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酒会2主角登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130章酒会(2)主角登台!

    是因为他们长得太帅吗?——不,长得再帅,有自己帅吗?

    咱们的西门大官人这点臭还是有的。

    那是因为什么?

    自然是因为——他们长得不够男人。一个大男人却长成一张似女人的俏脸,丢不丢人啊?

    是的,咱们的西门大官人都替周亮感觉到丢人。

    “你——你不要触犯我的底线!”周亮被西门庆这么一骂,立即就气得瞪大了眼睛,看着西门庆声音有些大的吼道。

    但是,因为这座宫中人声鼎沸,声音嘈杂,再加上那轻快并不算低的音乐,所以,周亮的声音也只有西门庆和柳顷城知道。因为在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哦,不对,这时,西门庆突然发现一个人来——

    这个人中高材,面相普通,单眼皮,但是,一笑起来,就会立即让人想起来一个词——猥琐!

    这倒不是最扎眼的,最扎眼的是,这个家伙虽然头发梳得油光满面的,还西装革履的,但是,怎么看着——就这么别扭呢?

    为什么?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他长得难看吗?还是因为他笑起来十分的猥琐?——都不是,是因为他微笑时,露出来的那一排大黄牙!

    如果不是因为还没有进餐,西门庆和柳顷城都要吐出来了。

    ——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像一个土贼乔装打扮着进城呢?

    这个家伙的音容笑貌,西门庆是不可能会忘记的。就是那个在文化大厦请自己去见他的公子周川海的石头!

    西门庆看了一眼石头,又转头看向周亮,对周亮这个小白脸很是不爽地道:

    “我触犯你的底线,那是给你面子。”

    “你——”周亮怒目圆瞪,就想出手教训西门庆。

    石头见了,突然法一动,就一把拉住了周亮,轻声对周亮说道:

    “亮公子,别忘了。今天可是公子宴请客人的,你这样做,会不会对公子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周亮不由得一征,想了想,觉得石头说得极是。再怎么着,今天也是自己的堂哥,也是周家的下一任接班人周川海举办的酒会,自己这样闹事,岂不是让外人看笑话?——可是,就这样便宜西门庆,也确实让他难咽下这口气……

    大概是看穿了周亮的心思,石头再次轻声道:

    “亮公子尽管放心,有我石头在,有公子在,你的这面子,一定会给你找回来的。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其实,这是石头从周川海那里学的,他心里另有打算。他哪里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的真理?他只知道,小便要是强忍,则乱前列腺。

    正在犹豫不决的周亮听言,这才愤恨地瞪了一眼西门庆,然后甩袖离开。

    见支开了周亮,石头这才猥琐一笑,那排黄牙风sāo依旧。——这就是他石头的打算,因为周川海举办这次酒会,一方面也是为了给自己制造能见到梅少芬的机会,为了报答周川海,他是不许出现任何的闹事发生的!

    石头看着西门庆说道:

    “小子,你倒是够种!周家的公子爷,你也敢惹?……”

    “我才不管他是什么周家还是不周家,只要我看得不顺眼,我就不给他好脸sè看。”西门庆淡淡地道。他本想再加上一句的:包括你石头在内。可是,西门庆还是觉得这个石头除了笑容看着猥琐外,其他的并没有让他不顺眼的地方。

    人家笑得猥琐,能怨他本人吗?——还不是因为你们笑得不猥琐给衬托出来的?就好比凤姐长得难看,能全怪他本人吗?……

    “小子,你是真有种!——”石头脸现不悦的神看着西门庆说道。

    西门庆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算是默认了石头给自己的评价。——另一方面,则是西门庆也不想和这个石头闹得太僵,毕竟刚才他去拦住周亮的时候,距离有三米之远,却在周亮刚刚要动作的时候,就像是一道闪电似的窜到了周亮的边,拦住了他,这种速度,应该是怀高超功夫的人才能做到的。

    在高手为敌,西门庆可没有这么傻X。——虽然自己也是一个高手,但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岂不是更好?

    但事实是,自己还是和石头结下了一点恩怨。西门庆想,如果不是因为周川海的缘故,石头这个家伙这会儿应该是对自己不客气了吧?

    见西门庆不再说话理会自己,石头冷哼一声,摸了一把鼻梁,很是不服气地离开了。

    看着石头这个样子,西门庆知道,他们之间的梁子算是结下来了。

    中间发生这样的小插曲,是西门庆和柳顷城都没有想到的。好在这件事并没有闹大,其他参加酒会的那些大人物自然而然也没有注意到,他们都还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融入在这金碧辉煌,有些纸醉金迷的气氛中。

    甚至,都有一批人,进入到了中间的舞池中,跳起探戈来了。

    西门庆想继续走到顾丽丽和赵明明的边的,可是,这时突然发现,那个周亮已经捷足先登了。正手举酒杯和顾丽丽和赵明明聊不已,聊得不亦乐乎。

    甚至,周亮那个小子,还在得闲的时候,向西门庆看了一眼,眼里尽是得意之sè。好像是在挑衅西门庆似的。

    西门庆只觉得悻悻然,想来刚才自己和周亮这个小白脸发生口角冲突的事,赵明明和顾丽丽肯定看到眼里的。现在却和周亮这个家伙聊得这么开心,这不是明摆着打自己的脸吗?

    西门庆有些闷地退了回来。他倒是忘了,周亮和顾丽丽是发小,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发小,赵明明自然也和周亮熟悉。

    “弟弟,受到打击了?”柳顷城在一边笑咯咯地问西门庆道。

    “哪有。”西门庆为了自己的面子有光,自然是不会承认让周亮那个小白脸给捷足先登的事

    “哪有?……”柳顷城盯着西门庆的眼睛看,“弟弟,你有没有听说过yù盖弥彰这个词?或者说捉襟见肘?”

    西门庆瞪了柳顷城一眼,这个妖jīng,这个风sāo的女人,咱能别这么厉害行吗?——识破也就识破了,你直接说破不就行了?还非要给人家整什么破成语?老子可是泡妞的,又不是来整成语的。像整成语这种高难度的活还是交给特sè这个家伙来整吧。

    见西门庆没有说话,柳顷城妩媚一笑,就要继续调戏。

    然而,便在这时,宫内响起了雷鸣一般的欢呼声。

    听得出来,有大家期待的人物登场了。柳顷城立即就停止了调戏西门庆,注意力转移到了大家欢呼雀跃的事上来了。

    她倒是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物让大家这么高涨?

    西门庆也不自地转过头去,看看到底出来了什么人?

    转过脸去,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材高挑,丰满却曲线玲珑的女人。女人穿一袭红sè晚礼服,看着雍容华贵,就是没有这一礼服,她的气质也是出众,也是那么的雍容华贵,只是这一晚礼服,锦上添花,让她的这气质呈现更加彻底,更加的吸引人的眼球……

    在她的边,走着一个人高马大,神采奕奕,拥有睿智笑容的男人。

    她挽着他的手臂,就像一对让神仙羡慕的侣般从二楼缓缓拾级而下,向一楼早已准备好的高台上走去。高台有已经准备好的麦克风。

    她就是梅少芬。他就是周川海。

    看到自己家的公子被梅少芬这样挽着出来,躲在一边的石头有片刻的羡慕嫉妒恨!但很快的就释然起来。因为他相信,周川海既然答应了自己的事,就不可能会做出和自己抢女人的事的。

    这一点,他石头毋庸置疑。——或者说,他很了解他的这位智公子。

    周川海带着梅少芬向大家摆手示意,然后慢慢地走上了那高台。站在了麦克风面前。周川海打开麦克风,向台下的来宾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先安静一下。

    顷刻间,除了宫内正放着的轻快音乐,所有的客人都屏住了呼吸,按照周川海说的,静等周川海要给他们讲什么话。

    “首先,谢谢各位在百忙之中,参加周某人举行的这次酒会。耽误大家赚钱了。”周川海幽默着说道。为酒会的开始作了一个活跃气氛的开头。

    果然,听到周川海幽默的讲话,台下的来宾们忍俊不,哈哈地笑开了。

    “周公子说的哪里话,周公子肯赏脸邀请我,那是我莫大的荣幸啊!……”

    “是啊,智公子这么看得起我,我一会儿一定要好好的敬智公子一杯不可!……”

    “哎呀,周公子不但人长得帅,就是话也说得帅极了!……”

    “智公子,我你!——”

    ……

    看得出来,周川海在这些达官显贵中间还是有着很高的地位的。很多人都开始七嘴八舌地说起话来。

    听到来宾的捧场,周川海也是十分高兴。让大家畅所yù言后,才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再次安静下来。然后说道:

    “可能有些人会觉得,我和梅老板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有些不合时宜,会让很多人误会我和梅老板之间会有什么地下恋之类的。但是,我明确的告诉大家,我和梅老板之所以这样出场,纯是周某一时想出来的,就是想给大家一个惊喜。除此之外,别无他意。”

    听完。石头终于露出嘴里的黄牙笑开了。他就知道自己的公子不会这么欺负自己。

    其他人也都相信周川海说的这些话。没有其他的原因,只因为他是智公子,名满B市的智公子。——可以说,很多人对周川海是有着一定的盲目崇拜的。

    如果说,这些话是出自咱们的西门大官人之口,大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会有几个人相信?光是冲着“西门庆”这个名字,恐怕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就是和凤姐站在一起,大家也会相信西门庆和凤姐有一腿——不,两腿,三腿吧?

    “惊喜已经给过。那下面我们就说说正题。……这次之所以举办这次酒会,主要是因为我和梅老板已经在生意上达成了战略合作伙伴。为了庆祝,怎么也得邀请各位来见证一下吧?”周川海笑道。

    说完,台下就响起了烈的鼓掌之声。如雷鸣一般。

    “那好。”周川海朝来宾摆了摆手,“下面就让我们的大美女,梅少芬梅小姐给我们说几句。”

    在台下来宾的一阵欢呼声中,梅少芬走到了麦克风前面。此时周川海已经侧退到了一边。

    “我没有什么要说的。该说的周公子已经帮我全说了。我只有一句话,谢谢各位的到来!”

    梅少芬说完,就很优雅地退回去了。她不知道的是,在台下,有一个叫石头的猥琐男对她的音容笑貌已经迷得神魂颠倒了。

    “既然梅老板这么爽快。我也不在这墨迹了。”周川海再次走到麦克风前面说道,“……下面,就由我和梅老板两人,下去给大家敬酒喝。”

    周川海说着,就很绅士地拉着梅少芬的嫩手走下台来。走向那摆满酒品的地方。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