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涯沦落

    终于脱离险境,李素素松了口气。同时她绪反而糟透了。她甩开赵广的手,不顾自己有伤,对着他恨恨地就是几拳头,虽然没运真气,但却是用尽了蛮力打出。同时怒道:“我本来就够烦了,你还来添乱,刚才差点被你害死。恨死你了......”赵广很吃惊,因为在他印象里,李素素永远那么善解人意,而且毫无绪,遇事冷静果断。刚才在紧急关头,她骂他“找死”,已非他所料,现在已经转危为安了,她不急于处理伤口,反而一个劲地责怪赵广,实在是太反常了。她怎么了,中邪了?他本来正为自己连累李素素负伤而暗自愧疚不已。谁知道,他还没来得及道歉,她就先埋怨起来了。这倒让他有点生气了。他当下言道:“素素,对不起,我也是太担心你才过来的,没想到反而害了你,真不好意思。”他本以为这么说了,李素素一定会满意。谁知道她竟然说:“担心我?也不看看自己有什么本事帮我,真是笨!笨也就算了,还不听我安排,”虽然在梦中李素素确实说过要他不要来找自己的话,但毕竟不是在现实中说的,不可能作数,因此他不服气:“我哪里不听你安排了,你让我练心法,我不是练了吗?难道你有说过,我不要来帮你吗?我好心帮倒忙,的确愧疚,但你也不要因此而看不起人。”赵广越说越激动,接着又道:“没错,你人美,本事也大,如同仙子下凡,我本不该象癞蛤蟆一样跟着你。但你也未曾赶我离开你。既然今天你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就不会再厚着脸皮拖累你了,多保重!”说完,转就朝山下疾奔而去,他只有手臂受伤,腿上好端端的,因此跑得很快。他只想看看李素素是不是真的嫌弃他了。如果是,那就的确没必要再跟着她了,尽管自己很想为她做点事。但他也讨厌别人把自己看扁,要是李素素真的瞧不起他,哪怕她长的再美,再善良,他也会毫不犹豫离开的。李素素慌忙喊道:“站住,回来!”

    赵广冷冷道:“你不是很讨厌我吗?”脚下依然不停。李素素起yù追过来,怎奈腿伤发作,竟然跌倒在地,她又气又急竟然晕了过去。赵广奔走了十来里路,想想不对劲,又折回山上。他心里暗骂自己,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跟她赌气,更何况本来就是自己的错。回到山上,看到李素素竟然晕倒在地,他实在想不到会这样。虽然她受了伤,不过,她既然能够引着他从危急关头远遁他乡,就一定不会有事。他哪里知道,李素素腿上的伤势非常严重,只是一直用仙气补充力量才得以坚持战斗,直到脱离危险。一旦松懈下来,出于本能的收敛,就出现了体力和jīng神上的透支,导致不能控制好自己的绪。本来,她心里烦恼郁结才找他发脾气,谁知道,他竟然跟他顶嘴,赌气。

    赵广不懂医术,也不敢去动她的体,因此一筹莫展,只想赶快把她弄醒,好让她自己想办法疗伤。李素素静静地躺着,依然那么的美丽。赵广何曾这么近距离看过她,只觉得面红耳赤,心跳加快。他推着她的肩膀摇了几下,依然没把她摇醒,自己内心却极为地不安分起来。不敢再碰她,只得坐在一边陪着她说话:“素素,你可别怪我,我不是有意要气你的。”这几天,他觉得老叫“李姑娘”很拗口的,就干脆改叫“素素”,而李素素却也不在意人家怎么称呼自己。

    他接着道:“我爹爹本是一个清官,谁知道,那群黄巾贼,不问青红皂白,把我家大大小小全杀了,我侥幸不在家才幸免于难。所以,我发誓要杀光黄巾贼报仇。后来就投奔袁术部下,直接参加剿灭黄巾军的行动。直到那次在海滩遇到你。我当时就被你感化,觉得这些是非恩怨,实在是理不清道不明的,没必要再计较下去了.......你美丽善良,高贵不凡,我很佩服你,但不敢有非分之想。所以,想心甘愿留在你边,帮你一些忙......你如果讨厌我,就应该对我冷淡一点,可是你还教我剑术,教我仙法,还不惜忍受痛苦折磨,替我祝福宝剑......因此,我认为,你已经把我当朋友了。我也不再叫你‘李姑娘’,而改口叫‘素素’。”“可是,你知道的,这没什么区别,我只是想留在你边帮你一些忙。世间险恶,你本事再大,一个人孤孤单单,到底是不方便的,多一个人多一份照应。我知道你关心那些被你救起的人的生活和处境,所以,每天都到各个村子去看望他们。还有那几个,张云,赵勇他们也很努力。你的善良感染了很多人,包括那个县令也没有半点为难我们,这很难得。......不过你想过没有,天底下那么多不幸的人,天天都在发生各种各样悲哀的事,你管的过来吗?省省吧,素素,人活一辈子才短短百来年时光,别老跟自己过不去了,凡事要拿得起放得下。素素,我说完了,该你说了,醒醒,说说你的想法好吗?”

    他回转头,竟然看到李素素眼泪已经控制不住流出来了。她竟然醒了!是的,其实她早醒了,被他轻轻推一下的时候就醒了。不过,她还是想检验一下赵广的人品,看他想说什么,尽管,这样等于在骗他,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但是,她即将要把最高明的仙法传授给他,倘若他的人品不是足够好,岂不害了他。就好象你给一个人很多钱,但那个人因为钱多了,学会了奢侈和挥霍,到头来反而更穷。所以,要看什么样的人品,才可以给予他什么程度的帮助。其实,李素素也没带什么疗伤的药材,因此只得利用仙术和内功本的功效进行调理,此刻,伤口的血液已经凝固,只是还是很痛。她坐了起来,却没说话。

    赵广道:“怎么了,你还在生我气吗?”李素素道:“其实,我本来就不怪你的。我只是好烦恼。”李素素接着道:“他们不会放过我的,迟早会找来。我该怎么办?我不想死,但恐怕只有一死才可以一了百了。”

    赵广道:“他们那么多人,都没能抓到你,等我把仙术武功都练好了就不怕他们了。”

    李素素道:“他们只是无意中发现我行踪的一群小卒子,更厉害的还没来呢。”

    赵广道:“你也别给人家长威风了,你不也有师父吗?难道他们斗得过你师父?”这一说,李素素反倒哭了起来,她又想起了许倩说的那番话。虽然出于挑拨,却好像有几分道理。赵广,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只恨自己太不会说话,竟然又把她惹哭了。眼看天sè不早,却四面荒无人烟,竟是连个安之地都找不到,心中暗暗发愁。当下对李素素说道:“我们不如找个附近的农家,先安顿下来再做打算。他们不会那么快找来的,放心好了。”李素素把仙气化解成元气,调理了伤口,勉强站起来,用宝剑撑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山。到了晚上,他们才找到一户人家。;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