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修真诀要

    李青莲笑道:“这是天书,肯定是外表看不出字迹来。你要用心念去读,或者可以施展仙法,将仙气灌注于书本,便可以在一个时辰之内,显示出书上的字迹。总之,不管什么方法都行,你必须与书本产生心灵感应,这也是防止天书万一落在贼人手里泄露天机的措施。”

    李素素这么多年跟随李青莲修炼白莲心法,早知道仙法的真谛便是自然,根本无需太多讲究,只要心念专注就灵验。加上她自己的修为不低,有强大的心灵感应能力,更是可以做到收放自如。所以,并不多问,只把天书放在枕边,直接闭目凝神,却留一丝丝意识关注书本的存在。

    亦真亦幻之间,她发现书本散发出淡淡的金光,封面上“上古玄章”几个苍劲有力的黑字在金sè的背景下十分醒目,还有一些黑sè线条描绘出各种人物动作,但这些动作却是在不断的变化中,好像在演示着某种诡异的武功路。她对练武没兴趣,麻烦而且使用不便,所以伸手拿掉上面这本书。把注意力放到剩下的那本散发着紫光的书上。

    封面的背景发着紫sè的光芒,上面画满琼楼玉宇,宛如仙境。“紫清秘录”,四个隶书的黑sè大字散发着一丝丝金光映入眼帘。

    “我要看第一页”她在心里默念,这是一种尝试,如果不能翻动书本,她就只好动手去翻了。果然,在眼前的一片虚空中,银白sè背景下一行行大字排列整齐,都是清清楚楚的正楷字,空中还洋溢着一阵淡淡的清香。她看清楚了,这一页只是目录,林林总总种类繁多。当然,她并没有睁开双眼,她知道这种只能用神识去感应的东西,一睁眼就会什么都没了,只得静心凝神,维持境界,继续阅读。

    书中介绍了各种修真法门,其中最典型的有,存思术,守一术、内丹术和通灵术等。前两种修炼方法好像刚好相反。守一术颇有白莲心法的特点,修炼方法极为简单,贵在境界,讲究道法自然,水到渠成,所以,易学难成,上手快,见效快,提升难,越到后来越困难。而存思术,则以自己体为世界,每个部分,每个器官都有各自的景观和神灵,修炼方法后世的《黄庭经》有详细说明。通灵术则以秘传的口诀,手印等作为法力传承的依据,方法繁杂,佐证神奇,颇似后世所流传的佛教密宗功法。这些方法太过极端,而且与白莲心法相差太远,故此,李素素并不细看。她留意到了内丹术这个行之有效,能循序渐进的修炼方法。所以看的特别仔细。内丹术的基本原理就是要提升境界,获取先天太乙之气作为种子,在自己丹田种下灵根,然后再通过修炼培养,孕育元婴圣胎,并进一步培养成与道合真的法,男子称为真人,女子称为元君。

    书中强调了先天后天的概念。人上各种气,仙气也好,真气也罢,元气,罡气等名称各异,不一而足,都统统属于后天,属于太极之后的产物,这些东西没法结成仙丹,但是,通过返本还原的修炼方法,可以培养仙丹。因此内丹术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弄到先天太乙之气,这个才是太极之前与道等同的东西。人在胎儿时期得到了一点点太乙之气,才有了出生以后的蓬勃生机,但是,这种先天之气,在出生以后却没办法再次获得,所以,逐渐消耗,越来越少,终究难免老死,寿命有限。修炼内丹术的目的就是要在人出生以后,继续获取这种先天之气,凝结成金丹,进而培育出具有先天属xìng的法。这种法就是所谓金刚不坏之体,“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变化莫测,妙用无穷”。世间的一切皆属后天,对于属于先天的东西根本没有破坏能力。其实守一术也是抱着这种想法,以获取先天之气,改变自,达到超脱的目的,只是没有后续的修炼步骤,不过这样也更加符合道法“无为之处无不为”的原则。虽然没有步步为营的效果,却能达到无时不刻都能修炼的方便。所以守一可以是内丹术的很好辅助方法。

    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能获取先天之气。倘若这是一件很容易办到的事,恐怕遍地都是神仙了。这就需要修养xìng,不断提升修理者的心境,直到达成与道合真的境界。但是如果德行不够,根基不深,在提升境界的时候,各种魔障困扰,修真者很容易出偏差,轻则前功尽弃,重则xìng命堪忧。这也是李青莲需要磨练李素素的原因,原本她根本不需要去中原的,可以直接修炼金丹。但李青莲看她是个弃婴,担心她命薄,需要积累功德改变命运,才能更顺利地修真。同时也是让她见见世面,有个自己选择的机会。是忍着孤寂力求大道,还是甘愿做个凡人享受天伦之乐,终老一生,全凭她自己选择,李青莲只会引导她不会勉强她。

    李素素不由得反观了一下自己的丹田,只见腹中红光闪耀之处,隐约有金光透出,对比书中所述的特征,她知道自己多半已经结成仙丹了,只要小心培育,修仙大有希望。至于自己为何这么容易就结成仙丹,她自己也弄不清楚,想必是经历了那么多考验,得到了上苍的奖赏吧。

    内丹术概括起来大约分为如下阶段:筑基练己,和合结丹,回光沐浴,元婴初现,哺rǔ圣胎,外有。李素素也许已经到了第三阶段,就是要不断回光返照,利用自己的元神时刻温养体内的仙丹,使之不断成长。“回光”当然是收回神识之光,实际上就是jīng神内敛,凝神聚气的方法。还有一种方法也是培养金丹的法门,那就是逆转周天,返本还原。这跟平常修炼武功时使用的周天方法一般无二。区别是,参与运行的是比真气更接近太极本质的仙气,另外腹中必须已有金丹,否则只能凝结出幻丹。幻丹不是仙丹本质,却也能感觉到它的存在,而且也有诸多妙用。在被杀之前,李素素就曾用白莲心法把仙气在体内凝聚成丹,当时她还满以为是仙丹,现在才知道原来只是幻丹。

    李素素贪婪的看着书本,真想每种方法都试试,却奈何自己没那么多时间和jīng力去尝试。她基本上已决定修炼内丹术,却想以其他法门辅助。其实李青莲又何尝不跟她一样呢。当初他们在昆仑山的修炼方法都是隐真子所传下来的那类似采气的方法,再被昆仑上人加入守一术改进,弄得不伦不类,效果并不理想。在他还没来得及好好推敲,改进方法,甚至是下定决心,放弃之前所练,彻底走到内丹术这条路上来的时候,却发生弟子叛变的事,不得不先把李青莲和肖文广打发走。

    李青莲来到海岛,终于能静下心思,专心钻研。最终决定修炼内丹术,用白莲心法入手,提升。金丹初结,十分脆弱,稍不留神就可能散失掉,所以必须好好培育,培育之气当然最好也属先天,即便不行,也可以用返本还原的方法,把后天之气逐步还原至太极,这就是所谓周天逆转。用元神返照,即所谓的神光沐浴,能造成局部的境界大幅提升,也可以小范围内与道合真,达到培育仙丹的目的。这就是神能还虚的道理。所以,李青莲就结合守一术的要领,自创了更为灵活的白莲心法,加以辅助。

    但是,内丹术却只是凝结金丹培育法,在法没能出窍之时,修炼者几乎没有什么法力和武术,看似与常人无异。为了提高品行以及弘扬正气,修真者又必须做些善事,不能只躲在深山闭关打坐。所以,李青莲找出书里一些有很大用途的仙法,加以修炼,并传授给了李素素。这样一来,内丹修炼却耽误不少。但是武功、仙法的修炼也是安立命之本,即便你内丹修炼达到很高的阶段,要是xìng命都保不住又有何用呢?这些林林总总的问题,时刻困扰着李青莲,现在也开始困扰着李素素,她看了这本书以后,开始犹豫不决:“我到底该优先练习仙法,还是该优先培养内丹呢?”

    她在书里自然找不到白莲心法,却能发现浴火心法的相关介绍。只是那些口诀并不是幻境中所说的那样,而是要深奥难懂得多,想必是她那里喜欢擅作主张的师父在引导她的时候,已经篡改了。在她处在昏迷中接受各种磨练的时候,她师父也处在练功状态,目的是在必要的时候引导她一下。李青莲修炼的第一个神奇仙法就是心念通,这样她就能在双方都处于练功状态的况下感知到对方的意识。只是对方必须是很信任她,而且防范虚弱,李素素在昏迷中完全符合这些条件,因此她意识感知的一切统统都被李青莲知晓。

    这浴火心法与大多数仙法都截然不同,甚至有些邪门。根本不拘束人的念头,而是放纵感,激六yù,糅合成一种大无畏的jīng神和一股神秘霸道的力量,根本无需什么境界,随意发挥,便能使出各种神功。甚至好像是绪越激动,威力越大。修炼入门以后,丹田中就散发一种淡淡的红光,甚至能透出肌肤表现于体外。但在体内却并不与其他功法发生冲突,所以李素素体内红光包裹下的金丹依然若隐若现。

    她终于看累了,不知不觉睡着,却在梦境中舞起凤舞剑法继续修炼。就这样,她每天都是半睡半醒的样子,时刻处在看书和练功状态,李青莲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所以并不打搅她,随她自己去。

    她体终于痊愈了,但是,师父规定她不能离开海岛。所以,每天只能在海滩练剑,打坐。李青莲也是闲来无事,经常与李素素对练。只是,她用的白莲剑法终究是李素素所熟悉的剑法,虽然疾快如风,变化莫测,对战李素素的凤舞剑法,竟然优势不大。师徒俩常常打的难解难分。因为有李青莲作陪,李素素也没有多少时间去思念朋友。只是不知道赵广的近况依然让她忧心忡忡,上次他们才分开一小段时间,他便落入rì月教之手。现在一别数月,他还好吗?为了早点让师父放她回中原,她在对练的时候也是使出浑解数,尽量让李青莲知道她已经有很大提高。

    这一天,风和rì丽,万里无云。李青莲和李素素在海滩斗得正酣,只听到一声爽朗的笑声传来:“哈哈哈,师妹果然厉害,连徒弟也有如此行云流水般的法了。”来人正是肖文广,他鹤发童颜,白sè衣衫,一把银白sè龙纹长剑悬挂腰间,大有前辈风范。

    李青莲收起宝剑,笑道:“师兄,别来无恙?”

    肖文广:“没什么,就是好久没和你比剑了,手痒痒。”

    李素素急忙过来行礼:“素素见过师伯!”

    肖文广:“哈哈,一不小心长这么大了。武功也一定不错吧。”他本只是随便一说,哪知道李青莲说道:“今天,你不和我比,和她比剑,看能不能赢得了她。”她心想:“李素素太熟悉白莲剑法了,老是与我对练,并不能体现她的水平高低,正要找个持别的剑法之人练一练。师兄的逍遥剑法,属于他自创,与白莲剑法毫无瓜葛,更重的是,这么多年,师兄为了赢我,对剑法不断改进,已经相当jīng妙了,何不借此机会检验一下素素的武功。”

    肖文广呆了一呆,又笑道:“倘若我赢了她,亲谁?”本来,他不想当着李素素的面,说出如此尴尬的赌约。但是他实在难得找个他们师徒俩不在一起的机会,心想,反正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李素素也不可能一直是个一无所知的孩子,所以就硬着头皮说出来了。

    他没料到李青莲竟然说:“亲她!你赢了她自然亲她。”

    这不是耍赖吗?明明知道他和李素素之间年龄相差一大截,而且也是长辈与晚辈关系,他岂敢对她乱来。但是转念一想:“在这海岛就我们三个人,亲亲又何妨,反正没有外人知道。只要她这做师父的好意思授意,我又岂能自己不敢,让她白白耍赖。”

    李素素对他们之间所说的并不十分了解,但也初步估计到了怎么回事,不过既是师父的安排,她不会去细想。当下全神贯注持剑预备,不管怎样,她都要好好表现一番,不要让师父为她担心。

    肖文广也不拔剑,朝李素素言道:“孩子,你比我们少练了近百年的剑法,因此,你先出一百招吧。”

    李素素:“请师伯赐教。”当下也不客气,凤舞剑淡红sè的剑锋闪电般朝肖文广刺去。她深知对方的厉害,所以并不手软,敢用全力。肖文广剑不出鞘,法极快,只管闪避,并不招架。不过他也委实没料到李素素的法如此灵巧,而且翻飞自如,竟如影随形,让他根本摆脱不了那漫天剑影。这凤舞剑法十分刁钻狠毒,实在让人防不胜防,偏偏肖文广又是第一次对阵此种剑法,所以竟然略处下风,为了安全起见,他不再大意,嗖地一声拔出龙纹宝剑,横着相格,架住那咄咄人的凤舞剑。

    双方都没用内力,因此剑锋相碰也没有引发多少惊讶。李素素有意要在法和剑招的jīng妙上面下功法,她知道比速度是没法赢得过前辈的。所以频繁变招,声东击西,但这一切在肖文广看来,已经太稚嫩了,毕竟,为了打赢李青莲,这些年,他在武功修炼上没少下苦工。打了一百多招,李素素依然一无所获,反而肖文广掌握了主动权,每次都是眼看着就要被刺到了才从容不迫地招架化解。这时他笑道:“丫头,一百招已过了,现在师伯可要反攻了,你得小心哦。”

    李素素知道打不过他,凌空飞走,远远地躲开,心想让他打不到也不算输,反正没说不准逃跑。她已经具有飞行自如的能力,所以,体可以悬停在任何高度,任何位置。这一点确实让肖文广颇感意外,他没料到她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修为。他并不急于追赶,让她自己去折腾,他根本不理会。而李青莲也想看看李素素如何设法化解这场比试失败的危机,故意不管他们。

    李素素在空中呆了半天,发现自己在唱独角戏,顿时觉得没意思,心想自己这样做也许属于耍赖,倒不如老老实实认输,毕竟这只是比试,没必要那么认真。她根本没在意肖文广与李青莲的约定,认为是她师父有意要看看她的真本领,才让自己与师伯过招的。谁知道她子刚刚落下,肖文广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过来,扯住她的长发,同时剑已到她肩上,笑道:“哈哈,你跑不了了,输了吧。”

    李素素脸sè微微一红:“师伯武功卓越,素素认输。”

    肖文广笑道:“既然如此,那么我是否可以亲你了。”他说这话时,脸sè也是红到了脖子上。厚着脸皮说出这话,料想李青莲一定会反对,那么就等于她承认自己耍赖了。他才有机会敲诈她。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