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疯狂的石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136章酒会(8)疯狂的石头!

    赵成离开后,顾丽丽还一脸愤怒地看着他的背影。如果不是看到顾丽丽脸上的愤怒,光是看她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地看着赵成的背影,你肯定会误认为又有一个女孩子为赵成犯花痴了。

    这种感觉,就像《唐伯虎点秋香》里,江南四大才子游玩,突然镜头转到如花的出现,看着她的背影,然后他转过来的那一刻,是异曲同工的。

    看着顾丽丽脸上的愤怒,西门庆心中明白,恐怕不只是她顾家和赵家的那点矛盾吧?——应该也包括自己刚穿越到这个社会,这个赵成差点没把她给撞死的事吧……

    别人无缘无故的踢你一脚,你就能记别人一辈子,更何况是别人拿车开着撞你?

    “弟弟,你的绯闻女友一号和二号都在你的后,这一下,我看你如何应对?”柳顷城笑呵呵地对西门庆说道。

    西门庆瞥了一眼柳顷城,自然是知道她所指的是顾丽丽和赵明明的。没有说话。——在这个问题上,她柳顷城说的很不错,自己没有话可以反驳她。

    “先生,小姐——如果没有朋友要谈话了。那随我去换衣服吧?……”那位漂亮的女服务员见到赵成走后,便悄悄来到了西门庆和柳顷城边,小声问道。虽说她看到西门庆似乎想和他后面的那个美得让自己无地自容的女孩子说话,但为了完成老板交给自己的任务,她还是鼓起勇气,问了一声。

    柳顷城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面带微笑的看着西门庆。把这个问题推给了西门庆。意思好像是说,弟弟,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解决面前的事

    ——这个女人,是不是上辈子和我有仇啊?这么想看自己出糗?还那么的开心……

    这个念头一生出,西门庆就否决了。按照生活的朝代来算,她柳顷城就是上两辈子,他的这一辈子都还没有过完呢。

    西门庆尴尬一笑。向那个服务员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去看向顾丽丽和赵明明一眼,笑道:

    “丽丽,明明,刚才在船上的宫里时,没有好意思过去和你们打声招呼——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了,我先去换衣服了。你们玩好。……”

    顾丽丽和赵明明都一声不吭地看着西门庆,以及他边的柳顷城。两个人的眼里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滋生……

    至于小白脸周亮,还是那副德行,看着西门庆,很是不怀好意。——如果不是因为在他的堂哥周川海的酒会上,恐怕他就对西门庆下手折腾一番了吧?

    西门庆自然不会理会周亮这个手下败将,这个人渣。看着顾丽丽和赵明明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西门庆只觉更加尴尬。便只好扭过头去,在柳顷城一脸玩味的表下,和她一起跟着那位有些姿sè的女服务员向船里宫的二楼走去。

    -------------------------

    宫内灯红酒绿,好不奢靡。

    这是一场贵族式的狂欢。有人说,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而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这话不无道理。那些有头有脸,平rì里步步惊心,步步算计的家伙们,也就是在此刻卸下了很多虚伪的面孔,或许是因为酒jīng催发,或者是因为真xìng流露,总而言之,他们的表愉快而轻松,刚才那两名杀手带给他们的恐惧,似乎早就被遗忘在脑后了。

    看着这奢华的场面,石头这个家伙却满怀心事。但全是围绕着梅少芬这个让他心动得不得了的女人展开的。

    这次酒会,机会难得。他不想就这么直接被梅少芬给忽略掉。——最起码,混个脸熟也可以啊。

    可是,自始至终,梅少芬都没有向自己敬过酒,更别说和她说上话了。

    被梅少芬忽视,这对于石头来说,打击不小。石头则索xìng就着多年来的习惯缩在宫一角,独自喝着闷酒,有些醉眼朦胧的看着梅少芬的影移来移去。欣赏着她和其他的有头有脸的人物在那里谈笑风生。

    石头不自顾自地苦笑,想自己一好本事,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以前是,现在也是。——要是早知道这位梅老板喜欢有头有脸的人物,自己也让公子给自己弄一些权势出来了。那样,她是不是就会注意到自己?

    可是,那是真正的自己的吗?自己向来不受权势所拘,要不是因为公子赏识自己,自己都不会这么忠心的呆在他的边。想让自己当一个玩弄权势的人,自己又怎么能玩得好呢?……

    想着想着,石头就有些醉态的低下了头。他的思路好像进入了一个死胡同。在那里纠结不已,找不到出路。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周川海走了过来,站在石头的面前,轻笑着问道。

    石头这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周川海,淡淡地道:

    “公子。——公子既然都猜到了,那就直接说吧……我石头还不是那种承受不住打击的人。”

    石头想,自家公子是何等样的人。自己这副德行,自己在想些什么,还能瞒得了智名满B市的自家公子?

    周川海笑笑,没有照着石头说的,说出一些刺伤石头的话。然后蹲下子,拍了拍石头的后背说道:

    “别着急,以后有的是机会。”

    “是吗,公子?——”石头最是信赖周川海,所以,对周川海的话有一种惯xìng的信仰,听到周川海说自己还有机会,石头立即就高兴起来了。可是,这种高兴没有坚持多长时间,就自行消失了,石头想到梅少芬忽视自己的画面,脸上就满是伤心,“公子就不用安慰我了,我看希望渺茫啊……”

    “石头,你好像不是这么消极的人吧?”周川海笑道。不温不火,就好像他掌握着说话的大局方向似的。

    “我确实不是一个消极的人。——可是,我说的是事实。想必公子也看到了吧,人家梅老板连拿正眼瞧咱一眼都没有瞧……你说希望大不大?——都大得不着边了……”石头郁闷说道,“但是呢,正如公子你说的,我石头还真的不是一个很容易就被打退的家伙,我会再努力的。”

    周川海很是满意的再次拍了拍石头的肩膀,点了点头,笑道:

    “这样就好。我没有看错你。……放心吧,石头,你别怕以后没有机会,机会我会随时给你制造出来的。”

    “真的?——谢谢公子!”有了周川海的这句话,石头就变得高兴多了。

    石头相信周川海能说到做到。就像孙猴子被唐僧收服时,相信唐僧念紧筘咒能说到做到一样。

    然后,石头就侧脸看向宫zhōng yāng,他想看看梅少芬现在在哪里了。——他不想错过她每一个画面。

    可是,当石头的眼睛在宫里扫视了一圈时,都没有看到梅少芬的影。

    “她呢?——她去哪了?”石头不有些着急。立即就想到了之前她被那个女杀手勒脖子的事,怕她再遇到了杀手的袭击。

    见到石头神焦急,周川海不由得征了征,但很快就知道石头问的是谁了。他也跟着转过头去看了一圈宫中,确实是没有了梅少芬的影。

    然而,他周川海却淡定自若,千军万马中如闲庭信步般不慌不忙,然后就是微微一笑。

    “公子,你还能笑出来?——快想办法去找梅老板啊。她说不定又被杀手盯上了!”石头一脸焦急的看着周川海说道。

    “你为什么就这么确定是被杀手盯上了?”周川海不答反问。

    “这——”这一问,立即就问住了石头。石头也不知该如何作答了。

    “石头,真是说曹cāo曹cāo就到啊——你的机会来了。”周川海一脸睿智的笑容道。

    “我的机会?……”石头不懂,一脸痛苦地看着周川海。——大哥,咱能说得直接点吗?你知道俺智商不够的嘛。

    “对。你和梅少芬见面的机会。”周川海笑道,“梅老板现在就在二楼的走廊上。”

    “是吗?——公子怎么知道的?”石头一脸惊喜的问道。如果梅少芬真在二楼的走廊上,自己现在上去,不正是一个大大的机会吗?而且还没有这么多人打扰到他们。

    “猜的。”周川海见石头并没有立即冲上二楼走廊去,笑道。

    咻!——

    周川海的话音刚落,石头就一个翻站了起来,然后都没有看清楚他的法动作,就一个箭步的向二楼冲了上去。

    石头的手,让周川海有瞬间惊艳的感觉。当时看中石头,就是他的这一本事。周川海看着石头快速消失的影,笑了笑,轻声说道:

    “石头,祝你好运。”

    石头这么迫不及待的冲上二楼走廊,主要是想快点见到梅少芬,他才不管自家公子是怎么猜到的呢。反正,他只要知道是公子猜的,那就肯定没错了。因为在跟随公子的这些rì子里,他已经习惯了公子的高智商,很多事不用去亲自体力行,他光是用脑子就可以猜到事是怎样怎样的。

    所以,石头在听到周川海说猜的那一瞬间,立即就知道这事错不了了。

    果不其然,石头刚冲二楼的走廊上,就远远地看到了梅少芬站在一个房间外的高挑成熟影。

    石头不由得心头一喜。……继而,就渐渐拧起了眉头,

    “她在这里干什么呢?……为什么站在门外徘徊不进去呢?”

    带着心头的困惑,石头悄悄的向梅少芬所呆的地方走去。他的脚步很轻,似乎是不想让梅少芬发现自己。

    你看,男人是一个多么矛盾的家伙,心里明明是想急着见到对方,却在对方就近在咫尺的时候,有些小心翼翼起来,生怕被对方发现了自己……

    突然,石头的脚步停下来了。子有些僵硬地呆在那里。

    是梅少芬发现了他吗?——不是。

    是石头步子走得有点大,扯到蛋了吗?——更不是。

    答案就是——石头突然看到梅少芬所站的房间门前是更衣室的房间门前。——然后,石头就想到了西门庆全湿漉漉的模样,以及自家公子给西门庆说的让服务员带他到二楼换一下衣服的事……

    如此一联想,脑袋再是不发达的石头也突然开窍了。——她来这二楼,是来找西门庆的!

    原本心大好的石头,在这一瞬间,心一落千丈。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家伙除了比我长得帅,有什么好的?——可是,这似乎已经足够了。”

    石头的心里呐喊着,狂嘶着。

    嘎吱——

    更衣室的门打开。西门庆和柳顷城一同走了出来。——不要误会成西门庆和柳顷城是在一个小房间里互相看着彼此的体换衣服的。而是这是一个很大的更衣室,无论是男女,都可以在这里面更衣。因为里面有很多小的更衣室。

    石头自然不会想到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他对这轮船上的更衣室还是了解的。毕竟自家公子的产业。他之前多多少少还是来过几次,还在这里睡过呢。

    走出来的西门庆和柳顷城和梅少芬轻声谈些什么。

    看到这一幕,石头的拳头攥得紧紧的。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出拳伤人似的!

    “西门庆!——”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