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性伴侣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    第173章xing伴侣!(1)

    在西城大厦一楼的会客沙上,坐着两名男人。一个中等材,一个微胖材。两人的穿着很一致,都是西装革履。那个中等材的男人还戴着一个眼睛,看样子,像是一个很有知识很有文化的家伙。

    西门庆在柳顷城的带动下,来到了两个男人的面前。

    “柳总,这两位就是药监局来的客人。”赵雪见柳顷城和西门庆走来,就脸现微笑地对柳顷城说道。

    柳顷城朝助理赵雪点了点头。然后就微笑着看向那两个男人。

    柳顷城是一个善于处理人际关系的人。现在的她,一脸的端庄,完全看不出一丝她调戏西门庆时的sao表

    柳顷城伸出右手来,对着站在右边的那个微胖的男人说道:

    “你好。我是柳顷城,顷城国际的总经理。”

    柳顷城边介绍着自己,边和那两个男人一一握了手。那两个男人也自报家门,柳顷城知道那个微胖一点的男人叫程军,那个材普通,戴着一个厚厚的眼睛的叫孙子民。

    “我旁边的这位,是我们顷城国际化妆品公司的老总——西门庆。——相信两位不会陌生吧?”柳顷城微笑着说道。哪怕她有一点**的倾向,但是她的表仍然没有什么sao的迹象……

    “认识——认识。西门先生的大名,我们自然是听说过的。——他可是现在最红的明星呢。”两个男人有些讥笑地说道。尤其是最后一句话,他们是特意指明西门庆是当下最红的明星,而不是历史上那个有名的yin贼。

    ——他们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他们不知道西门庆就是那个西门庆。

    西门庆自然听出他们的意思来,也不想和他们理论什么,反正你们说的就是再天花乱坠,也影响不到自己泡妞,和你理论做什么?

    柳顷城也没有在这上面纠缠的意思,看着程军和孙子民,就问道:

    “我听助理说,你们是药监局的成员?”

    “柳总这就是明知故问了。”那个叫程军的胖子眯着小眼笑道,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副sè眯眯的模样,“你们顷城国际化妆品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自然是要来调查一番的。”

    “是的,柳总。”那个戴眼睛的男人好像见柳顷城长得很漂亮,就忍不住的想插嘴说话,“我是高级药监分析师,由我来负责对你们产品的研究检查。”

    柳顷城扫了一眼他们两个男人,除了增添一份不爽外,没有别的感觉。先不说他们sè眯眯地瞅着自己吧,就是长相,和她总调戏的西门庆都相去甚远——不,是甚甚远。——估计,就是肾功能都没有西门庆的好吧?

    然后,柳顷城就毫不客气地道:

    “两位的意思我已经知道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不用查了。我已经叫人检查了我最近产品的成分。里面确实是有致人毁容的成分,也就是大家通常所说的硫酸水——一会我会叫助理把那份检查结果单给你们打印一份,你们直接带走交差就行了。”

    “这——”两个男人似乎没有适应柳顷城态度的快转变,面面相觑。

    “这样难道不好吗?”柳顷城笑着反问,“可以省掉你们不少麻烦,我也省事了。”

    “我想,我们还是走一遍程度的好。”两个男人笑着说道。那个胖男又轻声说道,“我知道,柳总已经公关过了我们副局,副局也特意嘱咐我们要照顾一下柳总——你看,你拿出一份有问题的报告让我们回去交差,那不是自己消灭自己吗?”

    柳顷城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她确实对这两个sè眯眯看着自己的男人没有什么兴趣,甚至都可以说是有一丝讨厌。便笑道:

    “你说的不错,我确实用钱公关了你们药监局副局长。可是,我想用不到这个了。”

    “用不到这个?……”程军和孙子民又面面相觑地看在了一起。这个女人,她的脑袋没什么问题吧?

    “对。”柳顷城这次很干脆的回答道,“回去告诉你们副局。就说我柳顷城叫他按实公布。——当然,这个事实里面,也包括我们以前产品的药物成份单,让他比较着说话。”

    “比较着说话?”两个男人好像有些不解地问道。

    “是的。”柳顷城说道,“你把我的话带到你们副局就懂该怎么做了。”柳顷城心想:怎么这些家伙笨得跟头猪似的?那个截眼镜的还是搞药品分析的呢,这样的脑子能分析到哪里去?

    “——好了,如果没有别的事。两位就请回吧。我一会儿就会派人把两份检查单给送到贵局去。”柳顷城扫了一眼面前的两个不入她法眼的男人,下了逐客令道。

    “这——”程军和孙子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他们本想是借着这一工作机会,一睹柳顷城的美貌的,现在看到柳顷城的相貌确实是如大家所传的那样国sè天香,就想多和她聊会天,可是——“好吧。打扰柳总工作了。”

    说完,两个男人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在一边已经心里乐开了花。自始至终,西门庆都没有说一句话,但是,看着柳顷城这样的不给他们面子,这样的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西门庆的心里就是一阵接着一阵的暗爽……

    “既然公关了他们的副局,为什么不遮掩一下呢?”西门庆有些不解地问柳顷城。

    “西门老总,没想到你的脑子和他们一样的蠢笨!”柳顷城笑咯咯地说道。

    “————”

    “不过呢——”柳顷城突然压低了声音,“姐姐我喜欢。”

    毕竟周围还有她的助理小赵,以及不远处还有几个员工在忙活着。柳顷城在有旁人的时候,还是知道注意自己的形象的。

    西门庆暗叫庆幸,如果是在办公室里,只有他和柳顷城两个人的况下,自己是不是又要遭受柳顷城的调戏之灾了?

    “西门老总,你有没有听说过‘yu盖弥彰’这个词?”柳顷城问西门庆道。

    “自然听过的——”西门庆好像明白了什么,眼前一亮,“你的意思是——”

    “不错。既然咱们公司内部有内鬼,那咱们要是不把真实的检查单给公布出去,让内鬼告知幕后cao纵者,他们再给咱们来上一刀,咱们到时候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傻呵呵地去遮掩呢?——再说,这样就事实说话,把以前没有问题的产品检查单也公布出去,我们以后说是遭人陷害,也算有了根据不是?——我想,但凡是个有正常智力的人,都会看出这里面的问题的。”

    柳顷城娓娓道来。毫无顾忌。

    这让西门庆都有些不解。都知道自己公司内部有内鬼了,还这么在公司的公共场合说这些似乎应该是公司机密的事,难道就不怕被内鬼给偷听了去吗?

    但西门庆也只好听之任之,因为他对柳顷城的能力十分的相信。只要有她柳顷城在,他心里就有安全感。

    ——女人常常从男人上找安全感。可是,男人就不常常从女人上找安全感吗?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你放一个很漂亮很风万种的老婆在家里,你却天天在外出差,你是不是会经常在自己的女人上找不到安全感?

    ---------------------------------------

    走出西城大厦的时候,西门庆可是一脸的疲态。其实倒不是体累,而是因为这次公司产品毁容的事件给闹得。

    噔噔~~噔噔~~噔噔噔~~~

    西门庆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西门庆惯xing下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见显示屏上显示着“水杨花”这三个字时,西门庆的神一个亢奋,因为这是那个和自己有过一夜女人的电话。

    这个水杨花,如果不是她主动给西门庆打电话,西门庆都快忘了有这么一个人了。

    当然,也只是这些ri子把她忘了。毕竟这些ri子以来,事着实让西门庆有些焦头烂额,很是头痛,很是棘手啊……

    因为这是一个很敏感的异xing。所以,西门庆扫视了一眼四周有没有自己认识的女xing朋友,确实没有时,西门庆才按了接听键:

    “真是没有想到你会主动给我打电话。”西门庆笑呵呵地说道。

    “我也真的没有想到,你就是当下最有名的明星——还和历史上那个大**重名——西门庆!”水杨花笑道。

    “也只是重名——我和那个西门庆不同。”西门庆撒谎着说道,毕竟自己在历史上落下那么一个臭名,自己是极不愿意承认的。要是承认了,以后还有谁愿意和自己做那什么的事

    “不是哦——你和那个西门庆还有一样是相同的。”水杨花在电话那头笑咯咯地道。

    “——什么?”西门庆是真的不想和以前的自己沾上太多的联系。

    “那就是你同样一个大**!”水杨花笑咯咯地道,“否则,又怎么会和我玩一夜呢?”

    “男人都这样的。有的闷sao,有的明sao。我只是属于后者罢了。”西门庆嘿嘿一笑,为自己辩解道。

    “这个我比你清楚。和我玩过一夜的,我都见识过。而且,属于闷sao型的更多呢!”

    “————”西门庆一时无语了。这个水xing杨花的女人,对男人的了解还真是够彻底的。自己为一个男人,都没有现这个。

    西门庆对于她和很多人玩过一夜倒不是太在意,自己可是经常逛窑子的主,会在乎这个?

    因为水杨花对自己来说,是最陌生的熟悉人,西门庆便放得很开,笑呵呵地道:

    “你有那么多的一夜玩伴,怎么突然又找上我了?”

    “因为你是明星啊——”水杨花笑道,“你不知道,在没有和你玩一夜前,每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每当我躺在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的时候,我有一段时间都是把你当作意yin对象呢——没想到,咱们俩还真玩到了一张上去了……”

    “——你说话真够犀利的。”西门庆坦白地说道。

    “那妹妹我上的功夫够不够犀利?”水杨花犀利道。

    “————你可真是不知道害羞呢。”西门庆心想:柳顷城的话在她面前那都是浮云呐——可是,为什么自己在柳顷城面前就那么容易害羞呢?而且,柳顷城的话为什么就那么的有媚惑xing呢?

    “有什么好害羞的?——”水杨花笑问,“你们男人嘛,不还就是那么点东西?我们女人也一样。”

    “————”西门庆快被这个水杨花给雷得外焦里嫩了,西门庆听得浑起劲,但还是不满地道:“你可以说其他的男人就那么点东西,我的,也是那么点东西吗?”

    西门庆想:人家的不是“那么点”好不好?

    “咯咯——”水杨花在电话那头笑起来,“哎哟,我去——西门庆啊,你可乐死我了。——好啦,妹妹我是被你打败了,你的那东西确实很大的,这也是妹妹我再次找你的直接原因。”

    “————你真够直接的。”西门庆笑道。但是心里很轻松。说实话,在这个未来社会里,能有这样一个xing伴侣,也是让他十分爽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