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柳顷城还是处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281章柳顷城还是处女?

    “是的,我的母亲确实是一个软弱的女人。她当年没有勇气把我流掉。也没有勇气负着这么重的耻辱苟且活着。——连我这个做女儿的都有时候瞧不起她。——可是,我能瞧不起她吗?是她把我生下来,是她给了我生命。也是她让我懂得,在这个世界上,想要不被别人欺负你,谁都不要靠,就要靠自己。”

    “很庆幸的是,我比她强多了。每到她的祭rì那天,我都会给她说一句话——老妈,你女儿比你活得好上千万倍。——可是,这又怎么样?我老妈再也活不过来了。”

    “也就是这样,我很讨厌男人。可是,这个世界,这个社会,这个华夏国的百分之九十分的资源都掌控在男人的手上。我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混下去,并且要活得很快,那就只能巴结好这些男人。”

    “既然无法避免,那就不再讨厌。——弟弟,你知道吗,女人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对,就是女人的样貌,说得再俗气点,就是女人的体上的一些部位。——既然男人喜欢看美女,我也长得不差,那为什么不利用自己的体优势呢?”

    “是的,弟弟,你也是我当初利用中的一员。可是,到最后就不是了。因为姐姐渐渐发现调戏你是一件很令人开心的事。”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弟弟,你猜猜看,像姐姐这样的风sāo女人,还是不是一个处女?”

    “弟弟,你怎么不回答姐姐的问话?”

    “是你让我闭嘴的。”西门庆有些委屈地说道。在柳顷城讲述她的故事的时候,西门庆有几次都忍不住要发问,可都被她给生生压住了。

    “————”柳顷城无语。旋即就咯咯地笑开来了。虽然脸上还带着晶莹的泪花。

    “弟弟吖——我可的弟弟吖——你真是太让姐姐我喜欢了!——”柳顷城开怀笑了起来,“好了,我的故事也差不多讲完了。你可以开口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了。——说,姐姐我现在还是不是一个处女?”

    “————”西门庆只觉得背后冷汗直冒,有这么一个女人问一个男人这样的问题的吗?

    “弟弟,你是不好意思说,还是不敢说?”

    “——应该不是了吧。”西门庆无奈了,无论是不好意思,还是不敢,都不是男人应该表现出来的孬种行为。就只好硬着头皮这样猜到。——在西门庆看来,柳顷城这样风sāo的女人,是处女——怎么就跟说自己这样名贯古今的大sè狼是处男一样让人可笑呢?

    听到西门庆的猜测,柳顷城忍不住就咯咯笑开了,伸出右手食指来,在西门庆的口处很是惑人的勾划着圈圈,浅笑却异常妩媚地说道:

    “姐姐还是处女……”

    “————”西门庆瞪大了眼睛。他本想对着柳顷城说一句“你骗谁呢”的,可是,看着柳顷城妩媚动却极其认真的看着自己的眼神,西门庆终是没有说出那样的话来。

    “你真是……”西门庆有些不自

    “那当然。”柳顷城妩媚笑道,“等姐姐把自己的子给你的时候,你可以仔细的验一下货。”

    “————”西门庆无语,怎么什么样的话都能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呢?

    看到西门庆吃憋的样子,柳顷城不由得又咯咯笑得开心起来。

    “不过呢,西门老总,你想要得到姐姐的子,必须要跟着我一起去江南一趟。”柳顷城笑毕,看着西门庆说道。一脸的认真。

    “————”西门庆犹豫了。——自己就这么顺口答应,是不是显得自己太猥琐,太sè狼,太猴急了一点?

    “怎么,不愿意?”柳顷城问。

    “不是——”西门庆表尴尬,“我只是想说你做出的决定我会尊重。你让我陪你去江南走一趟,我也不会拒绝——可是,我想给你说,我陪你去江南,并不是为了……那个。”

    听言,柳顷城就咯咯地开心笑了,故作嗔地轻捶了一下西门庆结实的膛,笑骂道:

    “你这个闷sāo男!——你就是为了那个什么才答应陪着姐姐去江南走一趟,姐姐也不会说你什么的。”

    “姐姐只是想让自己心动的男人陪在自己的边,让姐姐我心里有底气。”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柳顷城的声音突然间变得又轻又沉起来。

    西门庆听得真切,只觉得一股子血气冲上心头。让自己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让自己心动的男人陪在自己的边,她心里才有底气。大概这就是柳顷城的软肋吧?

    西门庆一直以为柳顷城是无所不能,心里足够强大的。——

    很自然的,西门庆一把把柳顷城搂进怀里。先不说这是自己给一个脆弱女人的温暖怀抱,就是单论占便宜,西门庆也应该在这个时候借机揩油不是?

    西门庆见到赵明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时间。

    见面地点是赵明明选定的。西门庆到达那见面地点的时候,还是微微感到惊讶。因为是那个赵明明中学母校边上的咖啡馆。

    而且更让西门庆有些惊诧的是,当他找到赵明明的时候,她所坐的座位还是那个“521”座位。

    见到西门庆看到自己,赵明明就摆手给西门庆。西门庆微笑着向赵明明招呼。然后不用服务员的带领,就大步流星的向赵明明所坐的座位走去了。

    今天的赵明明上一个小红袄上,里面是带着棕sè格子的衣服。下是冬天穿的牛仔裤。纵是这样,还是把她那一对坚饱满的部给包裹得呼之yù出,修长的细腿也是让人看了怦然心动。

    现在的B市已经放晴。大雪后的晴天,阳光格外的灿烂,洒泄在赵明明的侧脸上,更让她让牲口们为之沉迷……

    “这么早就到了。我还以为你们女生在约会的时候都会故意迟到那么一刻钟呢。”西门庆自认为很是幽默地说道。然后在赵明明的对面坐了下来。

    赵明明嫣然一笑,看着西门庆的眼神有些混浊。也不知这时候她的心理在想着些什么。赵明明道:

    “那是约会中的女人。——我不是。”

    西门庆并没有听出来赵明明话语间的细微愫,只是笑了笑,对赵明明说道:

    “要喝点什么?”

    “随便。”赵明明很随便地回答。

    然后西门庆就很随便地叫了两杯雀巢咖啡。——西门庆倒是和赵明明有一个共通点,那便是他知道今天是来谈些事,又不是来品尝咖啡的。没有必要搞得那么文青,那么装……

    等服务员端上两杯雀巢,面带微笑的离开。西门庆便直奔主题,看着赵明明问道:

    “你知道石头这个人吗?——他以前是虎军的成员,在虎军的诨号叫‘枪手’的。”

    为了让赵明明很快想到石头这个虎军弃徒的份,西门庆在最后又补充了一句石头的以前。

    赵明明歪着头想了想,然后说道:

    “你说的是那个枪杀你的家伙,结果却因为一个美少女的一席话而放过你的那个家伙吗?”

    “——是的。”西门庆有些闷。——你看看当一个大明星是多么的不容易。被人枪杀本来就是jīng神受到很大的刺激,非但没有地方没有什么人可以索要jīng神损失费,而且还他妈的变本加厉的被媒体给报道成糗事……

    是的,那次在立交桥上,石头枪杀西门庆的事,立即就惊动了媒体。媒体就夸大其辞的争相报道。所以赵明明才会知道这件事。

    “关于他,我倒是在五年前听我老爸说起过。当时那件事闹得还很凶呢。我老爸气得脸sè铁青铁青的。”

    赵明明若有所思的说道。歪着头回想以前的往事。

    “到底在五年前发生了什么事?让虎王对你老爸那么欠疚?——还以此把石头那个家伙给逐出了虎军?”西门庆一连串了问出了自己心中所有的困惑。那次赵明明和其母马被赵鸿的贴保镖高虎绑架时,西门庆就困惑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虎王对赵鸿这么愧疚?

    赵明明没有立即回答西门庆。而是皱了皱眉头回想五年前的事。良久,赵明明才算是开口说道:

    “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事的大概还是有印象的。”

    五年前的事,任谁也不会记得清清楚楚。而且赵明明又不是事的亲历者,就更加的记不大清晰。她到现在还能记住,除了证明这位美女的记忆力好外,还能证明这件事应该不是那么容易就让人忘记的小事……

    赵明明停顿了一下,接着继续说道:

    “是这样的。五年前,那时候,虎军和我老爸所管辖的海丰军区是经常合作的。也就是一起合作去执行国家交派下来的任务。本来是合作很好的。可是,却在那次合作中,出现了丑事——”

    赵明明不由得停了下来,好像下面所谓的“丑事”真的不堪开口似的。

    “什么——丑事?”

    西门庆也感觉到赵明明的顾忌。可是,西门庆这个家伙还是很厚颜无耻地问出来了。他想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这个东西就像是一根刺扎在血里似的,一刻不弄出来,他就难受。

    知道有些人是怎么死的吗?就是因为好奇死的。

    好在问赵明明的是咱们的西门大官人,要是其他的牲口。估计赵明明真的就让他死了。

    赵明明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了出来:

    “那次任务中,那个叫‘石头’的家伙,也就是你说的以前叫‘枪手’的——反正我不知道他以前叫什么,那次任务中,那个家伙sè胆包天,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竟然调戏我的姑姑起来了。想到这里,就是让人可气!——因为那次任务要求隐蔽,而我家姑姑当时还是一个黄花闺女呢,经石头那么一调戏,自然而然也就叫出声来了。——结果那次任务失败,我老爸派去的兵力一个不剩的全部阵亡。就连我姑姑也没有幸免!——那个家伙,没有处死他,算了对他好的了!”

    西门庆听得目瞪口呆。他没有想到石头这个家伙这么的猥琐,竟然在执行国家任务的时候都敢调戏良家妇女……自己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良民呐!

    “可是,明明,为什么石头在那次任务中死掉呢?”西门庆问出自己的不解之处。

    “他不是虎军的成员吗?——虎军是什么部队?那可是国家顶级的特战部队,他们的成员没有一个阵亡的。只是有的受了重伤而已!”

    赵明明刚刚还心平气和的绪现在开始有火气了。——别说是赵明明,就是其他人,在讲述自己的姑姑因为这个男人而调戏死去的事的时候,都会气愤不已吧?——而且还是那么一个极其猥琐的家伙!

    西门庆明白的点了点头,又问出自己的另外不解之处:

    “你所说的姑姑是你的亲姑姑,也就是你老爸的亲妹妹?——她一个女人,怎么也当兵去了?”

    (书友群:215497945)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