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真元爆发

    但是李素素又怎肯让他们的玄阵布置成功,眼见组成五行剑阵的五名rì月教弟子形闪动,她早已转动宝剑横扫过去,动作快如闪电。这个时候,她的剑凝聚了长达数丈远的无形杀气,那些rì月教弟子虽然感觉到杀气的存在,却依然躲闪不及,纷纷跌倒路旁。好在他们全心戒备,早已神功护体,才不至于命丧当场。另外八名组成八卦阵的弟子不敢近,不等阵法布置妥当,各种兵器一齐舞动,五颜六sè的气浪直冲过来。五行阵的弟子用的长剑,根据各自剑法以及攻守作用不同,对应金木水火土五个方位。而八卦阵法则依赖不同兵器,以及各自的不同xìng质的神功而组成各种不同妙用的气场,施展起来各种颜sè的气浪让被攻击者防不胜防。淡蓝sè的气浪极为yīn寒犀利,遇水成冰,淡红sè的则反之,所到之处炎无比。这就是烈焰,北冥两种极端功夫混合施展的效果。被攻击的人,很难避免被各种邪气影响,导致气血失调,忽冷忽,根本没法运功再战。这两种极端邪气,交汇在一起,却并不能相互抵消。太极生两仪,但两仪相加却不能简单地还原到太极。不过,李素素所学混元归一的神功,却正是混合yīn阳回归太极的返本还原功夫。原来,要倒转乾坤,回归太极,并非不可能,只是需要很高的境界。此刻,李素素眼见各种气浪袭来,也不运用罡气去抵挡,左手挽起一个圆弧状,把来袭的五颜六sè气浪卷成一团,化作一道白气注入剑,反而增大了自的杀气。紧接着,右腕抖动,持剑横扫,剑气所至,rì月教弟子纷纷跌倒。其他人见势不妙,跃开数丈,运功自保。许倩眼见自己在昆仑山苦心经营的神功玄阵如此不堪一击,心中极为沮丧,她实在想不到李素素竟然有这般厉害,后悔没邀请师兄柯乾一起来。不过,她这个月牙宫主也并非浪得虚名,只见她左手拇指和中指掐在一起,其他几个指头伸直往上前方一举,顿时,一股淡蓝sè的光芒开始笼罩她的周,连她的金丝长鞭也开始变成蓝sè。她自小在昆仑山修炼北冥神功,得到她师父的耐心指导,加上天资聪明,所以现在的功力也是其他rì月教弟子所不能相比的。此刻,她离李素素较远,因此有时间运功聚气。她想借助寒邪之气护卫周,用长鞭和李素素对决。她上的蓝sè光芒越来越浓,加上她材偏瘦,活像女鬼现,看上去让人发麻。

    在许倩运功准备的这会,李素素形闪动,左右冲杀,剑气所到飞沙走石,树木立断。已有五个rì月教弟子横尸在地,其他人不敢战也不敢逃,只得奋力闪避。李素素眼见那个拿了赵广的圆月剑的汉子依然护着马车,不肯离去,心念一转,圆月宝剑生生从他手里脱出,凌空一个翻,直接朝那个汉子刺去,一剑穿心。圆月宝剑在被祝福时,被李素素用血泪洗礼,因此她的心念对那把剑的控制能力极强。李素素召回圆月剑,正yù追杀其他rì月教弟子,许倩的长鞭却已经袭来,她不得不转闪避。rì月教滥杀无辜,折磨赵广的行为极为残忍,因此李素素对他们也是毫不留,痛下杀手。这时李素素依然控制着圆月剑四处飞shè,同时手里的白莲剑带着长长的杀气横冲直撞。许倩对自己的北冥寒气有多大防护能力并无把握,因此尽量避开李素素的剑锋,却不是很惧怕她的剑气。其他rì月教弟子,见他们的宫主还想再战,也不敢松懈,舞动各种兵器,小心翼翼地冲杀过来。但是,李素素的剑气实在太霸道了,走得近点的两个rì月教弟子,一男一女纷纷倒下,血流如注。其他人不敢近只得趁乱打出成群的牛毛针。在南野县郊,他们的暗器根本伤不了李素素,所以他们方才也没使用此物。但是现在,既然没法近攻击李素素,也没法用邪气伤害到她,那么暗器又成为了别无选择的选择了。李素素随手一挥,一波气浪闪过,所有的牛毛针都被弹回,有些竟然打中rì月教弟子自

    明月剑忽左忽右猛刺许倩,白莲剑也带着杀气横扫过来,许倩大惊,赶忙收鞭后退。闪避之时,却想用长鞭去卷明月剑。岂料明月剑依然飘忽不定,飞动极快,而白莲剑又朝她拦腰扫来。李素素一心多用竟然还是出招奇快是许倩始料不及的,她怕再斗下去迟早要吃亏,虚晃一鞭,向马车横跃过去,想拿赵广做人质,要挟李素素。李素素早就想尽快救出赵广,因此她一直在用剑气控制马车周围的区域。只因为许倩长鞭猛攻她自,她才稍有放松,此刻许倩既已撤招,白莲剑自然又指向马车周围。许倩卒不及防右臂被剑气扫到,只觉得右手乏力,长鞭差点脱手。慈悲剑能减免痛苦,但伤害效果却不减反增。李素素看出许倩的意图,不敢大意,急闪几步,顷刻之间便到马车跟前,随手一剑朝许倩猛刺。许倩右臂受伤哪敢恋战,急退数丈与她的手下汇合。眼见李素素周白光涌动,杀气腾腾,他们哪敢再战,纷纷看着许倩,只等她一声令下就可以逃得无影无踪。许倩眼见手下折损过半,剩下的多数重伤,无可奈何,只得喊道:“撤,容rì后再找这丫头算账!”转眼之间,剩下的rì月教弟子相互掺扶着爬上马背朝长沙方向疾驰而去,而许倩等他们都走远了才收起架势自己撤离,倒是一副很义气的样子。方才乱战之时,李素素依然怀了怜悯心,只伤人,不伤马,所以rì月教弟子的坐骑都被吓得逃进树林,只有少数被误杀的。没想到这反倒帮他们逃跑提供了方便。李素素急于救赵广,也懒得追杀他们,她到底只有一个人,如果rì月教弟子与她恶斗,她就大有伤人的机会。反之,如果对方撤退,要杀到他们就并不容易了。

    李素素用剑挑破马车车厢上的黑布,打开车门,只见赵广真的满血迹,拖着一条长长的铁链坐在稻草上。此刻,他正用惊喜的目光看着李素素,嘴巴颤抖却说不出话来。他其实早就醒来了,听到马车外面的状况,知道李素素与rì月教的打起来了。但是,各种担心,各种恐惧,心里的一切都没法说出来。许倩怕他在半路上弄出声响败露他们的计划,有意把赵广的道制住,使他没法说话。还好,他多虑了,最终还是李素素赢了。

    李素素也来不及多问,只道:“赵大哥,快练心法”同时伸出左手压在赵广的背上。赵广只觉得一股气从背上涌入全十分舒适,再加上他自己的白莲心法产生功效,一下子竟然忘了伤痛,神清气爽,全安泰。忽然之间,全一颤,顿时百脉流通,并无阻滞。只是此时,他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李素素挥剑斩断赵广上的铁链,又含泪把嵌入琵琶骨里面的锁环取出来,稍微处理了一下伤口。言道:“赵大哥,你先忍忍,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说罢,转拾起掉落在地上的明月剑,又从那个汉子的尸体上解下剑鞘配齐放在马车上。从远处牵过自己的那匹白马把缰绳挽起来,搭在马背上,拍拍马背言道:“马儿,一会你跟好。”再回来坐上马车的驾座,驾车向着五莲县方向赶去。路上横七竖八留下十具rì月教弟子的尸体,还有三匹枣红马的尸体,血流遍地,场景十分凄惨,李素素那匹白马听话地跟着马车疾走。只是此时李素素心里担心和着急,根本没心关注到它了。原来,李素素知道今rì一战,胜算不大,救人更是难如登天。所以不得不使用真元爆发诀窍,把全仙气化作杀气,奋力杀敌,但是这种用尽潜能获得的超强状态只能维持一个时辰,一旦过了这个时段,不仅状态不复存在,而且由于仙气用尽,内功,仙法全无,仅凭剑术能保护他们两个不遭强敌伤害恐怕太难。算起来,从打斗开始到驾车离开,一个时辰差不多已经过完,李素素更是提心吊胆,生恐遇到敌人。马车里,赵广虽因自己武功全废而沮丧,但他更惊喜李素素的武功意志都出人意料地强悍。想到她为了自己一改常态,大开杀戒,一阵莫名的激动油然而生。

    她奋力赶车,终于在黄昏时刻进了县城。找到客栈,李素素就迫不及待地把赵广搀扶下马车,朝店内走去。此时她的内力已经消失没法给赵广疗伤,而赵广又伤的不轻,因此走得很吃力。好在店小二看到以后地跑过来帮忙,才让她稍微松了一口气。李素素把赵广扶进房间,请店小二帮忙打了水稍微擦洗了一下赵广的伤口,然后又转出门。她去药铺,裁缝店,买来衣服和各种药品。这个时候,店小二也按她的安排,把饭菜弄好送到房间了。劝着赵广吃完饭,李素素把马车和马都送给了客栈掌柜,她知道,以后也许用不着这些东西了。然后又请求小二哥帮赵广洗了伤口换了衣服,这才对赵广道:“赵大哥,这里不安全,我们还得转移地方。”店小二通过这些天的了解,已经对李素素的人品非常认可,此刻关切地问道:“李姑娘可有好的去处吗?”

    李素素愁道:“哎,人生地不熟的,又这么晚了。我真不知道去哪里才好呢。但是,留在店里,南来北往的人那么多,要是被rì月教的恶人知道我们的行踪,我们就死定了。”

    赵广道:“素素,你刚才不是打赢他们了吗?他们还敢来?”

    李素素见店小二也非坏人,只得实相告,也好大家一起想办法。于是低声道:“我刚才用尽仙气才杀退他们。现在我内力和法术都没了,只剩剑术防,对付小毛贼还不碍事,遇到高手就没辙了。”

    赵广听到这里,心里凉了半截,心想自己已经是废人了,而她竟然也失去法术和内力,岂不时刻处在危险之中。自己死不足惜,要是连累李素素一起落在恶人之手,良心如何过得去。但事已至此,又能如何?赵广正自忧心忡忡,只听得店小二言道:“两位如果不嫌弃,可去我乡下老家避一避。”

    李素素闻言惊喜不已,感激道:“多谢小二哥,只是,还要劳烦你连夜带我们去。我不想白天被人们知道了行踪,引来麻烦。”

    店小二言道:“好说,我这就带你们去。”店小二姓吴名仲,老家就在城东的郊外。吴仲牵了一匹马把赵广扶上马背,领着李素素出了城东门,径直朝郊外走去。吴家庄就三户人家,这个时候,早已夜深人静。在山村的东部小山下,有一处水塘,水塘的边上,便是吴仲的老家。六间瓦屋依山傍水,两旁是菜地,整齐的围墙,jīng致的篱笆,显见主人的勤劳。一条黑狗迎上来,但它只叫了几声,认出吴仲以后就直摇尾巴。

    吴仲把马拴在门口一棵樟树叫了声“爹,娘,我回来了。”可能是刚才的狗叫声惊醒了老人家。屋里立即有了回应:“仲儿啊,你怎么半夜三更回来。”并很快亮起了油灯。

    开门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应该就是吴仲的爹了。他没想到还有其他人来,惊异地看着李素素和赵广,问道:“这两位是?”

    李素素施礼道:“吴伯伯,真对不起,半夜打扰您休息了。我和我的朋友被恶人追杀受了伤,想在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

    那吴老伯言道:“好说好说,快请进。他娘,快起来招待客人。”

    李素素道:“打搅伯伯我就已经很不安了,又岂敢再影响伯母休息。我们在客栈吃过饭了。只需吴仲大哥帮我们安排一个房间就行了,您老也去休息吧。”吴仲简单整理好了铺,对李素素道:“这里只有一个空房间,那是我原来在家时住的。你们两位是一起住还是要分开住呢?”

    李素素道:“我要帮赵大哥疗伤,暂时就住一起吧。等明天有空了,我再想办法另外找个房间。”她总觉得这话说的大为不妥,但又想不出其他法子,不由得面颊绯红。赵广深知她为难,但自己也想不出好的办法来,只道:“吴兄弟,你家可有柴房或者杂屋吗?”

    李素素怒道:“赵大哥,你怎可以再麻烦人家。我都不介意,你还怕什么。现在你需要好好养伤,休要胡思乱想。”她觉得,只要心无邪念,就没什么好忌讳的,因此反而说的理直气壮。她早想好了,反正作为修真之人,多半时间是打坐修炼,有照样休息。只是此此景,确实有些让人难为,所以她才会脸红。赵广生怕自己见外会让她伤心,也不好再坚持。他的伤势虽然不轻,但只要练习白莲心法,也能够很快获得心安泰的境界。吴仲走了以后,他俩竟然各自坐着修炼,没有一个人睡觉。李素素忽然想起自己体内已无仙气,也没办法帮赵广疗伤,也就由他自己去修炼,要伤势好的快,贪睡是不行的。一样的心法,一样的气场相互交织,竟然能够心息相通,共同提升修炼境界。很快,他们都进入了物我皆忘,天人合一的境界......;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