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碧海瀛州

    李青莲洁白衣裳,长发乌黑亮丽,明眸如水,肌肤如玉,十分美丽。本来,她们师徒俩一样的打扮,差不多的容貌,要是外人看来,根本想不到是师徒关系,更像是师姐妹。李素素看上去年轻一点,但差不了很远。

    看到久违的师父,李素素心中一酸,彻底泪崩了。师父依旧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最信得过的亲人。从小到大,事无巨细都要跟她师父述说,经师父提点。虽然这样一来,她早就养成没法自己决断的习惯,但这样也使得她没有去想任何伤心烦恼事,因为她有个快乐的师父在边安抚她,开导她。李青莲实际年龄已经有一百二十多岁,阅历十分丰富,这一点是李素素根本没法比的。

    她理解李素素此时的心,按住她的体,阻止她起来,抚着她柔顺的长发,含泪道:“孩子,你昏睡三个月终于活过来了。但是,你的脏腑虽然已经修复,伤口却依然没有痊愈,还需好好修养。”

    李素素心中大惊,没想到一下子昏睡这么久,想起自己伤痕累累又昏迷不醒,一定给师父添了太多麻烦,不由得心中满是感激:“师父,真对不起,我都这么大人了,还要麻烦您照料。”

    李青莲:“傻孩子,别想那么多了,这三个月,你所经历的痛苦真是让常人难以想象,为师累一点又算的了什么呢?”

    李素素擦干眼泪,惊奇地发现自己不仅已毫无伤痛感觉,上居然穿着境界中荷花所变的那舒适的红sè衣裳,而体的右侧,正平放着那把崭新的,红的没有一丝瑕疵的凤舞宝剑。只是师父的话,在她眼里就是圣旨,不敢、也不忍心违抗,所以乖乖地躺着一动不动。她很喜欢这种被人管着的感觉,尤其是被自己最信得过的人管着。

    “师父,人死了以后真有那么可怕吗?”想起自己经历的这一场痛苦,她仍然心有余悸。

    李青莲:“当然没有,你其实并没有死,从一开始我就把你的元神封住了。元神不散就未曾死去,也就不会下到yīn曹地府。到目前为止,我也没有足够依据想象出yīn曹地府的模样。毕竟我的修为还没能达到可以唤醒宿世记忆的地步。但很显然,你所经历的只不过是你修真道路上的一场磨练,是幻境。据传说中的说法,黑白无常根本不是那个模样的,黄泉路也没有那么简单,而是有很多的事物,比方说有奈何桥等。”

    李素素:“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

    李青莲:“我知道你可能遇到考验,虽然我不能替代你忍受那些痛苦,但为了让你感悟到更多东西,我的心念一直在与你的心念同步,直到完成阎王的审判,我的心念才暂时离开。所以,个别问题是我引导你的心念回答的,毕竟你经历的事还太少,根本不懂得怎么样去述说。当然,我只是按照你自己的意思加以补充,因此,基本上还是你自己回答的。”

    李素素:“那我看到的那个血海也是不存在的了?”她可怜那些陷血海不能自拔的生灵,所以急切地希望,那个是假的。

    李青莲:“那个虽然是假的,但有深刻的寓意。血海象征着现实中的孽海,而你作为修真者,走在海边,如果不能把握好自己的方向,也随时可能掉落其中,跟其他生灵一样,轮回转世,永受痛苦折磨。同时,你看到那些深陷其中的各种模样的生灵和人群,动了恻隐之心,想搭救他们。但怎么搭救呢?岩壁上的八个大字‘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便是答案。只要世人能凭良心做事,就能孽海回头,摆脱痛苦。所以,当你手持凤舞剑,肩负替天行道使命的时候,要知道劝人向善,而不是简单的杀戮,以暴易暴。

    还有一层寓意就是,你作为修真者,虽然走在孽海边缘,也把握好了道路,但不代表修真就成功了,你还得经历之后的诸多考验,战胜魔境的困扰,接受良心的审判,才能最终有机会用三昧真火锻造自己完美的灵魂,获得重生、超脱。”

    李素素:“弟子明白了,多谢师父提点。我在幻境中大逆不道,骂了师父,也骂了天地神灵,以及亲朋好友。等伤好了,一定给师父请罪,请师父务必责罚,给弟子赎罪的机会。”

    李青莲:“这不怪你,其实,人都会因为各种原因,而在内心深处产生各种不同程度的怨恨。这些怨恨被自己的良知压抑着一直没法发泄出来。幻境考验就是要把你上绝路,把该发泄的绪统统发泄掉,才能感悟真我,获得重生。孩子,不必自责,你在幻境中所有的表现都是正常的,没有过错的。所以你才能脱胎换骨,获得新生。

    其实你也没骂错,如果象你这么善良都要死不超生的话,当真是没有天理了。当初我知道你的磨练不够,修为再也难有长进,所以特意派你去找《太平要术》,好让你多经历一些事,多吃些苦头以便早点找出自己心中的弱点,然后再通过解决麻烦获得提升。却竟然差点让你丧命。不过为师知道此去凶险,你走了以后我就开始闭关修炼,同时保留着心灵深处对你的关注。当你遇到大的劫难之时,为师就能及时感应到,并且在第一时间,用仙法封印你的元神,这才确保了你的重生。但是,所有这些事事先都没有跟你说明。那么大的事,我本该自己去办的,确实不应该让你只犯险,所以,你的埋怨是没有错的。”

    李素素:“师父救了我,养大我,才使得我能够在这世上明白许多道理,结下诸般善缘,所以,如果我真的死了,也不应该埋怨师父。不过境界中那些痛苦折磨,却依然不甘心忍受,毕竟我都死了,也没必要那么折腾我。”她觉得,一个人,不管多么可恶,只要他死了就应该没了罪孽,要处罚应该在活着的时候给他处罚,让世人明白他错在何处,若是死了才给他处罚,世人看不见,依然步其后尘,犯同样的错误,这样于惩恶扬善一点好处都没有。

    李青莲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这道理她自己也思考过,但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也并不是很明白。

    李青莲是一个务实的修真者,她有很多观点都会和李素素一起探讨,也会和她的师兄一起讨论,并不是一味盲从书上的东西。在李素素还小的时候,她就既要扮演母亲角sè,又要当好她的师父,同时有空也会象大姐姐一般陪她在这瀛洲岛上玩耍练剑。她容貌出众,xìng格温和,早在一百年前他们还在昆仑山的时候就深得师父和众师兄的喜欢。但她自己心里最喜欢的还是师兄肖文广。只不过为了更好地修仙,她一直与他保持距离同时也避免了其他师兄的嫉妒心理。她根本不相信双修可以成正果,是人都有七六yù,一旦条件具备很难掌控,纵yù的结果,就是修真不成,沦为凡人。而肖文广也是真意切地喜欢她,但是出于尊重,也从不勉强她。

    后来,昆仑上人发现了其他三个弟子为了玄书竟然打算做出欺师灭祖的行径来。所以叫肖文广和李青莲带着玄书逃离昆仑山。当时,世人传说海外有仙山,山上有神仙。李青莲认为只有品行高的人才可以修炼成仙,加之这几本书暗藏天地玄机,切不可掉以轻心,所以打算出海寻觅那传说中的仙山,把书交由神仙保管。传说中的仙山包括蓬莱、方丈与瀛洲,三大仙岛,而蓬莱似乎已有所指,所以不在寻找之列。她只想即便遇不到神仙,海外孤岛也正是修仙好去处,rì月教没法找到他们。,终于买了一条大船出海去寻觅那传说中的碧海瀛州。

    他们的船在茫茫南海上航行了一个多月,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的岛屿,不由得两人都开始心慌起来。当时,他们都很年轻,道行并不高,再加上rì月教传统的修炼方法成就有限,法力并不显著,所以在这海上,如果再找不到落脚点,恐怕xìng命难保。虽然肖文广后来自称华南老仙,其实他的实际年龄也仅仅比李青莲大十岁。只是,他没有使用仙法留住容颜,才使得他回到中原传道的时候已经是白发苍苍,仙风道骨。一来,他不象李青莲那样在乎自己的容貌,二来,他也不想被年轻时期的诸多烦恼困扰,所以,明明可以保住青chūn,却没那么做。

    就在他们濒临绝境的时候,海上起了一夜惊涛骇浪,他们俩人联手使用一些简单的仙法才勉强保住了大船,没有被风浪打翻,但却完全没法控制方向,任凭大船随波逐流,四处漂泊。

    清晨的时候,大船撞上一块礁石,终于搁浅,但就在此时,他们发现了一处小岛。这岛成南北走向,南北长约三十里,东西宽仅有两三里。岛上花红草绿,百鸟争鸣,气候温暖,处处洋溢着清香苍翠。龙眼,荔枝,香蕉各种野果多不胜数。更奇特的是有一种饭碗那么大的桃子,又红又甜,让他们在登上小岛以后立即找到了充饥的食物。但他们走遍整个小岛也见不到神仙,也没找到传说中的各种祥云瑞气,或者成群仙鹤。不过在岛的中部,有一块宽约三丈高达十多丈的巨大陨石,宛如擎天一柱,直指苍穹。

    青山、碧海、蓝天!

    李青莲素来有点自以为是,眼见没法证明此岛便是他们要找的仙岛瀛洲,并不服气。当下凌空飞起,用宝剑在陨石上刻下四个飘逸灵秀的大字:“碧海瀛州”,而肖文广也一时兴起,在陨石的另一面刻下“逍遥极乐”四个大字,他的字迹苍劲有力。此后,他们二人联手,在岛的北边,和南边各建设一处石屋,分别取名叫白莲居和逍遥居,两地相隔十余里路。

    李青莲自称白莲圣君,在白莲居修炼,并雄心勃勃创建白莲教。但后来,实际上仅仅只收了李素素这一个徒弟,因此白莲教把肖文广算进去也总共才三个人。肖文广则在逍遥居修炼,后来自称华南老仙。不过他经常去白莲居找师妹下棋,比武,并约下一些相对暧昧的赌注。李青莲虽然拒绝他的求婚,但理解他的感受,也就接受了他一些看似过分的要求。比方说,如果肖文广在下棋或比剑当中赢了她,就可以亲吻或者拥抱她一次。只不过他们的棋术,武术都在伯仲之间,好像李青莲更技高一筹,因此他的机会并不多。

    后来,李青莲收留了李素素,肖文广又打趣地建议,说是如果他们成婚了,便可以让李素素有爹有娘,李青莲依然是婉拒了。她认为要替师父清理门户,决不可答应他的要求,否则修为没法长进。其实,肖文广也纯粹是说说而已,他也知道早点重新掌控rì月教的重要xìng,再说他也想通了,喜欢她,不一定非要与她结婚,只要她永远这么青chūn美貌,他就心满意足。反过来如果结为夫妇,耽误了修真,一百年转眼就过去了,李青莲要是变成了一个老太婆,他又于心何忍。只是心里虽然这么想,嘴上油嘴滑舌,说笑一番总是免不了的。

    因为李素素的存在,他也不好过多地来打搅李青莲,这才带着《太平要术》游走中原,却没想到由此带来一场浩劫。李素素回到中原以后,李青莲就闭关不出,是以,他们两这几年来很少见面。

    话说回来,此时李青莲又问道:“如果真有一天,要用你的血去换取其他生灵的xìng命,你愿意吗?”

    李素素想起幻境中被黑白无常撕咬自己体的惨状,又恶心,又羞愤,但当时只当那是毫无必要的折磨,却没想过如果那样做可以救别的生灵的xìng命,自己会有何感想。她是很愿意帮助别人,但却没有把握能伟大到宁愿牺牲自己去成全他人的地步,所以只好实话实说:“这个,我还真没想过。我只希望不要有这么为难的抉择。”

    李青莲:“孩子,你很诚实。其实这个问题,为师也没考虑清楚,到底该不该舍己救人。我目前认为是不该。因为我们是修真者,我们本可以帮助更多人的,但是如果丢了xìng命,就仅仅帮了那一次,而没有后续作为了。我们应该设法告诉世人怎么自救,而不是亲力亲为牺牲自己去挽救他们。牺牲不是不可以,而是要有价值,要权衡得失,顾全大局。必要的时候要懂得拒绝,该狠心的时候要能狠得下心肠。你有两个致命弱点:第一就是长的太美,第二就是心肠太软。为师担心这两方面会给你带来无穷的麻烦与痛苦,你必须时刻保持理智、冷静。”

    李素素:“长的美如果也是弱点的话,最简单不过了,在自己脸上划两道伤疤就是了。”

    李青莲:“这倒不必,回避不是解决办法。你只需知道自己会有怎样的麻烦就对了。你的容貌既是缺点也或许能在关键时刻救你一命,千万别自己毁掉了。”

    李素素:“能救我一命?”

    李青莲:“你的容貌倾国倾城,是个男人都会舍不得杀你,因此一旦落入他们手里,不会有xìng命之忧。”

    李素素:“那岂不是要饱受凌辱,生不如死?”

    李青莲:“你的容貌不是一般的美sè,因此,为了换取你的心甘愿,他们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粗暴无礼的,只要你能巧妙稳住敌人,大有周旋的余地。当然,不要落入敌人手里是最好的,万一羊入虎口也要理智机jǐng,设法在心里召唤为师去救你,切不可盲目冲动。”

    李素素:“听师父的口气,是不是我很快又要重回中原了?”她开始担心起赵广的安危来,生怕他不理智,去找陈英拼命。陈英的剑术高超,万一打起来总有一方死伤,叫她怎么忍心。她只想早点回去告诉赵广,她自己没死,也好让这段恩怨就此了结。

    李青莲:“你两年之内必须老老实实呆在这里练功。中原远比你想象的更凶险。一个rì月教就能让你差点没命,随着你卷入是非恩怨的增加,你必将要面对更多更强大更狡猾的敌人,你有了凤舞剑,担负着替天行道的使命,你必须要管更多的不平之事,那么你也必须要有更好的本领。”

    李素素:“可是,我不知道我朋友的状况现在怎么样了。”

    李青莲:“为师刚才苦口婆心跟你说了一大堆,就是为了劝你暂时不要顾虑别人,先要保全自己。倘若是你连自己都处于险境,又如何帮得了朋友?”

    李素素无奈,只得依从师父的安排,安心养伤。李青莲怕她无聊,特意取出那两本玄书《上古玄章》和《紫清秘录》给她阅读、修炼。她以前的隐遁术等诸多仙法虽然也出自其中,但却都是她师父转述,她并未见过那两本书。

    她见到那两本淡蓝sè封面,厚达两寸书卷,顿时已经猜到了几分。她伤在腰间,不能坐起来,只好继续躺着勉强把书拿在眼前,却只见封面上一个字都没有,随便翻开几页,里面也都没有一个字。不由得惊奇地问道:“师父,这书一个字都没有,怎么读呀?”;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