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战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    第2o6章战友!

    翌ri。天朗气清,阳光大好。

    海丰军区。赵明明的老爸,赵鸿所统领的军区。

    在秋开的悍马车里,西门庆独自一人坐在后面。虎王却安静地坐在副驾驶室上。秋的悍马车一如既往的如飞似电。虎王这个老家伙却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很淡定,很从容。就好像是如果秋把车开得跟龟爬似的,她才会不淡定似的……

    嘎吱——

    秋开着的悍马房车在海丰军区前停了下来。刹车之稳,停下之快急,让那些看门的左右三排士兵都不自地看了一眼这个漂亮得有些过份的女司机。

    你能想象得到吗?就是秋开着她的悍马房车在接近海丰军区的时候,她都没有减。就这样生生的刹车下来。那种景,就像是一条火线似的从很远的地方在冒了一阵烟后就直接到了这座大院的面前似的……就算是从视觉感官上来说,也是艺术唯美的……

    很快的,从军区的边上,就跑过来一个站岗放哨的人员,一路小跑跑到秋的边,问道:

    “什么人,干什么的?”

    秋没有说话,而是酷酷地掏出了虎牌。就差没有来上一句:挡虎军者,不得好死!

    那个站岗人员看到秋手里的虎牌后,不由得神sè一变,立即体一动,一个很标准的立,敬礼,一气呵成地做了下来,然后大手一挥,叫道:

    “虎家军,放行!”

    站岗人员喊完后,那电子军区大门就缓缓被工作人员给打开了。那守护军区大院的左右两侧的军人们,也都脸sè变得严肃起来,对缓缓驶进去的悍马房车敬礼!

    这让西门庆微微吃惊。这个虎王,哦,不对,这个虎军的牌子还真是个宝贝啊。

    放秋他们进去后,那个站岗的工作人员立即就打开了传呼机,向里面汇报说:

    “虎家军到,虎家军到……”

    然后,很快的,从军区里的北面就驶来了一辆军车。迎合着秋开的悍马房车而来。

    当两车开近。都停下来的时候。那辆军车里面就跳下来了两个军人来。为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材中等,但看起来十分的强壮jing干,一脸的英气。说实话,可以称他为“中年帅哥”。

    跟在这位中年帅哥边的,是一个材不高的中年军官。虽然看起来板倒是壮实,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他上的肥而已。而且,他的高,实在是看不出他哪里有一丝帅气的成分。说实话,可以称他为“中年衰哥”。

    西门庆向他们这两位中年人瞅去一眼,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为的中年帅哥是赵鸿。那个边上的矮胖军官倒是不知道是谁。

    两人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到虎王所坐的副驾驶室门边上,赵鸿一脸笑意的看着坐在车里面虎王。

    虎王便推门而下,西门庆和秋也跟着推门而下。

    “大哥!——什么风把你给吹到我这里来了?”赵鸿率先开口对虎王说道。说着,就一把把右手搭在了虎王的肩膀上,一副亲兄弟的模样。

    “兄弟!——就算是没有什么风把我吹来。我也能过来看看你吧?”虎王笑眯眯地说道。

    西门庆留意的在一旁听着,这些大家伙们,就是有能耐,连他妈的说话都能说得让人心里舒服的程度。明明是有事而来,却说得冠冕堂皇的……

    当然,看他们之间的感,似乎也不是假的。

    “好说!好说!——大哥,请进到屋子里面说话。”赵鸿便笑着和虎王向一处军屋里进去。

    西门庆和秋对视一眼,便跟着走了进去。

    可能是赵鸿和虎王这一对老战友好久不见,一时之间有太多的话说不完,所以,赵鸿并没有怎么留意西门庆的存在。这让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微微有些失落。人家可是快成为你赵家女婿的人了,怎么都不带看人家一眼的?

    “那个家伙还在车厢里面呢。”西门庆小声给秋说道。他所说的那个家伙,自然而然就是虎王拉来问话的那个右手手心有刀疤的杀手了。

    “放心,他跑不了。”秋淡淡说道。

    “————”西门庆只好闭嘴。他本是想借这个话题和秋聊几句天的,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不解风

    赵鸿和虎王又一阵寒喧了数句。赵鸿这才注意到西门庆和秋的存在。当他看到西门庆的时候,不由得神微微一变,心道这个小子怎么和虎王一起出现了?他和虎家军是什么关系?

    “他是西门庆。”虎王见赵鸿看西门庆有些呆,就介绍他们认识道。

    “知道,知道。”赵鸿笑道,“我们早就见过面了。”

    听到赵鸿和西门庆早就认识了,虎王微感诧异,但一闪即逝。接下来,又给赵鸿介绍了一下秋。赵鸿向秋打了声招呼后,就指着他边的那位矮胖的军官说道:

    “这位是刘长顺军官,是我们海丰军区的副长。”

    “原来是你啊!——”西门庆不自地叫了一声出来。

    “什么?”刘长顺和赵鸿不由得一愣,不知道西门庆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是什么意思。虎王和秋也有些惊讶地看了看西门庆,——这个家伙!

    西门庆看了一圈这些家伙们都在用一种诧异的目光看着自己,西门庆这才算正常起来,嘿嘿一声尴尬笑,便道:

    “没什么——没什么!……你们先聊正事,你们先聊。”

    西门庆想,总不好意思一进别人的地盘,就找人家的茬吧?怎么也得让虎王把他们之间的事给办妥了再提自己的事吧……

    “这……这个小兄弟。呵呵……”刘长顺有些无奈地呵呵笑了两声。算是缓和一下气氛。赵鸿和虎王都微微笑了笑,也没有再去追问西门庆要说些什么。只当他是无心之失。

    “好了。既然有了这么一段小插曲,我想——”虎王正了正神sè,看了一眼赵鸿说道,“我想,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兄弟,你知道我的,向来无事不登三宝,就是你是我兄弟也是这样的。”

    “我自然知道大哥的脾xing——”赵鸿看着虎王笑道,“大哥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说话的时候,赵鸿轻轻皱了皱眉头,难道虎王过来,真的有什么事不成?

    虎王便向秋看了一眼,秋会意。就立即走出军屋,走向自己的悍马车子。拉开车门,一把那个右手手心有刀疤的高大男人给揪了出来。

    秋走出去后,赵鸿和虎王都一时之间没有什么话要聊。赵鸿知道,有事要生了。赵鸿在心里猜测着,将要生的事是好事呢,还是坏事呢?

    ——像这种找上门来的事,多半不是什么好事吧?……否则,也不会有“来者不善”这个词汇了。

    很快的,秋就揪着一个男人进了军屋,一把把那个高大男人给推倒在地面上。看了一眼自己的干爹。见虎王没有什么吩咐了。又再次站回到了西门庆的边上。

    “大哥,你这是……”赵鸿看向虎王,并没有把后面的“什么意思”给说出来。

    虎王看了一眼倒在地面之上的那个男人,叹气一声道:

    “我叶山虎生平还没有做过伤过咱们兄弟俩个和气的事来,就是五年前,因为那个虎军败类,我都给了你一个最好的交代,将他给逐出了虎军。——可是,兄弟,今天大哥来,只想是问兄弟一声,这个人是不是你的手下?”

    听到虎王这样严肃的话来,赵鸿不由得轻轻皱起了眉头,认真的看向倒在地面之上的那个高大男人。看他的样貌,想了想,又微微皱了皱眉,对虎王说道:

    “看着面熟。——既然大哥你这么说了,那肯定就是我的手下了。大哥,到底是什么事?”

    赵鸿不傻,他最是清楚他这个大哥虎王的为人,他既然亲自押着一个人过来找自己,那肯定就是和自己有关的事了。他知道虎王不喜废话,便直接直奔主题的问道。

    对于赵鸿的回答,叶山虎点了点头,道:

    “听你这么说,我就更加坚信不是你主使那些人刺杀我的了。”

    “什么!——刺杀你?”赵鸿不愣了愣,就好像是他刚才是听错了似的。要知道,“虎王”之名,震动b市,有谁敢对他下手?

    “不错。”虎王点了点头,“而刺杀我的那个人,此时此刻就倒在你的这屋子地板上!”

    不用问,虎王说的就是这个高大男人了。——他之所以倒在地板上久久不能趴起,那是因为他的手指头疼得他yu死不活的。那是一股钻心的疼。

    赵鸿的神sè不由得一动,深深地皱了皱眉头,看着叶山虎说道:

    “大哥,你是怀疑我要对你下手?”

    打狗看主人,现在狗都揪出来了,那么,他背后的主人就是最大的敌人了……别说是赵鸿会这样揣摩虎王的心思,恐怕是个人都会这么揣摩吧。——当然,除非你不是人……

    虎王却摇了摇头。对赵鸿说道: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更加的坚定你不会是那个在背后主使要刺杀,要害我的人。”叶山虎顿了顿,又道:

    “但无法排除的,是你赵家院子里的人!——或者说得再大一点,是你军部里的一些人!”

    呆在一边的刘长顺却有些不满虎王的态度了。他知道赵鸿和虎王是关系不浅的战友兄弟,可是,自己不是。于是,刘长顺突然拍案而起,对虎王说道:

    “虎王,大家都敬重你是一个响当当的大人物。赵长以前也和你是出生入死的兄弟战友。他不能对进行什么难听的反驳,但是,——这并代表说,我们的军士就任由你们虎军诬陷!你们要是怀疑赵长,那就拿出来点证据给我们看看!”

    说实话,当西门庆看到这个家伙拍案而起,义正辞严的说这些话的时候,西门庆觉得,这个刘副长——真**。

    ——虎王是什么人物,你竟然敢这么不顾虎威的拍案而起?……找死呢吧?

    果然,听到刘长顺这么不给虎王面子的站起来,秋的手上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就出现了那条双节棍,一股蓄势待的感觉……

    虎王却向秋使了个眼sè,示意她不可轻举妄动。

    赵鸿也感觉到这气氛有些紧张起来,便按了一下刘长顺,转过头来对虎王尴尬一笑道:

    “大哥,实在是不好意思。刘大哥他就是这么个脾xing,他最是看不惯别人瞧不起我们军队——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大哥你瞧不起我们……”

    而刘长顺却不甘心地道:

    “长,你这话说的也太客气了点——人家都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你还这么退让的……要我说,他们既然怀疑咱们,就让他们拿证据来,如果拿不出证据来,就不要在这里含血喷人,出言诬陷好人!”

    “刘副长!——你闭嘴!”赵鸿可能拿刘长顺有些无奈了,便向刘长顺吼道。

    刘长顺嘴巴动了,想再说什么。

    “这是军令!”赵鸿立即补上一句。

    于是,刘长顺就很不甘心地闭上了嘴巴。用不甘心的眼神看着虎王。

    虎王却呵呵一笑,对赵鸿说道:“你有这样一个下属,也是你的福气了。刚正不折,好,是个好军官!——”

    虎王说着,突然脸sè一凛,看了一眼刘长顺道:

    “但是,这和事实无关。——你既然想要证据,那我就给你找出个人证出来!——”

    虎王说着,就把他那威风凛凛的目光看向了西门庆。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