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针锋相对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108章针锋相对!(2)

    “我和明明她可是很好的朋友,你这个当爹的,竟然怀疑我欺负她!?”西门庆好像一只被激怒的老虎,死盯着赵鸿,“……你说我欺负明明,你可有什么证据没有?”

    “这——”很突然的,赵鸿竟然一时答不上话来了。

    “臭家伙,敢这么对你未来的老丈人说话——啊,呸!呸!呸!又说错话了。就是我家明明死要嫁给你,我们也不承认你这个女婿了!真是岂有此理,敢这么和我老公说话!”马立即就发飙起来,看到自己的老公一时之间被西门庆问得哑口无言,便从背后的沙发上拿出前天印有西门庆和顾丽丽在医院里面对面对视的报纸,一把拍到面前的茶几上,“这——就是证据!”

    小子,还反了你了,敢在我们赵家,这么嚣张!

    “可是,那只是绯闻而已,绯闻能当作证据吗?”西门庆指着茶几上的报纸反问马道。说实话,现在的西门庆和刚才马邀请他他不乐意来而叫出持枪军人时的西门庆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也难怪,咱们的西门大官人本来就不是一个好惹的主。一旦激怒了他,他可是会杀人的!发发火算什么?小意思而已。

    当然,现在西门庆敢这么嚣张,肆无忌惮的说话,主要是他想到了现在这个社会可是法治社会。是不能随随便便杀人的。就是赵明明的老爸他这个军区首长也不例外。所以,西门庆也就不怕自己在这赵家的地盘发火,会站出来人真的对他开枪!

    要开枪总得找个理由吧?自己这样发火够枪毙的理由吗?

    西门庆就是对现在这会的法律再不懂,再一知半解,恐怕也知道自己这样发火,顶多也就是达到酷毙的理由吧?

    你看——

    西门庆这个家伙,是多么自恋的一个人。就是自己发火,都能给自己找一个很好的归宿。

    见到西门庆这个不可一世,极其自大的样子,马的女流氓本质终于爆发了,立即从柔软的沙发上跳将起来,对西门庆张牙舞爪的,吼道:

    “西门庆,这绯闻当然可以当作证据!——你当老娘白痴吗?如果不是真有这样的事,怎么可能会出现绯闻?没有哪种绯闻是空来风的!”

    看到马对自己张牙舞爪的凶神恶煞模样,西门庆不由得轻轻叹息:

    卿本佳人,焉何张牙舞爪?——你的这个样子好怪!

    是的,马那成熟俏丽的脸变得那样凶神恶煞,就是再是大美女,大美人,也会吓跑男人的。就是她的丈夫,在看到她这个样子后,都不由得脑后生出几滴冷汗来……

    可是,赵鸿并没有阻拦马的意思。

    ——自己刚才被西门庆问得有些哑口无言,多多少少是丢了面子的。现在有自己的婆娘出面,力压西门庆这个小子,自己的自尊心多少是有些找回来了的。

    ——这就是娶一个泼妇般的老婆的好处了……

    “那好。……既然你说这样就是说我顾丽丽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的话,那么前几天的绯闻呢?你又该作何解释?我和你女儿那样紧紧的搂抱在一起,是不是说我和你的女儿就已经那个什么了呢?——”西门庆毫不示弱的反问道。

    “这——”这一下轮到她马有些哑口无言了。是的,西门庆说的一点都不错。如果按照这样的推理来说,这个家伙那天和自己的女儿岂不是已经那什么了吗?可是,当天晚上,自己的女儿回来时,自己问她有没有发生一些特别的事来含蓄问了自己的女儿,可是,自己的女儿却说西门庆没有答应她的追求,不,应该准确的说,是这个家伙还没有想好……

    别人以己之矛攻己之盾,这个滋味倒是让马有些不爽!

    但也确实是无话可说了!

    “你这个家伙!——”

    便在这时,赵鸿突然间子一动,速度极快的就到了西门庆的面前,一把揪起西门庆的衣领,竟然生生的将西门庆给悬空提了起来,盯着西门庆的脸吼道:

    “敢在我家里说这些没规没矩的话!真是该死!”

    说着,赵鸿就要提起拳头朝西门庆的脸上重重地击打上一拳。

    咱们的西门大官人还在惊讶之中,惊讶这个赵鸿的手倒是不错,这么快的速度就到了自己的面前,还拎起了自己。

    这种手,倒是和自己……有得一拼。

    “老爸——”见到自己的老爸就要对西门庆施以拳脚教训,赵明明不由得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连忙喝止自己的老爸道。“他是我的朋友,你不能这样对待他……”

    赵明明两眼灼灼的盯着自己老爸抓起的西门庆。

    听到自己女儿的突然喝止,赵鸿动起来的左手拳头突然停了下来,眼神动了动,终于愤恨地收回了自己的拳头,一把西门庆放了下来,西门庆倒是落地很稳。赵鸿看着西门庆气愤道:

    “西门庆,要不是看在我女儿的面子上,我早就好好的揍你一顿了!”

    “我知道。”西门庆突然的变得淡定起来了,“如果不是看在明明的面子上,我刚才也不会任由你抓领了……”

    “你——”赵鸿差点气得晕死过去,这个家伙,怎么脸皮这么厚啊?!

    但赵鸿并没有再次挥起拳头,因为他嘴上说是因为自己女儿的原因,其实并不是这个主要原因。主要是因为赵明明的一声喝止,让他赵鸿变得冷静了一点,知道西门庆是自己请回来的客人,虽然说是给他摆了一个鸿门宴吧,但自己为一军区之首长,这样欺负一个年轻人,确实是很掉份的事……

    这倒是不错。混到他赵鸿这个位子的人,活着大多都是为了一个面子了……

    西门庆本想再发飙,让自己的帅气再飞一会儿……可是,当他看到赵明明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时,他还是微微一笑,卸去了脸上的怒气,对赵鸿和马很有礼貌的说道:

    “赵叔叔,马阿姨——我知道这样会把你叫老,可也没有办法,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

    “我已经知道你们今天‘请’我来是为了我和顾丽丽的绯闻的事。……对于这件事,我西门庆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我相信清都自清,就像浊者自浊。”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是看到自己的女儿明明看到我和顾丽丽之间的绯闻心里难受而跟着心里难受,所以,你们为了给自己的女儿出气,就把我‘请’了过来——可是,你们觉得这样做对了吗?你们看看明明她现在的神,哪有一丝开心的样子?好像更加的不满吧?”

    听到西门庆这样说话,赵鸿和马都不由得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西门庆说得很对,自自己的女儿知道了这件事后,就更加的气愤了。

    “我,明明,还有顾丽丽,我们三个是好朋友。出现这样的事。我想大家的心里都不会好受……”

    说到这里,西门庆似乎是灵光一闪,好像知道了顾丽丽那天为什么会对自己那么无了。敢她是在吃醋,又或者说是因为赵明明的原因?

    “我和顾丽丽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只是那些可恶的狗仔队们偷拍到了我和顾丽丽呆在一起时的场景,然后再经过媒体的吸引眼球的噱头夸张,这件事就让你们看来,是那样的可气了!”

    “这就像是——我和明明之间,也没什么是一样的……”

    西门庆一口气说完,还特意观察了一下赵明明的神。这个女孩子曾那样向自己表白,自己这样说和她之间是什么也没有,她会不会生气、伤心?

    赵明明的神sè果然有些失落。但也有莫名的喜悦之sè。大概是因为她听到了西门庆和顾丽丽之间真的没有什么的话吧?

    女人啊,总会因为自己喜欢的男人和其他的女人没有关系而感觉到莫名的开心和喜悦……哪怕是自己的闺秘好友。

    这算不算是自私?

    可是谁说过的,就是自私的……

    “好了,叔叔,阿姨……我想我的话已经都说清楚了。我也可以走了吧?”西门庆笑呵呵地说道。

    赵鸿和马还呆在原地有些征然,在听到西门庆说这句话的时候,竟然都没有任何的表示!

    西门庆只当他们是默认了。便也不再等他们说出答应的话来。就转过子,准备离开。

    不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难道要等他们这一对彪悍的夫妻臭骂自己吗?

    很显然,咱们的西门大官人没有那么傻。

    “等等!——”

    就在西门庆刚刚起步的时候,赵鸿突然开口叫住西门庆。

    西门庆不由得一征,怎么?这个中年人发飙了,对自己动了杀机,不让自己走出这个赵家别墅?

    ——咱们的西门大官人不由得又心中变得不安起来。

    “今天是请你过来吃饭的,不吃了午饭就走,是不是显得我们待客不周?……”赵鸿在后面接着说道。

    嗐!吓了老子一大跳!

    西门庆不由得大大松了口气。请人家吃饭就请人家吃饭嘛,怎么搞得这么抑扬顿挫的?咱能别这么有艺术xìng吗?——吓死人了都……

    西门庆在脸上挤出一个自认为很帅很淡定的笑容后才转过头去,看着赵鸿说道:

    “叔叔,你觉得气氛闹成这样,大家还有心聚到一块吃饭吗?……叔叔放心,我西门庆绝对不会说叔叔待客不周的。”

    看着西门庆露出狡黠的笑容,赵鸿倒是点了点头。这个家伙,似乎是看透了自己的心思似的,既然他这样说了,自己也就不担心他走出自己家的门后会说自己对他这个客人招待不周了。

    “那叔叔,阿姨,——我现在可以走了吗?”西门庆见赵鸿点头,便又看了一眼还满脸怒气的马,以及神有些复杂的赵明明,还对赵明明点了点头,以示自己对她的父母这样实在是有些抱歉,赵明明也点了点头,示意西门庆不用在意,这本来就是他们私自做主做出来的事,怨不得你。

    和赵明明这么一番眼神交流后,西门庆便再次转,准备离开。

    “西门庆,既然如此。我赵鸿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可是——”赵鸿的眼sè突然一寒,杀气直出,“我jǐng告你,西门庆。你要是敢在我女儿面前脚踏两只船的话,你就等着吃枪子吧!”

    “就是,要是让老娘知道,你敢玩弄我家明明的感,看老娘不把你枪毙一年!”马在一边瞪着大眼恶狠狠地说道。

    这让西门庆听得不寒而栗。西门庆相信,赵明明这一家子人,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西门庆便只好再次转过来,看着赵鸿和马说道:

    “两位放心。如果我西门庆真的喜欢上了令,我西门庆肯定是对她付出真,绝对不可能玩弄她的感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西门庆的眼神很是专注。虽然说的话让赵鸿、马以及赵明明听来,有些不古不今的。但他们还是没有从西门庆的眼睛里看到一丝做作的神态。

    尤其是赵明明,听得都心肝一颤一颤的了……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