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这算不算又一次的表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    第216章这算不算又一次的表白?

    “真是没有想到,她有这么大的狼子野心。”

    秋看了一眼躺在木屋边上,就是死,都没有合上眼睛,眼神里全是不甘神的虎翼,淡淡地说道。

    “虎翼的智慧确实是你们虎军中最耀眼的。”赵鸿看了一眼虎王笑道,“可惜——”

    “可惜什么?”

    虎王看着赵鸿笑问。

    “可惜她不了解你虎王。——或者说,她没有十分完全的了解你。”赵鸿笑道。

    “嗯?”虎王挑了挑眉头。

    “她只知道我和你交非浅,她却不知道我们的交深到哪种地步——曾经出生入死的战友,难道对彼此还不够了解吗?她培养出来这么一支组织,妄想借我赵鸿的人的名义去刺杀你,以此来激我们两人之间的争斗,这一步棋,可以说她下的烂透了。——”赵鸿分析着说道。

    “不——你错了。”虎王摇了摇头说道。

    “嗯?”这次,轮到赵鸿挑了挑眉头。

    “按照你的分析,这确实是一步烂棋。她也并没有因为这一步棋而有什么大动作。——我到是十分觉得这是她的一步探水棋。看看我们之间的交到底有多深。会不会因为五年前的那个虎军弃徒而关系破裂。——她的智慧依然是耀眼。她现我们的关系并没有因为那个虎军弃徒而破裂,所以就直接来了个釜底抽薪,用你的家人把我给了出来,她的那一步你认为的烂棋,其实是一步极为关键的棋……”

    虎王和赵鸿就像是分析上瘾了似的,在那里大分析特分析。

    “哈哈……哈哈……”赵鸿不由得就哈哈笑了起来,“分析的在理,在理!——大哥仍然是大哥,永远都比我赵鸿胜上一筹!”

    “既然此间事已了。那大家就各回各家吧。”

    虎王对赵鸿的夸赞并没有谦虚。而是十分高兴的对大家伙说道。西门庆可算是轻松下来,这两个老家伙可算了絮叨完了。

    “干爹,我送你吧。”西门庆赶紧走到虎王的边,讨好似的对虎王说道。

    “不用了。我得先送秋去医院。”

    乍听到西门庆叫自己干爹,虎王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他到现在都没有怎么搞明白,西门庆这个家伙这是怎么了,怎么第二个愿望竟然是要叫自己“干爹”?——难道这孩子,小时候老爹死的早,想在自己上找到那种虚无缥缈的“父”吗?虎王有时候都会这么很另类的想。

    当然,如果让咱们的西门大官人知道的话,西门庆肯定会在心里痛骂虎王一下:你老爹才死得早呢!——人家是好sè,可人家也是一个大孝子好不好!别动不动的就咒人家老爹死的早好不好?

    “虎王,这里的事怎么善后?”赵鸿看了一眼虎王问道。

    “我会叫刀疤他们赶过来的。他会处理。”虎王说道。便扶了一把秋,就往自己的越野车子走去。

    赵鸿便也不再说什么,给小孙说了一声后,就要带赵明明和马离开。

    现在落单的,就只有咱们的西门大官人了。

    ——于是,西门庆觉得自己好孤单啊。

    似乎是看到了西门庆的孤单落寞,赵明明看了一眼西门庆后,就对自己的老爸老妈道:“老妈,你就和老爸一起坐车回去吧。”

    当然,如果说得不好听点,那就是赵明明这个小女人,见西门庆独自一人,——不正是自己对他下手的机会吗?自己不是一直在找这样的机会吗?

    马看了一眼西门庆,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诡异一笑。赵鸿还想再说什么,就被马一把给拉上了车子,对赵鸿说道:

    “你这个爹怎么当的啊。怎么就不为女儿考虑一下呢?——女儿现在正处于期,你就别拦着她了。”

    “————”赵鸿和赵明明这一对父女很是无奈地看了马一眼。

    西门庆也微感惊讶,这个女人,这个已当妈的女人,还真是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啊……

    赵鸿和马就上了小孙开的车子,一路绝尘而去。

    现在就只剩下赵明明和西门庆了。

    ---------------

    “你怎么赶过来了?”坐在西门庆的防弹奔驰房车的副驾驶室上,赵明明笑着问西门庆道。

    “我也不知道。一不小心就赶过来了。”西门庆开玩笑的说道。

    “是为了救我吗?”赵明明眨巴着一双大眼睛问道。

    西门庆扭头看了赵明明一眼,她的眼睛大大的,此时此刻,水汪汪的,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溢出水来似的眨巴着,看得西门庆真是一阵心神不定啊。车子开着开着,都有些开偏了。要不是赵明明提醒,都开到路边的小沟里去了。

    “算是吧。”西门庆顺水推舟地说道。心想这个赵明明平ri里看着鬼灵jing怪的,怎么一犯起傻来,这么弱智?

    “我知道你是为了逗我开心才这样顺着我说的。”赵明明接着说道。

    “————”西门庆觉得,他太小看女人了。

    “纵是这样,我也很开心。”赵明明笑呵呵地道。这一刻的她,一点都没有刚才被人用枪指着脑袋,吓得花容失sè的神,好像就没有生那样的事似的,一脸的明丽笑容……

    “——开心就好。”西门庆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话了。

    “你知道吗——”赵明明扭过头看向西门庆开车的侧脸,“我和老妈被那些家伙绑架后,想到的最频繁的事是什么吗?”

    “何时被救出去呗。”西门庆心想,这小女人的脑袋没有事吧?问这么弱智的问题……

    “不对。——”赵明明很果断的否定了,也不等西门庆问,就自言自语道:“我想的最多的是,我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你了……”

    “————”西门庆征了征。

    “这算不算又一次的表白?”赵明明眨巴着她那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正在开车的西门庆打趣着说道。

    “————”西门庆没有说话。而是看了一眼前面的路况。

    见到西门庆这个样子,赵明明有莫大的失落感。——这算不算是无声的拒绝了?

    可是,就在这时,就在她赵明明心灰意冷,准备扭过头伤心一下子的时候,西门庆突然扭过头来,一把揽住了赵明明的小脑袋,深地看了一眼赵明明后,就直接凑过去了嘴唇,在赵明明的樱桃小嘴上给重重地亲上去了。

    西门庆想,先不说自己对人家小美女的感觉如何。光是这一份心意,咱就应该给人家一点回报不是?

    ——当然,你可以说,这是咱们的西门大官人想占便宜的最华丽的借口。

    猝不及防下的赵明明被西门庆这么突然的强吻。未经人事的赵明明立即就心花怒放,小鹿乱撞了。很快的,赵明明就很霸道地双手揽住西门庆的脖颈,很贪婪很拼命很上瘾的亲吻着西门庆,就像是西门庆一离开她的嘴唇,自己以后就再也亲不到了似的……

    哐啷!——

    车内正在激吻的一对男女,突然子一个晃,一股强大的震把他们给自觉分开了。

    西门庆和赵明明都脸带惊讶之sè。直到他们放眼出去,透过车窗玻璃看到面前的小沟时,他们才现,因为他们过分的投入,西门庆又没有停车,直接把车子开进路边的小沟里去了。好在,这时路上的车辆很少,并没有生什么车祸之类的更悲惨的事

    ********************************************************************

    这几天。在华夏国的各大电台,甚至网络媒体,都在播着这样一条广告:寻人启示:男。名字:莫松。有一个妹妹叫莫小梅。在o8年的那次大地震中,兄妹离散。

    将这些广告词说出来的,正是咱们的西门大官人。也就是华夏国最具人气的当红影星。

    在优酷、土豆这些大型视频网站上,这条广告也插在了视频的前面,让人很讨厌。

    而人们更加奇怪的是,这个叫西门庆的大明星他不去给化妆品或者其他的产品去做广告,却做出这样一个寻人启示的广告来,他这是怎么了?似乎很另类啊——是的,这样的广告代言,好像在西门庆这里,还是独一份吧?

    一时之间,西门庆这个家伙,再次成为众人谈论的焦点。

    ——不得不说,咱们的西门大官人真是一个大大的话题人物啊。这样的家伙,不红都天理难容啊!

    当然,这一次,跟着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的,还有莫小梅,以及莫小梅的哥哥:莫松。大家都在猜测,这个莫小梅是何许人也?竟然让大名鼎鼎的西门庆给她做这样的广告代言,那她肯定是一个大大的富婆了,开了一个天文数字的广告价。否则,这样另类的广告代言,西门庆这样的大明星怎么可能会接呢?

    可是,大家都错了。只有西门庆知道,莫小梅是那样的生活不容易。

    ——虽说在西门庆刚红的那一段ri子里,莫小梅和西门庆被柳顷城拉去的记者们报导过“绯闻事件”,可是,华夏国的人们又怎么可能知道那个绯闻女友就叫莫小梅呢?

    是的,这次西门庆是免费为莫小梅打广告。为她代言寻找她失散多年的哥哥。

    当然,这件事西门庆并没有给莫小梅说。

    本来,咱们的西门大官人早就因为成为大明星而觉得自己应该退出娱乐圈,不能让自己成为公众人物。——在看了那位名叫陈关西的明星的艳照后,西门庆更加的觉得,当一个公众人物真是可怕啊。自己可是有一个怪癖,想拍点啥的,都会时时刻刻有人想给你公布开了。——西门庆想淡出娱乐圈的想法就更加坚决了。

    可是,为了莫小梅的那一句话,她说打广告找她哥哥,除非找大明星才有大效果。——就为了这么一个意思的一段话,西门庆再次下水,亲自给莫小梅做找哥哥的寻人广告。

    不管效果如何,西门庆想,自己也是尽了力了不是?

    噔噔~~噔噔~~噔噔噔~~~

    西门庆的手机响了。

    西门庆心中一喜,还以为是莫小梅的哥哥有消息了。便很快的掏出手机。

    可是,当他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风sao姐姐”的字样时,西门庆就有些失望了。但是,很快的,西门庆还是高兴地笑了笑,——风sao姐姐来电,难道不值得让人高兴吗?

    西门庆接通电话:

    “顷城,怎么了?”这是西门庆的客话。西门庆知道,就算是没有什么事,这位风sao姐姐也会找个电话疯,sao的……

    “呦,弟弟,几天不和姐姐联系,都开始和姐姐装客气啦……”

    柳顷城那边笑咯咯地道。说的话虽然有一些生气的内容,但她的语气,根本就听不出一丝生气的气氛来。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妩媚。

    “这都被你听出来了。”西门庆笑道。——西门庆确实有几天没有去顷城国际化妆品公司了。也有几天没有和这位风sao姐姐进行沟通谈话了。

    “我听出来的东西不止这些……”柳顷城笑道。

    “还有哪些?”西门庆笑呵呵地问道。

    “你想姐姐了。”

    “————”西门庆想,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修炼成jing的呢?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