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勤修苦练

    赵广太累了,居然昏睡了一整天,直到第二天黄昏时刻才醒来。杨慧眼见他醒了,立刻去厨房给他端来一碗人参汤:“赵大哥,你现在手不能动,但是可以尝试着坐起来,只要手臂不用劲就可以。尽量不要说话和动牙齿。”她把汤先放在茶几上,扶起赵广,用调羹舀着参汤,慢慢送入他的嘴里,轻声道:“烫吗?”其实她早尝过了的,不过依然有点不放心。

    赵广受宠若惊:“正合适,只是,你不要对我太好了,我怕......”

    杨慧笑道:“你怕什么,再说了,我也没对你好。你现在手不方便,我侍候你一下也是应该的。等你体复原了,练好武功,有大把的机会还我人呢。”她边说边喂他喝汤。赵广看着她窈窕的材,长长的秀发,不由心中一阵激动,竟然脸sè微红。在他心目中,李素素就像是高贵的仙子,虽然自己很想跟她在一起,却不敢有一丝非分之想,感觉即便是念头的不安分也是对她的亵渎。不管她是清醒还是晕迷,是男装还是女装,这种感觉从未改变过。所以,他从来都没有仔细欣赏过她的美貌。不过,杨慧却是另一种美,一种没有隔阂的自然美,就好像是一朵嫩的鲜花,你可以尽欣赏,却不必自责。不过,此时此刻,他依然感觉自己太不安分,所以才感到脸上发烫。暗道:“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可以如此轻浮。”心念一转,下定决心一定要苦练武功,做个有出息的人。

    杨慧明察秋毫,似乎看懂了赵广的心思,脸sè绯红,不敢多话。等他喝完汤又端来早已准备好的红枣粥,不过红枣的枣核已被去掉,里面还有炖的很烂的鸡。笑道:“来,喝粥,尽量不要用牙齿去嚼,免得牵动伤口。”

    杨慧知道他养伤期间肯定无聊,正好让他修炼一些内功心法,为以后的练武做准备。所以当下把他们杨家必修的内功——混元神功传授于他。混元的本意是,混合yīn阳两仪回归太极之初,以达到练气还原,积累真元的目的。但是,对于太极两仪的具体含义,每个人的理解和感悟都各不相同。所以,叫混元功法的内功心法很多,但却各自不同。李素素的白莲心法里面的混元归一是仙法,而杨家所传的混元神功则是增加内力的练武法门,而且也是巧用内力的基础。但在赵广看来,似乎这混元神功和白莲心法又有不少相通之处,所以他能够举一反三迅速记住这些功法的要领。

    杨慧无微不至的照料,使赵广倍感温馨,伤势也好的很快。不过一到晚上,他依然老是梦见李素素。虽然场景各不相同,但李素素的衣着容貌却总是一成不变,而且也不跟他说话。逐渐地,赵广开始感觉不对劲,暗道:“难道她真的yīn魂不散,非要我跟她一起去死才甘心吗?”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想起李素素的诸般好,终究还是没有怨恨之心,不过他和她一起死的决心大为减弱。一方面,是因为杨慧对他的好,使他已经不忍离开,另一方面,则是他对李素素频繁出现在他梦中已经有所不满。人都喜欢心甘愿去做某件事,一旦对方勉强他去做,反而会引起他的反感和厌恶。偏偏这天晚上,他又一次梦到李素素了:

    明月当空,在荒山上的一块大石头上,李素素盘腿而坐,就如同她那天祝福慈悲剑时的景一样。她在哭泣,哭的很伤心。赵广忍不住问道:“素素,你怎么了?”

    李素素哭道:“没什么,觉得你已经开始讨厌我了,所以伤心。”

    赵广道:“哪有这事,我不是在你边陪你吗?怎么会讨厌你呢?”

    李素素忽然站起来,含泪道:“你已经变了,我看得出来。赵大哥,我不会再打搅你,多保重。”说完,影变淡,转眼间已经不见。赵广大惊,连忙呼唤她的名字,却只见月光下,只剩他和一块巨石相伴。赵广醒来,依然惊诧不已,真邪门,莫非她真的在天有灵?向来,鬼神之说都是道听途说,谁也没有亲经历过。不过这一连串的梦,综合起来,又不由得他不信。不过他心里也嘀咕起来:“不错,你是因为救我才耗尽真元的。但rì月教却是你自己惹出的麻烦。你过于粗心,危急时刻不积攒仙气,反而用仙气去救人,这也罢了,你还不带宝剑出门,终于在劫难逃。你对我虽好,我对你又何尝不是真心实意呢。为何你总是不肯放过我呢?”之前,李素素在他心里的印象都是毫无瑕疵的,因此,没仔细去想过这些事。不过现在,他受李素素的影响越来越小,甚至连白莲心法也不练了,改练混元神功。这本来是因为白莲心法没医好他的经脉,反而要借助杨家高明的医术,因此才发生信心的转移。老是梦见李素素更是让他心烦,使他更加想摆脱她的影响,尽量让自己不再去想她,包括她的功法,剑法,甚至那把他自己特意留下的白莲剑。所以,他终于能够仔细分析这场悲剧的前因后果,他发现,这一切其实都是李素素自己造成的,她是很善良,她是很可怜,但不意味着她就是对的,也不意味着她是明智的。这一切原本都能避免的,是她的优柔寡断,是她的妇人之仁,葬送了她自己的生命,也连累所有关心她的人为她伤心。相比之下,杨慧反而要比她完美很多,处事理智果断,但又非常善解人意,对他的关心和照顾也不在李素素之下。尽管如此,他依然决心替李素素报仇,毕竟,他没有为她做过任何事。虽然她临死前说了不要报仇,不要记恨,但她懦弱,他不能也懦弱。他绝不能让她就这么白白让人杀了。他不仅要杀陈英,更要铲平rì月教。他任重而道远,必须苦练武功,所以毫不客气地接受杨慧的所有帮助。他更愿意受杨慧的影响变成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汉子,而不愿意受李素素的影响变成一个多愁善感的弱者。

    第二天一清早,他就醒来了,隐隐听到杨慧在跟她爹说话:“哎,他每天晚上都在呼唤李素素的名字,看来这李素素一定是yīn魂不散。为了保护活着的人,我们还是请个道士,在她坟上下几道符咒吧。没别的办法了。”

    杨伯伯道:“是呀,人都死了,还要害的别人活不好,真是不应该。等会吃过饭,叫你哥哥去把那个王道长请来。我不管她生前如何,只要是死了以后不安分,就要请道长收掉她。”

    赵广听的心急,连忙喊道:“杨伯伯不可。请您看在我的份上别那么做。她已经够可怜了。”他虽然不想再受李素素的影响,甚至有些埋怨她了,但是,终究还是放不开心中的那份牵挂。

    杨伯伯道:“可是,再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即便你不怕,我们也会担心的。”

    赵广:“伯伯不必担心,她今晚不会再来了。”他原本是根据昨晚的梦得出的推测,不过,这么一说,明显欠妥,好像真的是李素素的鬼魂作祟一样。其实,人做梦的原因很多,只不过梦到的人,如果没有去世,就没人去计较,都会把原因归结到自己思念和牵挂等。所谓rì有所思夜有所梦。

    杨慧奇道:“你怎么知道,她今晚不会再来?”

    赵广只好把昨晚所梦到的一切说出来,也好希望杨伯伯看在李素素可怜的份上,不要再去收她魂魄。并且强调,这是他第一次在梦中看到她说话。杨家本来都是善良之人,经赵广这么一说,事自然不了了之。

    这天晚上,他果然睡的安稳,没有再梦见李素素。接下来的好几天也是如此。他终于摆脱了她的影响,这让他和杨家上下都觉得惊奇。不过,越是这样,他反而又滋生了对李素素的思念和怜悯之。要彻底忘掉她,还是如此困难。甚至,连杨家这些从不认识李素素的人,也对她有了一些同心。不过大家都有一个默契,就是把感都放在心底,表面上尽量不提到李素素这几个字。

    又过了一个月,赵广的伤势终于痊愈。杨慧把那把无悔剑交给他,笑道:“赵大哥,恭喜你,终于可以练武了。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能再睡懒觉了,成龙还是成蛇就看你自己了。”

    赵广接过宝剑:“我明白,谢谢你,慧慧!”拔出宝剑,竟然能够舞动起来。他伤势已好,加上这几天修炼内功也进步不小,所以,那无悔剑拿在手里就没那么沉重了。只是,他此刻使出的依然是记忆中的白莲剑法。

    杨慧:“这剑法是她教你的吧,不好,不够霸道。”其实,白莲剑法的jīng妙就是在于快速,灵活。但是,赵广体刚刚痊愈,好久未曾练剑,加上无悔剑又如此沉重,所以舞的太慢。

    赵广:“哎,她xìng如此,又怎么可能拥有狠毒的剑招。”

    杨慧:“跟我来,我教你练习竹林剑法。”在杨家屋后,不远处有一大片碗口粗细的楠竹,杨谦夫妇,博采众长,加以钻研,创立出来一实用xìng很强的剑法,因长期通过他两夫妇在竹林对练改进而得名。练习时,既要确保剑招流畅,又不能伤及竹子,所以要求法极为灵活。

    杨慧把赵广领进竹林,把剑法要领跟他说了,接着又示范了几遍。赵广持着那笨重的无悔剑,一招一招地认真练习,逐渐熟练。两天以后,杨伯伯又亲自把混元掌法教给了赵广。这样一来,他的时间就更加不够用了。除了吃饭,睡觉之外所有的时间都在练武。一来,他想铲平rì月教,二来,他绝不能再让别人看扁他。虽然,李素素说过rì月教也是玄门中人,但他不信这个邪,在杨家所见所闻,足以证明,武术完全可能战胜法术。杨伯伯找来一些工匠扩建了三间房屋,以做招待客人之用。而原来的客房分别让赵广和刘兰占去了。

    杨慧为了管理家务事,没有多少时间陪赵广练剑,不过她却总是及时把饭菜留一份给他送至竹林。赵广练得刻苦,根本不会自己回家吃饭,累了就原地休息或打坐练习内功。刘兰和杨鸣除了帮家里做些事之外,也常常在竹林练剑,不过,她尽量离赵广远些,生恐他还记恨她,免不得又要吵架。

    有一次,杨鸣要进城买东西,刘兰不敢陪他去,怕被rì月教的认出来要拉她回去,只好来找杨慧对练。杨慧心想“剑招不对练就难进步,但是,我和哥哥都没空,让赵广和刘兰两人对练其实也不错的。免得他们老是这样相互躲着。”刘兰终于按照杨慧的吩咐来找赵广练剑。其实赵广通过刘兰的言行举止,看出她并不是什么坏人,早就没记恨她了,因此欣然同意和她切磋。眼看他们两人也能冰释前嫌,杨慧才松了一口气。从此杨家大小以及赵广刘兰不分彼此都在这片竹林辛苦练武。杨伯伯,杨伯母也分别亲自指导赵广和刘兰学习医术。一晃半年过去了,在这种融洽和充实的rì子里,赵广的武功和医术都已有较高的造诣。他的无悔宝剑早就舞动的游刃有余,剑气所到,飞沙走石,树木立断。他的混元掌法也具备相当的威力,一掌劈出,能隔空打断碗口粗的木桩。轻功随着内力的提高也大有进步,已经可以在树梢上练习剑法了。

    这一天,秋高气爽,阳光明媚。一大早,杨慧就对赵广笑道:“赵大哥,我们今天别去练武了。都辛苦练习了这么久了。不如趁着天气不错,到处玩玩。”

    赵广:“玩玩?”他不理解,这么好的天气,正好练功,她却为何偏偏要选择去玩,再说了,有什么好玩的。其实练习武功,看着自己一天天进步,心里很高兴,很踏实,这才是最好玩的事呢。

    杨慧:“那,你辛苦练功为了什么?”

    赵广:“为了杀掉陈英和rì月教的那些恶人?”

    杨慧:“还有呢?”

    赵广:“还有不让某些人看不起!”

    杨慧:“都这么久了,你还在记恨我和爹爹说过的话吗?其实我们当时压根就没有看不起你,否则就不会带你回家,只是想用此招激发你去努力。”

    赵广:“慧慧,你误会了,你们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记恨那些呢。只是,如果没有本事,真的会被人瞧不起的。”

    杨慧:“别人对你的评价很重要吗?”

    赵广:“那倒不是,大丈夫做事只求无愧于心。”

    杨慧:“其实,我们练武不就是为了杀人的吗?不去杀人,天天练功也没什么意思。”

    赵广:“杀人?”他见杨慧美丽善良,虽然不至于象李素素那样心慈手软,但也不可能嗜杀成xìng。哪知道她开口就说杀人,所以很是不理解。

    杨慧:“不错,你的武功已经具有相当实力,要想进步,唯有实战,唯有杀人。杀的越多,胆识越大,战斗中也越理智冷静。只要不杀好人就行,对于那些为非作歹之人,杀之有何不可?”她认为他受李素素的影响,难免会有心慈手软的毛病,所以想让他多出去走走,顺便做些除暴安良的实事,也顺便练习一下他的胆识与魄力。并非是以杀人为乐。

    赵广:“我们今天去杀谁?杀陈英吗?如果是杀rì月教的,可能我们的实力还不够哦。”

    杨慧:“哎,那个陈英,其实我们认识。他父亲结交天下豪杰,我们家也和他们有过交往。只是,我爹爹淡泊名利,我们两家关系并不十分密切。将来如果你要杀陈英我愿意陪你一起去,但是,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出手,我爹妈和哥哥不会去。要报仇,还得你自己多努力。陈英不仅自己武功厉害,更有众多高手朋友。我希望你暂时不要去杀他。”

    赵广:“那去杀谁?我看找不到可杀之人,还不如继续苦练武功。也免得将来杀陈英的时候技不如人。”

    杨慧:“今天,我们先不杀人,先去打猎。听说王家庄附近出现了老虎,已经有不少村民的牲口被咬死,我们一起去为民除害,顺便弄点虎骨回来做药材用。”匆匆吃过早饭,杨慧就给自己和赵广准备好了包裹,笑道:“此去可能有很远,我们要施展轻功飞越群山,也正是一次很好的练武机会。而且这才具有实战意义,比起在竹林打来打去强太多了。”

    他俩穿过竹林翻过小山,一路提气飞走在茂密的树梢之巅,很快来至一座大山上。沿着山脊朝东北走去。只见两边水桶粗的大松树随处可见,把这里的地面遮得严严实实,果然是个野兽出没的地方。而杨慧却依然健步如飞,在前面引路,显然此处不是目的地。;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