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为什么这样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128章为什么这样做?

    如果西门庆看过《笑傲江湖》的话,那他肯定能和独孤求败神交不已。这种站在巅峰的感觉,这份高手难觅敌手的寂寞感,还真是——不怎么好受啊。

    在柳顷城的办公室里,柳顷城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西门庆的娱乐资讯,西门庆因为上次的“没准备好”事件还心有介蒂,一脸不安地看着柳顷城坐在办公椅上看着那关于自己的娱乐报导。

    西门庆此时此刻,就坐在上次他和柳顷城yù行鱼水之欢的宽且大的长沙发上。——这更让咱们的西门大官人有一种故地重游,惹起往rì追忆的绪来……

    今天柳顷城叫西门庆来,就是到现在,西门庆都不知道这位风sāo的姐姐要和自己说什么事。

    如果说是,要再续前缘的话,那自己怎么办?——自己好像还是没有准备好呢吧?

    啪——

    柳顷城看完,便把那些报纸放在了办公桌上,然后抬起她那双秋水眸子,一脸妩媚地对西门庆说道:

    “弟弟,你最近风头出的真是——羡煞旁人啊!”

    “你就少挖苦我了,这样的风头我才不愿出呢。”西门庆苦笑一声道。

    “是吗?”柳顷城听言,眨巴着她那双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就像是长在荷池里的杂草,一闪一闪的,柳顷城离开办公椅,就朝西门庆走了过来,然后在西门庆的边坐下,一副妖jīng见到了唐僧似的模样,笑道:“你不愿出风头,那你愿出……什么头呢?”

    见到柳顷城坐到自己的边,西门庆立即就变得坐立不安起来,一时倒是没有明白柳顷城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直到琢磨半天,看到柳顷城一脸玩味地看着自己的下体处,才恍然大悟……有这么露骨的吗?有这么调戏人的吗?

    但这样的话,西门庆也只是在心里过过瘾,嘴上却嗫嗫嚅嚅着不知道要说什么话好。

    见西门庆被自己调戏得又是无语以对,柳顷城开心的咯咯笑开了,转动着妩媚的秋水眸子,问西门庆道:

    “既然这个不愿意回答姐姐,姐姐也不为难你了。省得一会儿,又把你调戏得yù火焚,要非礼姐姐,——你说你非礼就非礼吧,还非礼到一半就退出,真是太是扫兴啊!”

    西门庆不瞪大了眼睛,这个女人,怎么这样啊。明明当时是她抓住自己要扒下她的内裤的手的好不好?还说自己半路退出?!讲不讲道理啊?

    “别这么看着我,你当时——本来就没有准备好嘛。”柳顷城眨巴着眼睛看着西门庆的眼睛说道。她已经看透西门庆的心思了。

    “————”

    “弟弟,快告诉姐姐,当时和姐姐我亲的时候,你心里想到了谁?”柳顷城朝西门庆坐近了一点,一脸期待地看着西门庆的眼睛问道。就好像她要看着西门庆眼睛,才能知道西门庆有没有对自己撒谎似的……

    “这……”西门庆心想:这让人家怎么好意思说嘛——你这个风sāo的女人,能别这么强迫人好吗?

    “切,还真是够保守的!”柳顷城鄙夷地说道。

    “我保守?——”西门庆顿感自己很委屈,在宋朝时,人家明明是最具影响力的开放男好不好?你这个女人都不读历史的吗?

    但西门庆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开放,放在这个社会,那简直就拿不出手啊……

    就好比一个丑女人,想证明给大家看,自己是很丑的,可是,突然看到了凤姐,她就觉得自己还真是登不上台面上来呢……

    “那你怎么不敢说当时你在心里想到了谁?”柳顷城反问。

    “————”西门庆彻底无语了。他被柳顷城这个妖jīng给彻底的打败了。世界上,怎么还有这样妖jīng的女人呢?

    可能是因为柳顷城的发问,西门庆也不自地在心里自问自己,当时和柳顷城亲的时候,自己心里到底想到了谁?

    赵明明、顾丽丽、陈梦瑶、莫小梅……好像都在自己的脑海中闪过。——以及她本人,柳顷城!

    “想到是谁了?”柳顷城一脸笑容,眨巴着眼睛问西门庆道。

    “没有——”西门庆不敢正视柳顷城的眼睛。他怕一看到柳顷城的眼睛,自己会被她带着魔力一般的眼睛给问出来——自己总不能给她说,自己当时想到了N多美女吧?

    “扫兴!”柳顷城嗔一声道。然后柳顷城站起子,又坐回到了她的办公椅上,看着西门庆的脸一本正经地道:

    “这个周末,会有一个酒会,你陪我一起去参加吧。”

    “酒会?”

    “恩。”柳顷城点头,“是梅少芬和周川海组成合作同盟的酒会。”

    柳顷城简单给西门庆介绍道。

    “合作同盟?”西门庆在想,这样的盛会,怎么就没有邀请自己呢?自己现在好歹也算是B市的上流社会里一员了吧?论家,论名气,可都是巅峰级的人物了——可为什么就不邀请自己呢?

    “这次是周川海做东,他邀请的全是B市本地的达官显贵。所以,你自然没有收到邀请。”柳顷城看破西门庆的心思,淡淡给他解释着说道,“——是不是觉得奇怪,我也不是B市本地人,我怎么就受了邀请?”

    西门庆还真是没有想到柳顷城问自己的这个问题。现在她柳顷城自己说出来了,西门庆也觉得有些奇怪,便顺口问道:

    “为什么?”

    “一方面,我是顷城国际化妆品的老总之一。是打跨了他周川海的对手宋俊的山寨品公司的人物,他周川海不可能不会给我这个面子。另一方面——”柳顷城顿了顿,“便是梅少芬的亲自邀请。”

    听言,西门庆不心里腹腓,这个周川海完全没有把老子放在眼里嘛——顷城国际化妆品公司的大老总是自己好不好?

    “梅少芬?”西门庆还是没有说出心里的不满,思索着这个名字,“——就是名流会所的当家老板娘,梅老板?”

    好久没有和梅少芬有过交集了,西门庆倒是快忘了那个雍容华贵的成熟xìng感女人了。

    “对,就是她。”柳顷城冷冷地答道。——柳顷城的冷冷语气,让西门庆顿时觉得有一些诡异,要知道,这个风sāo的姐姐哪里有熄火的时候?向来都是似火,不曾这么冷冰冰的……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西门庆不自地想到了那次梅少芬亲自过来要见柳顷城的画面,总觉得她和柳顷城之间有着什么非一般的关系。

    “你和我又是什么关系?”柳顷城突然瞪大了眼睛问西门庆道。很快,她的眼睛里就带着笑意了。

    西门庆不由得一征,这是将自己一军呐。是啊,自己和她又是什么关系呢?连他妈的xìng关系都没有,自己又有什么资格知道人家那么多事呢?

    西门庆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弟弟,你到底是同意陪我去还是不同意呢?”柳顷城又展颜笑开了,脸上的妩媚滋生起来。

    “同意。”西门庆想,反正周末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去见见世面。

    “同意把上次没做完的事做完?”

    “————”

    *****************************************************************

    这里是一家西式咖啡馆。

    万人迷宋俊正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轻轻搅拌着手下的咖啡。

    但他的心思却没有在这杯咖啡上,两眼呆呆地瞅着桌面,思绪已经飞到了很远的地方。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欢迎光临。”便在这时,进来一个人高马大,卷着的银发,大大的蓝眼睛,高鼻梁,下巴上一团浓密的胡须的老外,迎宾服务员用很流利的英语欢迎道。“先生,请问几位?有没有预定座位?”

    史密夫朝咖啡馆里扫视一圈,就看到了宋俊深思的背影,便朝迎宾服务员微微一笑,用地道的美国腔英语说道:

    “不用了。我已经看到我的朋友了。”

    说完,史密夫就朝宋俊坐着的座位走去。顺便又给服务员说句话,要了杯咖啡。

    “嗨,老朋友!”史密夫一脸笑意的走到宋俊的后,很是高兴地拍了拍宋俊的后背说道。

    宋俊搅拌咖啡的手顿时一停,然后抬起头来,看向史密夫,脸上很平静,朝史密夫点了点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对面的座位道:

    “史密夫先生,请坐。”

    宋俊说一口很标准流利的英语。

    史密夫点头,就在宋俊的对面坐了下来。

    “喝什么?”宋俊露出一抹微笑,对史密夫说道。

    “我已经要过了。”史密夫答道。

    话音刚落,服务员就端着一杯咖啡过来了,一脸微笑地看了看史密夫和宋俊,对史密夫说道:

    “先生,您的咖啡。”

    等服务员离开,宋俊突然脸sè一寒,死死地盯着史密夫道:

    “为什么这样做?”

    见到宋俊寒着脸问自己,眼睛里有说不出的愤怒,史密夫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了起来,但却不慌不乱,一脸平静地回答宋俊道:

    “他阻碍了你的发展。所以……”

    “你们这帮蠢货!——为什么要选在这个时候?”要不是在这公共场合,宋俊早就破口大骂了。

    “宋先生,你最好搞清楚,我们并不是上下属的关系。请你说话放干净一点!”很显然,这个老外史密夫也有些恼火了。

    “你们也要给我搞清楚。我宋俊虽说和你们合作,但如果你们惹恼了我,我随时都可以取消合作!”宋俊硬气地看着史密夫的眼睛说道。

    “好吧。”史密夫有些无奈地耸耸肩,“就让我没有说过这些话。”

    “这样最好。”宋俊道,“我的事,你最好不要给我乱插手。”

    “那组织派我们过来帮助你,你不让我们随便插手,我们岂不是太闲了吗?”史密夫好像打趣道。

    “用得着你们的时候,我自然会通知你们。”宋俊脸上的寒意稍减,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但是,最近你们都给我安分些!”

    “我知道了。”史密夫不敢和宋俊再争执什么,因为他怕自己真的因为言语不合而导致宋俊不和他们的组织合作,那样的话,他就会被组织给枪毙的。“宋先生,能给我们讲一讲不让我们这么做的原因吗?”

    在他西方人眼里,就是看谁不爽,就做掉谁。所以,史密夫很是不解,自己这样做,到底哪点得罪他宋俊了。

    宋俊心里暗骂一声:这些美国佬都是吃屎长大的吗?但终究没有这么说出来,冷冷地回答史密夫道:

    “现在我和他当家的公司正竞争得你死我活。而且,这次很不幸的,我的山寨品公司被他的公司给打跨了。如果这个时候,他被人暗杀了,谁的嫌疑xìng最大?”

    “这……”史密夫还真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所以,这段时间,你们最好给我安分守己点。”

    宋俊冷冷地道。说完,就站起子,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放在桌子上,就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