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你是老娘的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132章酒会(4)你是老娘的人!

    原本欢声笑语,人声鼎沸的轮船宫里,变得人声全无。就连那轻快悦耳的音乐曲也变得有些yīn森恐怖起来了……

    每个人的脸上,都爬上了一层忐忑不安的绪。

    每个人的心里,都覆盖上了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yīn影。

    “各位,各位——”便在这时,周川海不知何时已经跑到了还放着麦克风的台上,拿着麦克风一脸镇定地看着台下的来宾说道,唤醒大家的注意力,直到看到每一个来宾都看向自己的时候,周川海笑了笑,淡定地继续说道:“出现这样的小插曲,周某实在是没有想到,惊到大家了,周某代表周家向各位来宾道歉。”

    说完,周川海就站在台上向台下的来宾深深躬一躹。

    “周公子客气了,发生这样的事,周公子也是不愿意看到的……”

    “是啊,周公子,你不必行此大礼,过重了。我们这些老不死的什么事没有见过,倒也没有什么……”

    “好啦——好啦——大家继续吧。既然周公子都平静了下来,我们这些人自然没有不平静下来的道理……”

    ……

    台下的来宾七嘴八舌说个不休。这让西门庆再一次认识到了周川海的个人魅力。这“智公子”之名还真不是盖的!

    周川海一脸睿智笑容的向台下的来宾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先安静一下,然后开口说道:

    “谢谢大家的谅解。我们会让工作人员以最快的时候清理好弄脏了的现场的。大家也不必恐慌,我已经布署下去了,让保安人员仔细盘查,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杀手藏匿其间,大家的安全,自可放心。”

    “只是很对不住梅老板——想来真是讽刺,和梅老板第一次合作,第一次成为战略上的合作伙伴,就闹出这样的事来。梅老板,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已经给船长打电话了,他一会儿就会叫来最好的医生,给梅老板看一下伤的。”

    梅少芬脸sè肃然,若有所思,像是在思考这个女杀手到底是谁派来的。听到周川海的话,她回神,在众来宾的注目下,她看向台上的周川海,然后微微一笑,忍着已经伤到喉咙的疼痛说道:

    “周公子客气了。能帮我找出幕后主使,少芬感激不尽!”

    梅少芬的话虽平淡,但任谁听了,都会听出一股霸道之气。她梅少芬也不是好惹的主,欺负到她的头上,她就是一副不死不休的气势。

    “谢谢梅老板的宽容,周某感激不尽。”周川海谢道,“梅老板尽管放心,我会尽快给你一个交代的。——希望我们还能继续合作——合作愉快。”

    说到底,周川海最担心的还是因为这样的事闹出,梅少芬会因为一时之气愤而撤消和自己的合作。那样,就损失大了。好在,看到梅少芬向自己肯定地点了点头,他周川海才算是放下心来。

    “那既然如此,大家继续……”周川海笑道。然后走下台来,融入到来宾之中,就好像刚才的事没有发生过似的。

    不久,医生赶来。梅少芬随着医生上了三楼医疗室,让周川海叫来的医生给自己治疗伤口。

    那名让西门庆扼腕叹息的女杀手的尸体也早就被抬了出去,他咬舌自尽流出来的大片血污,也在工作人员的清洗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渐渐地,这艘轮船宫里又恢复如初,恢复到了刚才那般的欢声笑语中。

    当然,仍然有几个心理素质不好的,还对刚才的一幕心有余悸,总是不能融入到酒会里面去。

    宫zhōng yāng的舞池里,也渐渐的融入进了一拨又一拨的浪漫男女,交际舞,探戈舞,以及纨绔子弟的街舞等,一一都呈现在了大家的视野里。

    “弟弟,陪姐姐跳支舞?”柳顷城一脸妩媚地看着西门庆说道。

    “我不会跳。”西门庆如实以告。

    “我知道——我可以教你嘛。”柳顷城笑道。那一双明汪汪的大眼睛,都快溢出水来了。

    “我看还是算了吧——太丢人现眼了。”西门庆连忙摆了摆手。丢人先不说,你这个风sāo的姐姐,要是在跳舞的时候揩我的油,调戏我怎么办?

    ——会不会交际舞正跳着,就渐渐演变成了脱衣舞?

    想到这一点,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就是一阵庆幸,庆幸自己反应得还算快。

    “——扫兴!”柳顷城没好气地看了一眼西门庆,自然没好气地道。

    就在这时,那个猥琐的石头因为没有了梅少芬存在的缘故,就把注意力或者说是余恨转移到了西门庆的上。他走了过来——他朝西门庆这边再次走了过来。

    “小子,手倒是不错嘛……”

    刚才石头见到梅少芬遭遇危险的时候,西门庆那瞬间闪电般的出腿,石头还是看在了眼里,对西门庆的手有一瞬间的眼前发亮。

    “你也不错。”

    西门庆笑着说道。有人夸奖自己,拍自己的马,西门庆还是对那个人比较有好感的……

    “但是,小子——”石头猥琐的笑容突然间消失,换成了一副杀气凛凛的表看着西门庆,伸出右手食指指着西门庆的鼻子——“我jǐng告你,小子,别乱打梅老板的主意!”

    西门庆很是不爽地打开了石头指着自己的右手食指,看着石头也变得不客气地回道:

    “我也jǐng告你,别拿手指头指我——老子学这一造型的时候,你爷爷的爷爷还没有出生呢!”

    “还有,我要是想打梅老板的主意呢?……”

    西门庆的第一句话自然是实话实说。第二句话那就是不甘示弱了。

    而且,西门庆的表,还很欠捎。是那种老子就和你抢马子了,怎么着吧的欠揍表

    “你——”石头气得怒目圆睁。就要和西门庆大打出手。——但,石头终于压下来了自己的怒气,因为石头想到这是他家公子的地盘,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闹事的。

    石头这个家伙似乎谁都不服,唯独对周川海忠心不已。而且,这次周川海也依照他答应石头的事,给石头安排了一个和梅少芬见面的机会。——虽然没有说上话吧,但好歹是见着面了不是?好歹是周川海答应自己的事给办到了不是?

    ——那自己怎么能在公子的地盘上带头闹事呢?这不是搬起石头砸公子的脚吗?

    “你不敢动手。”

    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可不傻,自然是看穿了石头的心思。

    “哼!——”石头气得甩袖而去。

    西门庆笑笑,露出胜利的微笑,就要转和柳顷城聊天。

    这时,石头又转过来了,看着西门庆突然咧嘴一笑,那份让人记忆深刻的猥琐再次爬上了他的脸颊。对西门庆笑道:

    “小子,总有一天,我会和你斗一场的!”

    “我倒是很期待,到底是你输呢,还是我赢呢?”

    西门庆毫不退让的回道。还很无耻地这样说道。无论是他输,或者是自己赢,都是他西门庆赢嘛——这个无耻的家伙!

    石头当然不会细细品味西门庆话里的意思。也不生气。带着脸上的笑容,嘴里的一排大黄牙,转过去,悠然离开。

    “顷城,你看这个家伙,多猥琐……”西门庆指着石头的后背笑呵呵地对柳顷城说道。

    柳顷城只是眼神复杂地看着西门庆,见西门庆和自己开玩笑说话,眼里的神渐渐就变成了玩味神,道:

    “西门庆,你给我记住,梅老板的主意你不能打!”

    “为什么?……”西门庆很不解。你这个风sāo姐姐,管天管地,还管得了老子泡妞打炮吗?

    “因为——你是老娘的人!”柳顷城满眼妩媚。都快把这个宫给熏染了。

    “————”又来了,西门庆有种想调头就走的觉悟。

    “不喜欢听这样的话?”柳顷城看到西门庆不说话,问道。

    “当然不喜欢听了。”西门庆心想:就是喜欢听,人家也不好意思承认嘛。你这个sāo娘们……

    “那就换句话说得了——老娘是你的人!”

    “————”西门庆快哭了。

    看到西门庆又被自己调戏得一阵手足无措,柳顷城再次咯咯地笑开了。就好像从调戏西门庆的事上,能获得莫大的兴奋感似的,她笑得很开心,一点也不做作。

    每次见到柳顷城调戏自己成功,笑得这么开心,西门庆就很是鄙夷地看着柳顷城,这个女人,不调戏人会死啊?!……

    “好啦,弟弟,不逗你了。”柳顷城终于收住了笑容,还带着余笑和西门庆说道,“你看看宫一般的轮船里,就咱们两个是外地人,他们都不怎么待见咱们……”

    确实,正如柳顷城说的,西门庆和柳顷城呆站在这个角落里,除了几个人过来和柳顷城打招呼,就没有过来给自己打招呼,就是赵明明和顾丽丽这两位曾几何时是很好的红颜知己,都不过来和自己招呼一声,却仍然陪着周亮那个小白脸……这着实让人很不爽,很憋的慌!

    NND,老子可是当下最红的明星哎!你们都不知道这个事吗?——西门庆在心里暗自骂道。

    可是,又有什么用?西门庆现在还不知道,在这些达官显宦,富可敌国的人眼里,你是明星又怎么了?只要老子愿意,你就得乖乖得脱光了衣服躺到老子的上服侍老子!

    “弟弟,别看了。”柳顷城见西门庆眼神幽怨地扫视着那些宫里的各sè大人物,便笑着对西门庆说道,“既然呆在这里面没有什么可做的,你又不愿意陪我跳舞,那咱们就出去吹吹海风吧?”

    “吹海风?”

    “是啊!——”柳顷城的眼睛一亮,“西门庆,你喜欢大海吗?”

    听言,西门庆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因为他西门庆在宋朝时,哪里到过海边啊?他只是在说书人的嘴巴里听说过,在大海深处,有各sè各样的妖魔鬼怪横行,到处吃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喜欢,还是不喜欢?”柳顷城看着西门庆不置可否的点头摇头,自己也被西门庆给整懵了。

    “我以前都没有见过大海,谈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西门庆实话实说道。

    “难道就没有在电视上看过吗?”柳顷城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没有吃过猪,总见过猪跑吧?没有亲临海上,总得在电视里看到过吧?

    可是——

    “以前连电视都没有,又怎么能看到大海长成什么样子呢?”西门庆的回答虽然意外,但却也是事实。在宋朝时,别说电视了,带电的家具那时有一样吗?

    “——你可真是够可怜的。我一直没有查到你老家是哪个地方的。现在看来,你应该是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吧?……”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