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辛勤传道

    这一切,李素素岂会看不出来。等他们全家人相互倾诉完毕以后,她便提出要为袁伯伯和袁伯母,输入仙气,治疗体。同时也把白莲功法传授给他们,更多的需要他们自我调理。如此忙了一天。

    第二天一大早,袁芳就要去看望她那没见过面的公公婆婆。虽然,她和章少华最终没拜堂,但在她心里,早就把自己当作章家媳妇了。李素素为章老爷宅心仁厚的行为所感动,也想跟着过去为章夫人治病。再说了,她所带的这一包金银珠宝不正是为他们两家人准备的吗?当下把钱财取出一半,交给袁夫人保管。赵兰看到这么多财宝,竟然不敢要:“太多了,我怕收着不安全,姑娘你还是带走一部分吧。我们够用就好了,要是让贼惦记了,只怕又是祸端。”

    李素素想想也对,当下把金银元宝,用凤舞剑斩成碎块,再用几块粗布分开包好,交给赵兰:“这下好了,伯母您每次只取一点点钱,应该没人注意到的。其他的都埋在地下,需要的时候再挖出来用。”她接着又如法炮制,给章老爷家里也准备一份,这才拎着包裹,跟袁芳一起出门朝邻村走去。袁守诚亲自在前面带路。

    走了十多里山路,才来到一处白墙黑瓦的院子,一股草药的味道随风飘来。只见一个须发齐白,材瘦高,穿紫sè长袍的老年人,正在屋檐下刷洗一个陶罐,抬眼看见袁芳等人到来。老人一脸惊喜,连忙放下手里的活,迎了上来:“亲家公,她们是?”

    袁守诚含泪道:“她就是您未过门的媳妇,我的女儿袁芳呀。”

    袁芳也是泪盈眶,上前一步,施礼道:“儿媳见过公公。”

    章老爷感动的老泪纵横,赶忙道:“好孩子,快请进屋。哎,你还没过门,就不是我家媳妇。趁着年轻,找个好点的人家嫁了吧。”

    袁芳:“不,章大哥不在了,我的心也死了,将来我会跟随这位姐姐去修仙,永不改嫁。”说着朝李素素一指。

    章夫人躺在上,听到屋外的对话声,咳嗽了几声哭道:“我儿命苦,这么好的媳妇竟然没法娶进门。”

    李素素闻言,赶忙冲了进去:“伯母,您体怎么样了。我是修仙的,会一点点法术,您要是不舒服,我可以帮您治疗。”袁芳父女也关切地走了进来,问长问短。

    李素素虽然不懂医术,好在她体内温和玄妙的仙气比任何灵丹妙药都管用。只是老这样消耗,她的金丹就永远长不大。她解下佩剑,脱掉鞋子,爬到上侧卧在章夫人的边。伸出双掌按住章夫人背后命门的位置,开始给她治疗。这样,虽然她不得不振作jīng神防止自己睡着,但章夫人不用起打坐也就能达到最好的治疗效果。没修炼过内功的正常人尚且不宜久坐,何况一个体弱的病人。一股温暖的气流涌入章夫人的体内,所到之处从未有过的舒适。

    章夫人脸sè开始变得红润起来,暂时忘却了长期以来的忧郁,激动地言道:“真是手到病除啊,难道你真的是仙女吗?”

    袁芳:“她叫桃花仙子,跟仙女一样神通广大,美丽善良。”

    李素素:“我只是用仙气暂时驱赶了您体内的邪气,如果想要更加健康的体,您需要自己学会修炼仙法,培养体内正气。就如同一个朝廷,只有招募百万雄兵,才能不被蛮夷入侵。”

    章夫人:“哎,想我这老骨头,早就是风烛残年了,哪能修什么仙。算了,过一天少一天吧。”

    李素素:“只要您愿意,任何时候修仙都不晚。大不了比年轻人进展慢一点点。即便不能修成正果,也能延年益寿,何乐而不为呢?这体内的正气,就如同那屋檐上滴下的水,虽然不多,但是如果您用一个水桶接住也能积攒起来,洗衣洗物。”

    她把这番大道理说了一遍,便开始讲述修仙的一些基础概念,以及白莲功法的诀窍。她的声音不高,却让任何人都能听的明白。她知道,章少华之死是章老爷夫妇心头永远的痛。如果不用仙法自我调理,恐怕她暂时的治疗不会产生明显的效果。

    修仙,如同镜中花水中月,世人相信传说是一回事,自己努力去修炼又是一回事,原因是把修仙想的太神秘,对自己没信心。李素素说话极尽卑微,表现如同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但法术却颇为高明,正好因势利导,很容易培养这些毫无基础的村民修炼的信心和兴趣。白莲功法本来就容易上手,一旦修炼数rì,有了感觉,自然会继续坚持下去。她是一个懒散的修炼者,却是一个勤奋的传道者。只因为她知道自己能力有限,而需要帮助的人又太多,她很渴望人们能够自保。

    因此,她在这里呆了一天,总算把那些修炼的入门功夫教会了章老爷夫妇。袁守诚下午就回去了,留下袁芳耐着xìng子等了一天。第二天上午,袁芳终于忍不住要去章少华坟前拜祭。李素素不放心,也跟了过去,自然是章老爷带的路。

    老人家只把她们送到了就回去,想必袁芳要对章少华说的话,李素素听听也无妨,所以她没有识趣地回避,她更多地担心袁芳的心态,怕她犯傻。这几天,在见过她和章少华双方父母之后,袁芳的心依然忧郁寡欢,让李素素隐隐觉得不对劲。

    在坟前烧香磕头,哭诉完毕之后,袁芳终于恢复了平静。她忽然一转跪倒在李素素面前:“好姐姐,看在我可怜的份上,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李素素早有心理准备:“除了不能帮你照顾父母之外,其他事,只要我办得到的都会尽力而为。哎,你先起来。”说着就去扶她起来。

    岂料,袁芳并不顺从,挣开她的手:“姐姐若不答应,我便不起来。”

    李素素:“你真不讲理,虽然我说过愿意给你父母当女儿使唤。但终究,终究是你的父母,难道你还想让别人代替你尽孝心不成?除了此事,其他的,我不都答应下来了吗?好吧,你喜欢跪着是吗?我陪你。”接着她也赌气地跪下来。

    袁芳:“我没说要你如何对我父母尽孝。只是想请你帮忙照顾他们一下。女儿总是要嫁人的,不可能天天陪在父母边尽孝心。章大哥他英年早逝,一个人孤孤单单实在可怜。我想去陪陪他,反正我心早就死了,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李素素嗖地一声拔出凤舞剑,递给袁芳,冷冷道:“既然如此,把我杀了,我去陪他好了。反正我也是孤苦伶仃一个人,并不需要孝顺父母。”

    袁芳接过宝剑,双手颤抖,竟然真的朝李素素砍来,李素素也不躲避,暗道:“她若真的下得了手,证明我自己命短,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她知道如果脑袋被砍下来,她师父绝无回天之力。

    剑锋贴近她的脖子便停了,袁芳:“你宁愿死,也不愿帮我吗?”

    李素素:“我勤修苦练十多年才有今天的一点点成就,要是死了一切化为乌有,才不想死呢。但是你父母最在乎的人是你而不是我。倘若你死了,我活着,四位老人家都会痛不yù生。反过来,要是我死了,你活着,则只有我师父一人难受。一个人痛苦比四个人痛苦要好一点点,不是吗?”

    袁芳:“如果不是你,我怎么可能报仇,怎么可能脱离火坑。世间需要你桃花仙子去除恶扬善。所以你千万死不得。”

    李素素:“好一个除恶扬善,恶人是死了,好人也不想活。我都做了些什么?我不来扬州什么事都没有。我来到这里,却有这么多人因我而死。”说完,抢过袁芳手里的宝剑,斩钉截铁地言道:“要么杀了我,要么好好活着。别把我好心当驴肝肺。章公子既然喜欢你,肯定希望你活的好好的,否则他当rì也不会拼死保护你。他要是第一时间逃跑,完全有机会活下来。”

    说完巧用仙法硬扯着袁芳站了起来,这回李素素是真的有些生气了。这一向来,她从未好好休息过,忙不完的事,麻烦一个接着一个。她们倒好,一个个寻死觅活,给她添乱,实在是忍无可忍。

    袁芳:“可是......”李素素直接打断她的话:“没什么可是了,真比我还啰嗦。这一切都是命,命中注定你活,你就好好活着,什么也不要去想。修仙有个宿命通的说法,你要真想知道你章大哥现在过的如何,就该好好修炼。不要盲目寻死,知道吗?”

    袁芳:“宿命通真的可以让我知道章大哥的现状吗?”

    李素素没好气地言道:“忙完了没有?忙完了就回去,我还有事呢。”其实关于来世今生的说法,她自己也不太清楚,天书里面没有记载,宿命通一说是她临时捏造的。

    袁芳:“你凶什么?别以为自己多了不起。还口口声声桃花仙子,我看根本就是沽名钓誉,什么嘴脸。”

    李素素:“你是存心想吵架是吗?”

    袁芳:“是又怎样?”

    李素素:“我大人大量,不跟你吵。走吧。”

    袁芳:“你这人真不可理喻。你好心帮我,我反而骂你,你居然不生气?”

    李素素:“生气不好,何况你也说的对。我好像是有些太过自以为是了。”

    她俩一路走回,李素素一路开导她,终于让她放弃轻生念头。其实有时候,能有个人跟自己吵一架也未尝不是好事。真到了连吵架都找不到对象的那个程度,才是很悲哀的事。只可惜,李素素的脾气太过于乖巧,很难得生气一回。所以,赵广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些不满。

    回到家里,李素素把那包准备好的金银碎片交给章老爷,继续带两位老人家练功。她盘腿坐在上与章夫人背靠背修炼,而老爷子则搬条椅子,坐在前练功。粉sè的薄雾夹着淡淡幽香弥漫在房间,李素素强大的气场和心念引导下,老人家体恢复很快。而袁芳则帮老人家做些家务,以尽一份孝心。

    除了带老人家练功之外,李素素和袁芳有空便陪两位老人聊天解闷,如此呆了两天。这才拜别章老爷夫妇,回到袁芳的家。

    在袁芳家里,李素素引着袁守诚夫妇以及袁芳李英兰一起修炼。年轻人用稻草铺在地上,做个蒲团盘腿打坐,老年人体不好,便搬了椅子,正襟危坐。当然,李素素也没忘了告诉大家,其实练功可以不拘形式的,躺着也可以修炼。但是为了增强修炼的效果,打坐自然是最佳选择,每天要尽量坚持坐一个时辰。

    她想带袁芳回海岛修炼,指望她能学到一足以保护自己的本领。但眼见她与家人团聚,乐享天伦,又不忍心劝她离开。过了十天,李素素把白莲剑法也抽空教会了他们。只是修仙方法,武功要诀,她自己都没学全,短时间内又如何教得完整,所以还是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袁芳妹妹能跟我一起去海岛,由我师父带着,进一步提高修为。只是也许要过三年两载才能回得来,不知道......”

    赵兰满怀感激地看着李素素:“哎,这世道,恶人太多。她能跟着你,我们也就放心了。”

    袁芳:“娘,我不走,我要留下来照顾您们,有空也要去章大哥份上上柱香。”

    赵兰:“傻孩子,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好好跟随师父学习仙法,将来要是有这位桃花仙子那么大的本事,就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们了。”

    李素素牵着李英兰的手,在一边慢慢地等着他们一家子商量的最后决定。终于,在袁守诚夫妇的劝导下,袁芳含泪拜别父母,决定跟李素素一起回仙岛修炼。

    在门前的空地上,李素素施展隐遁术,只见红sè雾气笼罩之下,她们三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瀛洲岛,鸟语花香,暖阳高照。白莲居,桃花盛开如同一片粉sè的云海。

    桃林中一排白sè的石屋围成一个半圆形的院子。院子zhōng yāng的草地上,端坐着一白衣女子,乌黑亮丽的长发柔顺地披在背上,看上去年轻貌美。她洁白的衣裳,在嫩绿的芳草映衬下,宛如碧水中漂着的一朵白莲花。

    忽然间,两红一白三条人影现在院中的草地上,分别是穿着红sè衣裳的李素素和袁芳以及穿白sè衣裳的李英兰。李青莲却好似根本没发觉她们,继续打坐修炼。李素素对袁芳和李英兰使了个眼sè,让她们别吭声。自己却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试图给师父开个玩笑。

    她走到李青莲后,弯下腰伸出手,想去蒙住师父的眼睛,冷不防李青莲右手闪电般抓出扣住了她的右腕,往前一拉,将她摔倒在地。李青莲站起来,将李素素右手扭到背后,又伸出左手去抓她左腕。

    李素素想让师父看看自己的本事,却又没法挣脱,反而是手上剧痛难忍,不得不求饶:“师父,我错了,快放开我,再不放,我的手就要断掉了。哎呦,好痛。”

    李青莲:“谁让你偷袭我的。”

    李素素:“我哪敢偷袭您呀,只不过想给您一个惊喜嘛。”

    李英兰看看李青莲,惊道:“她就是你师父?”

    李素素:“想不到我师父这么年轻漂亮,而且还很会整人吧?”

    李青莲:“好你个丫头,倒说我整人了,看我不收拾你。”右手徐徐用力,李素素痛的满地打滚:“师父,我说错了,应该是误会,没有谁整人。哦,不对,是我想整人,却没整到您。您大人大量,放过我吧。”

    袁芳眼见李素素落到李青莲手里,只有求饶的份,不笑道:“我以为桃花仙子是世间最厉害的人,没想到如此不堪一击。”

    李青莲松开李素素的手,扫视了袁芳和李英兰一眼:“桃花仙子?”

    李素素在这里完全没了拘束,无忧无虑的,躺在地上不肯起来,懒洋洋地说道:“桃花仙子自然是您徒弟我了。哦对了,她们两位,是我介绍来跟您学仙法的。帮您找了两个好徒弟,这些年您没白疼我吧?”说完闭上双眼,美美地享受着温暖的阳光。

    李青莲走向袁芳和李英兰:“两位真的愿意做我徒弟?”

    袁芳、李英兰不约而同,纷纷跪拜在地:“我们愿意!”

    李青莲走过去,逐个扶起她们:“好孩子,在这里,你们既要听我话,又不要有所拘束。我们既是师徒,也是姐妹。刚才你们也看到了,那丫头一回来就跟我开玩笑,这样才好,开心活泼才象年轻人。”说完,转对李素素喊道:“丫头,还不快带你朋友进屋。”

    李素素毫无反应,她竟然睡着了?李青莲叹道:“哎,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懒了,你们可不要学她那样,否则进展会很慢的。”

    袁芳:“哪有那么快睡着的,她一定是装的。”

    李英兰:“这段时间,她为了保护我们,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也真够累的。我们既然是您徒弟了,什么事都要学着处理的。您无需客气,直接吩咐我们去做也是一样的。”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