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真性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223章真xing感!

    两天后。

    西城大厦。顷城国际化妆品公司,柳顷城的办公室里。

    柳顷城今天一的银sè职业装。装里面衬着一个立领的白sè衬衣,配合银sè的装,让柳顷城看起来,十分像是一个jing明干练的职场办公室jing英人才。

    当然,柳顷城的能力,已经远远过了那个范围。她已经直接晋升成为了办公室jing英的领导,一个化妆品公司的大老总。

    是的,就是到现在,顷城国际化妆品公司的员工几乎是一致认为顷城国际的实权当家人就是柳顷城。而西门庆就像是一个若有若无,虚无缥缈的存在似的。当然,这只是指实权方面,在其他方面,他们还是看中西门庆的存在的。比如说西门庆的股权,比如说西门庆可以每天除了干什么都不用干,就可以坐分万亿利润。

    这个办公室可以说是柳顷城的私人办公室。除了西门庆和她的助理经常进来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进来过。就是那些大客户大商人前来洽谈,也没有被柳顷城叫进这个办公室里来过。

    一般况下,柳顷城都会叫他们去茶客室,也就是上次她和雅宝公司的那些人谈判所在的地方。

    可以说,这间办公室是柳顷城的私人小天地。不许别人随便进入打扰她。

    一般的男人是进不来的。而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却是个例外。——当然,这些,西门庆目前是不知道的。就是到后来——谁知道呢?

    柳顷城扭动着她那滚圆的股走向她那间小酒柜,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柳顷城已经开始养成了和西门庆在这办公室里**外加调酒的习惯。

    边喝酒边**,——还真是他妈的够浪漫的。

    西门庆看着柳顷城的背影,看着她那扭动着的滚圆大股咽口水。就好像他的口水比那酒柜里的美酒都是好喝似的,他坐在沙里咕咚咕咚的咽个不停……

    柳顷城这个女人,就像是一个活人衣架,无论穿什么样的衣服,她都能搭配出一种风采来。当然,在这些各种各样的风采中,xing感永远是占据第一位。——这是一个懂得如何讨好男人和如何勾引男人的女人,哦,不,女妖jing!

    西门庆每次进这个办公室,都有一种自己要变成唐僧的感觉。

    倒了两杯西门庆不知道的红酒。柳顷城又风万种地走了过来。面带微笑,就好像是故意要勾引西门庆似的,的那叫一个板正啊,把她那一对器给展露无遗。——当然,是外面裹着一层白布的展露无遗。

    那一对被白sè衬衣包裹得鼓鼓囊囊的脯,好像是有魔力似的,立即就吸引住了咱们西门大官人的眼球,恋恋不舍……

    “弟弟,你这么瞅人家,——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啦……”

    柳顷城拿着一杯红酒递到西门庆的面前。可能是故意要挑逗西门主在,她的声音嗲,撩人心魄。最最主要的是,在她递给西门庆红酒的时候,还故意把腰给弯得更低一点。她那本就没有怎么系好的口处,就立即显露出来了深邃的ru沟了……

    中有沟壑,yu辩已忘言。

    ——这是咱们西门大官人看到那一对足有两指多深的沟所联想到的一句古体诗。西门庆想,那些古代的一些大文豪,大诗人们,他们的灵感是不是在调戏美女的时候迸出来的?——看来,他们真是文人“sao”客呐……

    “————”这一下子,咱们的西门大官人瞅得更加欢快了。

    你yu盖弥彰,那就不要怪我变成sè狼了……

    直到柳顷城站直子,西门庆才算回神过来,表有些木讷地接过柳顷城递过来的那杯红酒,嘿嘿一笑,有些微羞地道:

    “我是无意的……”

    “呦,弟弟——你跟姐姐我客气什么啊?”柳顷城突然间笑咯咯地说起话来,说话的时候,还右腿一抬,就轻飘飘地坐在了西门庆的边,因为是坐在西门庆的左边,柳顷城伸出右胳膊,就像是无良小姐勾搭良人似的,一把勾住了西门庆的脖颈,她那一张祸国殃民的小脸蛋立即就凑到了西门庆的脸边上,距离只有两厘米那么远,吹气如兰地对西门庆说道:

    “你就是有意的,姐姐我也不会说你什么的……”

    “————”西门庆有一种想站起来逃跑的冲动。这个sao姐姐,威力又开始挥了!

    柳顷城这么近距离的靠近自己,西门庆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就像没有一个定向似的,瞅来瞅去,却不知道自己要瞅什么,西门庆有些无奈地道:

    “顷城,别这样。……”

    “别哪样?——”

    柳顷城眨巴着她那一双大大的水水的就像是一汪秋波似的大眼睛看着西门庆问道。

    “————”西门庆快哭了。有这么接话的吗?

    “吖,弟弟,——小弟弟!”柳顷城突然间看向西门庆的下体位置惊呀道。

    “小——弟弟?”西门庆不由得看了一眼自己的**,那里已经撑起了一个大大的伞状。西门庆顿时就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烫,这个女人,叫人家“弟弟”就叫人家弟弟,为什么非要加个“小”字呢?

    ——人家的不小,好不好?

    也是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对这个称呼有些不太懂,所以,才会有这样怪异的想法……

    “你看看,小弟弟都出卖你了。你这个‘大哥哥’还抵赖什么?——越是抵赖,只会越的增加你在我心目中sè狼的指数……”柳顷城一脸妩媚地看着西门庆说道。说完后,还很流氓地看了一下西门庆的小弟弟……

    “————”西门庆真的快哭了。有这么明目张胆的调戏人的吗?

    “我知道你不好意思。”柳顷城犹不罢手,看着西门庆的小弟弟,笑咯咯地道,然后又把右手从西门庆的脖颈上给抽了下来,就要伸出去去抚摸西门庆的小弟弟……

    哗!——

    西门庆一个激动,嚯然站起子来。一脸亢奋又jing惕地看着柳顷城。他却没有注意到在他猛地起的时候,他手里的那杯红酒已经在他强大的冲力下已经泼洒大半,全洒在了他的裤子上。而洒在裙子上的位置,不偏不倚,正好是那块撑起的鼓鼓的敏感地带。

    ——从某个角度来说,咱们西门大官人的那家伙确实够劲。否则,也不会撑得裤子的那个部位直接挡下了西门庆不小心泼洒出来的红酒。

    很快的,西门庆的那个部位就湿漉漉一片了……

    柳顷城看了,不由得一征,差点没有因为西门庆的激动而大笑出声来。

    柳顷城假装了一下,表很是淡定地看着西门庆,一脸的不可思议表,看着西门庆,干巴巴地说道:

    “你看,都湿了……”

    “————”西门庆有一种想跳楼自杀的冲动。有这么说话露骨的吗?有这么说话调戏人的吗?

    这一句话一语双关。可是,在西门庆听来,柳顷城这个风sao的姐姐,是不可能说出正经的那一层意思来的。她所说的意思,就是那一层十分的不正经的意思……

    你看,都湿了——

    额个神哎,怎么会有这么风sao的话从这位姐姐的嘴里面吐出来?

    这个女人!这个妖jing!——这一刻,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在心里不知道诅咒暗骂了柳顷城多少遍了。

    “弟弟,你在想什么呢?”柳顷城眼睛里尽是玩味的神sè地道。

    “我在想,你到底是一个什么妖jing变的——说话怎么,怎么……”西门庆气哼一声,他一个大男人,他一个名贯古今的大yin贼都说不出这么风sao的话来……

    “怎么——什么?”柳顷城明知故问。

    “————”西门庆崩溃了。西门庆举枪投降,看着柳顷城,一脸无奈地道:“没什么。”

    柳顷城妩媚一笑,然后咯咯地笑,再然后就掩嘴大笑,笑。纵是这样,她的笑声还是像风铃一般悦耳,十分的动听。很自然的,柳顷城笑的花枝乱颤,带动了她前利器的乱颤,一晃一动的,就像是一对硕大的果冻似的,弹xing十足,让人忍不住的就想上去吃上一口……

    西门庆也顾不得去欣赏这“果冻”的美感了,赶紧用手掌去擦拭那一块部位。西门庆心里焦急地想:

    这一会儿可怎么走出这办公室呐?也不知道这红酒会不会在这个部位留下酒渍,要是留下的话,那——自己走出去,还是一头撞死算了,没脸在这个世界上活了……

    笑毕,柳顷城看了一眼西门庆,见他急着擦拭那个部位。就很是有兴趣的,一言不的倒在沙里,一手顶头,很是欣赏地观看起来,就像是观看美国大片似的,眼神专注,极富**……

    擦着擦着,西门庆就擦不下去了。

    ——你想啊,一个大美女,就那样跟欣赏艺术片似的看着你擦拭你的那个——部位,你能淡定得了吗?只怕更多的是蛋疼吧?

    看到柳顷城这个样子,咱们的西门大官人极想骂一句“流氓”的。可是,这似乎是女人的专项吧?自己一个大男人,羞答答的骂出这么一句来,还不让这位风sao的姐姐给乐翻了天?

    “真xing感。”

    很突兀地,就像是柳顷城没有调戏完西门庆似的,柳顷城淡淡地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而这句话在西门庆听来,很bsp;   西门庆真的很想问一句,你的调戏还有完没完了。

    看到西门庆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柳顷城从头下拿掉右手,头顺着手力垂下不少,给柳顷城增添了不少风

    柳顷城看着西门庆,面带微笑地道:“是不是又上火了?”

    “————”西门庆自然是听懂了她这句话的意思。只是没有想到,她竟然就这么没有羞涩的问出来了。西门庆顿了顿,看了一眼还没有萎下去的宝贝,尴尬地道:“有那么一点点……”

    “那就让姐姐再给你灭把火?”柳顷城笑咯咯地看着西门庆说道。

    “——算了。这里可是你的办公室。——这是公司。”西门庆实在不好意思说你来吧,不用问我了。

    “就算你答应,我也不会答应的。”就像是看穿了西门庆的心思似的,柳顷城得意一笑,说出这句话来。然后神sè就变得正经起来了。

    “————”西门庆有一种想跳脚骂娘的冲动。你说你都把人家调戏成这样了。却很不负责任的拍拍股走了,不留下一些激——是不是太残忍了?

    “她找过你?”正经起来的柳顷城是那样的正经,看了一眼西门庆,又捧着手里的红酒杯子喝了一小口红酒,问西门庆道。

    这一句话问的很突兀,也没有前后逻辑。

    可是,西门庆却心知肚明她在问自己什么。西门庆收拾了一下心,又很是不爽地看了一下自己裤子染湿的部位,这才回答柳顷城道:

    “她是找过我。”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