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幽谷惊魂

    杨慧急忙闪退:“赵大哥,手下留,只是误会!”她心想,本来自己擅闯人家地盘就是不对,如果一不小心再伤及对方,岂不更难收场。何况他们对这里的况一无所知,真打起来胜算不大。赵广闻言,也只闪避,并未拔剑。

    借着夜间微弱的光线,依稀看清,来的是两个须发全白的老者,穿着白sè的衣衫,但是手里却没拿任何武器,只是空手向他们点来。他们好像没尽全力,尽管来势如风,却居然能让杨慧和赵广轻松避开。

    杨慧:“两位前辈,我等并非故意来到贵地,实在是迷失了方向,无意中走到了这里。还请两位海涵。”那两个老人却只当没听见,伸直手指朝他们周点来,武功甚是怪异。杨慧左右为难,若是对方武器来袭,她还好仗剑招架,可人家赤手空拳来打,如果她拔剑相拼,难免会误伤对方。可是,如果不拔剑,对方动作极快,难以躲避。转念一想:“罢了,人家赤手空拳,想必也难在一招半式之内重伤我,还是尽量不要伤了和气。”闪避之时又道:“两位前辈,请暂停,听我解释。”“前辈如果再苦苦相,晚辈可要拔剑了,只是刀剑无眼,误伤前辈就不好了。”赵广被另一个老人得紧,不敢多话,但也并不拔剑,他完全知道,人生地不熟的,最好是能和解,再说了,这两个老人也未必不是好人,要是误伤好人,那就大为不妥。

    攻击杨慧的那个老人终于不耐烦了,冷冷道:“臭丫头,休得废话。尽管拔剑砍来就是!”

    杨慧忍无可忍,暗道:“没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老头。”嗖地一声拔出兰花剑,直接朝那个老人迎面刺去,却扑了个空,手腕转动,宝剑就势横扫,但那老人法实在太快,杨慧根本没法伤着他。逐渐的,她也胆大起来,使出浑解数,全力进击,试图让那个老人没法近。但是,各种劲力,冷风依然从四面八方袭来,仿佛那个老人就紧挨着她的体转来转去,一不留神就要被他点中。她虽然觉得,被点中了未必会重伤,但以老人的功力,倘若让他点中一下,自己也绝对只有束手就擒的分了。所以,她不敢大意,冷风袭来,她就挥剑横砍,那么老人就势必要收回自己的手,不然手臂就会被斩断。即便如此,老人变招极快,竟然能保持攻势不减。

    杨慧又惊又急,不多时已经是大汗淋漓,她从未这么惊慌过。她已经没有退路了,不觉间已经逃至悬崖脚下。一转,左臂结结实实碰在石头上,顿时疼痛难忍,稍一迟疑,背上一麻,顿觉浑无力,动弹不得。手里的宝剑叮当一声掉落地上。那老人走上前,竟然一把搂住她,扛在肩上,拾起她的兰花剑,转便走。杨慧又羞又怒:“放开我!”那老人根本不理会她,只管大步朝那发出金光的方向走去。

    在另一边,赵广早就看出那个老人没尽全力了,所以,他依然闪避着,并不拔剑。他希望用自己的诚意、善意打动老人,如果拔剑相拼,未必会有胜算,反而激怒了那个老人自己更被动。他一直都在从容不迫地和那个老人周璇,但仅仅是有惊无险,并未被制服。听到杨慧喊话,他心中一惊,正要转去看个究竟,却觉腰间一麻,再也没法动弹。想来是那个老人不想再陪他玩了,趁他分神之际一招得手。他也被那个老人扛起了,朝峡谷深处走去。一路上,杨慧又是哭闹,又是喊话,那老人终于不耐烦了:“吵什么吵,又没打你。”

    杨慧:“放开我,我自己跟着你走回去,还不行吗?”

    那老人:“为何要让你自己走,这样不是很好吗?”

    杨慧:“不好,很不舒服。”

    那老人:“舒服?想舒服就别来龙腾谷,等会点把火烧死你的时候,你就更不舒服了。”

    杨慧:“臭老头,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快放开我。”此刻,她已经深信这个老头,绝不会是什么好人。今天落到他们手里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嘴上也不再客气。

    那老人:“什么男,什么女的,有什么不同?在这里,你们都将是死人,再闹,信不信我把你的衣服扒光了,让你死的很难看。”忽然,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又道:“咦?你材这么好,气息这么强,倒是与你的容貌极不相称。”杨慧和赵广在没有把朱鹰送走之前,依然保持着易容之后的效果。所以,刚才这两个老人看到杨慧时,看到的只是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的老妇人。之所以还叫她丫头,是因为即便如此她的年龄也比这个老人小很多。现在,他眼见杨慧哭闹不休,深感奇怪,这才发现她的容貌好像有点不对劲,开始怀疑她的真实年龄。

    杨慧经他这么一说,更是羞怒,心想反正是死,何必让他白白凌辱自己。当下冷冷道:“你放不放开我?”

    那老人:“不放,不放,如果你真的只是一个小丫头,那就更好玩,为什么要放?”

    杨慧气的不行,本计划着一口咬下去以泻心头之恨,没想到竟然够不着。只得默默忍着,等找机会再报复。想起自己刚刚从那个岩洞脱险,没想到竟然落入恶人之手,毫无办法,又伤心流泪起来。

    赵广心乱如麻,但他又能奈何,只得见机行事。所以,表面上,他却十分的平静,并不吵闹。

    他们被带到一个院子里,昏黄的灯光透过门窗照shè出来,倒是比较亮堂。

    那两个老人,竟然直接把赵广,杨慧朝地上丢去,好像在直接扔掉两个包裹一样,也不怕摔伤他们。然后他们各自走进屋子,没多时引出几个提着灯笼的人来。这些人也不说话,直接跑出院子,好像是去通风报信的。杨慧和赵广被他们摔得不轻,背上,手臂到处有伤,却动弹不得,又急又恼,只好趴在地上听天由命。

    他们眼前越来越亮,很多提着灯笼的人从四面八方到来,把整个院子照的灯火通明。只见这两边的房屋都是红墙碧瓦,修建得十分的jīng致。

    来的都是老人,虽然有男有女,却都是鹤发童颜,白衣白裤,白sè布鞋。大概来了一百人左右,把赵广杨慧围在中间,但现场却寂静非常,没有一个人说话。这时,从人群中间走出一个老人来,他看上去和其他老人没什么不同,但是却做出了和其他人不一样的举动。看来,他就是这里的长老了。

    他个头较高,脸型偏长,白须垂,一副威严的面孔。走近杨慧,弯下腰来,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下,易容膏被抹去一小块,露出粉白的肌肤来。杨慧多次流泪,泪水早就把易容膏冲乱,脸上留下了很多痕迹,让那个老人起了好奇心,这才发现了易容膏的秘密。

    “臭丫头,果然是易容了,一会有你好受的。”那长老说完,走进屋子,端来一盆水,把杨慧,赵广脸上的易容膏洗的干干净净。露出了他们的真实容貌,喝道:“你们乔装改扮,潜入腾龙谷是何居心,快说!”

    赵广眼见这些人虽然个个面善,但为人处事,却如此不通理,根本不想理他。但为了少受点折磨,还是耐着xìng子解释道:“现在恶人当道,我们为了救朋友,所以才易容。没想到,在此深山中迷失了方向,无意中闯入了你们的地盘。”

    这时,先前带他们来的那个老人,拿起杨慧的兰花剑,对着灯光,仔细端详半天,自语道:“哎,好像不是。”说完插回杨慧的剑鞘。

    那长老冷冷地说道:“不管你们是有意,还是无意,结果都一样。擅闯者必须受到惩罚。”他伸手指着杨慧又道:“丫头,听说你很不老实。不过念你是初犯,老夫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可以选择两种处罚方式中的任何一种。”

    杨慧心想,反正大不了一死,倒要看看他想玩什么名堂。没好气地问道:“那你说说看,我可以有哪两种选择方式?”

    长老:“一条是活路,一条是死路,你是想要活路还是死路?”

    杨慧:“谁不想活呀,我当然是想选择活路。”

    长老:“那行,我现在就脱光你的衣服,然后你爬出腾龙谷去,这是活路。”他说的气定神闲,好像根本没什么不妥一样,而且旁边的人也一个个都没有露出半点诧异的表,好似是这个安排非常的合合理。

    杨慧没料到世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老人,她都替他羞愧。但有什么办法呢,自己现在已经是待宰羔羊,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只得改口哀求:“那我还是选择死路吧。求求你成全!”

    长老:“本来嘛,你已经决定了的,不应该反悔。不过,为了表示我们的宽容,特许你反悔一次。如果你确定选择死路的话,明天我们就把你烧死在此地,以儆效尤!你确定选择死路吗?”

    杨慧咬紧牙关,含泪道:“我确定,我要选择死路!”

    那长老转向赵广:“小子,你也同样有两个选择机会。一条是死路,一条是活路,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赵广怕又象杨慧那样选错,所以问道:“您可以说具体一点吗?我怕选错。”

    长老:“死路嘛,很简单,跟那丫头一样,将被烧死!这活路嘛,呵呵,便宜你了。只要你敢把那丫头的衣服脱光了,我就送你出谷。”

    赵广怒道:“她不是已经选择死路了吗?何故还要害她?”

    长老:“她的选择不妨碍你的选择,你可以大胆决定。”

    赵广心里暗骂道:“老匹夫真无耻。”但他怕连累杨慧,不敢骂出声。他已经知道,跟这种人没什么好商量的。于是言道:“那我也选择死路!”

    长老:“你确定?确定了将不能反悔。要是不确定可以先考虑,明天再回答我,我可以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

    赵广本来想,多一天的缓冲时间,或许能够创造奇迹,杨伯伯他们或许能来搭救自己。但又怕在这一天里面,他们会变着法子折磨杨慧。考虑至此,暗道:“罢了,人反正都要死的,迟死,早死不过是几十年的区别,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况,我原本就是打算去死的。”主意既定,说道:“我已经确定选择死路了,您就早点执行吧。”

    长老再无多话,对着众人一挥手:“明rì午时,在此行刑,各位先回。”

    众人各自离去,院子里顿时暗淡下来。赵广不甘心就这么死在这里,想起上次被rì月教的困住了,李素素给他随便输点仙气就恢复了血脉的畅通。当下试着运行真气,哪知道,竟然经脉阻塞,根本没法运功。他们的宝剑都在边,而且那些老人也没将他们捆绑起来,只需要解开被封住的道,他们就能重新获得zì yóu,这个惑力实在太大了,不由得他不继续尝试。杨慧就躺在他的边,她还在小声哭泣。他原以为她比李素素坚强很多,没想到一旦遇到这种况也只会哭。他小声说道:“慧慧,别哭了,我有话说。”

    杨慧:“什么事?”

    赵广悄悄道:“小声点,我们尝试着练习和合功法,看能不能激发体内真气,冲关通血,恢复zì yóu。”

    他两各自凝神聚气,刚开始,由于血脉不通,丹田一点反应都没有。逐渐地,丹田开始变,随着境界的提升,丹田越来越,直至后来仿佛已经发烫。这个时候,赵广已经练功半个时辰了,但他知道这是唯一的活路,不敢松懈,继续聚气。这时,他只觉自己丹田内散发着淡淡的金光,照亮自己四肢百骸,透出体扩散开来。而杨慧这边只觉丹田微,一股淡淡的紫气,扩散开来,笼罩着自己全,慢慢向四周发散。他俩的真气,别人是看不见的,因为那个只是在境界中产生的感觉。不过和合功的妙用就在于,他们通过心念能够彼此感觉到对方气场的存在,并且能调和这两种气场,使之产生对两个人都非常有用的效果。赵广丹田散发出的金光与杨慧丹田散发出的紫气融合在一起,变成淡淡的白光,逐渐朝各自的丹田收敛,聚成一个白sè气团,经久不散。忽然,只觉一股暖流从丹田窜致命门,沿督脉直冲百会,然后通过任脉回归丹田。小周天通了!所到之处,温暖安泰,血脉畅通无阻。接着,暖流又沿着奇经八脉走了一遍大周天,此时,赵广杨慧的体已经恢复活动能力。不仅如此,jīng神力气也恢复了不少。

    赵广开始收功,感觉到他气场的减弱,杨慧也心照不宣地把真气收敛回归丹田,凝神静守片刻,小声道:“赵大哥,我好了。”

    赵广紧紧拉住她的手,站起来,小声道:“走。”

    他俩纵跃上房顶,却只见那道诡异的金光竟然就是在这个院子后面发出来的。只是离地面越近,越暗淡,几乎没法分辨。

    “去看看好吗?”杨慧小声说道,强烈的好奇心已经让她忘记了危险。赵广也甚是好奇,何况,他们离得这么近了,怎有不去看个究竟的道理。于是便应了一声,拉着杨慧的手一起越过屋顶,朝院子的后方飞去。

    院子的后面是一片草地,草地的zhōng yāng有块高三尺,宽和长各约两丈,但并不是很规则的巨石。巨石上插着一把雕刻着jīng致的蛟龙图案的金sè宝刀。刀鞘的一半已经没入石头里面。宝刀散发出暗淡的金光,这种光芒,离刀很近的地方几乎无法分辨,倒是离刀越远,越明显,但是分明就是宝刀发出来的光芒。

    巨石的正面,削的整整齐齐,刻着几个隶书大字:“丹凤转世,潜龙腾渊”

    就在这时,只听后有人冷喝一声:“好大胆,竟敢私闯地!”接着,两条白影闪过,鬼魅般朝杨慧赵广袭来。杨慧知道他们厉害,不敢大意,左手抱紧赵广,右手使出玉女剑法,言道:“赵大哥,快用枭龙剑法!”

    赵广心中一震,立马拔出无悔剑,横扫开来,招式刚猛,剑气霸道。他们的竹林剑法已经没法打败这里的老人,何况对方随时可能有更多援手。急之下,杨慧只得试用鸳鸯剑法,即便不能确保他俩逃离险境,也好歹刺伤几个老不死,好解无故受辱之恨。

    他们第一次联手鸳鸯剑法,自然不是很纯熟,不过彼此同生共死的决心却正是用好这剑法的关键。赵广的枭龙剑法,猛烈攻击以攻代守,这些老人再怎么厉害,也不敢冒进,别说是赤手空拳,即便拿了长短武器也未必能与无悔剑硬碰硬。和合心法虽然不属于鸳鸯剑法的一部分,但是练过和合功法以后,两人的气场自然交融,已经能够让内力互补叠加,使得赵广的剑气更加威猛。而杨慧的玉女剑法,飘逸灵活,绵绵不绝地封住门户,硬是防守的滴水不漏。

    那两个老人眼看拿不下他们,只得高声喊道:“快来人,这两个小娃要跑掉了。”;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