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顾家大小姐中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252章顾家大小姐中蛊!

    听到这一句话后,西门庆都有一种跳脚骂娘的冲动了。——你们就这么不相信自己的人品,就这么不相信自己的话吗?

    是的,顾子桥派来的那两名黑衣男人就是怕西门庆不老老实实的跟他们过去。

    好在,西门庆是一个有素质的sè狼。觉得人家当保镖的也不容易的。这年头,当什么容易?就是当一个名人,私生活都被狗仔队跟拍……

    西门庆便笑了笑,看了看那个为首说话的黑衣男人道:

    “这么谨慎?——难道说顾大小姐真的出了什么事吗?”

    那名黑衣男人也不回答,只是子侧了侧,指了指他后的那辆悍马房车,对西门庆微微躬,右手抬了抬,作了一个邀请的姿势道:

    “西门先生,请吧。”

    西门庆见他们也算态度不错。也就不再多问。他们当保镖的,看来也是受到了主人的指示,不会向自己透露太多的信息。既然这样,那就只有自己去看个明白了。

    西门庆看了看叶星,对叶星说道:

    “你们在后面跟着吧。——人家既然主动来邀请了,就应该给人家这个面子。”

    “好。”叶星看了一眼那个黑衣男人,答应下来,“那庆哥小心。——”

    叶星没有把话说完,而是言有尽而意无穷——他的意思是在提醒西门庆,如果遇到了危险,记得叫喊一声。那样的话,他们就会立即跟上来救援了。

    西门庆会意的拍了拍叶星的肩膀。便微微一笑,朝黑衣男人伸手指过去的黑sè悍马房车走了过去。

    坐进黑sè悍马房车里,西门庆有一种坐进秋的悍马房车里的错觉。但很快的,西门庆就摇了摇头。因为这个房车里没有一点女人的体香。

    而且,车子启动后,速度也是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这哪里能和秋那如电一般的速度相提并论啊?

    叶星不敢大意。纵是他是知道顾子桥。也知道顾丽丽和西门庆之间的关系,可是,谁又能敢保证那另一波杀手的背后主使不是顾家的人呢?所以,如尾随形的紧紧跟在那辆悍马房车的股后面。

    好在到了顾家别墅的时候,都没有发生什么事。这让叶星心下稍安。

    顾家别墅今天和以往相比,多了层层保护。全是黑衣男人站岗。——当然,这些西门庆是不知道的了。

    因为顾家别墅,西门庆在此之前并没有来过。倒是知道顾丽丽的老家在哪里,可是也没有进去她家过。

    到这个时候,西门庆才发现,原来他和顾丽丽之间的关系是那么的特殊。

    行到别墅大院门口的时候,那位邀请西门庆的黑衣男人伸入口袋摸出了一个通行证之类的证件,然后守门的黑衣男人全伸手放行。

    “喂,后面的那一辆和我们是一起的。”西门庆赶紧按下车窗,提醒道。说到底,西门庆还是怕死……

    那个守门的黑衣男人和悍马车内掏证件的男人互视一眼,面面相觑。那个掏证件的黑衣男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对守门的黑衣男人点了点头。

    然后,叶星才顺利跟着那辆悍马房车驶进顾家的别墅里。

    顾家别墅占地面积很大。除了前面的duli住房,后面还有一个有假山有池水有闲地的大院子。商业巨擎的别墅倒是和他的份地位合得上拍。

    把车子在车库停好。黑衣男人便带着西门庆向客厅走去。叶星及那四名保镖也紧紧地跟在了西门庆的后。

    很快的,一行人就到了顾家别墅住所。

    “老板,西门庆已带到。”那为首的黑衣男人推开客厅,向坐在客厅沙发上抽闷烟的男人汇报道。

    “请他进来。”顾子桥脸sèyin沉的说道。说话的时候,又狠狠抽了一口烟。

    黑衣男人很快就退到了客厅外,对西门庆说道:

    “西门先生,老板请你进去。”

    西门庆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就推门进去。叶星及那四名保镖就要跟着进去。却被那位为首的黑衣男人给拦住了,冷声说道:

    “你们不能进去。老板谈事的时候,不许外人站在旁边。”

    叶星眼神一厉。但终究没有爆发。一来他透过玻璃墙体确实看到坐在客厅里的是顾子桥。想来他的老板西门庆不会有事。二来——放眼整个顾家别墅大院,里三层外三层全是黑衣男人站岗,而自己只有寥寥可数的五个人,自己有资本爆发吗?——还是别做傻事了……

    推门进去。偌大的顾家客厅里就坐着顾子桥一个人呆在那里抽闷烟。西门庆微感惊讶。这时,顾子桥也用他那yin沉的目光看向自己了,一副审视的眼光,死死的盯着西门庆,就像是要从西门庆的眼睛里看到什么真相似的……

    西门庆有些被他看毛了。不由得讪笑一声,对顾子桥说道:

    “顾叔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西门庆和顾子桥有过一两面之缘,所以一眼就知道他就是顾子桥,顾丽丽的老爸。

    “我什么意思?——这个要问你吧!”顾子桥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把手里的特供小熊猫香烟烟蒂给狠狠地按在了烟灰缸里。就像是和那烟股有仇似的!

    西门庆懵了,这顾老爷子今天唱的是哪一出啊?

    “子桥——子桥——快,快!女儿醒了!”

    而就在这时,楼上传来一个女人惊喜交集的声音。也传来噔噔的下楼梯的声音。这声音西门庆识得,是顾丽丽的老妈孙慧的声音。那个在自己救了顾丽丽险些遇到车祸时,一心想着要让自己做她女婿的富态漂亮女人。

    嚯——

    顾子桥就像是遭到了电击似的。立即从客厅的沙发上给站立了起来。孙慧这时也走到了旋转楼梯的一半处,看到了西门庆到来,有片刻的不解,不由得征了征,但还是心系女儿的安危,没有来得及细问,就赶紧向顾子桥招手。

    顾子桥也顾不得对西门庆表现出凌厉的气势了。立即就在孙慧的叫喊下往楼上奔去。

    西门庆也不自地跟了上去。是聋子都听得出来了,顾丽丽出事了。而且是出了大事,否则,顾子桥夫妇不可能会急成这样。

    ——而且,似乎还和自己有关系呢?否则,顾子桥为什么要派人“请”自己过来呢?他为什么不去“请”别人?这个用股都能想到这事自己应该脱不了干系。可是,自己又做了什么呢?

    西门庆完全懵了。他有太多的不懂。不对,是全部不懂。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到底是哪跟哪啊?怎么顾丽丽说出事就出事了?

    “小庆啊……你也来啦。”孙慧这会儿才算是没有把西门庆当成透明的。看到西门庆跟着跑上楼来,就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和西门庆打招呼道。

    “是顾叔叔把我叫来的。”西门庆简洁答道。“丽丽——怎么了?”

    看得出来,孙慧对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偏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让这一对夫妇这么的对自己的意见截然相反?

    孙慧也没有细问。只是哦了一声,便很急躁的就跟着自己丈夫的脚步声向楼上跑去了。

    西门庆紧随其后。

    跑到楼上,西门庆也没有心思观看一下顾家别墅和自己的那幢别墅谁优谁劣。而是跟着孙慧的步伐向东面跑去,跑了两步,就到了一间房间外。

    房间很大。西门庆尾随进入的时候,看到房间里除了顾丽丽的老爸老妈外已经站了好几个人。有一对老人,想来应该是顾丽丽的爷爷nǎinǎi。还有一个穿着助理制服的年轻女人。另外一个,便是一个面相和善的男人。他右手里正拿着一根银针在顾丽丽的人中处快如点shè的扎着,应该是一名医生。

    顾丽丽病了?

    这是西门庆脑海中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回想昨天她还活蹦乱跳的跟着自己去参加冬雪会的,怎么这会儿就病成这个样子,卧不起了呢?

    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在看着躺上上的顾丽丽。因为那个年纪很大的男医生挡住了西门庆的视线,西门庆顺便欣赏了一下这个房间的内部摆设。

    南面的落地窗处摆放着几盆花草植物。往里就是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一些杂七杂八的小物件,想来这应该就是顾丽丽的闺房了。因为在边上还放着一个大狗熊。——好像这个未来的社会里只有女生才会抱着一个大狗熊睡觉吧?

    “丽丽,丽丽,你能听到老爸说话吗?”顾子桥快速蹲在了顾丽丽的边,一把握住自己女儿的小手,看着顾丽丽面sè苍白,眼睛微睁的模样,就急切着问道。

    可是,顾丽丽就像是没有听到似的。眼睛虽然微睁着,可是,两眼极是无神,也没有转动,就像是痴呆儿似的……

    西门庆移了移步伐,也看到了顾丽丽的模样。——这让西门庆的心里不由得一疼。

    顾丽丽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得了什么病?

    这是西门庆脑海中产生的第二个念头。西门庆有些急了。一把抓住了那个男医生的左手,问道:

    “我知道你是个中医医生,请问——顾丽丽她这是怎么了?”

    那位男中医正在施针,经西门庆这么一抓,差点失手扎错。他低喝一声:

    “我正在用针,你不要妨碍我!”

    顾子桥立即就急了。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西门庆的边,一把把西门庆给拉开。恶狠狠地道:

    “丽丽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你害的!——我家丽丽那么对你,对你那么的好,你竟然下蛊害她,你好歹的心啊!我的女儿认识你,真是瞎了她的眼了!”

    如果换成别人这样对待西门庆,西门庆恐怕早就对其不客气了。可是,这是顾丽丽的老爸,将来有可能成为自己岳丈的男人。西门庆没有生气。反而对他所说的话越发的不解,皱起了眉头,喃喃道:

    “下蛊?……”

    西门庆是知道下蛊的。这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用毒手法。也是最让人头疼的用毒手法。而一旦沾染上蛊毒,如果没有良医,那就麻烦了。就算是有良医,如果遇到下蛊高手,那么也将难以医治,最后的结果多半是要受尽折磨,或疯或傻,然后丧心病狂……

    难道顾丽丽被人下了蛊?

    这是西门庆脑海中产生的第三个念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事就糟糕透顶了。顾丽丽这样一个可人的大美女,难道就这样被蛊毒给毁了吗?

    西门庆确定xing地又看了一眼顾丽丽的脸sè,苍白如雪,没有一丝血sè。和昨天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而且,时不时还会在她的脸上浮现了一抹红晕来。红晕如花——仔细看看,竟然像是雪花一般!

    看顾丽丽这个脸sè,西门庆不由得征住了,这确实是中蛊的迹象……在宋朝的时候,西门庆就见到过有人中蛊。虽然表现出来的症状不一样,但是,神却差不多。都是像被人给抽走了灵魂似的,犹如一具行尸走……

    现在的顾丽丽微微睁开了眼,却呆若无神,不就是这样一副模样吗?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