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刀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152章刀疤!

    听到西门庆问出这样又二又脑残的问题,刀疤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脸上却一如既往的平静如水,看了一眼秋,道:

    “这个家伙的脑袋没问题吧?——”

    “我也经常有这样的疑问。”秋看了一眼西门庆,然后就看向刀疤说道。

    西门庆却不乐意了。这两个家伙,你可以质疑我问的问题有问题,但你不能质疑我的脑袋有问题!——转念一想,怎么感觉这两个问题是在讲同一个问题呢?

    “喂,叫刀疤的!你少瞧不起人了!”西门庆的骨子里可是有着**的气质的,指着刀疤的后背喝止道。

    可是,那个叫刀疤的高壮男人一时之间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应似的。只是拿着他那宽大的后背对着西门庆。他上穿着一件米黄sè的短袖,露出来的胳膊肌肤和他脸上的颜sè差不几多,同样白不到哪里去。

    “大哥哥,你有危险了。”便在这时,西门庆的裤角被姗姗拉了拉,抬着她那可的小脸对着西门庆说道。

    西门庆看了一眼姗姗,有些不解地嗯地一声问姗姗。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西门庆只觉得脑袋边上有一个不明飞行物快如闪电的划过!

    这样的度,这样的气势,立即就让咱们的西门大官人感觉到一股杀气!

    砰!——

    不等西门庆完全,就在他的后响起了一声刀入木头的沉闷声响。

    西门庆微微惊讶地转头过去,就看到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插进了自己后的那根已经枝叶凋零的不知名的树木上了。

    刀子的尾端还在颤栗,就像是人的心跳似的。

    西门庆这才一脸惊讶地转过头来,看向已经转过来,一脸yin沉脸sè的刀疤,知道了姗姗给自己说的危险是什么了。原来这个家伙因为自己的一两句话动怒了,对自己下手了。——只可惜,看这景,他好像shè刀子shè偏了。自己可是毫无损呢!

    所以,西门庆不由得微微一笑,看着刀疤,眼里的得意也渐渐漾开来,对刀疤说道:

    “你这刀子玩的也太菜了吧?——就是我那边的山野强盗,都比你的刀子玩得有准头……”西门庆说的自然是宋朝时的那些绿林蟊贼,“你倒是好意思拿出手来!”

    “是吗?”刀疤淡淡地说道。然后,就眼带不屑地转离开,不再理会西门庆。对秋轻轻说道:“这个家伙,我已经见识了,——没想到,只这么点斤两。”

    “是啊,确实就这么点斤两。”秋看着西门庆道。

    听言,西门庆不就火起了。暴跳如雷,指着刀疤的背影,吼道:

    “你这个家伙,刀子丢偏了还敢嘴硬,难道就不知道什么叫丢脸吗?”

    刀疤突然停下了脚步,眼神yin冷地转过头来,看向西门庆,瞳孔微收,道:

    “要不是你是虎王的救命恩人,我早就要了你的狗命了!”

    “要不是在虎王的院子里,我也早就要了你的狗命了!”西门庆以牙还牙地骂回去。

    刀疤哼了一声,便不再和西门庆作嘴舌之争,然后径直离开。

    西门庆朝刀疤的背影切了一声,心想这个家伙真是装装到了极点。连刀子丢偏都能装得如此淡定自若,真是有过自己的潜质啊。

    “西门庆,丢脸的可是你。”秋冷冷地看了西门庆一眼,“你还在这里大呼小叫的……”

    “随你怎么说,反正你们是一家人帮一家人。”西门庆不满意地瞅了秋一眼。反正这里是你们虎军的地盘,自己就勉为其难的让你们欺负一回吧。

    “我说的事实——”秋鄙夷地看了西门庆一眼,“你就不觉得你的左侧脑袋上有什么东西少了吗?”

    “什么?”西门庆看着秋一脸期待的眼神,有些感觉不对劲了,连忙摸向了自己的左侧脑袋,刚才那个刀疤丢出来的刀子就是从自己的左侧脑袋边上穿过去的,为此自己还心下暗喜了一把,没有刺中自己的脑袋呢——“我的头——”

    西门庆突然摸到脑袋左侧的一块,明显少了一块头。

    下意识地,西门庆就朝左脚下的地面上瞅去,然后他就看到了一撮黑亮的头安静地躺在脚下的地面上。

    唰!——

    西门庆的脸就像是被刷子给刷了一样,变得通红起来。那个叫刀疤的男人,怎么那么可恶,削掉了别人的头,也不告诉人家一声,害得人家丢尽了颜面!

    ——还有自己的助理叶星,以及那四名如四尊大佛的保镖,怎么就没有一个人吱声呢?难道他们都是瞎子吗?

    想到这里,西门庆就不自地扭过头去看向了叶星和那四名保镖,却见到他们还一脸呆滞地瞅着那不知名树木上的刀子出神……

    怎么会这样?——咱们的西门大官人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有一种想撞墙的冲动!

    但是,西门庆第一件做的事,还是先就着地上阳光照shè出来的影子,赶紧整理了一下型,可想而知,左侧脑袋被那个叫刀疤的男人给削掉了一块,自己本来很帅的型肯定不堪入目了。西门庆赶紧拆东墙补西墙似的把头顶上的头往左侧扒了扒,算是遮丑。

    “被刀神耍了一把的感觉怎么样?”秋看着西门庆,眼带笑意地问道。纵是她高兴,脸上的皮也是不笑的。

    “不怎么样——”西门庆嘴硬道。心道:刀神?他是“小李飞刀”的后代吗?——西门庆可是看过《小李飞刀》这部电视剧。

    “哼——你就嘴硬吧。”秋讥笑一声说道。

    “他那种程度的刀功,我也会!”西门庆不甘示弱地说道。可是,他已经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秋纠缠了,就转移话题问道:

    “那个家伙,和你的手相比,谁更厉害一些?”

    “说不上谁更厉害。他是虎军的刀神,玩刀子无人能及。我嘛——你已经见识过了,最擅长的是双节棍。我们只能说是各有千秋。”秋看着西门庆,冷冷地说道。眼里依然有讥诮的成分。

    难得看西门庆出丑一回,她怎么能放过这样的机会?但并没有对西门庆的出丑穷追猛打,见西门庆想要绕开这个话题,也没有阻拦。

    “那在你们虎军成员中,你们是最厉害的了?”西门庆笑问。西门庆想,如果自己输给这个牛组织里的最厉害的人物,自己的心里还算可以稍稍平衡一点。

    “我和刀疤只排在第五第六的位置。”秋淡淡地道。

    “不会吧!——”西门庆愣了,你这个女人,能别这么打击人行吗?

    “事实就是。我们虎军中最厉害的是虎翼。”秋白了西门庆一眼,好像和西门庆这个白痴说话真是让人头疼似的……

    “虎翼?他在哪?他现在在这里吗?”西门庆问道。听说还有高手,西门庆就想一赌为快。看看那个虎翼到底长的什么样子。

    “她出门执行任务去了。很久都没有回来了。”秋简洁直接地说道。

    “哦——”西门庆微微有些失望,“那那个刀疤他——为什么会叫‘刀疤’呢?”西门庆确实还在纠结,他的脸上和上,自己所能目及的地方,哪有什么刀疤啊?倒是有几块不知道什么所伤的疤痕。

    “那是因为他的刀子玩得最好,凡是和他对手的人,都会在上留下他的刀子疤痕,或死或伤,都难逃他的刀子。”秋看了一眼西门庆,淡淡地道。

    “这有什么难的?——”西门庆自然是不会承认让自己出丑的家伙的长处的。但心里还是不自地道:怪不得他能这样牛的削掉自己的头,而自己却没有丝毫察觉……

    “吹牛对你来说,确实不难。”秋挖苦道。

    “————”要不是看她是女人,西门庆都想揍人了。

    “你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就自己回去吧。我可没有什么时间陪着你在这里消耗……”秋没好气地道。

    “当然有事了。”西门庆赶紧接道。

    “什么事?”

    “你帮我看一下,我的型有没有乱?”

    “————”

    ***************************************************************************

    七天后。

    西门庆坐着他的那辆黑sè奔驰防弹房车来到西城大厦。今天柳顷城说找他来有些事要办。

    进入西城大厦里,西门庆同样引得顷城国际化妆品公司员工的一阵sao动,特别是女员工,那慕的眼神,花痴般的肢体动作,让人看了真是觉得富有艺术xing啊。

    柳顷城的办公室里。

    今天的柳顷城一黑sè职业ol装。神秘xing感。无论是职业装,还是休闲时尚的休闲衣服,只要穿在这个柳妖jing上,就会散出来它本不具备的强大惑力。部一直以来都是那么,腰部一直以来都是那么如蛇部一直以来都那么xing感滚圆。

    “什么事?”西门庆开口问道。

    柳顷城妩媚一笑,道:“好事——”

    说了半句,柳顷城就停了下来。双目妩媚含,看着西门庆的眼睛,就像是要故意吊西门庆的胃口似的。

    “什么好事?”西门庆笑道。赶紧从柳顷城妩媚的眼睛上移开,怕被她给蛊惑了。

    “我那位梦瑶妹妹现在可是大,急着要见你。——有美女——有香港第一美女,香港第一腿模要见你,你说是不是好事?”柳顷城笑问。那一双似火的眸子里都快要滴出水来了。

    “——别开玩笑了。”西门庆呵呵一笑。觉得这位风sao的姐姐又开始调戏自己了。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柳顷城眨巴了两下眼睛,一脸妩媚深地看着西门庆问道,而且在西门庆把眼睛看过来的时候,还特意部,让她的那一对丰满坚部更加的吸引人的眼球,更加的惑男人心。

    西门庆不由得咽了一口嘴里津液,笑道:

    “你的意思是要我去香港?”

    “应该说是我家梦瑶的意思。……”柳顷城笑道。“她可是想你想得深夜难眠啊……”

    “你别乱说——咱们还是说正事吧。”西门庆尴尬地笑,“她要我去香港做什么?”

    “咯咯——弟弟,你是男人吗?人家夜里寂寞难耐,让你过去,你说,她要你一个帅哥过去做……什么?”柳顷城的表蛊惑人,就像是成熟了的水蜜桃似的,不去咬一口,都能看出来她滴出来的水来……

    “————”西门庆都有些受不了了。

    “放心吧,你就是和我的好姐妹做那什么的话,姐姐我也不会生气的——你要是想和姐姐做那什么的话,姐姐一样会心花怒放的……”柳顷城笑咯咯地说道。倾泻一地妩媚柔

    “————”西门庆被迫得都快哭了。这个妖jing,怎么每次调戏人的台词都不一样呢?这么刺激新鲜,让人家怎么能受得了吗?

    看到西门庆一副手足无措,无语的神,柳顷城就很开心地咯咯大笑开了。然后才收了收脸上的笑容,道:

    “好了,不挑逗你玩了。——这次让你去香港,是让你出席一下咱们在香港子公司的活动。现在你的人气如ri中天,你出席的话,肯定会带来最高程度的畅销。——这就是我和陈梦瑶让你去香港的原因。”

    “好吧。”为了公司的利益。西门庆答应了下来。

    “当然——人家陈梦瑶也确实是想你想得紧哦……”

    “————”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