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真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110章真美!

    说实话,就是咱们的西门大官人本人,都为自己的山炮行径感到可耻。

    居然连信息都不会发,自己找个墙撞死算了吧……

    ——这个想法,在西门庆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没有任何任何痕迹,更别说去体力行的去实践了。

    原因很简单,西门庆觉得如果一头撞不死的话,自己是不是会疼得死去活来的?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不是就是另类的吃力不讨好?

    ……

    从保镖男送自己的黑sè奔驰车上下来。太阳有些偏斜,天气还有些燥。看了一下时间,正好是下午两点钟,正是一天当中最的时候。

    本来这个点,咱们的西门大官人早就饿得不行了。可是,刚下了车的西门庆并没有立即就回住处叫外卖吃饭,而是看着那个保镖男绝尘而去后,立即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找到一个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喂,我是西门庆——呃,是这样的,我找到了一丝线索——哎,喂!——”

    西门庆很郁闷的挂掉电话,对着电话屏幕没好气地道:

    “是不是女人啊?用得着挂电话挂得这么干脆利落吗?你当这是执行命令呢?……真是的,真是不懂得风月调啊!……”

    说完这句话,西门庆就有些鄙视起自己来了,这句话不是女人们常说的吗?

    -----------------------------------

    哧——

    两分钟后,西门庆的面前就停下了一辆悍马车来,彪悍大气,恐怕也只有车上的女人才能驾驭得了它。

    西门庆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这个叫秋的女人她是从哪里开过来的?给自己说两分钟后到,还真是两分钟后就到了。西门庆还特意看了一下时间,一分不差,一秒不少!西门庆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对时间的计算是如此的jīng准!

    又或者说,自己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恰好就在这附近,顺路就跑过来了?

    西门庆还是摇了摇头,以这个女人开车的速度,以及行事风格,应该不像是这样的。

    “上车。”就在西门庆为她的速度之快,时间计算之准感觉到惊诧的时候,秋打开右侧车窗玻璃,探头过来,对站在路边的西门庆说道。

    “哦。”西门庆哦了一声,便很是听话的拉开车门,钻进了副驾驶室上。

    西门庆面带微笑,转头看向这个短发美女,依然是一黑sè皮衣皮裤,饱满的部被皮衣包裹得鼓鼓囊囊的,像要快要撑爆了皮衣似的,小腰坐在那里,蛮细人,就是部,也能看出一道人的弧线来。西门庆盯着她俏丽的侧脸说道:

    “一段时间不见,你又变漂亮了……”

    这一句话,既是漂亮的拍马,也是实话实说。她本来就是越看越漂亮了一些。

    西门庆觉得,这一句话应该会秒杀一切女人的——有哪个女人不想听到夸自己又变漂亮的话?——可是,这个叫秋的女人竟然没好气地朝西门庆翻了个白眼,冷冷地道:

    “油嘴滑舌,花言巧语,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西门庆一征,敢自己拿脸贴到人家的冷股上了。世间怎么还有这样的女人?——要是凤姐有她这样的觉悟,那世界是不是会因此变得美好一点呢?

    “那……叶老他老人家的伤势有没有好一些?”西门庆尽找她喜欢听的话题聊。因为在上次的接触中,西门庆就明显感觉到她对她干爹,也就是那个叶山虎的老头子的尊敬。既然这样,那就只好投其所好了。

    你看,和冷冰冰的美女聊天,其实是一件很费脑细胞的工作。

    “你干爹才老呢!”

    ——不问还好,西门庆刚一问完,秋就瞪大了眼睛,一脸怒气地对西门庆说道。而且,就在这个时候,西门庆依然是没有看清楚她的那一个双节棍是怎么到了她的右手上的……

    看着在秋手上旋转得飞起来的双节棍,西门庆不由得神一紧,虎视眈眈地盯着秋右手上的双节棍,生怕她一不高兴就向自己的脸上丢过来。便赶紧满脸堆笑的说道:

    “是,是,叶老和我干爹比起来,不知道年轻了多少倍呢!”

    西门庆心想,反正自己又没有干爹。……只是在宋朝时认了一个叫王婆的做了干娘而已。——话说得再损点,也无所谓。

    这一次,秋没有说什么,而是拿冷眼斜睨了一眼西门庆,然后才说道:

    “那就系好安全带。我要启动车子了。”

    “去哪?”西门庆有些征然,一时之间,倒是没有反应过来。

    “废话可真多!——你发现了刺杀我干爹的杀手线索,自然是带你去见我的干爹了。”秋冷冰冰的道,说着,就要启动车子,也不拿正眼看一眼西门庆是不是已经系上安全带了。——就好像,西门庆的生死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

    “秋,——你难道不吃午饭吗?”说实话,被赵明明的老爸请去吃饭,到现在,自己还没有吃进一滴食物呢,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了。

    “————”秋要启动车子的右手明显征了一征,那个双节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我吃过午饭了。”

    “可我还没有吃呢,你不会这么自私吧?……”西门庆心忐忑地给秋打趣说道。目的自然是想让秋陪着他先吃了午饭再去见叶山虎不迟。

    秋扭头过来,看了一眼西门庆,见他一副确实是饥饿的样子,便松开了右手钥匙,淡淡地道:

    “你下车吃饭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但你一定要快点!”

    听言,西门庆不由得一喜,这个秋其实也不是那么不通达理嘛。也知道关心一下自己边的男人嘛,便笑着对秋说道:

    “你一个人坐在这豪车里不觉得无聊吗?”

    “你想怎么样?”

    “当然是陪着我一起去吃了。如果你没有吃饱的话,还可以再点一份饭——我请。”

    “我才没有你那么猪呢。”

    “那陪着我总能打发无聊的等待时间吧?还是那句话,你一个人坐在这里,不觉得闷的慌吗?”

    “——下车。”

    西门庆一喜,对秋说道:

    “我就知道,你会一个人坐在这车里烦的。”

    “西门庆,你最好搞清楚一个问题,我下车并不是我怕一个人坐着无聊,而是我不下车的话,你会一直在我耳朵边喋喋不休个没完,那才烦人!”秋一脸冷气的瞅着西门庆。

    西门庆嘿嘿一笑,也不再在这个问题上和秋纠缠。便走在前面,带着秋进入了一家很近的小饭馆。

    在西门庆吃饭的时候,秋一直是冷脸坐在那里,不言不语的。就像是一个冰雕的短发美女似的。除非西门庆主动开口问她,她才会淡淡地回答一下。

    “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怎么总是这么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呢?”西门庆边下咽嘴里的面食,边问秋。

    秋的神停滞了半秒,和西门庆对视着,但很快,秋就眨巴着她的大眼睛从西门庆的眼睛上移开,但却没有什么慌乱的迹象,很淡定自若,然后才冷声冷气地道:

    “少管别人的闲事,快吃掉你的饭,我带你去见干爹!”

    说完,秋便转头看向了小店外面,看着店外面那公路上来来往往,穿行不息的车辆发呆。

    因为西门庆和秋坐的是临窗的位置。所以,这时有一抹西下的阳光洒在秋的有些发黑,但看着很是xìng感发亮的脸上,她的一张小脸变得金光绚丽起来。

    短发,大眼,俏脸,光泽的脸——映在阳光下,明丽而又xìng感……

    这还不包括秋那饱满的部,纤细的蛮腰,以及翘翘的部。

    午后的秋rì,西门庆看到了一副仿若入画了般的画面……

    “真美。”

    忘了咀嚼嘴里的饭食的西门庆,有些入迷地看着秋的脸宠喃喃说道。

    “你说什么!……”突然,秋转过脸来,看着西门庆,而与此同时,她的右手上又出现了那个可怕的双节棍。

    “咳!——咳!——”因为惊慌,西门庆急急咽下嘴巴里的饭食,可是,由于太过于着急,竟然给呛到了。一时之间,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呛得七荤八素的。眼泪和鼻涕都从眼里和鼻子里流了出来。样子十分的丢人现眼!

    就是一脸冷然的秋也不由得瞪了一瞪眼睛,然后实在没有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

    西门庆心里骂娘不已:这个女人,她的双节棍不是放在车上没有拿下来吗?怎么突然又冒出这个双节棍来了?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她下车时,没有看到她上带有双节棍啊!真是活见鬼了!

    当然,就算是看到秋拿着双节棍下车的,西门庆在看到秋那如诗如画一般的美丽画面时,也会不自地夸一声“真美”。

    没办法,谁叫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天生美人,不xìng命呢?

    就算是xìng命,那不也就是“xìng”在前,“命”在后吗?

    “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这么动粗呢?”见秋发笑,声如风铃般悦耳,西门庆也顾不得因为自己被呛,样子十分难看的形象了,也更没有去理会别的客人向自己投来的目光,看着秋呵呵打趣问道。

    “要你管。”秋立即就收了笑脸,冷冰冰地回答西门庆说道。

    “你看,又动粗,又不搭理人——这样的女孩子,以后不会有男人要的……”西门庆笑呵呵地为秋的终大事着想。

    “没人要就没人要吧。反正我又不想嫁人。”很出乎西门庆意料的,秋不仅没有动气,反而很认真地看着自己这样说道。

    “为什么?——你该不会是喜欢女人吧?”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得寸进尺,继续给秋打趣说道。

    “你吃完没有?——”秋瞪着西门庆问道,那个双节棍已经在手上开始旋转起来了。有一种随时都会攻击人的趋势。

    见状,西门庆赶紧闭上了嘴巴。看了一眼面前的面食碗,里面都落了几根自己呛出来的面条儿,不由得一阵恶心,便再也没有食yù了,尴尬一笑道:

    “呛成这样,你觉得我还有胃口吃下去吗?”

    听言,秋的嘴角微微露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如果不仔细看,很不易察觉。很快,秋一下子从西门庆的对面板凳上站了起来,也不和西门庆打个招呼,就朝饭馆外面走去。

    西门庆又在心里骂了一声娘。连忙站起来,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在桌子上就快速离开。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有个xìng呢?

    你跑这么快干什么?又不让你买单……

    ---------------------

    坐在秋的悍马车里,西门庆刚系上安全带。车子就飞一般的启动了。悍马果然是好车,百米提速,一下子就上去了。西门庆就看到两边的路景,快如闪电般地向后面跑去。

    西门庆在想,如果路面上每隔五十米就画一个卡通画的话,坐在秋的车子里,一路上就可以看动画片了。——这个知识,是叶星在和西门庆闲聊时,说到的。

    “秋,我能看一下你的双节棍吗?”西门庆实在是闷得无聊,不得不再找话题和秋说话。再说,西门庆也确实想看一看她的那个双节棍到底是藏在哪里了?

    “双节棍是我的随武器,怎么可能轻意让一个外人看?……”秋目视前方,淡淡地回答西门庆道。

    “我是外人吗?”

    西门庆笑问。突然之间,就想到了秋当时说自己要是找到了刺杀她干爹的杀手的线索的话,她会把她自己的子都给自己的。

    当然,这个前提是,自己得好意思开口向她要……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