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英雄落难

    赵广找到客栈住了下来,第二天一大早就下着倾盆大雨,不利于行走。很多人都困在客栈,于是旅客们便相互聊起来。赵广点了一盘青菜,一盘红烧,选了一处安静点的地方坐下来吃。

    他正待打听人家议论些什么,好了解天下的形势,方便自己行走江湖。这时,一个约四十岁左右的壮汉,坐在了他的对面。那个汉子要了一盘牛,一壶酒,吃的很是自在。赵广心里烦着,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岂料,那汉子竟然主动找他聊起来:“这位兄弟,赶往何处?”

    这时,在另一边的桌旁,有位长衫老者,正在给众人绘声绘sè地讲述,董卓如何弄权,又如何被杀等天下大事。赵广也在侧耳细听,哪有空和这个汉子聊天。但是,这个汉子似乎对天下大事毫无兴趣,怕赵广听不见,又道:“这位兄弟,赶往何处?哎,这一带强盗出没,很不安全,我看兄弟是手不凡的英雄,想与你同路结伴而行,却不知兄弟你是否愿意。”赵广经历昨晚的遭遇,对这一带的强盗深恶痛绝。所以把这汉子的话听进去了,言道:“小弟我想赶往荆州,不知大哥yù去何方。”那汉子道:“哎,真不巧,我正好从荆州而来,去南方拜访亲戚的。”接着,他压低声音言道:“听说那个妖孽,叫什么‘李素素’的已到了荆州。哎,人心惶惶,都不知道那妖物会从什么地方出现。兄弟可千万要小心.....”

    赵广道:“无妨,世间哪有妖怪。是一个叫rì月教的邪教,装神弄鬼故意制造的事端。而李素素本人其实是一个很善良的姑娘。也不知道她为何得罪了rì月教的人,所以遭到报复被栽赃。”

    那汉子道:“听兄弟这么说来,一定是认识李素素的了。”

    赵广道:“可以这么说吧。哦,雨停了,我得赶路了,大哥多保重,后会有期。”赵广虽然很讨厌他们不分是非,以讹传讹的说法。但转念一想,也不能全怪他们,实际上,确实真假难辨。所以,刚才对那个汉子,赵广依然能耐住xìng子,客客气气。既然探听得李素素到达荆州的消息,不管是真是假,他都急于想去看个究竟。赵广结了饭钱,就匆忙上马疾驰而去。

    走到中午时分,只听到前面山谷中传来打斗之声。赵广急忙催马赶过去,却已经迟了一步。一伙黑衣人,围着一两马车搜索,而地上有一个中年汉子已倒在血泊中。赵广也不说话,直接舞动宝剑就飞跃过去。“他们都得死!”赵广不想放走他们任何一个。所以,出招快又狠。那帮强盗,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就倒下两个。其他人,逐步回过神来,cāo起兵器就朝赵广上招呼。赵广为了不把他们吓跑了,只招架,不反击,且打且退。直到离开马车两丈远的距离以后,那帮贼人终于把他围在中间开打。赵广圆月宝剑忽上忽下攻击,却并不快速,但贼人也伤他不到。那贼首笑道:“三脚猫功夫也想多管闲事,你死定了!”他以为刚才是因为他们正在抢掠马车上的财物,没留神,所以才让赵广偷袭得手。赵广见对方轻敌冒进,忽地一个“长虹贯rì”直取贼首,紧接着一招“横扫八方”,运用剑气把其他贼人放倒。仅用两招,直接杀死四个贼匪,另外三个也受伤不轻。这些贼人,刚才和那个马车主人一番恶斗,早已累的jīng疲力尽,现在又被赵广刺伤,哪里跑得动,只得哭丧着脸求饶。赵广懒得理他们,直接三剑下去,人头落地。全歼贼匪,赵广松了一口气,赶忙查看,发现地上那个汉子早已气绝。再过来查看车上的光景,只见各种衣服被褥被贼匪弄得凌乱不堪,一个中年妇人和一个大约十多岁的小男孩也满是血,气绝亡。这里不是沙场,却也到处是血,在大白天尚且如此凄惨,血腥,要到了晚上更如何!赵广恨得咬牙切齿,暗道:“等找到素素了,一定和她联手把这里的山贼,杀的干干净净。”猛想起李素素那边况也不知如何了,又自怨道:“哎,做人真是麻烦,哪天要是死了倒是清闲了。”赵广清理了一下马车,找到这可怜一家子的遗物,又从贼匪上搜的一些银两。用马车运了这可怜的一家子的尸首,继续赶路,剩下那些贼匪继续横尸路边,赵广却不管了。

    他把这一家子的尸首运到了一个小山村附近,跟当地人说明了况,喊了青壮劳力帮忙埋葬好。然后取了这家子遗留的钱财分下去,酬谢完那些前来帮忙的人,这才离去。

    这样耽搁了一下午时间,深夜才赶到韶关县城。第二天,赵广并没急于赶路,而是养jīng蓄锐休息了一天。他知道,这一带肯定还有强盗出没,自己必须时刻保持旺盛的jīng力才行。这天晚上,天气晴朗,月光洒满大地,一片朦胧。赵广吃过晚饭,正准备早点休息,却只见几个旅客神sè慌张,往屋里躲避。回头看时,只见月光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个白衣女子。

    但是,她是背对着这边的,看不清面貌。白sè的衣裳,白sè的长剑,黑发披肩,却一声不吭,好像是在等什么人。赵广一阵激动,喊道:“素素,是你吗?”

    白衣女子闻言并不答话,而是腾空而起,朝后山极快地飞去。背后有人小声喊道:“公子,别去,这妖孽狡猾得很!”赵广哪里听得进,如影随形跟着飞去。

    赵广一路追,一路呼唤“素素”,白衣女子依然不搭理他,继续朝深山飞去。赵广暗道:“这是怎么回事?她为何不理我?中邪了吗?”心念一转,顿时慢了分毫,白影已经不见。

    赵广在深山老林中一筹莫展,他不死心,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来。想起自己连rì来一直苦苦追寻李素素的下落,现在好容易见到了,她却躲着不肯见他,赵广心里很不是滋味。“难怪,我才一离开村庄,她就不知所踪了。原来根本就是想躲避我。但是,张老爹呢,他老人家又在何处?难道我走了以后,她和他之间发生过不愉快,才导致这样?”赵广越想越不安,也就越想找李素素问个明白。这时,只听林子深处发出一阵噼啪声响,好像是枯枝折断的声音。赵广急忙跃上树梢疾飞而去。果然,白影再现,李素素好像就在前面。

    前面就是悬崖峭壁,再无路可走,不过他们是在悬崖的下面,并无掉下的风险。白衣女子面朝岩壁,背对着赵广,依然不发话。

    赵广一步步走近,继续问道:“素素,出什么事了,你为何躲着我?”话音刚落,只觉一股冷风迎面袭来,赵广急忙闪避,依然迟了一步,肩膀上一麻顿时没了气力。很快,这种酸麻的感觉传遍全,他眼前发黑,竟然晕了过去。

    等赵广醒来的时候,他已处一个岩洞中,全被五花大绑,上衣被撕破,露出健壮的肌。岩洞里灯火通明,四五个青衣人围着他。这些人衣服上都有月牙标志,三男两女,显然就是rì月教的。而手里拿着一条金sè长鞭的那个,正是月牙宫宫主许倩。许倩笑道:“臭小子,终于醒了?别来无恙?”

    赵广懒得理她,只见许倩转头言道:“把那臭丫头的衣服拿来给他看。”左边一个青衣汉子,应声从一个石窟中取出一洁白的衣裳,摔在赵广面前,言道:“你可认得这是谁的衣服?”

    赵广急道:“你们,你们把她怎么了?”

    许倩笑道:“我们还能怎么了,当然是那个了.......”说完哈哈大笑,其他几个rì月教弟子也一起跟着jiān笑不止。

    赵广绝望至极,恨不得早死,骂道:“你们这些畜生,迟早要遭天谴的!”

    许倩笑道:“臭丫头给你们了,这个臭小子,我要留着慢慢玩。”说完立即换了一副冷冰冰的面孔,朝着赵广上狠狠地一鞭子,竟然打的皮开绽,留下一条深深的血痕。赵广忍着巨疼,却不再说话。他知道,对于这样一群无耻小人来说,辱骂和毒咒都是无济于事的。

    许倩忽然又笑道:“哎,这么俊的小子,我真有点舍不得打呢。”马上又换成冷冰冰的面孔接着道:“不过,他竟然被那个臭丫头迷惑,口口声声‘素素’,听的让人作呕,又十分的可恶!”举起皮鞭,装模作样要打,却并不打下来。赵广眼睛闭上,直接不理会她,他只恨自己耳朵没法闭上,否则就不用被许倩那些恶心话折腾了。

    许倩见赵广根本不理会她的挑衅,接着道:“嗨,臭小子,你想知道,李素素那个臭丫头现在在哪吗?”

    赵广道:“想知道,快说,她在哪里?”

    许倩道:“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刚才不过是随便找了件白衣裳来哄你玩,没想到你这么容易上当。”

    赵广一听李素素没事,马上来了jīng神,甚至都忘了自己依然在rì月教的掌握之中,喝道:“是不是你们假冒李素素到处杀人害命?”

    许倩道:“人,我们是杀了不少。不过假冒倒说不上,难道天地间,只许那个臭丫头叫李素素,而别人就不可以用这个名字吗?”

    赵广道:“你们想怎样?如此滥杀无辜栽赃一个小姑娘,是何居心?”

    许倩怒道:“废话真多,有必要告诉你吗?别以为自己长的俊我就真舍不得杀你。告诉你,天下美男子多的去了,有你一个不多,没你一个不少。识相的就老实告诉我,李素素那个臭丫头到底藏在哪里,别给我装蒜!”

    赵广道:“别说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说实话,我非常讨厌你!有本事就杀了我,休得废话多!”

    许倩冷冷道:“不怕死的我见得多了,不怕疼的,倒是不常见,我定要看你是不是例外!”说完,挥动长鞭,没完没了地抽打赵广。赵广衣服破裂,又冷又疼,但他咬牙住,默不作声。许倩见赵广已经被打的血模糊,再打下去只怕也没啥意思。当即收了皮鞭,叫人拿过一条长长的铁链,言道:“再不说出臭丫头的下落,就要锁你琵琶骨了!”

    赵广听的心中一惊,心想琵琶骨被锁就生不如死,倒不如随便说个谎,缓一缓,以图后计。于是言道:“别锁,我说。前不久,我和素素商议,既然rì月教那么厉害,而且一定要抓她。躲避不是办法,唯有请她师父出面杀掉rì月教的仇人才能获得安宁。所以,她就让我帮她找条大船,然后她就乘船出海去寻找她师父去了。”

    许倩道:“那你为何没跟她一起去呢?”

    赵广道:“海上风大浪大,随时都有翻船的危险,我不会仙法,要是遇到紧急况就难以活命,我不想去连累她,给她增加麻烦。”

    许倩道:“恩,好像很有道理。不过嘛,还是把他锁起来吧。”用长鞭在赵广脸上点了一下,接着说道:“小子,别怪我哦。谁让你和那丫头关系密切呢。那丫头会隐遁术,我不把你锁起来,不放心啊。要怪就怪你的李素素去。”接着转对她的手下喝道:“还不快动手!”

    巨疼钻心,赵广很快就晕了过去......

    赵广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一辆马车上面了,四面封的严严实实,看不见外面的任何况,也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只有马车的颠簸,以及马蹄声能证实他是行走在路上。车厢里铺满稻草,软绵绵的,还算舒适,只是他上伤痕累累,依然疼痛难忍。“他们为何不杀了我,要把我带到何处?”赵广开始琢磨这个问题,他需要弄清楚rì月教的意图,并且设法让他们没法如意。很快他就想到了:“他们要抓李素素,而我和李素素又是朋友关系。他们不杀我,一定会利用我引李素素来相救。然后他们就设下陷阱,等着糊涂的李素素自投罗网。不行,我得设法通知素素,要揭穿他们的yīn谋。”但是,自己体没法动,也不知道李素素现在在何处,如何通知她呢?赵广忽然想起在南野县做的那个梦。正是因为一个梦,他就知道李素素有难,虽然自己赶过去帮了倒忙。但这事好像说明,冥冥之中,他和她可以实现心念想通。当下,忍着剧痛,集中jīng神,开始修炼白莲心法。他虽然琵琶骨被锁,武功已废,但好在白莲心**法自然,所以,依然能修炼。他不知道,如何才能实现人与人之间的心念相通。但这白莲心法,是李素素亲自教他的,而且是他们两人都在修炼的仙法,也是李素素施展任何法术的时候提升境界的必然准备功夫。所以,他也打算利用白莲心法提升自己的境界,然后再用真实意把所说的话从心里发送出去。白莲心法到底是仙术基础,赵广练了一会就忘掉了痛疼和寒冷,只觉得一股气笼罩全,非常的安泰舒适,体好像很轻要飞起来一般。这时他才在心里默念:“素素,我有难,你别来。rì月教的恶人要利用我引你自投罗网。如果你来了,我们两个都活不成,如果你不来,他们就会留着我的xìng命来要挟你,因此我反而更安全!切记!”他本来想说更多,但是,心念转动之间,境界就要消失了,顿时周疼痛的感觉又折腾得他没法忍受。他不得不重新调整心态,再次修炼白莲心法,再次达到境界在心里重复刚才的话。然后,心念转动,再次丢失境界,再次被痛苦折磨着......

    他生恐李素素接收不到他的心念,到时候稀里糊涂自投罗网。所以反复的重复着,直到再次晕倒......;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