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决战前夕

    肖遥:“我正在闭关中,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所以跑来看看,这把刀真的不见了,谁把它弄走的?”他伸手指了指面前那块巨石。

    李素素:“您以前来过这里?”

    肖遥:“哎,别提了。什么破刀,我居然拿不动它,不过这破刀发出的强大气场倒是很受用,让我修炼起来舒服多了。”

    李素素:“您在哪里修炼,能感应到这里的气场吗?”

    肖遥:“丫头,别废话,告诉我。这破刀哪去了?”

    李素素:“化作一条金龙飞走了。”

    肖遥:“飞走了?它为何要飞走?”他双眼眨了眨,神就像小孩一般天真。

    李素素:“找它的主人去了呗。”

    肖遥忽然想到了什么:“哦,弄了半天,你在拿我当小孩哄呀。好端端一把刀,怎么可能变成龙,更不可飞走。一定是你们把它藏起来了。哎,不对,我都拿不出来你们怎么可能拿得出?”

    徐文:“话可不能这么说。你拿不出,自然有人拿得出。”

    肖遥:“那人是谁?这么大本事,我倒想见识见识。”

    徐文:“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肖遥:“什么天边眼前的。你小子跟我说实话,别拐弯抹角的。”

    杨慧走了过来,指着李素素:“想不到吧,她就一只手就随随便便把那刀拔出来了。”

    肖遥盯着李素素看了半响:“想不到三年不见,居然变得这么有本事了。不行,我得跟你比一比,我就不信,我这天下第一的法术会斗不过你。”在他的逻辑中只要法术高明,就无所不能,不过大多数况下也的确如此。

    李素素本来不想打架的,不过肖遥是个罕见的高手,本领比她师父都高,能有机会锻炼一下自己也没坏处。轻抬皓腕,宝剑立时飞到她掌心,子闪退两步,摆好架势:“请前辈赐教。”

    肖遥:“哈哈哈,你不是我的对手,我要用兵器便是欺负你,你尽管出招吧。”

    李素素也不和他客气,三年前就见识过他的厉害,当下红光一闪,全力使出凤舞剑的招数,朝肖遥上疾刺。肖遥法术虽然高明,但一个认为法术能解决一切问题的人,又怎肯花大把时间去练武呢。是以法虽好,面对凤舞剑法诡异的招数,已然是险象环生。当下用障眼法,制造一些虚幻的影出来迷惑李素素。只见四周到处都是肖遥的影子,李素素分不清哪是真,哪是假,一时间真的不好朝哪里出手。她子一掠,飞向空中。肖遥不知道她的打算,只得露出真跟着飞过去:“喂,丫头,你到底打不打嘛?”

    李素素:“不许用障眼法,不然我用彩虹剑。”

    肖遥:“不用法术比什么,难道我跟你们一样傻的没事去舞剑吗?一点都不好玩。”

    李素素:“那我用彩虹剑了,前辈小心。”凤舞剑红sè的剑上,立时有了长达三丈的淡红sè光柱。李素素飞到高空就是为了防止剑气误伤旁人,她不扩大攻击范围,根本没法跟肖遥那到处都是的幻影相拼。只有他的真才会躲避她的攻击,那么只要打的他够呛,假的真的一目了然。只是这种霸道的杀招,不知道会不会误伤肖遥。李素素下手之时因为顾虑慢了些许。

    肖遥大笑:“哈哈哈,果然会些新花样了。”他的法如行云流水般灵动自如,李素素的红光真的扫不中他。她也不敢真扫到他上,她的目的是破解他的障眼法,找机会贴近施展点手法赢他。即便点对他无效,只要她的手能碰到他的子便算赢。眼见肖遥的法轻盈自如,李素素的手法逐渐加快,两人在空中盘旋翻飞,红光在yīn天明净的空中若隐若现。

    李素素:“前辈请小心了,我要加快攻击了哦。”她只想好心提醒肖遥,目的是不要误伤他。岂料在肖遥看来,好似是小看他一样,当即不答话,他要露一手实实在在的,好让李素素知道他这个天下第一不是吹出来的。

    李素素忽然觉得周围的真气仿佛已经凝固一样,不仅凤舞剑的红光消失,子竟然一下子直往下坠。她的法力竟然一下子全失效!如同三年前一样,肖遥还是有能力控制她周围的气场。

    也许肖遥的修炼方法是存思术,这种修炼法门,根本不去采气炼丹,却能练就超一流的心念控制能力,以及诸多诡秘的神通。跟李素素了解到的那些法术相比,不在一个类别。

    她的子即将掉落到地面上的时候,赵广已经一个箭步冲上去接住了她。四目相对的瞬间,双方心里都泛起了一片温馨。只是众目睽睽之下,不免有些难以为,赵广一转把她放下:“你没事吧。”

    李素素:“我没事,谢谢。”她心里一阵莫名的激动,赵广始终都是她最在乎的朋友。

    比试过了,玩笑也开完,李素素要与肖遥谈正事了:“前辈,你害我没练成仙丹怎么赔偿我?”

    肖遥:“怎么了,想敲竹杠吗?”

    李素素:“哎,我即将与当今江湖第一大势力进行决斗,您不帮我一把吗?”

    肖遥:“就会给我找麻烦。这样吧,你遇到杀不过的敌人时就来找我,我可以帮你。”

    李素素:“可是您修炼的地方实在不好找,三年前我一出来,就没法回去。我到时候怎么才可以找到您呀?”

    肖遥:“这个嘛,我倒是还没想好。几百年以来从未有人找过我,所以我就没去练那方面的法术。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能想到联系办法,到时候我先来找你。”

    李素素:“还有,我想请您帮忙变点黄金出来。这个世道没钱太麻烦了。”

    肖遥笑道:“哎,你还是那么贪财,真不是个合格的修真者。”

    红光一闪,李素素飞至巨石上空,凤舞剑的光柱直接朝巨石劈出。她子在半空游走,拖动着红光将巨石生生割开出一块长宽高都约一丈左右的方形石块。左手掐诀,凝神施法,巨石飞至肖遥的跟前。

    肖遥抚着石块,笑道:“丫头,这次点石成金,我施法,你念口诀。”

    李素素子轻轻落下:“我念?”

    肖遥:“你听好了口诀便是:‘李素素是个小乌龟’,这句念三遍......”

    李素素:“打住,你这是什么破口诀?”

    肖遥:“法术我早已施加,口诀就像是钥匙,有了钥匙才能打开宝藏取出黄金。至于这钥匙怎么配,就由我了。顺便气气你,岂不更好。想要黄金就得乖乖地给我念口诀。”

    其实,这有什么好气的,但如果李素素一点都不在乎,又怕他想出别的歪点子整人,不得不装作生气的样子与他理论一番。

    李素素一脸无奈,只好按他的要求念了三遍口诀,众目睽睽之下,念这种荒唐幼稚的口诀,让她不由得脸sè泛红。

    然而石头却并未变成黄金。李素素:“前辈,你又耍人,我再也不信你的了。口诀念了,黄金没有。”

    肖遥:“我还没说完你就打断了我的话。前面三句你念了,后面五句你没念。后面五句是:‘李素素是笨猪’,重复五次就行了。你再来一次,记住一共八句。前三句是......”

    李素素:“好了,我知道了,您别说了行吗?”她一咬牙,按照肖遥的要求,把口诀念了一遍,终于让那块石头变成了一方金灿灿的黄金。嗖地一声拔出凤舞剑就要把黄金切成碎块。肖遥看着李素素涨红的脸,知道她不喜欢被捉弄,顿时没了再说话的兴趣,一掌打在金块上面,哗啦啦一阵脆响,整块黄金变成了一堆瓜子般大小的金砂。

    李素素招呼大家收集黄金,需要的都打包拿走一部分,剩下的全归龙腾谷老人保管。肖遥右手一台,一柄明晃晃的宝剑,出现在掌心。李素素正在包金子,只觉背后一阵寒风袭来,回头看时,她的一截黑发已经攥在肖遥手里。

    肖遥对她的帮助实在太多,李素素不好发怒,只得无奈地问道:“前辈,你割我头发做什么?”

    肖遥:“还不是为了帮你。我虽然法术天下第一,要是没有你一点气息,将来我上哪处找你?”说着取出一块白布把她的头发包好,放入怀中。

    他脚下涌现一团浓密的白sè云雾,肖遥扯着张富仁一道踩着白sè的云团腾空飞起,很快掠过半空没了踪迹。李素素赶忙跟他们道别。

    他走得如此快,让李素素颇为不安。虽然,他作为一个长辈,实在不应该没完没了的捉弄她。但她自己没法让一个老人家玩开心,也实在欠妥。

    帮着龙腾谷各位老人收集好黄金,第二天他们就回到了侠义庄。

    李素素为了秋后与聚义帮进行决战,整个chūn夏都在刻苦修炼。只是她依然没法练成新的神通。不过那本《天地灵机》已经被她看了个彻底。等众人都看过了,她便把书送至海岛,归李青莲保管。而她之前给李青莲的那本《百草录》,她师父也研究出了一些成就。

    马英明,陈勇父女一起回了一次家乡。朱明飞死了,回去的路上也就太平了许多。他们也顺道查明了一些聚义帮的据点所在,包括朱雀堂的位置。听说新任朱雀堂堂主,是左昆仑的侄子,一个为人狡诈,但武艺不高的青年左林。

    程图打听消息的本事更大,他和杨谦夫妇一起经过几个月的摸查,已经知道了聚义帮的一些主要领导人的姓名,容貌特征,以及他们的据点的大体位置。有了这些报,李素素对聚义帮已经不是那么陌生了。

    徐文为了能够更好地替李素素分忧,没rì没夜地苦练武功,仙法,甚至还兼修医术,真有点废寝忘食的作风,当然进步神速是自然的了。

    五月份的时候,襄阳陈府又举办了一场隆重的婚礼,陈英苏兰终成眷属。

    因为陈英休妻事件的发生,桃花仙子已是声名狼藉。

    经过龙腾谷的奇遇,李素素有了点自命不凡的感觉,再加上大家一起做的准备,使她对自己挑战聚义帮充满信心。不过,有一事,她依然耿耿于怀。龙腾刀飞走时,凤舞剑发出的哀鸣,象征着什么?凤代表她自己,难道她的感路注定是一场悲剧吗?她想不明白,却偏偏忍不住去想,所以没法获得更好的修炼境界。

    天高云淡,原野微黄,空气中到处充塞着茅草的芳香。

    在原野的zhōng yāng,一条驿道如同银灰的缎带纵贯南北。

    这里是长沙南边离城不过十多里的地方,来来往往的人很多。然而,此时人们都顾不上赶路,而是围在路边黑压压的聚成一片,议论纷纷。

    原来,在离路边不远的草地上,盘腿坐着一红衣少女。肌肤如玉,黑发披肩,瓜子脸,柳叶眉,樱唇紧闭,长长的睫毛下明眸如水。她材窈窕,红sè衣裳上绣着jīng致的金sè花边。前横放着一把jīng致绝伦的红sè宝剑。

    凤舞剑,桃花仙子李素素。人们多半还是认出了她。然而此刻,人们瞩目的焦点似乎还不是她的容貌,而是她左右两边树立的两块高达两丈多的巨大木牌:左边一块,上书:“杀尽聚义帮恶徒!”右边一块写着:“还人间一股正气!”。粉白的木板,黑sè,苍劲的大字。

    如此美艳的容貌,如此狂妄的语调,怎能不让人们倍感惊奇,忍不住驻足围观。

    “哎,真是初生之犊不怕虎呀,竟然敢向聚义帮挑战。”

    “姑娘你还是回去吧,常言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桃花仙子是厉害,但比你更厉害的人不是没有。聚义帮能一统江湖,绝非没有实力。”

    “哇,要是聚义帮真连一个丫头都收拾不了,那也没有必要再存在下去了,早点散了吧。”

    ......

    李素素根本不理会人们的议论,只是凝神聚气,暗中戒备,同时也是眼观鼻,鼻观心,悄悄地练功,眉宇间闪动着淡淡的红光。只是众人火辣辣的眼光让她很不习惯,只得低着头,不敢正视别人。在她看来,如果还有别的办法引蛇出洞,她绝不会出此下策。

    只是她的这番一意孤行,急坏了杨谦夫妇以及各位朋友。大家都反对她这么做,但李素素的回复很固执:“那里地势开阔,我的剑气优势能够完全发挥,他们没机会偷袭。再说了,万一形势不对,我只需掐诀凝神便可以施法遁逃,敌人拿我没辙。

    不这样挑战他们的威信,他们就不会与我和谈。那么杀戮只能没完没了地进行下去。到时候,聚义帮与rì月教一起来对付我们,就更麻烦了。

    明明白白地对决,不让他们设计各种圈陷阱反而更安全。他们已经不可能放过我了,迟早都会对我下杀手。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要打就要明明白白地来。”

    最终,杨谦夫妇只好先让她来这里疯狂几天。料想,几天内,聚义帮也不可能调集太多的高手。几天之后,李素素若是再不乖,他们就只好对她采取必要的强制措施了。

    为了保护李素素安全,杨谦夫妇、江明、马英明,程图白天混在人群当中为李素素戒备。到了晚上,就帮她把那些木牌带回侠义庄。因为是使用隐遁术,所以他们总是瞬间消失,第二天又奇迹般的出现在原地。除了李素素之外,其他人都是用了易容术,因此每天一个样,即便是有聚义帮的耳目盯着他们,也分辨不出他们的份,到了人群当中便是和不相干的人一个样。

    聚义帮的人虽然很震怒,但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死在李素素手里的人已经不少了,没有过人的武功又岂敢惹她。

    三天后,左昆仑带着一帮聚义帮的高手气急败坏地来到了这里。一大队骑着高头大马的蓝衣劲装汉子簇拥着一个材魁梧的紫sè劲装汉子走了过来。来人背着一对双刀,剑眉星目,正是那聚义帮长老乔明。

    乔明看到李素素这般目中无人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丫头别狂!想打架很容易,一个月之后在这里我们来个了断。现在就别在此丢人现眼了。”

    李素素:“那好,一个月之后我再来。”

    乔明:“听我一句劝,别太自负了。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们要是连你这个臭丫头都治不了,那还怎么立足江湖?好自为之吧。”

    李素素忽然感到周围泛起一股杀气,轻声道:“各位不相干的人速速闪开,可能要开打了。”话音刚落,围在最前面的蓝衣汉子子一歪,从他们后冒出无数利箭,暗器,暴雨般shè向李素素。李素素顾忌驿道上可能有无辜的围观者,不想把这些东西全部折回去,只得凌空跃起,躲过这飞蝗般的利器。

    乔明趁她闪避之际,双刀劈出,那块写着“杀尽聚义帮恶徒!”木牌,叭地一声被震成碎片,四处飞溅。当他想向另一块木牌劈去的时候,李素素凌空挥下一道红光,叮当一声,乔明的双刀被割成四段,刀锋掉落在地。不过他打出的刀气依然把那块木牌砍成了两段,栽倒在路边。

    “小丫头,果然有两下子。”随着一声清朗的声音传至,蓝衣汉子后,飞出一白衣少年。那少年材高挑匀称,高鼻梁,红嘴唇,面如傅粉,眉如浓墨,双眸中shè出点点寒星,英俊而冷酷。他手持一把寒光四shè的青锋长剑,上劲装洁白无瑕,正是那玄武堂堂主刘世明的宝贝儿子刘超群。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