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断剑襄阳

    吃过午饭,李青莲就给她们每人发一把白sè宝剑,带她们去海边练习剑法。这时李英兰指着李素素道:“师父,要不要喊她一起去。”

    李青莲淡淡地言道:“别理她,我倒要看看她睡到什么时候去。”

    李青莲教徒弟的方法也很特别。知道她们基础差,并没有急于教多少招数,而是带她们到处游玩,请她们品尝这仙岛特有的野果。

    李英兰、袁芳二人没想到这师父好似比李素素更好相处,心里由衷高兴,过去的种种烦恼,暂时抛之脑后。等她们变得神采奕奕了,李青莲才选一处风景优美的海滩,正儿八经地教她们练习白莲剑法。不过,这些招数李素素早教过了,所以,相当于是直接练习。

    白rì西沉,逐渐变成了一个红彤彤小圆盘,悬在天边把远方的天际染得鲜红。

    李英兰担心李素素没及时醒来会要着凉,所以顾不得多看这夕阳下的美景,请师父带她们回来。

    李素素果然还躺在那里,似乎连姿势都未曾改变。李英兰不免有点担心起来,走过去扯掉她的面纱细看。她好端端的,脸sè红润,呼吸均匀,这才放心下来。

    袁芳走过来,正要拉她起来,李英兰小声道:“哎,以前都是她侍候我,我也来侍候她一回吧。反正她不用吃东西,我们把她抬进去继续睡。”

    于是,她们两人七手八脚地把李素素抬进石屋,放在上。见她还是那副毫无动静的样子。袁芳暗道:“我就不信,这么折腾她都醒不来,一定在装蒜。”于是言道:“我看这李素素真像头猪,这么睡。”

    果然李素素没好气地说道:“谁说我睡了。不说话就代表在睡觉吗?我练功不行吗?这都想不到,你才猪头。”

    李英兰:“可是,你明明可以自己走的,为何要我们抬你,耍人吗?”

    李素素笑道:“你不是想侍候我一回吗?我给你一次机会嘛。我跟你们说,其实躺在太阳底下练功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不仅没有打坐那么累,而且不容易睡着,可以一直坚持修炼。更重要的是,可以直接获取太阳的jīng华炼化成自的仙气。”

    她扯住袁芳的手,又道:“对了,这里很清苦的,吃的都是素菜,还习惯吗?趁着我在,如果不习惯,早点说出来,我可以送你回去。在这荒岛上,即便有钱也买不来好吃的哦。”

    袁芳:“你太小看我了吧,我好歹也是农家孩子,什么苦头没吃过?何况师父她对我们那么好。”

    李素素:“师父她一百多岁了。想跟她一样,永远年轻貌美,就好好修炼吧。我过几天就要回中原去做些该做的事,不能陪你们了。”

    李英兰:“恩,你要多保重,我们一定勤修苦练,争取早点过来助你一臂之力。”

    “好姐妹!”三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李素素担心着赵广的安危,生怕他们和聚义帮打起来。这边安顿好了,就迫不及待地遁回荆州。这次,她选择的落脚点是自己的坟地。心想这荒山野岭,人迹罕至,大白天回去也不会吓到谁。岂料,她的影刚刚出现在那里,便听到一阵脚步声从山下传来,匆忙中随便躲在一颗大树的后面。

    这些人便是那天为了纪念她逝世三周年而到她坟前上香的赵广等人。李素素难得有一次这么近距离听他们议论自己,所以没有及时离开,而是偷听了一小会。她没有料到,他们还是那么在乎她,尤其是那些素不相识的朋友。另外,陈英在杀了她之后,追悔莫及的行为也令她感动不已。怕自己要是再听下去,忍不住要哭出声来,所以才闪离开,但树梢刚长出新芽的桃树,根本没法替她遮掩影,这才让马英明等人看出她的行踪。

    她跑到山顶,一个人躲着哭了一小会之后,开始考虑要不要马上去与他们相认。自己好端端地活着,还要他们时不时来给自己上香,于心何安?还有那个陈英也因此永远处在自责中,这些都是她不以真实份出现所留下的后患。

    但是,赵广脾气那么暴躁,如果知道她活的好好的,却迟迟不告诉他真相,他会怎么想。“他能原谅我吗?”而陈英,不分是非,她自己两次放过他,却依然在她手无寸铁的时候,对她痛下杀手。实在是过于心狠,让他被良心折磨也算是自作自受。犹豫良久,她终于决定,先继续以桃花仙子份出现,尽量多替赵广做些事赎罪,然后再找机会告诉他真相。于是,她便潜伏在侠义庄附近,没想到居然很快就遇到了朱明飞等人偷袭侠义庄的事

    之后所经历的种种事,都让她觉得自己太对不起赵广,对于一个真心朋友无端的猜忌,又岂能弥补的回来?所以在襄阳,不论他怎么对她,她都无怨无悔地忍受。毕竟如果她一开始不那么小肚鸡肠去躲避他,直接跟他相认多好。

    李素素扯着杨慧的手却不知道该走向何处。这一次,她出的丑实在太大,只觉得背后无数双眼睛都在看着她,指指点点让她没法抬头。还好杨慧善解人意,很快化被动为主动,把她拉到街边一处僻静的角落,示意赵广去准备坐骑,她希望大家在回去的路上,能好好谈谈。

    尽管有凤霞衣的自主治疗功能。但李素素心中乱成一片,陷入沉思,自然没有去运功疗伤,因此腰间的鲜血依然一滴滴落到地上。杨慧看的心痛,赶忙拿出金创药,帮她抹上。

    赵广牵过三匹马,对杨慧言道:“慧慧,我们走,别管她。”他原本被杨慧一番快言快语说服,也打算不再计较的。不过刚才看李素素宁愿自己负伤也要放走聚义帮的人,根本就没把他的忠告当回事,不由得又是非常恼火。

    杨慧于心不忍,扯着李素素的手轻声道:“上马吧,跟我们走。”

    赵广怒道:“这种无无义之人,理她作甚?”说完一拍马背,朝街上疾走而去。杨慧不好多话,紧随其后,眼睛却回头看着李素素的表

    李素素象做错事的小孩,忍气吞声,红着脸骑上马,跟在他们后面,却伏在马背上,不敢抬头。

    出了襄阳,朝南走入驿道,杨慧和赵广并排走在前面,不过大家都没说话。不能再这样被动下去了,否则李素素永远别想在他面前抬头,她必须找出他的一些不是来。于是,鼓足勇气,策马走到赵广的边言道:“赵大哥,你的明月剑为何不用?”

    赵广没好气地言道:“给你陪葬了,何况那破剑也没用。”

    李素素再也克制不住:“我为了祝福慈悲剑,花了多少心思,你却居然说是破剑,那把有灵气的宝剑,更容易练成御剑术。赵大哥,我纵有千般不是,你不该说我无无义。”

    赵广:“是,你有有义,是桃花仙子。我们这些凡夫俗子高攀不起,行了吧。”

    李素素怒道:“赵广,你别太过分了。”凤舞剑嗖地一声飞出剑鞘,摆出一副要打架的样子,立时引得旁人驻足围观。

    赵广冷冷道:“要打架吗?来呀,我倒要看看你桃花仙子有何本事。”

    说完翻下马,走向一边的荒地,拔出那威猛无比的无悔剑,摆好架势。李素素不再说话,从马背上轻轻跃下,舞动宝剑,直接朝他上刺去,不过用的只是白莲剑法。她心里烦闷,只想好好打一架,消消气,并非要伤他,所以不敢用那诡异辛辣的凤舞剑法。却没想到,在白莲剑法需要临场发挥的时候,总不自觉地用到了凤舞剑法的一招半式,迫得赵广险象环生,他们的剑术依然不在一个档次。

    杨慧看的心急,拔出兰花宝剑:“赵大哥我来帮你。”红影一闪,人已经到了赵广边,右腕一振,幻起漫天剑影,直削李素素手腕。心里暗道:“素素对不起,不是我存心气你,只是你肩负神圣使命,必须忍常人之所不能忍。”本来,作为一个女子,无须象男人那样坚强果敢,但是作为凤舞剑主人,如果太过懦弱,优柔寡断,恐怕要误事,所以杨慧并不迁就她,这才决定与赵广联手施展鸳鸯剑法与她对阵。

    李素素果然看的酸酸的,暗道:“好呀,你们夫妻联手,那我也不客气了。”尽管依然不敢使用凤舞剑法,但手上的招数明显加快。刚开始,她是担心伤到赵广才未尽全力,现在不同了,对方是两人联手,防御上已经大大加强,她便再无顾忌。

    赵广有了杨慧协防,长剑横扫,使出了那霸道刚猛的枭龙剑法。他知道李素素的武功比他高的多,所以心中并无顾忌,尽发挥,也好把心中的怒气全发泄掉。

    无悔剑势大力沉朝李素素拦腰扫到,李素素子飘起,竟然平卧在半空,避开赵广的攻势,右腕一转凤舞剑朝赵广的脖子刺去。她兼学两种剑法,要严格放弃一种不用是很难办到的。凤舞剑法是建立在法自然,即有了飞行通这种神通的基础上的。所以,一般人学不来。正因为如此,常常出招诡异,让人意想不到。刚才赵广那一招来的太快,李素素来不及细想,本能地飞起子闪避,而右手却习惯xìng地使出那一招凤凰于飞,正是凤舞剑法。

    赵广那横扫千军的一招使出,如果是寻常对手必定闪避开,根本没有不退反进的机会。所以鸳鸯剑法防御虽严,却也露出了一点点空隙。若不是李素素反应及时收住了攻势,赵广很可能要伤在她的剑下。李素素惊出一冷汗,暗下决心,不再随便飞行,而要借助巧妙的法,在地面上躲避对方的进攻。那么凤舞剑法很多狠毒的招式都自然施展不开。

    赵广打不过她本来就不服气,又岂肯欠她人,心想她的本事无非就是仙法,要是剑术上他们夫妻联手都赢不了她,岂不是太不争气了一点。

    于是,又一剑迎面劈来,来势凶猛,快如闪电,李素素刚刚侧避过。赵广右腕一转,招式由纵劈瞬间变成横扫,离得太近,李素素避无可避,只得仗剑格挡。岂料,叮当一声脆响,无悔剑竟被凤舞剑割成两段,剑锋掉落在地上。

    三个人都愣住了,不由自主地收起架势,呆在原地。赵广脸sè通红,心里一片茫然。当初杨慧把无悔剑给他的时候,不仅仅给了他一把绝世好剑。更主要的是给了他做人的信心和勇气。让他从此摆脱懦弱,活的象一个爷们,勇往直前,无怨无悔。却没想到这样一把刚猛大气的宝剑竟然被凤舞剑轻而易举就砍断,而凤舞剑自没有丝毫的破损。难道,她真的是他的克星?

    而李素素这边,她感觉到自己好像闯了大祸一般,忐忑不安。她本来想找一点点说法,请求赵广的宽恕的,谁知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竟然再次伤到了他的自尊心。

    “桃花仙子果然本领非凡。他们两个都打不过你一人,佩服!”说话的是路旁一个围观的青年,边说还边拍着手掌。他穿蓝sè布衫,头戴方巾,面容白净,一副书生模样。

    杨慧生恐赵广忍不住要发作,赶忙拉住他的手:“赵大哥,没事的,一把剑而已,回头要爹爹给你另找一把便是。何况,素素她也是咱们自己人,她越厉害越好,不是吗?”

    李素素听到有人跟自己说话,如果不理不睬,有失礼貌。于是好奇地对那书生言道:“这位兄台,你认识我吗?”

    那书生言道:“在下徐文,喜欢打听一些江湖趣事。早闻桃花仙子本领非凡,奈何没机会相见,竟没想到你居然会在襄阳出现。只是,刚开始你老是被人欺负,让我看的不爽,还以为传言有误呢,直到你在长街击退恶人才知道你是深藏不露。现在看来果真如此,他们两个是你朋友吧。”

    李素素:“我与聚义帮势不两立,为了不让他们误会你是我朋友而遭到报复,请你以后尽量不要提到我的名字。”

    徐文:“不碍事的,象我们这种喜欢在茶余饭后高谈阔论的人实在多不胜数,他们不会随便追究的。能与仙子说几句话,徐某这一辈子也算是没白活了。哈哈哈。”

    李素素对他拱手道:“那,徐大哥多保重,我还有事就先不说了,后会有期。”转便走,却听徐文又在背后笑道:“哈哈哈,仙子,你居然叫我徐大哥?太感动了,好妹妹。”

    杨慧见他甚是啰嗦,不由得跑过来,没好气地言道:“你很喜欢她是吗?既然如此就跟我们一起走吧,我们家里正好缺少下人呢。”

    徐文笑道:“真的吗?好呀,几位请稍后,我回去跟家里人交代一番便赶来。”

    杨慧一脸的无奈,对李素素言道:“让你对别人凶一点,偏不听,现在惹麻烦了吧?哎,我帮不了你,越帮越忙,你看着办吧。”

    李素素:“多一个朋友不是更好吗?让他来吧,我们等等。”

    杨慧:“你没事吧?随便冒出一个人来,跟你聊上几句,就是朋友了?这样下去,只怕是全天下人都是你朋友了。陈英那边的麻烦还没完呢,你又要惹事了?”

    李素素:“慧慧,没那么严重吧。人家跟我说话,我出于礼貌,回应几句也是闯祸了?如果不方便就别让他跟来好了。”

    杨慧想想也对,其实李素素并没有招惹徐文,反而是自己失言才招致麻烦的。于是言道:“那我们快走吧。”

    李素素眼见赵广还在拿着那截断剑发愣,走过去,怯生生地言道:“赵大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赵广被她一说,气不打一处来,怒吼道:“滚。找你的徐大哥、陈大哥去。”把断剑小心地装回剑鞘,翻上马,头也不回地朝前疾奔而去。

    杨慧对李素素喊道:“还愣着做什么,走呀。”

    等徐文急急忙忙地赶来时,他们早就没了踪影。眼见路人用嘲弄的眼神看着他,他居然一点都不沮丧,自语道:“嘿嘿,桃花仙子,我可不能让你白白捉弄的,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

    “我说你小子,醒醒吧,桃花仙子会看上你?”

    徐文:“那可不一定,什么叫缘分?哎,说了你们也不懂。再说了,我有必要让她看的上吗?我之所以想跟着她,只不过想看看打架,凑凑闹而已。她不是自己说了与什么帮势不两立吗?那不正好说明有很多打架的机会?”

    一路上,李素素低声下气地跟着他们走驿道回来,但赵广依然是不给她好脸sè。而杨慧,虽然时刻留意着她的表,但言行举止上也是故意冷落她,所以李素素要多难受有多难受,好容易才熬到了侠义庄,人不进屋,却冲进竹林,先哭个痛快。

    众人听说桃花仙子便是李素素本人,先是一阵惊喜,但很快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抱怨,毕竟朋友应该坦诚相待,不该遮遮掩掩。尤其是刘兰心更是复杂。她不知道自己是该感激还是怨恨,是该羡慕还是嫉妒李素素。或者都有吧。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