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148章一夜(1)

    听到这句话,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心里一喜,准确的说,是暗喜。这个xing感尤物这是要向自己传递什么讯息呢?

    你一个人?——你一个人能做那什么吗?

    “你也一个人?”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可算是常挥他的说话水平了。一句话就把双方的意愿给推向了高chao。——不,是推向了高chao的初期**阶段。

    只是,这**太过一针见血,太过直白露骨了些。这让那些纯的小处男小处女们何以堪?何以堪啊?

    xing感尤物媚眼含地笑了起来,举起手中的红酒,向西门庆示意一下。西门庆便拿起了自己随便点芝华士,和xing感尤物轻轻碰了一杯,然后各自一饮而尽。

    两人是那样的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

    红豆宾馆。

    是一家五星级宾馆。它就位于水屯酒吧的旁边。似乎是为了方便寂寞的男女特意建设似的。在水屯酒吧里擦出火花的寂寞男女们通常都会在这里面消磨他们彼此的寂寞,也会在这里面绽放他们一夜的华丽……

    一夜,多么富有惑力的名词。在西门庆出门之前,就想着要搞它个一夜,可是,没有想到,这一夜倒是来得如此之快,快得让他都有些措手不及!快得都没有时间去锻炼一下自己的小**……呃,忘了说了,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因为穿越至此,久未经房事,他自己都有些担心自己还是不是以前宋朝时的那个金钢不坏之了?

    8o8房间。

    开完房,西门庆带着xing感尤物快而不失形象的就像电梯里钻进去。出了电梯,更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拉着xing感尤物的手直奔8o8房间。

    一路上,两人似乎都是事先约好似的,都是用眼神在交流。这一对寂寞的男女,根本就不用多说什么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西门庆才突然现,“此时无声胜有声”,是多么的富有诗意……是的,湿意。

    拿出房卡,打开8o8房间。xing感尤物紧随其后就跟了进来,跟在西门庆的后。顺手就着了房间门。

    扑咚——

    xing感尤物还没有站稳脚步,西门庆就迫不及待地扑到了她的上,薄凉有型的嘴唇在xing感尤物的樱桃般的软软嘴唇上啃咬着,就像是一头老黄牛似的,卖力工作,卖力开垦着……

    xing感尤物被西门庆这么一袭击,并没有反抗,反而十分迎合西门庆的动作。

    大家都是出来找乐子的,都是食sè中的男女,那还矜持个啊,不被对方看笑话吗?要是讲出去,不被经常玩夜场的朋友笑话吗?

    因为激上来,xing感尤物的体就被西门庆火辣辣的亲吻给弄得有些颤抖,子也变得柔软起来。所以,在西门庆扑上来没多久,她就被西门庆给攻到了后背贴着房间门支撑着。

    忘亲吻中的食sè男女怎么会在意这些?

    在这一刻,西门庆的兽血沸腾了。他就像是一头饥渴了百年的雄狮子,扑在一头样貌极佳,材极好,部极满,腰肢极细,股极翘的尤物上,肆意的泄着,亲吻着。

    xing感尤物也像是寻到了她最满意的猎物,帅气得一塌糊涂,材高高大大,尤其看他下体的地方,更是鼓鼓囊囊的,很有威慑力的感觉。让她的yu血也彻底地沸腾起来了。她迎合着西门庆,甚至于在西门庆做不出的动作里,她被动变主动,伸引着舌尖,挑逗着西门庆的嘴唇,舌尖在西门庆的嘴巴里如鱼得水般地四处游走,寻找它最舒服的位置……

    舌吻?

    听着都惑。更何况是现在正在进行着?……西门庆的兽血几乎在这一刻被这个xing感的尤物给全点沸了,有股股的无法遏制的yu望冲击着他的舌头。

    西门庆很快就无师自通地学会了这一神技!——是的,到现在,西门庆才算有了长足的进步,在宋朝时,他也虽然和金莲她们舌吻过,但是,她们哪有面前这位xing感尤物的技术,哪里有她的技术娴熟,娴熟让你觉得你哪怕是一个木头人,她会把你的yu望给全部挑逗出来一样!难以抗拒!

    难以抗拒——你舌吻!

    要不是在办着这种事,咱们的西门大官人都想唱歌——学着那个叫张信哲的歌手吼上一两嗓子。

    激仍在继续。xing感尤物的主动迎合,主动挑逗,立即就让西门庆疯狂了起来,很善解人意地对她上下其手。右手搂着她的后背上下无目的地摩挲着,左手已经很不安分在按在了左边那个器上,器很大,一手下去,也是只能抓到半边江山而已。西门庆见大心喜,很是手法老练地在器上面磨啊磨的,还没规则地揉搓几下,就好像那是一个熟眼的孩子,西门庆想靠这种努力唤醒它们本有的激似的……

    善解人意后,西门庆就善解人衣了。很快的,在西门庆的努力下,xing感尤物上的吊带衫被剥落到了房间光滑的地面上。露出已经被西门庆揉搓得七荤八素的黑sè蕾丝内衣。内衣依靠两条肩带,很费力地托着它里面的两团粉嫩嫩的大白……

    西门庆的嘴唇顺着xing感尤物的脖颈一路向下,途经香肩,又忽而向上,略过耳垂,然后又向下,终于悄无声息,但是喘息不断的滑到了那两块肥嫩嫩的房上。

    那一对白哗哗的器就像是两只肥嘟嘟的大白兔,在xing感尤物的带动下,一动一动的,极其惑人的眼球。

    更像是一对羊脂美玉,让人百看不厌,百摸不烦。

    西门庆疯狂的开垦着那对羊脂美玉的表面,从左边到右边,不停的转换阵地。

    很快的,西门庆作为一个男人,就不知足了。——他想要开辟更大的战场出来,他要把那大白兔上的那一抹山点红给开垦出来!

    手随心动,西门庆的手就不由自主地摸到了xing感尤物的后面,他要解开这条碍事的衣,他在寻找着这个碍事家伙的纽扣。

    因为上次虽然没有和柳顷城做成鱼水之欢的事,但鱼水之欢前面的调他还是做足了,而且有了一些经验,譬如说,女人内衣的纽扣在哪?

    ——上一次,就是柳顷城给自己说的,纽扣在内衣的后面的。

    所以,西门庆在经验下,就伸向了xing感尤物衣的后面。他要尽快拉开纽扣,看到那衣下面覆盖的一抹山点红,他要欣赏和把玩山顶的那一抹红……

    “咦,奇怪,纽扣呢?——”

    也不知道摸索了几遍,咱们的西门大官人不自地轻声问了一句。

    正渐入佳境,气息喘得越来越重的xing感尤物不由得一征,气息喘息的频率也一下子降低了下来,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西门庆,然后很不解地问道:

    “你难道不知道这种衣的构架吗?——你该不会还是处男吧?”

    “我——”西门庆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老子要是处男的话,全天下就没有处理过的男人了!

    xing感尤物很是有些扫兴地看了一眼西门庆,也不等西门庆作为任何解释,便撇了撇嘴,伸出右手,在自己前的中间位置,手指一动,西门庆只觉得那两对覆盖器的衣突然有一种破裂的感觉,就好像紧崩的它们突然间被解放了,被人松开了束缚似的……

    西门庆顿时明白了,nnd,原来在前面啊!

    看着西门庆的眼睛亮,xing感尤物大大的水水的眼睛里尽是妩媚,然后他右手动了动,对西门庆说道:

    “看好喽……”

    咱们的西门大官人不用回答她,也是已经双目专注地看着那一对白哗哗的大兔子,看他们在女天使的帮助下,露出它们本该有的一抹山顶红……

    xing感尤物的右手动了,五指缓缓松开,然后那包裹着一对大白兔子的衣就向两边快的跑开了,展现在西门庆面前的,就是那一对大白兔头顶上的红眼睛了……

    看着那一对如两只大碗倒扣在女人前的器,西门庆有瞬间的目瞪口呆,坚饱满,圆润充实,随着女主人的呼吸,还有轻轻的弹动,xing感惑得一蹋糊涂……

    你下载过苍老师吗?看到苍老师的那一对器,你就知道这位xing感尤物的器是何等样的规模了。而且,论弹xing,论坚,还要比苍老师更胜一筹呢……

    西门庆的下体有强烈的反应,有一种要撑破衣服钻出头的危险。西门庆也顾不得那么多,一把就抱起了面前的这位xing感尤物。

    尤物叫了一声,也不拒绝,双手环搂着西门庆的脖颈,任由西门庆抱到房间里的大上去。毕竟,那里,才是他们这一对食sè男女的战场!

    作为一个优秀的战士,怎么能离开自己的战场呢?

    西门庆是,她也是。

    这一对不要脸的男女!——是不是想这样骂他们?但是,当你们抱着你的女朋友也要行人事的时候,你就会现,你会比他们还要那什么……

    很快的,上了战场的男女。女在下,西门庆在上。先是俯视了一把这个xing感尤物带给自己的整体惑感。西门庆这才展开火力攻势,一头埋在那一对羊指美玉中间,如一头饥渴坏了的狼,在那里尽,肆意的吸着……

    xing感尤物很是舒服地闭上了媚眼,呼吸也变得渐渐急促起来……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但却异常的惊心动魄!

    这是一场没有第三个人参加的战斗,但却是比千军万马更让人心血沸腾!

    还很忘我!

    西门庆的双手终于滑到了xing感尤物被他剥得还有最后一道防线的布料上。只要拉掉这块布料,这个女人就会毫无**地呈现在自己的面前了……

    xing感尤物的内裤很小,很合,摸起来也很光滑。

    “这布料真不错……”西门庆心里不自地赞赏一句。

    这种念头也只是一瞬间的存在。很快,它就被西门庆强大的兽yu所湮没,西门庆双手微一用力,就拉下了xing感尤物的最后一道防线。而且还很配合地扭动着肢体,让那最后一道防线更快的退出他们的视线……

    神秘的三角洲,黑sè惑的丛林。

    ——说实话,当咱们的西门大官人看到那神秘的地带后,突然那份期待的神秘感就没有了。女人,不还是就那么点东西?

    神秘感是没有了,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更加猛烈的刺激感。西门庆也快脱下了自己内裤。

    既然大家都迫不及待要战斗一番了,自己怎么能不男人,当起缩头乌龟来?

    “等一下!——”

    便在这时,xing感尤物开口了。虽然看到西门庆下体上的那个家伙后,有很大的惊诧,诧异它为什么就那么大,那么……呢?但还是很及时喊叫了一声。

    “怎么了?——你该不会是耍我玩呢吧?”西门庆很是不解地问道。心里还暗骂一句:nnd,能不能不要在人家最兴奋的时候,叫停人家?

    “你这个家伙说的什么话!——你可别扫我的兴!”xing感尤物不由得瞪视了西门庆一眼,然后淡淡地道:

    “戴上安quan。”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