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半路杀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299章半路杀出!

    “你不能动他!”水杨花看了一眼自己边的喇叭,淡淡说道。

    可是,喇叭感觉出来了自己帮主言语之间的不可否定的气势。那是一种由内向外散发出来的不怒自威的感觉……

    “是,花姐。我记下了。”喇叭再也不敢对西门庆口出恶言。谨遵水杨花的命令。

    “好了,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你就退下吧。”水杨花看了一眼右手里的红酒,说道。

    “是,花姐。”喇叭答应一声,就毕恭毕敬地离开了。

    等水杨花看到喇叭启动那辆宾利豪车,开出自己的别墅的时候,水杨花不由得自言自语道:

    “西门哥哥,你来江南的目的难道是梅家吗?”

    翌rì,天高气寒,阳光有点明媚。

    经过一天的调查,康华已经把梅家的资金状况向柳顷城和西门在汇报清楚了。

    看到梅家资金的那份资料后,柳顷城心大好。因为资料显示,梅家的资金状况其实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脆弱一点。——换句话说,她对梅家发动进攻的话,成功的机率更大!

    为了庆祝,柳顷城和西门庆还特意一起吃了个庆祝餐。

    酒足饭饱之后,两人便回到了江南好酒店。

    “顷城,明天对梅家发起进攻?”窝在沙发里,西问庆右手搭在柳顷城的左肩上,眼神在柳顷城那一对饱满的Ru房上扫来扫去的说道。

    “恩。”柳顷城答道。

    柳顷城的态度不温不火的。西门庆也不见怪。因为西门庆知道,今天晚上,势必要有事发生。柳顷城就是这样一个人,一旦有事要发生的时候,她就会变得很认真,很平静起来,就像是一个决胜千里的谋略家似的,冷静思考着将要发生的一切问题……

    果然,正如他们所料的,酒店的窗户处有一道人影闪过。

    不,应该说是一道人影闪过后,就有很多道人影接着闪过了。——这样的景,就算是代入进电视剧里,也是会有事发生的……

    是的,西门庆和柳顷城自从从顷城大厦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留意到了一个黑衣男人跟踪他们,不用说,那自然而然就是梅韶华派来的人了。

    吃过庆祝餐,回到酒店的时候,西门庆和柳顷城两人就已经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事了。只是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却不忘危险之中偷瞄几眼柳顷城的部……

    ----------------

    在江南好七星级酒店外面的一条小街道上,停着一辆黑sè奔驰。车内坐着梅少芬和梅韶华这一对姐弟。

    “老姐,派出去的那些人应该能够对付得西门庆了吧?”梅韶华得意地笑道。

    他知道西门庆的手非凡,所以,这次就jīng挑细选的派出来十五名黑衣保镖。那个西门庆就是再彪悍无匹,也难以抵挡住他派出来的这十五名数一数二的保镖吧?

    梅家是江南大家,想要找来这些保镖,其实也就是钞票的问题。

    梅家缺钱吗?肯定不缺!——由此可见,这些保镖们还真不是一般的保镖!

    “他们两人要是谁出了人命,我饶不了你!”梅少芬只是jǐng告梅韶华说道。

    梅韶华心头一喜,自己的姐姐这样说话,那其实就是间接地说那十五名保镖来对付西门庆可以说是绰绰有余了……梅韶华最是信任梅少芬,听到她这样说,心头大定。

    “这一下,我一定要好好的玩玩你们两人!”

    坐在黑sè奔驰车里梅韶华微微眯起了眼睛,眼里透shè出来凶狠的光茫,他一想到,西门庆柳顷城在一会儿后就落到自己的手里了的景,他梅韶华就不自地心头兴奋起来,让他感觉真是爽死了!

    砰!——

    就在他高兴自得的时候,在他的边上的奔驰车的玻璃上出现一道裂痕。就是傻子都能感觉出来,那是手枪shè击出子弹留下来的痕迹!

    刚才在心里意yín着西门庆和柳顷城被自己抓后,觉得非常爽快,都快要爽死了的梅韶华,这一刻,差点没有被吓死!

    梅少芬也不由得大吃一惊。——因为在她的边上的车体玻璃上也出现了子弹击打出来的裂痕。

    而在他们梅家姐弟的边,已经没有保镖可用了。——为了保险起见。梅韶华这个家伙连唯一一个兼当司机和保镖的保镖都派出去支援那十五名保镖去了。

    也就是说,现在这辆黑sè奔驰车里,就只剩下他们梅家姐弟两人!

    这辆黑sè奔驰虽然不是防弹系列的。好在是名牌豪车,质量过硬。那车窗玻璃在遭到枪击后竟然没有被打烂打碎,只是出现裂痕。——可是,这让他们更加的恐惧!

    “姐,姐!——有埋伏!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梅韶华大急,一边爬着,让头低下去防止有什么不测,一边问自己信赖的姐姐。

    梅少芬也是脸sè惊恐。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来了在B市的时候,在周川海举行的酒会上刺杀自己的那一拨人。——难道说这一批人跟着杀到江南来了?

    梅少芬的第一反应是正确的。确实是水杨花的那一批人杀过来了。——当然,为花帮老大,水杨花并没有亲参与这场暗杀,只是躲在暗处。

    正如他们梅家姐弟暗袭西门庆和柳顷城似的,只是躲在暗处观察事的进展状况。

    在黑sè奔驰车外面的,是喇叭和大宝,以及其他几名花帮成员。花帮成员以女成员居多,所以,这些来偷袭梅少芬姐弟的花帮成员,除了大宝是一个小男孩外,其他全是酥饱满的女人!

    喇叭见子弹并不能穿透梅家的这辆黑sè奔驰车体玻璃,不由得摆手示意一下不要浪费子弹shè击了。直接攻到车门处,把梅家姐弟拉下车来,杀之!

    黑sè奔驰车里的梅少芬和梅韶华在注意到枪声停止下来的时候,都不自地向外面看去一眼,看到有几个从车的两边向他们举枪围来,他们姐弟两人更加的恐慌起来。

    梅韶华已经恐惧得不成样子。都快哭了。拉着尚且镇定的梅少芬,急问道:

    “姐,姐!——你快想想办法啊——我们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啊!”

    梅少芬当然也不想她们姐弟两人死在这里。——就算是要死,也要让她们死个冥目吧?——直到现在,梅少芬还不知道,这一拨要刺杀自己的人为什么要刺杀自己呢??

    可是,现在的况看来,哪有一点办法可想?哪有一丝希望可以看到?

    梅少芬不由得摇了摇头,意示自己的弟弟她也没有办法。——这一次算是走到了绝处!

    “我不想死!——姐,我不想死!——”梅韶华带着哭腔道。

    “不准哭!——都多大的人了,还哭!你不觉得丢人,你老姐我还觉得丢人呢!”梅少芬很是训斥了梅韶华一顿。梅韶华虽然强制抑制住了哭腔,可是,那湿润的眼睛却无法掩饰他哭的事实……

    砰砰——砰砰——

    “开门!再不开门,我直接打烂玻璃了!”喇叭此时就像是一个彪悍的男人似的,抬起右腿就是猛踢梅少芬她们所坐的黑sè奔驰后车门,让梅少芬打开车门来。

    梅少芬犹豫着,如果打开的话,说不定,刚一打开,他们就直接举枪shè击自己了。——看她们的样子,似乎对于枪杀自己和弟弟,很会毫不留似的。可是,如果不打开的话,那她们就肯定持枪打玻璃了。——这奔驰车的玻璃质量虽好,却也不住近距离的几枪shè击,到时,一旦激怒了她们,她们打烂了车窗玻璃,自己和弟弟只有死的份了!

    砰砰——砰砰——

    喇叭还很兴致地踢着车门,在外面叫嚷着让梅少芬打开车门。

    思考了一遍。梅少芬有些无奈,觉得还是乖乖地打开车门,还有一丝希望。

    想到这里,梅少芬便伸手就要打开车门。

    可是,就在这时。一幕让她喜出望外的况出现了。只见一道人影闪来,那个拿脚踢自己车门的女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子就被那闪来的人影给一记踢倒在地上,手里的枪也被震落地上了。

    由于那道人影的手实在是太快,现在又是晚上的时候,所以呆在车厢里面的梅少芬都没有看清楚那个人影到底是谁。——可是,梅少芬已经看到了希望,很大的希望,——他既然是对付要枪杀自己的人的,那肯定就不是自己的敌人了。最不济也是蜘蛛侠类的英雄人物吧?——救人于危险之际!

    喇叭被人猝不及防的一踢,一个踉跄就倒在了地面上。——而且那个踢自己的家伙好猥琐啊,哪里不踢,偏偏——踢人家的部,难道是看老娘的部长得大,忍不住就想朝这个部位踢吗?——要是给老娘踢下垂了,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大宝和其他的花帮成员看到喇叭被踢,都不由得微微惊讶。想都不想地就赶紧赶过来帮喇叭。可是,还没等他们走近喇叭的边,或者说那个踢了喇叭的人影边,那道人影就动起来了。

    砰砰砰砰……

    几乎是三下五除二。大宝和其他的围攻上来的花帮成员都被那道人影给摆了一脚,打了一拳,然后就有些头晕目眩了。脚下站立不稳,又有两个人倒了下去了。

    大宝和喇叭他们愣了。

    ——这个半路跑出来的杀神是谁啊?怎么比程咬金都牛X啊?

    ——是的,在她们看来,就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也没有他这么厉害吧?她们花帮成员虽然不是个个手一流,可也是有些功夫的好不好?——怎么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这个杀星给弄倒了呢?

    “撤!——”喇叭衡量了一下这个家伙的手后。便做出了明确的指示。看来今天并不是什么大吉的rì子,还是远离这个杀星的好。——至于刺杀梅少芬,那择rì,择机会再来刺杀吧……

    哗啦啦……

    得到喇叭的指示,那些花帮成员便飞也似的逃跑开了。

    这一切,坐在车内的梅少芬和梅韶华可是把全过程都给看在眼里了。

    直到那些花帮成员远遁逃跑后,梅少芬才算回神过来。她看着那个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的那道人影,就要下车向他说声谢谢,并且看一看他的庐山真面目。

    可是,就在这时,那道人影就像是感觉到梅少芬要下车的意图似的,微微侧过了脸颊,都没有去和梅少芬对视一眼,只是微微一笑,就子一动,离开了。

    等梅少芬急忙打开车门追赶他的时候,那个人影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梅少芬只觉得好奇怪——这年头,还流行做好事不留名,做英雄不泡妞的高尚行为吗?

    可是,梅少芬纵是瞅了四周一圈又一圈,就是再也看不到那道人影了。无可奈何之下,梅少芬只好打开驾驶室的车门,坐在了驾驶室上,就要发动车子。——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得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就要启动车子的时候,梅少芬还在回想那个人影的模样。他只转过一点侧脸来,而且在晚上夜灯的映照下并不怎么清楚。——很难认清他。

    可是,梅少芬还是觉得他好熟悉啊。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尤其是他转脸过来时的微微笑容,是那样的猥琐!

    ——这样猥琐的笑容,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