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得罪了黑社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118章得罪了黑社会?

    “不,明明,还是你先说吧。”顾丽丽再次尴尬笑道。

    毕竟,在顾丽丽和赵明明之间还没有因为西门庆的出现而出现裂痕的时候,她们两姐妹之间,向来都是顾丽丽让着赵明明的。可能是惯xìng使然,顾丽丽再次让着赵明明说道。

    赵明明苦笑一下,对顾丽丽点了点头。意思是在说,丽丽姐你还是那么的让着我。然后赵明明开口说道:

    “丽丽姐,自从我和西门庆之间闹出绯闻后,你就不再搭理我了。我给你打电话解释,你也是不接听……我知道,我和西门庆那样紧紧的搂抱在一起,被狗仔队偷拍,让你看到了,我是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楚的。——想明白这点,我也没有打算再解释什么。我赵明明是军人的女儿,上不愧天,下不负地,中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会背着你和西门庆好——我喜欢西门庆,毋庸置疑。可是,我却没有想到丽丽姐你也喜欢他……”

    这时,顾丽丽不自地看向了专心陈述自己事的赵明明。

    “当时在名流会所,西门庆充当你的男朋友,我自然是知道西门庆为了不想让你在宋俊的面前丢了脸面,而临时充当的。——说句实话,也不怕你笑话我,那时,我就有些嫉妒西门庆会充当你的男朋友……”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我发现我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家伙。而你给我的感觉,对西门庆是十分不感冒的。”

    “所以,当西门庆被友谊兄弟影视公司炒鱿鱼的时候,你站出来那样帮西门庆,我也只是认为那是你在报答西门庆没有让你在宋俊的面前丢面子。”

    “后面所有的你和西门庆的事,我都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之前你给我说的西门庆在你心目中的印象,就先入为主的让我认为你对西门庆不感冒。”

    “可是,我还是错了。……直到看到你和西门庆的绯闻照片,我才恍然大闻,原来,我们三个人竟然陷入了这样的三角关系中!”

    “我也明白了,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会不接。……因为你和我一样,也同样陷入了这三角关系中,你的痛苦和我一样,——你也喜欢西门庆!对不对?”

    一口气把自己心中憋了好久的话一下子说出来,赵明明大大地松了口气,医院的走道里依然是那样的寂静,寂静的有些吓人。然后又听到赵明明说道:

    “好了,丽丽姐,该说的我都给你说了。平常没法联系到你,现在西门庆这个家伙中枪了,反而让我们在这里不期而遇。——也算是上天给了我向你解释的机会了。”

    赵明明说完,便抬起头来,看向顾丽丽的脸。发现顾丽丽正双眼有些湿润地看着自己,赵明明明亮一笑,不再有尴尬。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赵明明的眼里,也微微有泪花打转,湿润了眼球。

    “明明,谢谢你给我说的这些。”

    没有多余的话,顾丽丽说着,就流下了无声的眼泪。不是为了西门庆而流,而是她面前的这个至亲至的好姐妹。

    “明明,你是不是和我一样,处在这样的三角中,进也难,退也难?”顾丽丽突然咧开嘴笑着问道。但是,她眼里的泪水似乎流得更快了。

    “是啊。丽丽姐。感是自私的东西,我不想退。可是,又偏偏发生在你我上,又让我不敢进。我怕……我怕这样会让咱们原本是一对亲密无间的姐妹给生生的割裂开!”赵明明心痛的说道。

    顾丽丽点了点头。赵明明说的,正是她所承受的。

    赵明明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泪花,很怪异地一笑,用余光扫视了一下西门庆所在病房内,说道:

    “丽丽姐,你说这个家伙怎么就这么有桃花运呢?”

    “是啊。这个家伙的桃花运确实是旺了点……桃花运多了,就会变成桃花劫的。这个西门庆,会有心痛的那一天……”顾丽丽同样笑着哭的说道。

    “呵呵——”

    赵明明和顾丽丽这一对闺秘相视而笑,只是眼里的泪水没有停止的意思。

    很快的,两个女人就哭泣着相拥在了一起,哭泣着一张脸,在彼此的怀里抽泣着。

    两个女孩子因抽泣而一上一下耸动着的肩膀,在走道照明灯的映照下,给这个有些寂静吓人的走道增添一副凄美的画面。

    时间慢慢的过去……

    良久,赵明明和顾丽丽才彼此分开。两人抹净了还没有风干的泪渍,看着对方,突然相视一笑。

    这一笑,是风雨过后的一道彩虹。明亮鲜丽。

    “好了,丽丽姐。既然我和你之间都解释清楚了。那下面的事,就顺其自然吧。如果西门庆那个家伙喜欢的人是你,我就退出来。——总之,我是不想再破坏我们之间的友谊了。”赵明明笑道。

    “我也是。”顾丽丽跟着笑道。

    ——可是,她们两个却没想到,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可是两个都喜欢……

    不同时喜欢几个女人,还叫西门庆吗?

    这就像不同时和几个异xìng做那什么,还叫AV吗?

    -------------

    似乎是虚惊一场。另外两辆豪车——宾利和法拉利。相继离开。行驶在更加深沉的无边夜sè里。

    只是,这一次,车速都很慢,也……都很悠闲。

    *******************************************************************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透过病房的窗帘缝隙shè到西门庆的脸上时,西门庆也微微动了动眼皮,然后缓缓张开了双眼。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莫小梅在病边上喜出望外的说道。

    西门庆看到眼圈有些黑的莫小梅,一时没有什么话要说。瞅了一圈病房,才问莫小梅道:

    “我们这是……在医院里?”

    好在咱们的西门大官人来过医院。所以,见自己呆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又瞅了瞅四周的摆设,以及自己正在打着点滴的药瓶,西门庆就知道自己现在正在医院里。

    “恩。”莫小梅笑着点了点头。

    莫小梅的笑容依然那样的阳光迷人。西门庆看着,有瞬间的恍神。直到莫小梅的眼睛看向自己的眼睛,西门庆才恢复正常,回想自己晕倒前可是中了一枪的,不由得心下一紧,连忙问莫小梅道:

    “我中了一枪,不会有什么事吧?”

    说到底,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对枪这种武器还是了解的不充足。

    “没事。”莫小梅连忙给西门庆吃个定心丸说道,“医院说,子弹已经取出来了。好在只是打在肩膀上,骨头碰到了一些,好好静养,就可以恢复了。”

    “哦。”听言,西门庆高兴一笑,“那就好,那就好。”

    “你得罪了什么黑社会的人吗?”莫小梅轻轻皱了皱眉头。光天化rì的,他们突然遭遇到黑衣人的枪杀,想来也只有这种可能xìng。

    “没有啊!别说是黑社会,就是白社会的人,我也没有得罪过啊?”西门庆一本正经地答道。西门庆哪里知道莫小梅所说的黑社会就相当于梁山上的宋江一众?他可是头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这样的台词,配上西门庆这样一本正经的表,莫小梅终于忍俊不,掩嘴呵呵笑了起来。

    似乎是自己已经习惯了自己说错话而引得别人发笑的况,西门庆陪着莫小梅一起轻轻笑了两声。

    “可是,西门庆,怎么会有人枪杀——你呢?”莫小梅不傻,自然是看出来了那两个黑衣男人的目标是西门庆。

    听到莫小梅这样问,西门庆也不自地皱起了眉头,轻轻摇了摇头,对莫小梅说道:

    “我也不知道啊。——大概是他们找错人了吧?……”

    西门庆笑了。心里倒很是希望他们是找错人了。可是,西门庆心里明白,人怕出名猪怕壮,自己已经得罪了人,这个人已经开始对自己报复了!

    要不要花大价钱雇几个保镖在边?——西门庆的心里悄悄爬出来这样的想法。

    “希望如此。”莫小梅笑道。“你既然醒了,我也该去上班了。还要照顾大米他们,就不能在这里陪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看到莫小梅很是不好意思的表,西门庆呵呵一笑道:

    “你忙你的吧。——我没事。我一个人也可以在这病房里呆得住。不用担心我。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对了,你——”

    西门庆突然想到莫小梅的房租的事,但又想到莫小梅是那种不会依靠别人的倔强女孩子,西门庆yù语还休,住了口。

    “怎么,有什么要说的?”莫小梅轻轻歪了歪脑袋问西门庆。眼带笑意。

    “哦,没什么。你可要好好工作,努力赚钱。那些孩子们,还等着你呢。”西门庆笑着说道。

    听言,莫小梅微微一笑,

    “我会的。”

    说完,莫小梅就起站了起来。向西门庆挥了挥手。刚转,突然又扭过来对西门庆说道:

    “对了,jǐng察说,等你伤好了,会叫你去做一份笔录了。问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jǐng觉还说,这几天你要小心一点,别又被人盯上了。西门庆,你——一定要小心才好!”

    “恩。我会的。”西门庆朝莫小梅点了点头。看着莫小梅眼里包含的关心和担心,西门庆的心头一。似乎是有一股暖流趟过似的。

    “那我走了。”莫小梅这才展颜笑开,再次向西门庆挥了挥手,转离开。

    因为右肩膀受了枪伤,西门庆无法动弹,等西门庆伸出左手的时候,莫小梅已经转过去,拉开病房门离开了。

    莫小梅离开后,西门庆却盯着病房的房门征征发呆。

    良久,西门庆才算从发呆中回过神来。整理了一下千头万绪,便左手伸进口袋里摸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

    大宝、大玉和大米他们所在那座无名孤儿院中。

    大宝他们三个人和其他的伙伴们玩得正欢。嬉笑打闹的。

    ——其实,这个世界是很公平的。他让你在某一方面有缺失,那么,就会在另一方面给你补偿。譬如说大宝他们,虽然成了孤儿,没有父母关,可是,他们却能在这个无名的孤儿里快乐的成长,快乐的享受着他们应有的玩乐童年,而不是像那些B市里的孩子们,整天拉着一个重重的书包愁眉苦脸的来回于学校和家之间……

    而就是在这时,在这座无名孤儿院的门口,停下了一辆宝马车。

    从宝马车里,钻出来一个中年人。眼戴着近视眼镜。看样子,温文尔雅的,倒像是一个xìng格温和的教书老师。紧跟着下来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一休闲穿着,眼神明亮,好像独具慧眼似的。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