们装好了。我们一统江湖,财源广进也是实在。何必钻牛角尖,给自己找烦恼呢?等妖女体复原以后,大家好好玩玩,消消气,然后便把她交给rì月教吧。我们留着这个祸害也没用,不要因此伤了和气。”

    乔明拱手道:“帮主,我帮倩儿把这妖女关入密室吧。过两天再运回益州总部,那样就不怕有什么闪失了。若是现在运过去,只怕会死在路上啊。”

    左逸龙颔首道:“也好。不过这几天大家要留神戒备,谁敢擅闯的话,格杀勿论。”

    众人齐声答应。乔明弯腰抱起李素素跟周倩儿一起走出门,朝南走了一小会,再朝右边拐进从南边数过去的第二个院子,他们接着走进右边的厢房。

    厢房比较宽敞,左边竖着一排红漆的壁柜,右边最里面靠墙有张宽大的铺,上被褥枕头一应俱全。前靠左边墙壁有张红漆的书桌,上面文房四宝摆放整齐。头也是挨着左边墙壁的,书桌与沿之间足有两尺的距离,刚好摆了一个矮小的红漆木箱,上面还胡乱地堆放着一些蓝sè的衣服。所有的布置看来,这不过是一间很普通的卧室,难道这便是关押李素素的所谓密室吗?

    当然不是,周倩儿先是把书桌推到边,那红sè的小木箱刚好钻入了书桌底下。她再扯住沿,用力朝右边一贯,铺滑向右边,直到撞上墙壁。这时,她朝铺左边的墙壁上轻轻一拍,一块青砖随着她的手象门一样,原地转了半圈,墙壁上露出一个小洞来。她把右手伸进小洞里面也不知道怎样搅动了一下。地面上发出一丝丝轻微的响声,地板朝两边收缩,露出一个洞口来。有一丈见方大小。

    周倩儿在壁柜中取出灯笼,点亮了,带着乔明走入洞口。走下洞口的木梯,里面便是一条长长的甬道,两边都是装着铁栅栏的小密室,散发着淡淡的腥味。

    李素素被带进最近的一间密室,里面除了地上铺着厚厚一层稻草之外,别无他物。乔明轻轻放下她的子:“好好照顾她,别让她死了。”

    周倩儿没好气地说道:“行了,知道了,你回吧。不过我可告诉你,她便是杀了我姐姐的凶手,搞不好,霜华也是死在她手里。你可不要真想帮她哦。”

    乔明神sè一变,仿佛想起了极为伤心的事:“你说霜华她......”

    周倩儿:“她都三年没有音讯了,难道你还以为她正在昆仑山某处修炼吗?以她的个xìng即便有那个决心,只怕也没那个定力。”

    乔明眼里冒出仇恨的火花:“不管是谁,只要敢动霜华一根头发,我都与他势不两立。”其实他早就隐约觉得白霜华可能已经死在桃花仙子手里。所以,刚见到桃花仙子的时候,他真有必杀她的决心,甚至是她对他手下留,也没法让他变得心软。直到后来,在襄阳,桃花仙子露出本来面貌的那次,他才改变主意,甚至对她有了另外的看法。

    因为她长的与白霜华竟然有几分相似。这也难怪许倩在第一眼见到白霜华的时候就决定让她来假冒李素素了。周倩儿当然也看出了这点,所以才提醒了几句,她真心不希望乔明被李素素迷惑而做出背叛帮派的事来。但他要是坚持如此,恐怕周倩儿也只得由着他。所以这事看似跟她没关系,却又由不得她不关心。

    白霜华从小就没了爹娘,为报仇加入聚义帮拜周倩儿为师,勤学武艺。刚开始,乔明只是以叔叔的份帮助她。他同她的世,同时他也有责任帮着帮中死去的兄弟白魁照顾好他的女儿。乔明只当这是自己的义务,根本没有别的想法。

    乔明英俊沉稳,义气豪爽,勇敢正直,对白霜华的关照无微不至,使得白霜华对他的感激、信任与rì俱增,终于一发不可收拾,扑倒在他怀里。

    乔明又何尝不喜欢这个美若天仙、楚楚可怜的少女呢?只是他不愿意接受这种报恩式的,他只希望她能够在撇开恩怨的况下,有一个发自内心的正确选择,以免自误。所以,他对她严加教导,并且和她保持距离。

    然而,这没用,他越这样,白霜华对他越是不依不饶。聚义帮的人虽然做事难免心狠手辣,但鉴于他们两人的关系,也没人敢对白霜华有所企图。一来是,所谓兄弟义气也不是光凭嘴巴说说而已,打自己人的主意会被大家所不齿;二来是乔明xìng子烈,真惹恼了他,皇帝老子都敢杀。大家也犯不着为了一己之私失去这样一个勇敢的兄弟。

    乔明最终不自地接受了她的全部,并且发誓要好好对她,与她长相厮守。

    然而,就在他打算举办一场隆重的婚礼把白霜华娶进门的时候,她却选择了离开。那一晚,她哭的很伤心,最后留下一句话:“乔大哥,谢谢你带给我的快乐时光。但是,我终究要去完成该完成的事。请你多保重。我师父(周倩儿)对你一往深,你要好好珍惜!”

    乔明手足无措地抱紧她,却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她改变主意。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他的话能起作用,她也早该放弃复仇了。而且人海茫茫,到哪去寻找她的仇人?第二天一早,她便没了人影,后来才知道她去了昆仑山。

    这个消息是在几个月之后,白霜华回来时亲口告诉他的。她说武术再高也没法帮她找到仇人,只有去昆仑山学习仙法才能如愿。但她在昆仑山是否学到了仙法却只字不提,只是告诉他:“乔大哥,我已经没法回头了,请忘了我吧。”乔明感觉这话好似有些不对劲,但还没等他问清楚由,她便在两天后失踪了。从此竟成诀别,再也没有回来。

    回想此事,纵然是乔明这样的铮铮铁汉也不由得暗自流泪。

    其实,周倩儿认识乔明比白霜华更早,对他也是有独钟,不过乔明却一直不肯接受她。周倩儿却不气馁,她看透了乔明的xìng格,越是勉强他他越是不会答应。所以,她无怨无悔地接受了乔明的托付教白霜华武艺,只是她自己便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又怎么可能教出心地善良的徒弟来呢?

    她要让乔明最终明白,原来自始至终对他最好的,也能常伴他左右的只有她周倩儿一人。所以,此刻她又接受了他的托付,担负起来照料李素素的重任。李素素始终是聚义帮的仇人,乔明即便救她也不见得会对她很好。何况白霜华是他心中永远抹不掉的影子。

    他俩各怀心事,在密室中愣了好一会,乔明才匆匆离开。

    杨夫人扶着杨谦找到了杨慧等人,大家汇合后,由杨夫人带着徐文,在附近山村里面租了一栋农舍,把众人转移到那里养伤。这时,杨鸣、刘兰、陈勇还昏迷不醒,不过在还魂丹药效的帮助下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时至傍晚,处理好一切事以后,杨夫人让杨慧、陈芳、程图,照看伤员,叮嘱了一番。然后她便和徐文一起去查找李素素的下落,伺机营救。

    半夜,赵家庄聚义帮的据点,静悄悄一片。

    居然一点灯光都没有,好似是全部人员都已经睡着。这也难怪,作为江湖第一势力谁敢惹。虽然李素素就被关押在此,但密室入口如此诡秘,谁能找到,何况镇守密室的周倩儿武功十分了得。

    然而事实却并未如此简单。当两条黑影掠向屋顶的时候,嗖嗖声四起,黑压压一片飞蝗般的东西从各个方向shè向空中的黑sè人影。然而,只听叭地一声巨响,所有的乱箭暗器全部诡异地折回,顿时屋顶上哀嚎声四起,有数条人影痛苦地翻滚下来。

    “他娘的,什么人?”在黑暗房中等候的左逸龙不一声怒骂,抓起桌上的宝剑,子闪电般从窗口shè出。

    他早知道今晚不会太平。但聚义帮所有高手都集中在此,不管是什么样的敌人敢来偷袭,他都要让他们有来无回。他这个江湖第一帮,再不发威只怕以后就会要看别人脸sè过rì子了。他早就在暗中布下埋伏,要打来犯之敌一个措手不及。听到屋顶上弓箭手的哀嚎,已经知道来的并非等闲之辈,这才抓起宝剑冲出窗外。

    与此同时,他的怒骂也是暗号,所有埋伏在暗处的聚义帮高手一并cāo起兵器杀出。不过,对方也做足了准备,在两个黑衣人后,小山上又飞出数十条黑影,顿时院子中,屋顶上,刀剑相碰之声响成一片。田野间,又冲出两队黑衣人,被院子中冲出的众多聚义帮高手截住拼杀,场面越来越乱。

    左逸龙手中宝剑泛着淡淡寒光,在黑暗中离他近点的黑衣人纷纷惨叫着倒地。他当年是以毫无争议的绝对优势,赢取了聚义帮帮主之位。这些年更是深居简出,勤修苦练练成了霹雳神功。所谓霹雳神功,与其说是一种武功,不如说是一种手。

    大凡高手过招,快、准、狠很重要。而快更是重中之重,只有快才能料敌先机,后发先至,这样才能掌握主动权,甚至是一举定乾坤。兵刃是最快的,但攻击距离不够远,而且发出的声息也能让敌人早有防备。内力外发的拳风掌劲,够远也够狠,但是却难以达到快速出击,让人卒不及防的目的。

    因此霹雳神功就是要提高出招的速度,不仅要快,而且要悄无声息,让敌人毫无防备。内力可以让人的攻击力,攻击范围都大幅提高,那么能不能巧用内力提高攻击速度呢?霹雳神功正好解决了这个难题,所以虽然是手提高的法子却又被称之为神功。白天攻击李素素时,左逸龙用的正是他自创的昆仑拳,但是出招却快如闪电,李素素根本没见过如此匪夷所思的速度自然是卒不及防。好在他只想活捉她,仅用了四成功力,否则她非肝肠寸断,暴毙当场不可。

    他的双拳就足以克敌制胜,左逸龙很少用武器,但不代表他的剑术不jīng湛。手上有三尺寒芒还是比赤手空拳威力大的多,遇上劲敌,他岂敢大意,所以才仗剑在手。他脸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蓝光,在黑夜里,清晰可辨。他子一闪跃上屋顶,屋顶上那两个黑衣人同时朝他袭来,法快如鬼魅。

    虽然都是黑衣蒙面,但两个黑衣人却有着不同的模样。右边一个全透着白光,仿佛是纸糊的体,体内点着蜡烛一般。而他双手上面白光更是明亮,却只是朦朦胧胧,不象rì月灯光那样可以照亮四周。他便是常真,而白光显现证明他已经练成了那千古罕见的rì月神功。rì月教虽然不管江湖事,但他不能容忍有忤逆他的存在。

    左逸龙居然敢仗着武功不弱,人多势众,拒不交出区区一个妖女,换成其他事还有的商量吗?常真没打算一统江湖,但他必须要有一个温顺听话的聚义帮。让聚义帮帮他们牟利似乎更是省心省力。

    在常真的边,体一半发蓝光一半发红光的蒙面人便是他的师弟刘桥了。他上的光芒虽然很淡,但到底是两种不同颜sè,看上去更为诡异。实际上这种烈焰神功与北冥神功同时加的威力却远不如rì月神功大。只怪他自己对练成rì月神功没信心,而且贪图享受不肯闭关,这才落得武艺远远不如师兄的尴尬地步。

    左逸龙看出烈焰、北冥神功的特征,已能确定是rì月教的来了:“两位是常兄与刘兄吧。”他知道常真的武功要远高于刘桥,此刻看到常真上发着前所未见的光芒,知道肯定是一种更为厉害的武功,心里顿时有了几分不安。聚义帮虽然高手如云,但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要真正与rì月教对阵,还真没多少胜算。这就是为何聚义帮多少年来一直容忍rì月教作威作福的原因。

    只是,常真一副咄咄人的样子,即便左逸龙自己咽得下这口气,只怕是帮里兄弟也不会答应。这次聚义帮的全部jīng英都在这里,决不可太失脸面,所以他才决意拼死一战。倘若能侥幸获胜,rì月教从此不能约束他们,岂不更好。

    常真、刘桥手里的兵器只是摆设,左逸龙的法奇快,剑术jīng纯,要论技巧,他们岂是他的敌手。

    常真宝剑泛着白光,拖着两丈长的光柱朝左逸龙上狂扫,竟与李素素的彩虹剑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时左手拍出另一道白光封住他的退路。刘桥左手蓝光拍出,右手红光沿着宝剑shè出形成一缕光束斜着扫向左逸龙。左逸龙子急闪,在四道光束的来回扫shè间竟然能毫发无损,实属厉害。

    只是,他忙着闪避,根本腾不出心思来反击,长此下去必定会要吃大亏。偏偏这次rì月教其他人也来的不少,黑衣人把聚义帮其他高手也分开截住死缠烂打。

    几个抢上屋顶的人,被常真的白光扫中,惨叫着滚下去。就在常真分神拒敌的那一瞬间,左逸龙长剑一挥一道淡紫sè剑气直冲常真的前。常真急忙躲闪,已是晚了,左肋被剑气扫中,鲜血四溅。只可惜,他们围攻左逸龙的时候,已经与他保持了一两丈远的距离,此时左逸龙的剑气已是强弩之末,再加上常真的内功深厚,所以没受重创。

    但左逸龙这一分神,自己也吃亏了,刘桥剑尖红sè的光芒扫中他的背部,只觉火辣辣的,又烫又疼。只是这烈焰、北冥神功虽然能远距离攻击,可以产生长达数丈的光柱,却只有极寒、极两种效果,没法达到削铁如泥的刚猛威力。这就比不上李素素的彩虹剑。rì月神功却能弥补这点不足,同时也能分化出极、极寒两种效果。因此,这两种功法只能算是rì月神功的基础,不应该被称为dú lì功法。

    但rì月教已练成rì月神功的仅有常真,冷威龙。以及常真的儿子常志、大徒弟贺威。以及冷威龙的徒弟孙明亮、赵杰、刘美云等几人。即便如此,李素素也真没了骄傲的本钱,如果她知道这些的话。毕竟在正常打斗中,rì月神功的威力跟她的彩虹剑相比,不相上下。

    不过,常真却不敢差谴冷威龙的徒弟。一来他们要给自己的师父护法,二来,冷威龙脾气孤傲,武艺高强,谁也不敢不经他的同意便调用他的人。

    所以,这次只有常志、贺威来助阵。而rì月教其他人,因为没练成rì月神功,则不成气候。甚至是柯乾、许倩两位宫主跟聚义帮的长老相比在武功上也没有太多优势。

    院子里,屋檐下,过道前,各处混战中,黑衣蒙面的rì月教众教徒逐渐落于下风。;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