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恩怨情仇

    十五天后,襄阳城,车水马龙,闹非凡。

    在城中的楚天酒楼,门庭若市,生意十分红火。

    人声噪杂中,时不时传来一些疯疯癫癫的话:“哎,我真不是人,她多次放过我,我却狠心把她杀了.......我不是人”说这话的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汉子,披头散发,他面容消瘦,毫无血sè,眼睛深凹,灰白的胡须凌乱地长在下巴上。看上去,他病的不轻,谁也想不起他就是三年前英姿焕发的陈英。此刻,他一个人坐在酒楼的角落里,只管自己喝酒,自言自语。而襄阳城来来往往的人,多数知道有这么个活宝,也见怪不怪了,都懒得搭理他。而偏偏他们陈家有钱又有人缘,酒楼老板也不好驱赶他。

    只是陈元霸的老脸也就此丢光了,要不是他还有几个得力的朋友护着,恐怕他们陈家也从此混不下去了。好端端一个陈家公子,竟被女鬼附不能自拔,叫他这荆州数一数二的武林世家何以堪。知道这陈家的影响力非同小可,是一枚很有用处的棋子。当初,rì月教才会假扮李素素陷害陈家大公子。他们只想把李素素得走投无路,向他们投降,却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让陈英把李素素杀了,结果计划不了了之。而如今,聚义帮的左昆仑却又打起了这个算盘。虽然陈家影响力在这三年以来掉了不少,但陈家几代人的努力又岂会一时瓦解呢。

    这时,酒楼的屋顶上,出现一个红sè影。红衣红剑,黑发披肩。她就是李素兰!她此刻心复杂,看到街上人来人往,很是不愿下去。她原本就不习惯那种众目睽睽的场合。那样的话,她的一举一动都被无数双眼睛看着,稍有不慎就会让人笑话,不三不四的议论让她无法适应,但又不能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大打出手。何况,现在她要去劝说的陈英,更是一个备受瞩目的焦点。急之下,又拿出那块红sè纱巾蒙住自己的半边脸,这样,她感觉安全多了。

    在街上,还有另一外一组人,一男一女,男的穿蓝sè衣袍,腰间挂着一把厚重的宝剑,他便是赵广,杨慧穿红sè衣裳,跟随他左右。她把小孩托刘兰看护,有心要跟赵广来襄阳揭穿李素兰的秘密。所以提前几天来这里等着她出现,不过见到陈英这般光景也是动了恻隐之心,暗中叮嘱赵广,尽量不要伤害他。此刻,他俩混在人群当中,进了酒楼,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来,等着看李素兰如何去规劝那陈英。他们在这里等了两天,却不见李素兰的踪影。“她今天大概要现了吧。”杨慧心里嘀咕着。

    李素兰亭亭玉立的影出现在街上,立即引发一片轰动。

    “桃花仙子来了,我们快闪吧。”

    “怕什么,她好像不随便杀人的。”

    “各位,我是来找人的,不会伤害任何人,大家休要惊慌。”李素兰的声音轻柔,却是每一个人都能听的清楚明白。

    不过,她这番话让众人消除顾虑以后,却引来了大把的人围观,对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她不敢抬头看他们,慌忙冲进屋内,扫视了一眼全场,找到了那个疯疯癫癫的陈英。她不敢细看,所以没注意到正低着头的赵广和杨慧。旁边议论声不绝于耳:

    “桃花仙子是来找他的?他不是错杀了李素素吗?听说那桃花仙子正是李素素的姐姐,这下这陈公子恐怕要大祸临头了。”

    “哎,这样也好,这样疯疯癫癫地活着,倒不如死了干净,省的给陈家丢脸。”

    “嘘,老哥,你不想活了,要是让陈家人听到了,你惹得起吗?”

    “我这不过是实话实说,难道不是这样?他们陈家真那么厉害,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哥们,别说了,且看那桃花仙子怎么解决这事吧。”

    李素兰坐到了陈英的对面,陈英不理她,只当没看见,继续喝酒,喃喃自语:“她把宝剑架在我脖子上,却不忍心杀我。而我等她刚一转,就这么一剑下去......”他伸出右手,重复着这个比划的动作。“我真不是人......”

    李素兰被他说的泪流满面,伸出右手去夺过他的酒杯:“陈公子,你别再喝了。”

    “看到没有,桃花仙子都流泪了,这事看来不会那么简单。”

    “是呀,人心都是长的,陈英这么可怜,仙子又怎舍得杀他呢。”

    “话可不能这么说,毕竟是仇人,要是我,就这么一剑下去,大家都痛快点。”

    李素兰听力很好,这些人窃窃私语,她又岂能听不到的,只听得心烦意乱,脸上发烫。她心里无比激动,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而陈英用那痴呆又惊奇的目光盯着她:“你是谁?还我酒来,我喝酒不关你事,滚开!”

    李素兰:“你杀她不过是为了报仇,何错之有?你当时又不知道她是被冤枉的。公子无需自责,要怪就只怪那李素素命短。”

    陈英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是吗?我真的没错?哈哈哈,我没错,只怪她自己命短,与我何干?”忽然嗖地一声拔出他那把随带着的长剑,指着李素兰喝道:“你,你又来骗我。我当时根本就知道她是被冤枉的。但我还是杀了她。我还是杀了她。你懂吗......”

    李素兰:“你知道她是好人还杀她?”

    陈英:“我打不过她,不服气,所以想和她比试。但我看到她那惊慌失措的可模样,竟然想看看她受伤的样子,我想看她白衣裳被鲜血染红凄惨的样子,谁知道她竟然如此不堪一击,竟然一剑下去就没了xìng命。哈哈哈,她无辜被打本就委屈,再让她受点伤,岂不更加楚楚可怜,那样的印象最美好不过,可是,竟然铸成没法挽回的大错。”

    这一说,让李素兰吃惊不小,竟然一时不知道怎么劝他。她竟然为了这个想法杀人,委实太不应该了。但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能有他这么知道反省自的人也并不常见。于是言道:“陈公子,过去的事别去想了。你这么疯疯癫癫的,她也活不回来了。还要连累你的家人为你担心,何苦呢。李素素是我妹妹,她的在天之灵早就原谅你了,你就无需自责了。”

    陈英:“你是李素素的姐姐?”忽然把长剑倒过来,剑柄那头递向李素兰,又道:“来,拿着,把我杀了,替她报仇。”李素兰接过长剑,却没有杀他,只是放入剑鞘。

    陈英又要来抢酒喝,李素兰眼疾手快,没让他得逞。他只好召唤酒楼伙计送酒来。那伙计不敢惹他,怕他乱砍人,所以对李素兰言道:“姑娘,你就别拦着他了,几年都是如此了,喝不死人的,小的们难办啊。”

    李素兰心想:“也是,我能阻止得他几次呢。总不可能天天在此阻止他喝酒吧。罢了,不让他知道真相只怕是行不通了。”当下扯掉面纱,对陈英言道:“陈大哥,看看我是谁?”

    陈英:“你不是李素素的姐姐吗?还会是谁?”

    李素兰:“李素素是个弃婴,从小就没有亲人,更没有什么姐妹。”二十年前,八月初二,李青莲在岭南的某个山路上,拾到一个刚出生没几天的女婴。当时那婴儿都是奄奄一息了,李青莲念她可怜,带回住所,细心照料,跟自己姓氏取名李素素。由于重男轻女的偏见,很多人家为了要生一个男孩不断生小孩,但是家庭穷困又养不活那么多。只有把生下来的女婴,要么遗弃,要么活活溺死。而李素素属于前者,李青莲见她心地善良,怕她长大以后,时刻挂念生父母的恩,所以干脆对她告以实。试想,这样狠心的父母也不值得她牵挂了。却没想到,这依然让她耿耿于怀,想起自己是没有父母的孩子,常常暗自流泪。说到此处,李素兰又是眼泪满眶,不想再说下去。

    陈英却还没反应过来:“李素素没有姐妹,那么你就不是她姐姐,你是谁快说。”

    李素兰:“我就是三年前被你一剑刺穿体,却又大难不死的李素素!”

    陈英呆滞的眼神里立马有了光泽:“你真的是李素素?不可能,当时她的血都流干了,不可能不死的。你骗我,你们都骗我,变着法子骗我。哈哈哈,可是你们谁也别想骗我。我又没喝醉,我心里明白得很。”

    李素素:“当时我确实是流干了血,不过,我师父用仙法封住了我的元神。元神不散,人就没有真正死去。然后我师父再把我的体召回海岛,经过几个月的调治,这才活过来。哎,你哥哥虽然不是我杀的,却是因我而死,所以,我也很愧疚,觉得对不起你们。别说我没死,即便真死了,我也不会恨你。所以,我在死前用最后一口气劝说赵大哥,叫他不要复仇。因为我知道,你也是被害者,如果没有我的出现,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祸事。或许,我真该死。我命薄福浅。”

    陈英听的入神,呆了半响,又痴痴地看了李素素很久。忽然哈哈大笑:“原来你没死,你真坏,居然骗我,耍我。”说着就伸手直接朝李素素抓来,在她脯上扎扎实实摸了一把。

    李素素羞得满脸通红赶紧闪避。

    赵广本来见李素素没死还瞒着他,心里早就愤怒至极,此刻见到这般场景,哪能按捺得住,拔出无悔剑疾冲过来,直接朝陈英刺去。红光闪动,李素素早用凤舞剑架住了他,言道:“赵大哥,别伤害他。”

    赵广:“他非礼你,你还护着他?”

    李素素:“他喝醉了。”

    赵广:“喝醉了就可以摸你体?要这样,我也喝醉......”他发现杨慧正杏眼圆瞪地看着他,忽然改口道:“你是桃花仙子,武功那么高强,你不会躲避?你也喝醉了?”这一番话,说的李素素无地自容,旁人又开始对她指指点点起来。

    “哎,想不到那桃花仙子居然如此美艳,而且竟然就是那被通缉的李素素。”

    “陈公子三年前杀了她,她现在不来报仇,反来报恩,白让人家摸,真是奇妙。”

    “这有啥的,人家陈公子这三年,为了懊悔杀她把头发都愁白了,这般痴,几个女人受得了。估计这李素素打算以相许了。”

    “有可能,否则以她桃花仙子的手,谁能碰的着她的体。”

    “哥们,走吧,别看了,越看越心酸,我们又没那福分。”

    “别走,待会还有好戏看呢。”

    赵广满腔怒气不知道从何发起,现在他连杀人的冲动都有了,当然,他很想杀的不是别人,正是那让他牵挂了几年的李素素。心想:“因为她的死,我都不知道样伤心成什么样了。为了她,我宁可多次拒绝与杨慧成亲。虽然最后还是成亲了,也只是想等来世好好照顾她。希望她能早点转世投胎来到自己边。所以,把女儿取名叫赵素素。可她,自己没死,还不来把这好消息告诉我。这还不算,还要假借桃花仙子,李素兰的名号来继续骗人。这倒好,杀她的人反而第一个知道了真相。我今天是瞒着她来的,她根本不知道我在场,所以才说出了实。倘若知道我在这里守着,八成是不会说的了。难怪杨慧说要来揭穿她的秘密,到底还是杨慧冰雪聪明。”想到这里,不由得就是一巴掌打过去,怒道:“你为何骗我?”

    李素素没有躲避,脸上被他打的发红,不过赵广也没用多大力气,所以她并没受伤。

    她只是哭泣,并不说话。赵广更是生气,但他又舍不得出重手打人,只得自语道:“为了你的死,那么多人伤心,甚至我们还经常到你坟上去上香。你怎么忍心继续瞒着我们,继续接受我们的祭拜?当死人真的那么舒服?”

    这时陈英疯疯癫癫的又扑向李素素的体,谁也没想到他会如此大胆,右手竟然又摸到了李素素的脯。李素素红着脸躲避到赵广的后来,但是依然不肯离去。照例,她既然把事说清楚了,就应该早点离开,再待下去有只会有更多麻烦。这回赵广彻底奔溃了。杀了她吧,肯定不行,杀陈英吧,她又拦着,更出丑。他实在没想到,在李素素心中,陈英的地位竟然比他高,一时间,他一筹莫展,心痛,郁闷各种感觉一起涌来。为了她,他宁可陪她一起死,虽然最终没有成事,那也是yīn错阳差被杨慧软硬兼施劝了过来。也是为了保证她的坟墓不被惊扰,却没想到这份真心,居然敌不过陈英的几根白发。

    陈元霸怒气冲冲闯了进来,一拳打下去,陈英被打的跌跌撞撞,差点把桌子撞翻。李素素赶忙冲过去扯住yù继续打陈英的陈元霸,言道:“陈伯伯,求您不要再打他了。”

    陈元霸没好气地说:“不打不成器,这是陈家家务事,你休管。要这么护着他就干脆嫁给他吧。”这时,杨慧实在看不下去了,冲了过来,扯着李素素:“快走吧,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冲到门口,却见围观的人已经把门口堵了个水泄不通。杨慧拔出兰花剑喝道:“闪开!”

    却听有人笑道:“凶什么凶?小心嫁不出去。”

    杨慧听出说此话的正是一个长的贼眉鼠眼的蓝衣青年,闪一步,长剑搭到他肩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试试?”

    那青年吓得浑发抖:“女侠饶命,小的只是开个玩笑,既然你不喜欢,我不说就是了。”

    杨慧满意的收回宝剑,却听有人喊:“母老虎发飙了,快跑。”但是人来人往间,她哪里找的到那个说话的人,只得作罢,粉脸气的通红。拉着李素素直接朝街道东边冲过去。旁人那些不三不四的议论又传了过来:

    “桃花仙子今天怎么了,不是哭就是被人白打,白摸,她的威风哪去了。”

    “哎,人家被摸爽了,不想发作了吧。这就叫做。女人都是人。”

    杨慧怒道:“你母亲是女人不?”那些人见杨慧不好惹,又被她听到了,哪敢再说,躲得远远的。杨慧这才停住脚步,对李素素言道:“你怎么这么傻,我都被你气的不行了。”

    李素素:“我做错了吗?”

    杨慧转过子,看着李素素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我的好妹妹,你太迷人了,根本就是一头十足的狐狸jīng。所以,你对别人要尽量凶一点,要让别人无法近你。千万别对人家好,你那不是帮他,而是在害他。陈老伯不会真拿自己儿子怎么样的。多半是做做样子给旁人看,你倒好,还去护着那个陈英,弄不好要出大麻烦的。陈英那个xìng格,想要的东西如果得不到是不会罢休的。你还是离他越远越好。当然了,如果你喜欢他,想嫁给他,那当我没说好了。如果我估计没错,你这事还没完,很可能,你这仙子当不成了,要当陈家媳妇了。”;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