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轻敌负伤

    李素素飘飞在树梢之巅,宝剑横扫,红光覆盖范围极广。朱明飞识得厉害,灵机一动,跳下树梢,影很快消失在丛林里。翠绿的松涛挡住了李素素的视线,她虽然居高临下,却看不见地面的形势。只得找个空隙落下子。

    可她的脚跟刚落地,后一阵寒风袭来,子慌忙朝右边一闪,依然是晚了一步。两枚毒针shè在了她的左肋,由于离得太近,暗器劲道极大,一枚深深刺入她的肋骨,另一枚竟然穿透体刺入腔,钉在她的肺部。

    同时,她的右手挥动,凤舞剑拖着的长长红光已经反手刺出。后两丈开外一颗大树被红光刺穿,水桶粗的树干上,留下一个狭长的洞。

    但是,她没有刺中暗伤她的人,虽然体内仙气的保护下,她暂时还能勉强维持不被暗器的剧毒所影响,心里却已经慌了神。

    在她后不到一丈的距离处有两颗水桶粗的松树,敌人一定躲在那后面。她形急闪,朝右边那棵树后面疾刺一剑,刚才暗器便是这个方向来的,是以报仇心切的她,没等看到敌人影,便是用宝剑红光扫到。

    岂料后又是一道冷风袭来,她躲闪不及,三枚毒针钉入她的左边肩胛骨。这下,李素素彻底震怒了,也不管后是什么况,反手一剑朝暗器袭来的方向拼命搅动。

    凤舞剑霸道的红光,没等那棵松树倒下,已经将水桶粗的树干削成数段长短不一的圆柱。一声凄厉的惨叫,藏在树后的一个绿sè的倩影已经被砍成两截,浓烈的血腥味立即弥散开来。

    原来,躲在树后用暗器击中李素素的,正是朱明飞的人周兰。

    上次在李素素面前损兵折将以后,朱明飞就一直没忘了研究对付桃花仙子的办法。周兰为了配合他的安排,也把梅花针改为更有穿透能力的透骨针,他们料想只要一针shè中李素素的心脏,她便必死无疑。本来,他们今天是来对付程图的,却没想到能遇到李素素一行人。

    更令周兰想不到的是,李素素落下来的时候,刚好出现在她藏的那棵大树前面。而且由于李素素的轻敌,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存在。这才让周兰打了个措手不及。

    李素素虽然感觉有点体力不支,但依然想杀了朱明飞,替马英明报仇。她答应过的,岂可轻易放弃,因此继续往前面小心翼翼地搜寻着朱明飞的踪迹。凤舞剑拖着两丈多长的红光在眼前舞动预防敌人的突袭。她却不曾想,虽然自己悄无声息地潜行,但红光却已暴露了她的行踪。

    前面又是一排巨大的松树,中间还有一块巨石,她害怕后面有埋伏,正要咬紧牙关飞起来看个究竟。冷不防,右侧大树后面一道劲风拦腰扫来,朱明飞忽然现。她咬紧牙关,两腿一摆,整个人平卧空中避过他拦腰一击。同时右手已经疾快挥出。

    朱鹰、周兰的死,已让朱明飞动了必杀李素素的决心。好容易逮到了伤她的机会,岂肯轻易罢休,刀锋一转,朝上一挑,料想如此近距离变招,李素素反应再快,也难免被砍成两截。

    李素素心里一惊,子朝前急闪,但腿上依然被朱明飞的宝刀砍中,血流如注。好在此时她已得手,否则双腿很可能被斩断。凤舞剑的红光已经把朱明飞的头颅砍下来,甚至他前所倚仗的那棵大树也被斩断。朱明飞金sè大刀,当啷一声跌落在地,李素素自己也眼前发黑,再也没法飞行,体摔倒在地上:“伯母,救我。”

    区区一个朱明飞,哪是李素素的对手,大家都对她非常有信心。直到周兰临死之前的惨叫声响起,才引发杨谦夫妇的关注。此刻李素素刚倒地,杨夫人已经跑过来,含泪抱起她:“孩子,你怎么了?”

    李素素:“我中暗器了,请伯母帮忙解毒。哇。”她脸sè苍白,嘴唇发紫,刚把话说完,便吐出一口血污。肩胛骨和肋骨都是离脊柱神经近的地方,也是主要经脉的附近,纵然她法力高明,也无法防御那无孔不入的缕缕毒血,何况她刚才被朱明飞一番突袭,早已方寸大乱,虚汗淋漓。终于子一颤,晕倒在杨夫人怀里。

    杨夫人把几颗黑sè药丸塞入李素素的嘴里,引导她吞下,这才缓解了她体内的剧毒。她腿上的外伤很明显,鲜血已经湿透了罗裙。杨夫人给她涂了点金创药:“男的回避,女的过来帮忙。”

    陈芳姐妹和杨慧一起飞跃而来。大家帮她褪下裙子,还没来得及检查伤口已被眼前一幕震惊了:李素素上到处是红红的伤痕,这是怎么来的?

    刘兰不敢抬头看杨夫人的脸sè,只好帮着把李素素腿上的血污擦干净,绑上纱布。杨夫人,陈芳等人也一时半会想不出由,只是含泪忍着没有说话。

    杨夫人不知道李素素中暗器的部位,又不方便去寻找。是以用了还魂丹,试图先把她弄醒再说。杨夫人先要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才好进一步处理。

    几棵大松树,横卧在地,枝叶凌乱,现场一片狼藉。杨夫人抱着几乎变成血人的李素素走出树林,试图找个合适的地方,替她解毒,疗伤。陈芳捡起丢在地上的凤舞剑,紧紧跟着。

    程图:“老朽的隐居之地就在前面不远处。那里各种疗伤药草都有,请大家速速把这位姑娘带去。”

    走过横七竖八躺着死尸的丛林,前面映入眼帘的是四间瓦屋,石头砌的墙壁。门前的草地上,血迹斑斑,显然是先前程图与聚义帮人打斗时留下的。

    杨家的丹药果然管用,李素素躺在草地上,脸颊恢复了一点点血sè:“我好像中了五枚毒针,四枚钉入骨头,另一枚穿入了腔,钉在肺部。”

    杨夫人:“孩子,你说下位置,我帮你把毒针取出来。”

    李素素:“左肋,左肩。”她坚持把话说完,松了一口气,眼前一黑,又晕倒了。

    杨夫人眉头紧皱,事远比她想象的麻烦:“杨慧、陈芳姐妹帮我打下手,我要帮她取出毒针。”说完抱起李素素便朝屋内走。

    徐文担心地问道:“伯母,你打算怎样取毒针?”

    杨夫人:“你问这个干么?对了,你不许进来哦。”

    徐文:“伯母,且慢。我无意跟来,只是我想知道您打算怎么帮我师父取出毒针?”

    杨慧没好气地道:“还能怎么着,当然是切开肌拔出毒针了。难不成有别的办法?”

    徐文:“那,钉在肺部的,岂不要剖开膛?”他不依不饶,挡在门口继续追问。

    杨夫人:“放心好了,我只须切个很小的创口就行了。”

    徐文:“这样不行的。我觉得,应该先帮她解毒和恢复jīng神,暂时不要急着取针。针上的毒应该早就化开了,取出毒针对解毒帮助不明显。桃花仙子神通广大,先帮她恢复法力,或许她自己有办法,不动刀子也能取出毒针。”

    赵广一拍脑袋:“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李素素曾经用仙术把千斤巨石,转瞬间从山下移到山上,为何不能取出自己体内小小的一枚毒针?”

    杨慧:“要是可以这样,她自己为何想不到呢?”

    赵广:“别提她了,法术比谁都高,脑子比谁都笨,八成是修真把脑子都修坏了。”

    程图自己也伤的不轻,杨谦眼见李素素暂时不用动手术了,对杨夫人言道:“既然如此,李素素到底还是年轻一点。我看还是先把这位程老英雄扶到上歇息吧。徐文,你去准备些茅草,给你师父搭个地铺吧。没办法,程老前辈这里只有一张。”

    程图:“老朽这一点点皮外伤不要紧的,还是让这位姑娘去歇息吧。哦,对了,她便是李素素?”

    徐文:“前辈您认识她?”

    程图叹道:“想不到呀,真是想不到。三年前被官府通缉的妖女,竟然是如此好的一位姑娘。看来白霜华这丫头果真没得救了。”

    徐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图:“大家先把李素素的伤治好了,我再跟各位慢慢说来,此事说起来有点麻烦。哦,对了,老朽在江湖漂泊了几十年,这点伤根本不值一提,还是让这位姑娘去上歇着吧,等她醒后,我正好有些话要问她呢。”

    在大家的细心照料下,李素素终于醒了,嘴唇也逐渐变成了浅红sè:“对不起,我轻敌了,连累大家了。”

    杨夫人:“你体内的毒针还没取出呢,如果你可以施展法术的话,看能不能自己取出那些毒针。要割开肌的话,伤口就太深了。”

    李素素略一沉思,喃喃道:“神识通?对呀,我何为没想到呢?”

    杨夫人叹道:“哎,大家都没想到,是你徒弟想出来的主意。看来,你这徒弟没白收。”

    李素素笑道:“徒弟,谢谢你。”

    徐文:“嘿嘿,所谓愚者千虑必有一得,不过还不知道管用不管用呢。”

    李素素不再说话,闭目凝神,不多时,已经红光满面。她体内的剧毒已经被杨夫人喂给的解毒良药化解,而腿上那些皮外伤,根本不影响她施展法术。

    没多久,几声清脆的响声过后,地面上多出了五枚血迹斑斑的钢针,长约一寸。眉心的红光淡去,李素素松了一口气:“好了,我真没想到原来可以用仙法解决的。刚才还为此事发愁呢。”

    赵广:“你明知道自己没了仙丹,法力大不如前,为何还要只犯险去追杀朱明飞?我们这么多人,随便去几个帮你也不至于落得这么凶险。”

    李素素:“跟仙丹没有关系的。在练成法之前,仙丹对法力施展毫无帮助。我以为他只顾逃命,哪会料到他居然敢反击,更没想到还有暗器高手埋伏。是我太轻敌了,我好笨。”想到自己仙丹没了,修仙路上不但没前进,反而倒退一步。成仙遥遥无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成功结丹,不由得又暗自神伤。

    程图:“李素素你与那白霜华有恩怨吗?”他故意直呼其名,就是想证实一下她的名字。

    李素素:“您是程老前辈吧。为何问我这个呢?我从不认识什么白霜华呀。”

    程图:“三年前,官府通缉令想必你自己也看到了吧。那上面写的可是事实?”

    李素素:“程前辈明鉴,我是遭人诬陷的。”

    程图:“那,你可知诬陷你的人是谁?”

    李素素:“他们是rì月教的。”

    程图:“我怀疑,诬陷你的人很可能是白霜华那个丫头,至于她为什么要那么做,我就不得而知了。这才想问你。”

    李素素:“白霜华?”

    程图终于道出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他是一名浪迹江湖的侠盗,专事劫富济贫,除暴安良。

    有一次,他来到了益州的成都城。发现那里做丝绸生意的黄老板一家五口,一夜之间惨遭灭门。打抱不平的程图忍不住介入调查。他发现,同一条街上有两家做绸缎生意的老板。

    孙老板虽然在那里经营多年,但为人小气,生意并不怎么样,门可罗雀。这个后来的黄老板,在短短几个月之内,生意后来居上,门庭若市。他虽然料定,孙老板很可能是杀死黄老板全家的背后主凶,但没有证据,不好干预。再说他毕竟不是官府,能管固然好,管不到也没法子。

    但程图没有就此死心,为了查出孙老板是否有杀人动机。不惜拿出自己的积蓄,顶下了那家铺子。他亏本甩卖,果然引来大量顾客,不久把整条街的生意都抢了过来。他反正劫富济贫惯了,缺钱财便可以去官家大户拿点回来用,倒也亏的起。

    果然不出两个月,便有人在月黑风高之夜潜入他的绸缎庄,意图行刺他。他早有准备,而且又是成名的侠盗,武功自是高对方许多。一番激战,将刺客杀伤,却故意留他一口气在,暗地跟踪,想找出幕后主使。却只跟到了刺客家里,始终没见到什么主使者的影。

    程图无奈,只好闪闯入刺客家中,想将其擒获,意图审出主凶。女主人持剑刺来,协助丈夫反击。黑夜里,双方一阵混战,刺客夫妇双双死在他剑下。虽然线索断了,找不出主凶,但除掉了两个恶人,也算是没白费他一片苦心。正要离去,却听见后传来小孩的哭声。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看到眼前光景,吓得惊慌失措,嚎啕大哭。

    程图恻隐之心顿起,正要把她带回家收养,谁知道小家伙对他的敌视程度远出乎他想象,张口就咬了他手腕一口。再加上他浪迹江湖,也不适合带个小孩子到处跑。于是,他决定把她委托给这家子的邻居或亲戚抚养。他潜伏在屋顶,一直熬到天明,才去和邻居商量解决办法。他打听到,那刺客叫白魁,小女孩名叫白霜华。白魁是聚义帮成员,而孙老板给聚义帮交了大量保护费,估计是聚义帮有意帮他剪除竞争对手。

    孩子是无辜的,他无意中让她受到了伤害,心里很愧疚,这才问清楚了她的姓名,是想将来有机会常来看看她,以免她被仇恨蒙蔽双眼,误入歧途。

    没过多久,聚义帮就知道了讯息,来了一个使双刀的英俊青年,把白霜华带走了。程图后来才知道,他便是聚义帮现在的长老之一乔明。

    白霜华进入聚义帮,程图觉得很惋惜,但也很无奈。不过,那个乔明看上去倒有几分正气,想必他们不会亏待她吧。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敢随便杀人,哪怕对方是个恶徒。

    近十年过去了,白霜华如同人间蒸发,他几乎没法知道她的任何消息。这也难怪,聚义帮多数成员,都是行踪诡秘的。

    三年前,关于妖孽李素素为祸作乱的传言闹的沸沸扬扬,程图决定来荆州查个究竟。虽然他向来不看好官府,但他相信那些通缉令不可能是空来风,总是发生过一些伤天害理之事。

    后来,他听说李素素有可能是被冤枉的。也许有人在冒充她杀人。于是,他决定进一步明察暗访,以便找出事的来龙去脉,杀掉真正的凶手。

    那天傍晚,他从沅陵赶往长沙,路过五莲县境内的一处山谷。忽然遭到一白衣女子的偷袭。程图长期行走江湖,为了不至于被仇家认出来,经常打扮成各种模样,掩人耳目。而这次,他的装扮看上去,很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而且混杂在过往的人群中行走。

    白衣白剑的女子,模样与通缉令中的李素素十分相似。她为何要杀他?劫财?不像,他一副穷书生样。仇杀?也不像,他易容之后,没人能认得出来。唯一可能的理由便是:要当着一些旁观者的面,滥杀无辜,然后把帐记在李素素的头上。

    程图想到此处,不再留,亮出宝剑,意图将她制服,审问由。白衣女子见他武功不弱,不敢恋战,且打且逃。程图当然不肯轻易放过,飞至山上,截住她继续攻击,混战中,白衣女子多处负伤,这才承认自己不是李素素,而叫白霜华。至于为何要杀他,是因为李素素欺负过她,想杀人栽赃,借别人之手收拾李素素。

    程图对她的话并不认同,但白霜华这个名字,让他心里一惊。仔细辨认,只见眼前人的容貌,神sè果然有几分似曾相识。他心复杂,正要仔细询问,白衣女子趁他犹豫之际,混入丛林,逃得无影无踪。他也懒得去追,原路返回,却没想到,从此又没了白霜华的消息。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