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重返中原

    哪知道李青莲并没有发话阻止,李素素看了看师父,然后就低下头不敢多说。肖文广看着李素素曲线玲珑的材,白里透红的脸蛋,收起宝剑,终于鼓足勇气朝她面颊吻去。却没想到内心一阵激动,竟然不能自已抱起她狂吻不止。李素素心里很乱,羞得脸上发烫,却又不反抗,任凭他抱起自己放倒在地,她在盼望着师父替她解围,她自己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一切来的太突然,她毫无心理准备。

    李青莲这才如梦方醒,喝道:“师兄,你疯了吧,还不住手?”

    肖文广闻言顿时醒悟过来,赶紧放开李素素,跑了过来,呆了一呆,竟然跪在李青莲面前叹道:“哎,我真没想到自己会做出这等无耻的事来,请师妹务必责罚。”

    李青莲赶紧扶起他:“师兄,这事只能怪我,你不必太自责,以后注意点就是了。”转过,走向李素素冷冷地问道:“刚才你为何不反抗?”

    李素素忐忑不安地跪下:“师父,我,我错了,请您责罚。”

    李青莲喝道:“这不是话,把你刚才为何不反抗的理由说下。”

    肖文广看着李素素都被得要流泪了,明明是她吃了亏,李青莲却反而要责怪她,自然大不合常理,所以过来扯着李青莲道:“她是无辜的,错在我们,你就不要再问了,要么你责罚我,要么你检讨自己。她有什么错?”

    李青莲:“师兄,我这么做肯定有我的道理,你先别管。”转向李素素喝道:“你还不说吗?”

    李素素从未看到师父有现在这么凶,这才含泪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师父两次救了素素的命。所以,我的一切都是属于师父的,刚才我以为,这些都是师父授意的,师父自有安排,所以不敢自作主张。谁知道师父不是这么想的,是我不好,不该胡乱猜测师父的心思,请师父责罚。”

    李青莲叹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我救了你,你就因此而什么事都依我。倘若是我把你卖去为奴,你也不会怨恨我吗?”

    李素素认真地回道:“师父不会那么对我的,如果真那么做了,素素也一定不恨师父。能活到现在已经非常感激了,又岂能不知恩图报呢?”

    李青莲气道:“你这傻孩子,怎么能这么想。不是救了你,你就一定得依着我。倘若我救了你,养大你,再把你卖掉,就是禽兽不如,你杀了我都是应该的。你迟早要重回中原,绝不能象现在这样懦弱。要有自己的立场,个xìng,要有dú lì的人格。师父救了你不表示你需要毫无原则地顺从师父。救你的人也许别有用心,救你的目的也许就是要利用你。今后,为师如果做错了,你一定要记得拒绝,对师父我尚且如此,对待别人也更须如此,绝不能因为欠别人一点点人就自我束缚,不坚持该有的立场,明白吗?”

    李素素:“弟子谨记,多谢师父。”

    李青莲这才扶起她:“师父煞费苦心,让你受委屈了,不过这也是为了你好。希望你以后能够坚强,果断。不要什么事都等着师父为你解围,你已经长大了,很多事都要学会自己处理。人心难测,表面对你好的人,未必就可信,防人之心不可无,别吃了亏让师父来心痛。好吗?”

    李素素满怀感激,连忙含泪答应。这时肖文广忐忑不安地走过来,他回想起刚才的事,就觉得内心极难平静。他在这海岛上与李青莲清清白白地相处这么多年,从未有过过格之举,每次赢了师妹,他也只是点到为止,并没太放纵。却没想到,在一个他本不该有任何轻薄之举的晚辈面前,竟然如此失态。虽然这一切都是在李青莲故意试探李素素心思的一种默许之下进行的,但他自己,却没有任何正当目的,纯粹是一个意外,岂不让他羞愧于心。他怕李素素因此而记恨他,或者留下不好的印象,以后看见他都躲着,所以想向她道歉,甚至想请她责罚自己,但是在一个晚辈面前,他又怎么做才能避免尴尬呢?“罢了,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错了就是错了,不论对方辈份多么低微,都应该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于是跪在李素素面前含泪道:“素素,师伯对不起你。师伯不是人,请你责罚!”说完,狠狠地给了自己两个耳光。

    李素素没料到他竟会来给她这个晚辈赔礼,哪敢接受,慌忙挣开李青莲去扶他起来:“师伯,请别这样。大家都不是故意的,谁也没有错。再说我也没啥损失,有什么好计较的。您如果再为此事自责,素素一定会于心不安的,请您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好吗?”

    此事到此总算完结,肖文广脸上红红的,不好意思久留,匆忙回到逍遥居去了。而李青莲这才想起,该问问李素素在中原的所见所闻,以及各种经历了。于是,在海边的石头上,师徒俩坐在一起,李素素把自己所经历的事,无一隐瞒原原本本都述说给李青莲听。她知道,她必须如实说出来,师父才能帮她找到错误。总的来说,李素素的为人处事虽然不老道,但也基本上合符常理,也正是李青莲所料的那样,所以并没太多责怪她。李青莲只是再次强调,修真和两难兼顾,希望她自己谨慎。作为师父,她不会强求李素素做什么样的选择,但是,她必须让她知道,做出选择的后果,做鸳鸯还是当神仙全凭她自己决定。

    在接下来的rì子里。李青莲不厌其烦地给李素素讲述一些她所知道的江湖规则,以及世间发生的各种故事,包括她自己的亲经历。甚至连她与师兄之间的事也说了个仔细。她只希望李素素在遇到感上的麻烦时,她与师兄的相处方式可以给她借鉴,尽量找出一条既兼顾又不妨碍修真的折中之路来。她想方设法弥补李素素阅历不足的弱点,心想倘若是吃了亏才知道吸取教训,那就太晚了。虽然,在她十几年的成长过程中,李青莲也没少叮嘱过,但那时候,李素素没经历过任何烦恼事,又如何听得进,所以现在再跟她说起也大有必要。李素素对师父的话向来不打折扣,听的很认真,即便是被师父提起过无数次的话,她也不会反感,她知道师父用心良苦都是为她好。即便如此,她能把这些话记住多少,能否切切实实地去照做,这恐怕她自己和李青莲都没有足够把握。人往往会在没发觉危险的时候,忘了那些善意的忠告。

    一晃两年过去了,这两年以来,李素素刻苦修炼,武功大有长进,尽管剑术还是赢不了李青莲,却能勉强与她打成平手。而经过这段时间的冲淡,那段尴尬的经历早就没了踪影,肖文广也时不时来指点她一些武功,只是,李素素依然打不过他的那逍遥剑法,连平手也不能达到。李素素在仙法修炼的同时,丹田中那个已经被证实是仙丹的宝物也有所成长。只需这样坚持下去,修仙大有希望。

    不过,她心里对赵广的思念却是与rì俱增。想到江湖那么险恶,而赵广与她相处那么久,却是对她秋毫不犯实在是难得的正人君子。之前,她对自己容貌印象模糊,知道自己虽然美丽,但也算平常。经过李青莲的一番提醒和肖文广在她面前的失礼行为,现在她对自己容貌才有个比较客观的认识,也因此对赵广能在她昏迷的况下,不冒犯她更为感激。她也希望能象师父对师伯那样,保留一份纯洁的,却又尽量不要妨碍修真。毕竟她现在已经有了凤舞剑带来的除暴安良的使命,不是她想怎样就能怎样了。

    两年过去了,赵广会有怎样的经历呢?“他还好吗?他还记得我吗?”这些都是她急于想知道的答案,但她又不便催促师父放她走。所以有空的时候,就望着远远的天边,呆呆地想着,想一会就没事了。很奇怪,她居然梦不到他,原本她相信,只要彼此思念就会在梦里相见。就像那次,赵广被rì月教的抓去了,她很快就梦到了他落难的场景。当然,她事后也知道,那是赵广在绝望的况下,巧用白莲心法发出的心灵感应所致。“难道他知道我死了,从未想起过我?这也难怪,人死不能复生,越想越伤心,还不如早点忘了的好。”李青莲几乎时刻都陪在她边,又岂能看不出她的心事来。只是她这些心思,在李青莲看来最正常不过了,赵广那样的人确实很值得她去喜欢,见李素素迟迟不开口,李青莲只好主动提出,过两个月,她便可以自己决定是否回中原去了。

    李素素欣喜若狂,想起很快就要与赵广以及吴伯母全家重逢,心里无比兴奋。暗暗想着要怎么才可以既保证惊喜又不能吓到他们。自己都是“死了”两年的人了,要是突然出现在他们眼前,岂不被误认为是鬼魂现,把他们吓个半死?所以,她必须巧妙安排见面的时间,地点和方式。甚至她设想,先以一个假的份,见过他们,让他们确信自己是人不是鬼,然后再说出自己没死。

    吴家庄,夜深人静。

    在吴仲家门口的那口水塘边上,闪过一道淡淡的红光,一个红衣女子忽然现。她红衣,红剑,材窈窕,浑散发出淡淡的红光。这便是李素素凭借隐遁术从她自己也弄不清方位的瀛洲岛千里迢迢赶回来。她记得这里的场景,因此不需要分清楚方位,便可以顷刻到来。只是,如此突然现,而且她是一个被认为死了的人,倘若在大白天让人见到了,肯定会吓到别人,所以她才选择深更半夜回来。

    此时是新年刚过的早chūn时节,她长期居住四季如chūn的仙岛自然不曾体会到季节的更替。而李青莲他们也是心如止水,根本没看重这凡俗的节rì。直到此时,李素素隐约瞟见吴家门口贴着的chūn联,这才想起。这里的一切对比两年多以前,没有太多变化,只不过吴家新建了几间房子。她不想打搅他们休息,再说,她也没做好与他们相见的准备。她首先要证明自己不是鬼,然后才可以说出自己没死的真相,否则第一时间就吓到那些认识她的人了。

    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只好轻轻飞起,漫无目的地朝对面小山上飞去。在人们知道她没死之前,她需要把自己藏起来。她刚好降落在一个孤零零的坟墓前面,随意扫视了一下眼前光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碑映入眼帘,上面刻的字迹依稀可辨:“仙女李素素之墓”。“我竟然这么巧,来到了自己的墓前。”她暗中惊讶,心复杂。试想如果不是师父相救,她现在只怕已经变成了这坟墓中一具白骨了。

    她注意到了坟墓上那些香烛留下的残根,还有修剪过的茅草,知道这里有人长期细心照料着心中满是感激。她喜欢发自内心的感动,这样才能让她觉得人世间的各种温馨。不管是她让别人感动,还是别人让她感动,都比平淡无奇的生活要有味的多。她一时好奇心大起,想看看到底是谁在照看她的坟墓,虽然,赵广是最有可能的,但是也不排除另有其他认识她的人来坟前给她上香。所以,她决定暂时潜伏在坟墓四周,这也是找出赵广最快捷的方式。她现在不能肯定他还在吴家。倘若他已经离开这里,天大地大,她上哪里去找他。倒不如守在这里等他自然出现。只是chūn节已过,要再见到他恐怕要等到清明了,这中间的时间相隔太远了。她必须找一个可以暂住的山洞,否则遇到雨天很难办。

    她飞上一个树梢,心里琢磨着,假如她要用一个临时份出现,该叫什么名字。她在第一次来中原的时候,过于低调,所以人们并不认识她。反而让rì月教先入为主,横加陷害,让她在世人心目中留下一个杀人嗜血的妖孽名声,各州官府的通缉令又把这事推波助澜,更让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这次她先要给自己树立一个光辉形象,才可以承认自己是李素素,而不至于再被世人猜忌。很多人都喜欢以讹传讹,一旦她声名远播,即便有人想诋毁她也是没那么容易了。

    看到四周都是桃树林,想起不久以后这里桃花盛开一定十分好看。加上自己也是红衣红剑,正与那桃花的颜sè相差无几。于是,她终于决定暂时就自称是“桃花仙子”,仙子与妖孽一个天一个地,等她的形象深入人心了,即便rì月教要抹黑她也是不可能了。有了仙子的称号,世人自然对她敬畏有加,不会随便问起她的真名实姓,这样就不需要故意捏造假名字来骗人,而且她的本领也不会被人猜忌。

    证明自己不是鬼而是人以后,再与赵广相见就只有惊喜没有顾虑了。反正在李素素的名字上面安个“桃花仙子”的自称一点都没有骗人的意味。她决定以后,便飞到一棵大松树上,找个舒适点的树桠靠着,美美地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便飞到吴仲家的屋顶上,刺探赵广是否在里面。她决定先见赵广,再见吴伯母,但是暂时不把自己复活的消息公布出去,她先要让桃花仙子行侠仗义的事迹广为流传,才可以澄清过去世人对李素素的误解。这样她才可以方便地行走于世间,完成凤舞剑所带的使命。否则自己还没杀到坏人,就被陈英那样不明真相的人误杀了,岂不悲哀。

    通过半天小心翼翼的查探,她并未发现赵广的存在。倒是吴仲与王雅兰夫妻恩有说有笑的景被她看到了。她暗自高兴,吴家这两年看来过的不错,吴伯父和吴伯母也体安好。放心下来以后,她也不急着与他们见面,只想先找到赵广再说。但是他去哪里了呢?当然,吴家并没发现她的存在,她的法实在太好,飞行自如,悄无声息,只不过这样也让她更像是一个鬼魅。她离开了吴家,飞进大山去寻找她可以暂时居住的洞。此时她不便贸然让别人认出她就是李素素本人,同时也怕自己的容貌会给她带来无穷的麻烦,所以干脆拿一块红sè纱巾遮住自己的面孔。

    只是青山巍巍,林海茫茫,她又上哪里去寻找藏之地呢。在大山上飞来飞去游了两天依然找不到赵广的行踪,也找不到合适的藏匿之所。她自己都搞不懂自己,为何不直接去吴仲家里借宿,顺便了解赵广的去向。但是,此一去,免不了又要给他们添加不少麻烦,只要他们过的好就可以,自己又何苦去打搅别人平静而幸福的生活呢?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