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二次暗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232章二次暗杀!

    周川海是一个智者,喜怒不形于sè。

    可是,就算是一个圣人,他会对自己厌恶之极的敌人死而复生没有一点不爽之意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他就不是圣人,而是傻x了。

    “那个暗杀西门庆的家伙真是菜到家了。”石头犹自愤愤道,他对西门庆可是恨入骨子里去了,敌姑且不说,就算是站在周川海的角度上来说,他也非常希望西门庆去死。——死得远远的。最好死了再死——死上一千回!

    “哦?”周川海眯起了眼睛微微一笑,看了一眼石头,笑呵呵地问石头道:

    “如果是你去暗杀西门庆,是不是很顺利,就如同探囊取物一般?”

    “那当然!——”石头很是违心地说道,他和西门庆对战过,西门庆的手确实不是凡人级别的。当然,石头更加的相信,你的手就是再快,也快不过我的枪法。石头嘿嘿笑着,眼睛转动着想了想,好像是想到什么关键似的,突然神一紧,把头凑向周川海,轻声问道:

    “公子,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去暗杀他吧?”

    问完这句话的时候,石头就心里窃喜了。因为他很乐意做这样的事。也很有把握完成这样的事。对付敌,对付公子要对付的人,他可是很在行的。

    这也是石头怀异术,却迟迟没有向西门庆下手的原因。因为石头虽然是周川海的贴保镖,但是,他还是有头脑的,他知道他家公子如果想要西门庆灭亡的话,他自然会知会自己一声的。

    而自己如果没有公子的许可,他是不会轻意杀人的。因为他怕会给公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况且,就算是站在敌的角度来考虑,石头去找西门庆进行暗杀去了。可是,石头当真有那个把握吗?——上次比斗的时候,石头就吃了西门庆耍计谋的亏,他可没有十足的把握就可以把西门庆给干趴下了……

    周川海看了石头一眼,若有所思,然后他轻轻摇了摇头,道:

    “这个节骨眼上,我们不要动。也没有必要动。我们只需坐山观虎斗就行了。”顿了顿,周川海又道:

    “当然,如果有这个必要的话,我会让你这么做的。”

    “好咧!——”石头咧开嘴巴笑了起来,猥琐的样子立即就呈现了出来——“我十分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能亲自手刃敌,这种感觉还是蛮爽快的!

    周川海笑笑,道:“不过,我想没有这个必要了。”

    “为什么?”石头有些不乐意。

    “他都已经动起来了。——西门庆离死亡还会远吗?”周川海笑道。

    “可是,公子,你不是说,这次暗杀西门庆的不是宋俊干的吗?”石头皱了皱眉头问道。他觉得这个问题好深奥哦,上次自家公子还说宋俊不可能会这么干的,可是,这才几天功夫,他就又说是宋俊已经动了?

    “我是这么说过。——我到现在也在认为,宋俊是不可能这么干的。”周川海接话道,就好像是要消除石头的困惑似的,又接着说道:“可是,他让人收购顷城国际化妆品公司,就已经说明他已经动了。——他既然动了,就肯定会要一个结果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石头笑道,便也不想再理会这些高智商的问题。咧了咧嘴,就大口大口的抽着自己的zhongnanhai烟去了。

    ****************************************************

    景和医院。1o1病房。

    西门庆就躺在这间病房里。

    西门庆的体正在渐渐康复。他已经脱离了危险,也不会再出现醒了又晕的况了。

    景和医院是个大型医院,平ri里人流煕动,倒是生意兴隆。甚至都有不少老外来这里问诊就医看病。

    也就是说,景和医院里进来一两位老外,并不会引起别人的注目和奇怪,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见怪不怪了。华夏人有一个看客心态,喜欢对老外之类的人物盯着看不放眼,也同样有一种心理,那便是见怪了老外后,觉得老外除了**大点,其实也就那样,也就习以为常,不再注意他们了。

    今天,景和医院里和平常一样,进进出出的人流中,不乏有老外的人影窜动。其中一位老外没有走向挂号处,也没有去走向专家挂号处。而是在医院的走廊左转,就转到了医院的病房区了。

    他人高马大,金碧眼的。他朝着左侧病房的第一个房间看了一眼,那是1o9病房,他心下寻思了一会儿,就径直向里面走去。

    很快的,史密夫就出了在一个病房的门口,站着数位强力壮的jing察,他们个个负枪荷弹,守卫严紧,看得出来,他们这是有意要保护病房中的人物。

    史密夫的眼神微微收缩,他已经知道他今天所要寻找的目标,他的猎物,就在那间病房里。

    如果换成其他的杀手,可能在见到这么严谨的守卫后,就知难而退,再谋杀机了。可是,他是其他的杀手吗?——显然不是!他可是一个极度自信,极度张狂的杀手,而且还有一个要命的xing子,那就是他喜欢冒险,越是有困难,越是有危险,他就是越喜欢,越是想尝试一番,他觉得,那样会给他带来极大的刺激……

    所以,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史密夫这个高大威猛的老外哥就朝西门庆的病房走了过去。

    如果单是看他的外貌和神,你根本就不会把他和杀手联系到一起,顶多只是觉得这是一个老外而已,而且还是一个长得有些秀气的老外……

    “对不起,先生,这是重症病房。——请留步!”一名守卫在西门庆病房外的jing察看到史密夫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就往这边走来,就很善意的提醒史密夫说道。

    “哦,我来看望我的朋友。”史密夫用很不流利的华夏语对那位jing察说道。

    “西门先生的朋友?——”jing察问道,“那请先生出示一下证件,我们好和西门先生确认一下方可放你进去。”

    为了保护好西门庆的安全,刘兵特意加强了对西门庆的保护。每一个要见西门庆的人,都会经过这一道程度。就是怕杀手有机可乘,混入西门庆的房间,再进行暗杀。

    如果西门庆是一个普通的家伙,也就没有这样的事了。别说你重枪了,就是快要死了。也不会有人这么对待你。可是,西门庆现在是普通人吗?不是,他可是全华夏国最有名气的大明星了。也是一个大型化妆品公司的大老总,如果他出现什么不测的话,那整个华夏国就会跟着震上一震的。这样的责任,纵是正直的刘兵,都有些担待不起……

    你看,人是不可能平等的。都是分三六九等的。

    听到jing察的说词,史密夫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但这种不爽的绪也只是一闪而过,很快的,就在他的脸上就显现出来了温和的笑意,对那位jing察说道:

    “我来得匆忙,证件一时之间就忘记带了。——我真是西门先生的朋友,你进去和他说一下,就说大卫先生过来找他他就会知道了。”

    史密夫笑呵呵地说道。他用“大卫”之名,只是用来掩饰自己的真实份。这是一个杀手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的素质。

    见史密夫说话坦承,又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那位jing察犹豫了一下,然后他还是答应了下来,对史密夫说道:

    “那好吧,大卫先生。你在这里稍等一下。我进去和西门先生确认一下就出来。”

    “好的。”史密夫笑道。

    然后,那位jing察就转头向病房里走去。

    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史密夫动了,他伸手入怀。已快的掏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机来,枪上没有装有消声器。——是因为它不用装。因为他是气针枪,这是做为杀手,经常用到的武器,动静很小,效果显著。

    因为之前那位jing察和史密夫的一番“友好”沟通,其他的三名jing察都jing神松懈了下来,觉得这个史密夫确实应该就是西门庆的朋友,所以,在史密夫掏出枪的那一刻,他们都没有怎么反应过来。

    直到他们看清楚史密夫手里的枪,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已经慢了一步。

    嗖!——嗖——嗖!——

    史密夫连三枪,那三名jing察的右手刚伸到腰间的手枪上,他们的动作就僵硬了下来,然后就子一斜,直直地倒了下去,在他们的喉咙间,各有一根长长的尖尖的黑针!

    突然听到后有异样生,那位和史密夫进行过交谈,准备推开西门庆的房门进行份核实的jing察突然转过来。

    可是,他刚转过来。一把黑漆漆的,凉嗖嗖的手枪就顶在了他的脑门上。

    这一刻,这位jing察害怕到了极点,立即就举起了双手,嘴唇哆嗦着一时之间竟然没有说出话来。那是一种接近死神的无限恐怖感觉!

    史密夫好像是在计算着时间,他是一个经验老道的杀手。在shè样了那三位jing察后,他一边把枪顶在那位核实份的jing察的脑门上,一边用他那碧绿sè的眼睛瞅了一眼走廊上的摄像头,然后头也不回地对那位他顶着脑门的jing察说道:

    “愿你在天堂过得幸福!”

    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扣动了板机,一条长长的尖尖的黑针穿进了那位jing察的脑袋里,他的眼神一征,然后就永远的这样定格下来了……

    甚至,在他临死之前,都没有来得及说出一句对这个世界告别的话来!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史密夫这个杀手,不给他说的时间!

    是的,这一刻,对于史密夫来说,时间就是最宝贵的东西,他要在医院的监控人员现况不对,派人到来的时候前面,把病房中的西门庆给解决掉,让他去见上帝去。

    到时候,他会同样送给西门庆一句话,那便是他对这位jing察所说的这句话:愿你在天堂过得幸福!

    砰!——

    史密夫一脚踢开了西门庆的房间门。

    躺在病上正输着营养液,以及鼻孔里插着氧气管的西门庆突然间神紧张起来。因为他感觉到,来者不善呐。——你见过你的朋友来看望你时,都是以这种暴力的方式进入病房的吗?

    你就是xing格再他妈的潇洒不羁,也不带这么踢门进入病房的吧?——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那便是杀手来袭,他见自己没有死翘翘,便梅开二度,进行二次暗杀!

    西门庆的直觉是正确的。因为他再次看到了那位对他暗杀的外国佬!

    有些人,哪怕只是见到一面,你就会铭记他的样子。比如杀手,对你进行枪杀的杀手,在你看到他对你开枪的那一刻,他的凶神恶煞形象已经深深印在了你的脑海中。当然,也比如凤姐。同样具有让你一眼难忘的轰炸效果。

    “你……你——你要干什么?”西门庆神紧张。——开玩笑,生死关头,不紧张都难啊。

    因为紧张,所以,西门庆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话。西门庆只知道,先说出一些话来,无论是什么话,先稳住对方,争取一点时间再说。

    “送你上天堂……”

    史密夫微微一笑说道,然后就举起了那把黑漆漆的气针枪。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