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世外桃源

    其实,张富仁只是觉得肖遥是神仙,那么有本事,能腾云驾雾。所以,完全没在状态,哪知道,肖遥法术高明而棋术却是稀松平常。

    吃过饭,肖遥迫不及待地拉着李素素陪他下棋,还说张富仁水平不行,不好玩。李素素笑道:“好吧,你们下棋,我观看,多看你们走几局就会了。”

    这间石室是最大的,左边的石头桌子比较大,可以用来吃饭。右边的石头桌子则密密麻麻刻着横七竖八的槽子,构成一个完整的围棋棋盘。

    肖遥笑张富仁棋艺不高,非要让他先走。只见张富仁右手颤抖,竟然掉下眼泪来。肖遥瞪眼道:“小张(他以自己五百多岁为大,所以直接叫他‘小张’),输赢没什么的,你也不至于要哭嘛。哭什么?一点都不好玩,我最怕人哭了。好了,别哭,这个拿去玩,我叫小丫头陪我走就是。”

    说完,随手拿了一个黄橙橙的东西给张富仁。竟然是一个金元宝!别说张富仁,甚至连李素素也没见过这么大块黄金。这肖遥也真是,竟然把张富仁当小孩哄了。

    张富仁恼怒地推开他的元宝,言道:“别把我当八岁小孩,拿这个给我作甚。”拿起一枚棋子摆下去,立即扭矩局面,变被动为主动。

    肖遥惊道:“嘿嘿,原来你小子深藏不露,这么高明的招数都有,让我想想怎么对付你。”眼看张富仁虽然扭矩局势,但依然一脸的不高兴,就在刚才还曾落泪。李素素心里已猜出了仈jiǔ分。

    张富仁一家三口,住在偏远的山村,没事的时候,唯一的娱乐也许就是下棋了。现在两个儿子都死了,拿起棋子,想起自己的儿子,怎能不让人伤心落泪。而他儿子的死却于李素素自己有必然的关系,虽然她已经设法弥补了。但又怎么能抹掉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yīn影呢。想起这些,她就恨不得这是幻觉,是噩梦。她不愿意再想起这些伤心事,但伤心事却偏偏涌上心头,终于再也控制不住掉下眼泪来。

    肖遥气道:“哎呀,你怎么也哭了。你们一个一个,明知道我最怕别人哭,就偏偏要哭,诚心跟我老头子过不去吗?罢了,不想玩就别玩。我再去闭关一百年出来找人玩。哎......”说完转就走,李素素急忙拉住他,言道:“前辈别走,其实,我们伤心与您一点关系都没有。倒是您给我带来的快乐,能让我暂时忘掉忧愁。”

    肖遥:“别前背后背地叫,听得怪别扭的,直接叫我老头子,或者老人家都行。哦,你们为何哭,说来听听,我最喜欢听故事了。”

    李素素:“那,你喜欢听人家哭吗?”

    肖遥“不喜欢,我最怕别人哭了。”

    李素素:“那,这故事就听不成了,因为我只能哭着说出来。而且不止我会哭,我的老爹爹也会哭。”

    肖遥:“哎,不听就不听,下棋,下棋总成吧。真搞不懂你们!”肖遥输的很惨,张富仁的棋术其实不赖。

    肖遥很是不服气,嚷道:“再来,我就不信。”结果,他又输了,不过这次他没那么轻敌,只是输了一点点,他俩棋术是差不多的。李素素看不懂他们下棋,又没心去学,于是捡起那个金元宝,问道:“老人家,这个可以给我吗?”她想起,赵广只带了一点点散碎银子出门,还不知道现在况怎么样。要是能把这个元宝给他送去,一定是最好不过的事

    肖遥笑道:“原来你这小丫头也贪财。嘿嘿,拿去吧。这个,我要多少有多少。”

    李素素:“那,我还要两个。”她知道金子在世间的用处太大了。既然他说想要多少都容易,那为何不多拿两个,即便自己用不了,也可以用来救济穷人。

    肖遥抬手一抓,石室右边石壁上面一块巨石飞到他面前。然后,他对着巨石拍三下,叽里咕噜念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咒语。奇迹发生了,巨石竟然变成金灿灿的黄金。

    李素素惊呆了,她是修仙者,知道仙法妙用无穷,但这点石成金的奇迹却是闻所未闻。她未曾想到,钱财外之物,而修真者最忌贪恋外物,所以,自古修真者都不把重点放在实物上面。而肖遥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竟然也能成功。难怪要跟他学法术,就必须废弃自己以前的修为了。

    李素素拔出宝剑,把黄金一块块切下来,分割成很小一块,再用粗布包裹好,方便以后使用。她本来一刻都不想耽搁,恨不得立即给赵广送黄金去。但又怕老爹爹和肖遥相处不好,所以只得留下来多住几天。

    在后来的几天里,张富仁和肖遥混的很熟了,也开始跟他学习法术,李素素反被他们晾在一边了。这样也正好,忙完饭食,她就到旁边一个小的石室修炼。

    李素素决定去附近的城镇买些物品回来,包括她自己的衣服,因为,她一村姑打扮,却拿着一把白的没有一丝瑕疵的宝剑,很是不相称,反而容易让人觉得怪怪的。再说,天大地大未必就一定会遇到rì月教的人。她一直不敢再穿白衣裳就是怕rì月教的认得她,又要找她麻烦。主意已定,便跟肖遥说明了想法。刚要出门,竟发现,这个石洞根本找不到出口,试用隐遁术也没法产生效果,只好来找肖遥帮忙。肖遥笑道:“嘿嘿,你相信我的法术天下第一了吧。”

    李素素:“我不信。”

    肖遥:“好呀,你不信?不信就不放你出去,看你怎么办。”

    李素素无奈,只得改口道:“老爷爷,你法术天下第一,天上没有。您放我出去吧。”

    肖遥笑道:“嘿嘿,这才对嘛。”看也不看,对着石壁就是一掌,石壁上顿时出现一块蓝sè区域,好像是看到了外面的蓝天。

    李素素燕子穿云般飞过去,一下就到了山洞外面。只见眼下却并不是什么悬崖峭壁,而是一块平缓的小山坡,跟他们来时的况完全不同。回头看时,哪里有什么蓝sè的洞口,前背后都是巍巍青山。

    李素素心道:“这下惨了,回不去了。但愿老爹爹和肖遥前辈能够成为好朋友,相互照顾。”

    这里只是荒山野岭,并无道路可走,chūn天的树木开始换新装,映山红开的闹,当真是万紫千红一片好风光。李素素无暇多看,直接提气飞升,从山顶上一路飞掠下去。她知道,要找到道路,就要到山口去。果然,在山口,她找到了一条羊肠小道,顺着小道朝山外走去。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才见到有个壮汉迎面走来,看样子是个猎人。李素素赶忙跟他打听这里的地址。那猎人奇怪地看了她一下,告诉她,此地是荆州武陵郡五莲县。武陵与岭南相隔少说也有八百里,看样子,她要找到赵广简直太难。赵广离开的时rì不多,而且他几乎没带盘缠,不可能这么快就到了荆州,即便真的很顺利筹到了钱,他也未必会在荆州停留。那猎人好像很奇怪,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深山老林里,李素素当然不好告诉他自己遇到了神仙,只得故意腾空飞起一段距离,让他知道自己有能力误打误撞来到这里。果然,那猎人把她当仙女看待了,当下言道:“仙姑请等一下。”

    李素素笑道:“我不是仙姑,不过我懂一点点法术,叔叔,您有事吗?”

    猎人道:“我妻子,前年摔了一跤,双腿就麻木了,一直不能走路。很不方便,我以为,我巧遇仙女。听说仙女都是心肠很好的神仙,所以想求点灵药,医好我妻子。”

    李素素道:“婶婶的腿有摔伤吗?如果摔伤了,我就医不好的哦。”

    猎人道:“没有摔伤,好端端的就是走不动,没力气。”

    李素素道:“我没学过医术,不过听你这么说,应该是气血阻滞,加以疏通,调理应该能医好。”

    猎人喜道:“那么,麻烦姑娘到我家去一趟如何。哦,我叫王晨。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李素素道:“我叫李素素,请王叔叔带路。”她猛地想起,当初在南野县,也是一个汉子以请人治病为由把她骗到偏僻处,差点让rì月教的抓了。不过转念一想,那次rì月教是知道她在南野,有备而来,而这次只是巧遇,应该不是同样的骗局。

    转过两个山头就是猎人的家。看样子还不是很穷,居然有四间瓦屋。一个小男孩正在门前玩耍,看到王晨回来,喊道:“爸爸,你带谁来了。”

    王晨道:“这位素素姑娘是来给你娘治病的。”

    女主人穿着蓝sè的衣裳,坐在屋内的椅子上,看到李素素道来,微微一笑,表示欢迎。李素素要了一张凳子,坐定,开始施展白莲功法。这个王晨,看来是个粗心人,他也不去设法招待李素素,只在一边看李素素治病。李素素举起手掌,按在女主人的背上,悄悄运功。那个小男孩也跑过来围观,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好像都在期待奇迹的发生。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李素素忽然收回手掌,笑道:“应该好了。”

    那女主人闻言大喜,试着走两步,果然能行。当下拉着王晨和她的儿子一齐给李素素跪下致谢。李素素赶忙扶起他们,言道:“叔叔,婶婶,您们不要折煞我了,我是小辈,怎敢接受。既然婶婶已经好了,我也有事,就不打搅了。”转就走。女主人满眼含泪,言道:“吃过饭再走吧。”

    李素素道谢绝了他们的挽留,问明了一些道路走向,还是匆匆起步,离开了这个山村,此刻她只想早点赶到城市,然后去打探赵广的去向。现在,她最担心的就是他了。傍晚时分,她终于来到一个小镇。她在裁缝铺买了合适的衣服,又在集市买了一匹白马,这才去寻找客栈。她料定自己无法回到山洞了,所以打算就此去寻找赵广的行踪。

    如果有需要,肖遥会自己出来买东西,到时候再跟跟他回去不迟。岂料,这个小镇实在太偏远了,根本没有客栈,她只得再回到裁缝铺借宿。因为她发现裁缝铺的主人很面善,而且也是女人,相处起来也更方便。第二天,准备充分的她,一大早就骑马朝县城进发。此刻,李素素依然穿着洁白的衣裳,骑着白马,再加上她jīng致绝伦的宝剑,仿佛又恢复了以前的英姿,不过,这段时间经历的事却始终是挥之难去的yīn影。;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