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反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    第181章反击!(1)

    “不劳烦!——不劳烦!”那jing官嘿嘿地笑着,眼睛在本xing下偷偷地瞄向了柳顷城那饱满的部。——真是壮观呐!

    等那个jing官就像是被柳顷城下了盅似的,一脸花痴傻笑的走出拘留室的房间。西门庆才向柳顷城的边稳步过去,轻声问道:

    “你找刘副局做什么?”

    “当然是让他放我们出去喽……”柳顷城微眯着她那大大的有神的眼睛说道。

    听言,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原本还因为痛扁了赵成一顿的痛快心一下子就一落千丈起来,这个sao姐姐,咱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西门庆不傻,知道刚才自己那样的痛扁赵成,正如赵成临走前说的,肯定是靠他的权势对自己和柳顷城痛下yin手。他们只有吃哑巴亏的份,坐等着赵成那个人渣的欺负。

    想到这里,西门庆就不自地叹了口气。

    看到西门庆脸sè无奈,唉声叹气的模样。柳顷城反而嫣然一笑,走近西门庆的体,把她那一张祸国殃民的艳俏脸揍到了离西门庆的脸不到两厘米的距离,看着西门庆的眼睛,眼神妩媚挑逗……

    这让西门庆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就向后退了两步。——这个风sao姐姐要干嘛?……她这是要“干”吗?

    ——可这也太随便了吧?这里可是人家的拘留室,先不说外面随时有人进来,让人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就是这做那什么的条件,也太差了吧?也太不卫生了吧?

    “你在想什么呢?”看到西门庆脸上的表丰富多彩,柳顷城就妩媚一笑,看着西门庆问道。

    “我是在想——现在我们都成了阶下之囚。什么时候才能重见天ri啊?”西门庆很是违心地说道。

    柳顷城这个妖jing怎么可能没有听出来。就算是西门庆不说,她也已经看穿了西门庆的心思。这个小sè狼,在老娘面前还伪装?……可是,柳顷城看穿并没有揭穿,而是莞尔而笑,接着西门庆的话题说道:

    “我让那个sè眯眯的笨蛋jing官去找刘副局来,就是要光明正大的走出这监狱,让咱们重见天ri。”

    听言,西门庆不由得一征。如果说只听到柳顷城说一遍这样的话。西门庆不会上心。可是,这句话,柳顷城已经接连说了两遍了,而且,看她的样子,是有成竹,志在必得的样子。可是——

    “你别逗人开心了。”西门庆有些自嘲地说道,“我们无凭无据,怎么证明我们的清白?那个刘副局虽然是正直,可是,他在逮捕我们之前就说了,他需要证据——可是,我们有吗?”

    西门庆说完,很无奈地两手一摊,表示没戏。

    “我找刘副局,就是要给他证据的。”柳顷城笑眯眯地看着西门庆的俊脸说道。

    “什么!——你没有开玩笑吧?”西门庆的表很难形容。时好时坏。很是纠结。

    “弟弟,你是信呢,还是不信呢?”柳顷城看到西门庆将信将疑的这个表,就很是调侃地问道。

    “我——”西门庆更加纠结了。他知道柳顷城的能耐,做事常常出人意料。可是,他们都这样了,她哪里来的证据?

    “你应该好好的谢谢姐姐我——”柳顷城说着,就伸手摸进上职业装的外衣袋里,手伸出来的时候,在她的手上已经多了一支笔。“你看看这是什么?……”

    西门庆在柳顷城伸手去摸口袋的时候,还以为这位风sao姐姐能拿出有力的证据呢,可是,当他看到柳顷城拿出来的是一支笔的时候,西门庆就大失所望了,——我的明sao姐姐啊,你光拿个笔,没有纸,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作证……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拿出来一支笔,难道要写字吗?——”西门庆只好这样说道,“就算你要写字,可是,也没有纸啊……”

    “————”柳顷城有些惊诧地看着西门庆。

    这个山炮!

    “你真看不出来这是一支什么笔吗?”柳顷城想确定一下西门庆到底是不是山炮。

    “钢笔啊——怎么了?”西门庆还很认真地打量了一下那支笑,可不就是他见过的钢笔吗?

    “————”柳顷城彻底崩溃。

    还真是一个山炮!

    “这是录音笔。”

    “————”这次是西门庆无语了。“录音——笔?”

    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哪里见过这么高科技的玩意啊?

    “也难怪,你是从大山里面走出来的苦命孩子——没有见过也属正常。”柳顷城叹了口气说道。与其是给西门庆找不认识录音笔的借口,倒不如说是给自己找西门庆不认识录音笔的合理借口。

    西门庆已经惊喜地瞪大了眼睛,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听到柳顷城说自己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的话,惊喜交集地问道:

    “你是说————刚才赵成那个人渣,还有赵雪那个女人所说的话全都给录了下来?”

    “不是。”

    “————”西门庆脸上的笑容刹那间崩溃。

    “还有你和我的声音。”柳顷城笑咯咯地道。

    “————”西门庆脸上的笑容死灰复燃。这个风sao姐姐,还真是能折腾人。

    不等西门庆再说话,柳顷城就打开了录音笔,果然,里面就传来了刚才她们和赵成赵雪激烈对话的声音来。

    “顷城,没有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西门庆听着录音笔里传出来的对话,兴奋地对柳顷城说道。

    “弟弟,你没有想到的东西多着呢——比如,姐姐我在上也很有一手呢!”柳顷城眼现妩媚地笑道。

    “————”西门庆吃憋了。这个sao姐姐,真是个妖jing啊!什么样的话都能扯到调戏人家的话题上去。

    柳顷城兴致起来,就要继续调戏西门庆,可是,便在这时,拘留室门外响起了皮鞋踩地板的噔噔声音。

    也就是说,那个sè狼jing官已经叫他们的副局刘兵jing官到了。

    柳顷城便收了脸上的妩媚笑容,转瞬之间,就变得一本正经起来。完全看不出,就在前一秒她还风sao得能把她面前的男人给生吞活剥了。

    不得不说,柳顷城很有潜质去当一名变脸演员。

    西门庆不自地舒了口气。这样的况,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吱——

    随着铁门的响声,那个sè狼jing官就带着刘兵进来了。然后,那个sè狼jing官就很讨好地向柳顷城看去一眼,对柳顷城笑道:

    “柳小姐,刘副局我已经叫来了。你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

    他在想,在自己这只猫还没有偷到腥之前,要尽量对人家美女殷勤一点。

    可是,柳顷城却很不客气地就直接忽视他了。扫了他一眼后,就没有再看过他一眼,也没有再提到关于他的事。直接看向刘兵说道:

    “刘副局,请你把无关紧要的人员遣散。我有话要说。”

    刘兵听言,不由得眼睛微睑,似乎是想到什么。便对那个sè狼jing官说了一声:

    “你们都先出去吧。”

    那个sè狼jing官本就因为柳顷城的过河拆桥把他无视而火气丛生,现在又被柳顷城给驱逐出去,他的火气更甚。

    ——可是,这又怎么样?他不是一个人物,做不到当场爆的事来。只好以一个下属的份唯命是从地带着那几个小弟jing察走出了拘留室。

    见状,柳顷城才开心一笑,拿出录音笔来,对刘兵说道:

    “我们已经查到是谁要陷害我们了……”

    -------------------------------------------

    夕阳西下,余晖普照。整下世界都被披上了一抹火烧云的sè彩。

    这是下班的高峰期。都市里的男男女女们,穿行在都市街道上,为了他们的梦想而脚步匆匆。

    经过堵车,红灯。一辆大气的奔驰终于在b市公安局的门口停了下来。

    等到车上走下一老一少。老是一位中年大叔级别的男人,眼神睿智,jing光焕。一少是一个惊艳众生的大美女,亭亭玉立,一黑sè职业装,看得人呆若木鸡……

    “大明星就是大明星。——前来探监的人非富即贵啊!”

    等那一对老少男女走进局子,那个看门的人,不自地摇头叹息说道。

    “真是没有想到,顾先生竟然到来——真是意外啊!”那个被柳顷城耍弄的jing官第一眼就看到了顾子桥和顾丽丽的影。连忙出声奉承道。

    经他这么一出声,很多小弟jing察都看向了顾子桥和顾丽丽。对他们点头哈腰的。尤其当他们看到顾丽丽的时候,就不仅仅是一脸的傻笑了。

    “请问,西门庆被关押在哪个牢房里?”顾子桥虽然不知道这个主动向自己打招呼,看着很认识自己的人是谁,但还是很是有礼貌地问道。

    这年头,大富大贵之人,你不认识很多人,但很多人却认识你。——和明星差不多。

    “您也找西门——先生?”那sè狼jing官本想直呼西门庆的名字的,毕竟他对他们还有余气未消。可是,一想到b市的商业巨无霸来看望他,就不敢造次了。

    “是的。”顾丽丽好像很急的样子,“快说,他被关押在哪里了?”

    听言,那个sè狼jing官赶紧赔着笑脸说道:

    “很不巧——西门先生他已经被我们副局无罪开释了。”

    “——无罪开释?”顾子桥和自己的女儿大眼瞪大眼。

    “是的,顾先生,顾小姐。”sè狼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心想:看来还是老老实实的在jing察局里呆着吧,那个西门庆,那个sao娘们,看来不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人啊……

    ------------

    “看来那个小子还真是福大命大,命不该绝呐!”

    走出b市分局的时候,顾子桥笑呵呵地对自己的女儿说道。

    顾丽丽白了父亲一眼,道:

    “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命不该绝?”

    “好,好——我口误,口误。”

    顾子桥连忙缴械投降说道。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只要他没事就好了。”顾丽丽淡淡地说道。

    顾子桥看了一眼自己痴的女儿,不由得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关于感,他觉得,他这个当长辈的,不应该去过问的太多。

    顾子桥道:“看来他们的能耐让我们小看了。也不需要我们的帮忙了。——这一下子,就可以免去一次找葛老的麻烦了。”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