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跳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133章酒会(5)跳海!

    西门庆一脸木然地看着柳顷城,都不知道她说的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难道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都长得这么帅吗?

    看到西门庆不言不语,一脸的木然。柳顷城还以为自己说中了西门庆的自卑处,便立即就闭了嘴巴,不再往下面提及。——要是说着说着,把西门庆说得伤心得流鼻涕怎么办?

    你看,再漂亮的妖jīng,也有看人失败的时候。

    “好啦,弟弟——不要想那么多了。咱们去宫外的船舱边上吹海风去吧。”柳顷城一把一拉着西门庆的右手就要往宫外面走去。

    咱们的西门大官人还在思考到底是不是大山里的孩子个个都比较帅?

    ——被柳顷城这么一拉,立即就回到了现实中。看着柳顷城拉着自己的右手也不反抗,自己正好去看看夜sè下的大海是什么样子的。还有,在这夜凉如水的夜晚,吹着海风,是什么样的感觉?

    今天的月亮还那么亮,那么圆。会不会有唐朝某个诗人“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所描写的美景?

    柳顷城和西门庆成双入对的出去,似乎并没有引起其他达官贵人,纨绔子弟们的注意。但是,正在和周亮聊得火朝天的赵明明和顾丽丽还是忍不住的朝柳顷城和西门庆的背影看去了一眼。眼里同时闪出一丝不悦的神来。

    难道这个家伙和柳顷城的绯闻是真的?

    毕竟在她们之前,可是先出现柳顷城和另一个女孩子和西门庆的绯闻的。当时赵明明和顾丽丽都知道西门庆是刚红的明星,也知道西门庆的本xìng,自然是不会相信那样的绯闻的。

    可是,现在西门庆那样被她给拉了出去,还手拉手的?……这像是假的吗?

    就算是极好的一对异xìng朋友,也不会手拉手吧?——你当这是小孩子们玩的手拉手找朋友呢?

    很快的,西门庆和柳顷城就绕到了船舱后面,后面有很大的一块空地,可以容得下几十个人站在那里。所以,跑出来的西门庆和柳顷城都有一种敞开空间,不再受任何陌生人的限制的感觉!

    “很爽!”西门庆面朝大海,说道。

    海风袭来,虽说有一股腥味,但相比较宫里那些人呼吸出来的各种气味混杂在一起的空气相比较,这里的空气不知道清新了多少倍!

    “那当然啦。和姐姐出来玩,那自然是最爽的了!”柳顷城边笑呵呵地说话边趴到了大轮船的护栏上。

    “————”西门庆有片刻的无语。还以为柳顷城这说的是调戏的话呢。可是,看到柳顷城一脸高兴之sè的面朝大海,享受着迎面吹来的海风的时候,西门庆才顿时发觉不是柳顷城说歪,而是自己想歪了。

    “是的,吹着这海风,确实是很爽。”西门庆赶走不健康的思想。也学着柳顷城的模样,趴到了轮船的护栏上。

    此时此刻,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很高兴。很轻松。大概是因为和她柳顷城呆在一起的缘故吧……这个女人,和她呆在一起,虽说有被她调戏得想哭的时候,可是,其他的时候,为什么就这么的轻松愉快呢?

    西门庆想不通,也不想想通。感觉到愉快,足矣。

    西门庆扭头看了一眼正在面朝大海傻笑——或者说是若有所思的柳顷城。柳顷城的侧脸很标致,是典型的美人侧脸,弯曲的弧度优美。一阵海风吹来,吹散了她发卷的头发,有拍打在她脸上的,有向后飞扬的,凌乱,但却极美。尤其是柳顷城的前,因为趴在那,那一对丰满的器更显彪悍,海风吹拂下,她那本就贴的晚礼服,前的部分在海风的吹动下,更加的贴紧里面的器,那一对器就愈发的有一种撑破礼服,跳出来让西门庆好好观赏的趋势……

    明月,海风,海浪,船栏,帅哥,美女,女人飘扬的卷发。

    这是一副唯美不缺乏浪漫的油彩画。画中的男女此时此刻是幸福的,是浪漫的。他们以天地为画框,以明月星辰为衬托,给这个世界画上了浓重的一笔。

    “西门庆,你说海的那一头是什么?”柳顷城拨弄了一下被海风吹乱的散发,轻启樱唇问道。

    “海的那一头自然是大洲啊!”西门庆笑道。这个风sāo姐姐,这是怎么了?就是自己这个从宋朝穿越过来的古代人,看电视都知道了这个世界那么大,分布着七大洲四大洋,海的那一头自然就是大洲啊……

    “不是的。……”柳顷城否定西门庆的答案说道。并没有西门庆预想的摇头,只是远远的看着海上,然后微微一笑。

    “呜——”

    这时,海上不远不近处,一艘载人客船起航了,鸣起船上汽笛,打破了这一宁静的气氛。但很快,随着汽笛声的落下,海面上又恢复了刚才般的宁静悠长……

    西门庆朝那客船看了一眼,它的规模大小自然无法和周家的这艘海鲸号大轮船相提并论,然后就学着柳顷城的方式,看向海上,笑问柳顷城道:

    “那你说,海的那一头是什么?”

    “是鱼儿梦想游到的终点……”柳顷城目视海上,轻轻的说道。她的眼神深邃,似乎看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西门庆心里暗想:女人啊,你的别名叫幻想。

    “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吗?”柳顷城就像是已经看到了西门庆的表,轻轻问道。

    西门庆看着现在的柳顷城有一丝恍神,因为此时此刻的柳顷城,有点温柔,还有点安静,和以前要么一本正经得跟个尼姑似的,要么是似火跟个jì女似的形象,完全是判若两人!西门庆微微一笑,问道:

    “为什么?”

    “因为我想当一条鱼。”

    “……”

    “我在读大学的时候,就知道鱼的记忆只有几秒的时间,几秒钟后它们又可以开始新的人生了。有烦恼,很快就会忘记。有仇恨,很快就会消气。——做一条鱼,好幸福啊……”柳顷城说完,展颜一笑,海风吹得她的卷发遮住了她的眼睛,看不到她眼里的光彩。但西门庆想,一定很开心吧。

    “可是,鱼儿有了快乐后,也会很快就忘记。有了幸福后,也会很快就忘记。有了深的人后,同样会很快就忘记。——做一条鱼,还会幸福吗?”

    便在这时,在西门庆和柳顷城的后,响起一个反驳的声音。

    但这个反驳,让西门庆和柳顷城都无法再进行反驳。

    很明显,这个声音太是扫他们的兴了。所以,西门庆和柳顷城都一脸不爽的扭头看了过去,却看到梅少芬脖子上包着纱布,一脸微笑的站在他们的后。

    “梅——老板,你纵然说得很有道理,但我还是宁愿做一条鱼,我喜欢它我说的那一面。”柳顷城脸sè微变,但还是带着淡定的笑容对梅少芬说道。

    西门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更多的还是有些惊讶她梅老板怎么也跑出来了?但人家既然来了,西门庆也不好冷了人家的场,看她没有事了,可以随便走动了,便笑问梅少芬道:

    “梅老板,伤口包扎好了?”

    “好了。医生说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梅少芬看了一眼西门庆笑道,这个自己的救命恩人,现在她对他有一种好感。

    “我看那个女杀手勒的很深,会不会留下疤痕?”西门庆还是没话找话问道。

    “不会的。不瞒西门先生,这个问题我也问过医生,医生说她给用的是世界上最好的药物,痊愈快,不会留下疤痕。”梅少芬再次回答西门庆的问题,“谢谢西门先生的关心。”

    “梅老板,外面风大,我劝你不是赶紧回到宫里面去吧。感染了伤口可不好……”柳顷城表现出不耐烦来,瞥了一眼梅少芬道。

    聪慧如梅少芬这样的女xìng,自然是感觉到了柳顷城的逐客令。看了一眼西门庆和柳顷城,尴尬一笑,道:

    “柳小姐说的是。……我想既然这样,我也确实是呆在这里无用了。……刚才实在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们的兴致了。”

    梅少芬说完,便转离开。只是离开前那一秒,她还是眼里有失望的看了一眼柳顷城,这才叹气一声,离开了。

    “你和梅老板之间……”西门庆试图发问。

    “西门庆,你也想扫我的兴吗?”柳顷城瞪大了她的眼睛,一脸愠sè地看着西门庆说道。

    “————”西门庆立即就闭上了嘴巴。

    然后,就是好一阵子的沉默。

    远处有客船鸣笛,有海风吹过,吹乱了头发。天上明月高照,星罗棋布。

    西门庆和柳顷城两个人同时默默无声的看着远处海上。就像梅少芬没有来之前那样,趴在船栏上,举目远眺。

    目之有,便是海之角。

    他们两个谁都没有发现,就在他们的下方,已经不知不觉的潜伏着一个杀手了。

    因为他们两个人的沉默,那个杀手并不敢乱动,生怕惊动了敌人。

    -----

    “西门庆,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不知过了多久,柳顷城突然开口发问,“或者说,我在你的心目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听到柳顷城首当其冲打破彼此间的沉默,西门庆的思维也变得活跃起来,不再那么沉闷,很认真地想了想柳顷城问自己的这个问题——很快的,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就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无聊,平rì里自己不知多少次这样问过自己,她柳顷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妖jīng,可是,每次都是给出不同的答案——

    “你是个妖jīng吧。”西门庆觉得,大概只有这样回答,才能回答得贴切一点。

    “妖jīng?”柳顷城突然间咯咯笑了。——“有我这么漂亮的妖jīng吗?”

    “妖jīng变chéng rén形时,都是那么漂亮的。”西门庆笑着说道。——西门庆在电视上看到过一部神话电视剧《西游记》,他虽然不知道这本书是什么时候写的,但却记住了那里面妖jīng变chéng rén形时的美丽模样……

    听言,柳顷城咯咯笑了笑。很快的,她的眼睛里就多出了妩媚之sè,盯着西门庆的眼睛问道:

    “那弟弟,你的意思是说,姐姐长得很漂亮了?”

    “那当然,这个还用说吗?”西门庆笑道。柳顷城的美,就是瞎子,也能感觉得到吧?

    “既然觉得姐姐长得漂亮,那就亲姐姐一口。姐姐不会骂你sè狼的。”

    “————”西门庆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要不,姐姐亲你一口?”

    “————”西门庆想快点离开这个危险之地了。

    就是船下水里潜伏的那个男杀手都受不了柳顷城的话了。差点没子软得溺水了……

    “怎么,是不是不满意?一口不够的话,那就二口吧?”

    “————你别这样。”西门庆都快哭了。

    看到西门庆尴尬无语的模样,柳顷城心里立即就变得开心起来了。但仍觉意犹未尽,眼睛转动了一下,便对西门庆说道:

    “想让姐姐不这样也可以,除非——”

    “除非怎么样?”西门庆急问。还是先逃出虎口再说。

    “你跳海。”

    扑通!——

    柳顷城只觉得眼前一闪,有一道人影闪过。然后就听到了扑通落水的声音……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