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惊魂奇遇

    正在这时,李素素忽然感觉周围好像真有什么动静。收剑细听,却又没发现什么。刚一低头,却好像山边的树林子里有人发出呻吟声,隐隐约约似有似无,听的叫人毛骨悚然。

    好在她连死都不在乎了,也就没什么好怕的。壮着胆子跑过去四下观看,只见丛林茂密,在月光下好像树梢上都隐藏着什么黑影,仔细看看却又没什么东西。她忽然觉得自己后好像有人在呼吸,猛地回头却什么都没看到,而前面的树林深处却好像有什么东西发出声音来。

    她明明白白地知道,现在已经不是在做梦了,但是梦到的东西联想到现在的状况,不由得让她暗自感叹:“可能真有鬼。不论今晚遇到的是妖怪还是厉鬼,我都不能吓到老爹爹。既然这怪是冲我来的,我就把它引得远一点吧。”

    主意已定,直接朝西边的小山岗飞奔而去。在奔跑过程中,老觉得后面有人跟着,回头看时又什么都没见到。鬼使神差,她竟然跑到了那张家两兄弟的坟墓前,在月光下,好像有蓝sè人影在坟墓中跳出,直接朝她飞来,定神细看又什么都没看到。纵然是她再大胆,再不怕死,现在也惊出一冷汗。

    她终于明白,原来,即便置生死于度外了,也还会害怕。害怕只是人的本能,不能轻易幸免。

    诡异的况不停地重复:总觉得分明有东西在自己后,甚至连呼吸声音都很清楚明晰,但是转回头却又什么也看不到。明明在眼前有个骷髅模样的东西跃起,但定神细看又什么都没有,只剩下淡淡的月光。

    她只当是那两兄弟的鬼魂缠,所以不动宝剑,因为,她觉得自己愧对他们,不管他们是否来索命,她都没准备反抗。但现在,她终于忍无可忍了,对着可疑的方向就是一剑刺去,一点消息都没有,完全刺空。但同时,在另一个方向却发出一阵yīn森森的怪笑。这次的声音不是若有若无,而是清楚明晰。只是循声望去,又看不见任何东西。

    在她的背后又是一阵yīn森怪笑发出来。李素素无可奈何,怒道:“你究竟是人还是鬼,抑或是妖怪。我的命就在这里,想要就来拿,别老吓我好吗?”怪笑声四起,却没人答话,笑的没完没了。不过,比起之前,仿佛有,细看又没有的状况,却没那么可怕了。李素素知道根本刺不到任何东西,自己完全被动。只好跪倒在地,言道:“不管你是人,是鬼,或者是神,也或者是妖怪,你如果我要命就来拿,但是请你不要再吓我了,我快疯掉了。”这句话好像起作用了,怪笑声停了,周围安安静静。李素素道了声谢谢,起准备回去。但转念一想,现在也许还没完呢,这样回去恐怕不妥。

    果然,四周又发出怪笑声,而且这回声音更大。黑暗中终于有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发话了:“小丫头,你死定了。我们五百年没吃到人了,今晚就拿你开刀。”这句话,完全就排除了,那张家两兄弟冤魂不散的可能。或者,弄不好之前发生的一切变故都是这恶魔所造成的。所以,反而李素素不怕了,只觉得这些魔头太可恨,白莲宝剑飞刺出去,不过很快就折回来,直接朝她自己刺来。而她的御剑术居然失效。自己的宝剑居然不听自己控制。李素素急忙闪避,电光火石之间,宝剑刺入她边的一棵树上,剑刃几乎紧贴着她的衣服。

    好险!接着,宝剑又自己回去,再朝李素素极快刺来,李素素再闪避,然后剑又紧挨着她边飞过。总之,每次都只差一点点,却总是差一点点。李素素被折腾的jīng疲力竭,依然没法摆脱困境。自己的宝剑没完没了的跟自己过不去。而周遭,时不时发出的怪笑,仿佛就是在讥讽她。她心想,今晚反正是死路一条。与其活着被折磨,不如早死早解脱。心念已定不再躲避。谁知道,宝剑在剑尖离她口不到半寸的地方猛地停住了,悬在空中。

    “喂,你这臭丫头,想死吗?”这次不是冷冰冰的声音了,说话的是一个老头子,白sè衣袍,白sè头发和胡须。不过胡须很长,跟图画上的土地老头相似。也不知道他是哪里冒出来的,总之,此刻他就在李素素的前面不过一丈远的地方。

    李素素冷冷地回道:“想又怎样,不想又如何。总之,我的小命都在你手里了。如果你想要我命,我刚才早就死了。”

    老头叹道:“哎,被你识破了,不好玩,不好玩,失误,失误!”只听的当地一声,李素素的宝剑这才跌落到地上。

    李素素拾起宝剑道:“原来刚才是你这个糟老头在装神弄鬼吗?”此时她的御剑术依然失效,否则就不用自己弯腰拾取宝剑了。

    老头笑道:“嘿嘿,你这丫头,一点礼貌都没有。不过刚才真的太好玩了。嘿嘿,你被吓坏了吧。嘿嘿,好玩,好玩,这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李素素看他笑的那么开心,不由得非常恼怒。言道:“你安的什么心?人家都被你吓死了,你还觉得好玩?”

    老头:“没安什么心,你,你这不是没吓死吗?尽瞎说。嘿嘿,你真是个不诚实的丫头。”

    李素素:“要换做别人早被你吓死了。”

    老头笑道:“哼哼,要换做别人,本老头我还不想吓他呢。我可不随便陪人家玩的。”

    李素素:“你这死老头真不可理喻,懒得理你了。”转便想走。老头笑道:“丫头且慢,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李素素:“什么好消息,快说!”

    老头笑道:“你不是不理我了吗?嘿嘿,这么快就食言了,言而无信,真不是好孩子。”

    李素素气道:“原来你还在耍我!”挥剑便刺过去,那老头伸出左手竟然快如闪电般用两个指头夹住了宝剑的剑刃,李素素想把剑抽回,却是不能。

    老头笑道:“别凶,真有好消息,恭喜你通过了。”

    李素素:“通过什么?”

    老头:“恭喜你通过我的考验,可以做我的徒弟了,快跪下拜见师父吧。”

    李素素:“谁想做你徒弟了。我已经有师父了。”

    这老头名叫肖遥,xìng古怪,总是嬉皮笑脸:“你有师父,就不可以再拜我为师吗?哼,要换做别人我还不教呢。”

    李素素讥讽道:“你看的起我,我深感荣幸,不过,我还是不学。”

    肖遥:“为什么?”

    李素素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做你徒弟?”

    肖遥:“难道你不想天下第一?难道你不想去吓唬别人?这么好玩,你不想玩玩?”

    李素素一听这话就有气,刚才被他吓出的冷汗都还没干呢,怒道:“你个糟老头,没事吓唬人,还说好玩,分明是心术不正,跟你学,我还不如直接死掉算了,也免得害人。”

    逍遥:“好呀,你竟然挖苦我老不死,我可得教训你这小丫头。”说完伸手就来抓她。李素素大惊,心想这怪老头果然不是好人,这下惨了,宝剑也收不回,只得弃剑闪避。只听得肖遥又笑道:“嘿嘿,我想起来了,这叫男女授受不亲,不过我不会碰你了。我只是想废掉你现在的功夫,让你跟我学了这些天下第一的本事”

    李素素:“天下第一吓人的本事我不学,而且我的武功,法术从小就辛苦修炼而成,不想废掉。还有,你既然不想要我称你为糟老头,那么你告诉我,我怎么称呼你。”

    肖遥:“称呼?这五百年来还没有人称呼我呢。随便你怎么称呼。叫爹爹,爷爷都可以。”

    李素素笑道:“那我可不可以叫你阿姨呢?”这是她这几个月来第一次笑。她很奇怪,自己为何现在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但明明这个怪老头就是那么好笑。

    肖遥笑道:“嘿嘿,你敢叫,我就敢应。不过,如果你敢叫我师父的话,我可要惩罚你了。”

    李素素笑道:“偏不上当,就不叫师父。”

    肖遥:“叫的好,徒弟你真乖。”

    李素素心想,这老头教自己法术又不吃亏,只是,为何要废掉我自己所学呢,不问道:“你要教我也行,不过不能废掉我现在的法术和武功。”

    肖遥:“那个可不行,我练的和你现在练的,刚好反过来的。”

    李素素:“你又不知道我练的哪门子功夫,你如何知道是反的。”

    肖遥笑道:“我好歹也活了几百年,何事不知。”

    李素素:“你是神仙?不对,神仙不会装神弄鬼。你是乌龟吧,只有乌龟才能活那么久。”她也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没大没小的。但心里气他刚才吓唬、戏耍自己,所以才出言报复。但,分明这老头没有恶意,还把她逗笑了。她本不应该这么说的。所以,她马上跪下认错:“老前辈,对不起,素素失言了。不该骂您。”

    肖遥笑道:“无妨。你能和乌龟说话,证明你也是乌龟。你是小乌龟,我是老乌龟。哦不对,你是小乌龟,我不是乌龟。我这么有本事,能和你这小乌龟说话,一点都不奇怪,对不对。”

    李素素见他还是自己骂回去了,素xìng也懒得跪了,自己站起来说话:“因为你是乌龟才能证明我是乌龟,既然你不是乌龟,那么我也不是。”

    肖遥哈哈大笑:“现在天快亮了,我得赶紧抓你回去当徒弟。五百年了,一直没人陪我玩,太无聊了,所以,你一定要做我徒弟。”

    李素素:“我还有很多事,没空陪你,更不想当你的徒弟。”

    逍遥:“你刚刚都叫师父了,就已经是我徒弟了。哎,你既然不想放弃自己的修为,那么先去陪我玩玩也行,到时候记得给我找个徒弟就可以了。我可以教你别的,比如,教你下棋,就不用废弃你现在的修为。不过我的法术真的天下第一,你不学太可惜了。”

    李素素:“老爷爷,不是老乌龟的老爷爷,我现在真的不能跟你去,我得回家了。”

    肖遥:“我不管,你叫我师父了就得跟我走。”说完不容分说,拉住李素素的手就腾空飞起,这时在他们的脚下出现一团浓密的云彩,踩上去软绵绵的,很舒服。

    李素素听到两边风声呼呼,眼见山川树木急急后退,心中慌了,这一刻不知道离开多远了,老爹爹没人照顾怎么办。自己不由己,被怪老头用法术控制着,根本动弹不得,御剑术都失效,隐遁术只怕也行不通。当下哀求道:“我爹爹没人照顾,求求你放我回去吧。我不想跟您走了。”

    肖遥似乎生气了,吹胡子瞪眼,言道:“你再说话就掉下去了,你粉碎骨不要紧,别连累了我呀。”

    李素素是修真之人,知道施展法术的时候不能分神,所以也不敢再说话。不知不觉中天sè已经变的亮堂起来。一轮红rì从东方出现,染得天空的云彩万紫千红。

    “糟了,倘若爹爹起来时看不到我,不知道会怎么想。”但是,眼看脚下,山川大地,田土阡陌都变得那么细小,显然飞在很高的高空,要是真掉下去了,可不是好玩的。因此李素素也不敢找肖遥说话。

    终于在一个高耸入云的山峰前面,肖遥停了下来。只见他伸出双掌在峭壁上拍了两下,叽里咕噜念了一大堆不知道什么咒语,就看到峭壁上出现个浅蓝sè的区域,他们就直接从那里进去了。

    竟然这就是一个山洞的入口。进来以后,他们脚下云团就不见了。洞内金碧辉煌,豁然开朗。可是李素素无暇多看,继续央求肖遥放她回去,免得老爹爹担心。肖遥看到她的眼泪差一点就要流出来了。这才说道:“好了好了,我去把你爹爹接过来便是。”

    李素素怕他又装神弄鬼吓人,也就要求跟着回去,她知道他的云团既然能载两个人,那么载三个也不成问题,何况只要肖遥不控制她,她也可以用自己的法术飞行。

    当他们把张富仁接到山洞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李素素要求先做饭吃,山洞很大,很多小石室,里面虽然不是应有尽有,但家居常备之物却全有。肖遥一心想拉着她的手去下棋:“小丫头,我为了接你爹爹来,跑了那么远,你都不陪我玩,只想着吃饭,太不够意思了。”

    李素素:“可是大家都饿了,再说我也不会下棋。这样好了,让我爹爹来,兴许他会下棋。”张富仁真的会下棋,正好让他陪着肖遥走几盘。

    李素素把饭菜弄好了,喊他们吃饭,肖遥还不尽兴。还在喋喋不休地教张富仁这棋要如何走等等。

    李素素忽然给他想了一个很好的名字,叫做“南海异人”,肖遥这才说道:“老头子我叫逍遥,不是什么异人,别乱喊。”;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