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亲一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104章亲一个!

    搂在赵鸿怀里的马俏脸含羞,chūn波动。

    不得不说,这个平rì里被赵明明称作女流氓的女人,在面对自己的丈夫的时候,在自己紧紧地将自己的丈夫搂在怀里的时候,那种粉面含羞的样子是那样的触动人的心弦。也更容易让看到她的男人怦然心动,chūn心漾。

    “好了,别这样。我可是在我的办公室里呢。让别人看到了不好……”赵鸿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弄开紧紧搂着自己的老婆。

    “我不管!我就要搂!”马就像是一个违命抗令的叛徒似的,听到赵鸿让自己松开手,心里一个不爽,非但没有松开赵鸿强壮的体,反而搂得更加的紧了。

    当然,正如赵鸿所言,如果现在不是在赵鸿的办公室里,而是在他们的家里的话,她马恐怕都对赵鸿霸王硬上弓了。

    赵鸿强力壮,但面对自己的妻还是不敢用太大的力气,见实在是推不开自己的老婆,但只好叹气一声,很无奈地赶紧瞅了瞅办公室外有没有不听话的小士兵在偷看他们?

    赵鸿这一看不当紧,立即就变得瞠目结舌起来。——但见在他的办公室门外,已经密密麻麻的趴满了脑袋,那黑压压的脑袋都看不清谁是谁的了!

    “亲一个!亲一个!——”

    趴在门外的那些士兵在看到他们的首长扭头看到他们后并没有吓得落荒而逃,而是面带笑容,一脸兴奋的在门外起哄,非要让赵鸿亲一下他们漂亮年轻的首长夫人。

    赵鸿一时之间变得手足无措起来,很难想象,一个叱咤风云的大首长,大将军,在面对这样的问题时候,竟然如小孩子般无可奈何了。

    与此同时,赵鸿总算看清楚了那个带头的就是刚才和自己聊天的刘长顺,这个家伙,正带着那一批小士兵们嬉皮笑脸的在门外面起哄呢!

    “刘长顺,你——”

    赵鸿对着门外嬉笑颜开的刘长顺瞪了一眼,意思是你这个家伙要是自己的好朋友,好手下的话,赶紧给老子带着那些小兵仔们离开!否则的话——

    可是,还没有等到他赵鸿眼神示意出否则的意思,刘长顺就像是没有看到赵鸿的眼神示意似的,不遵命反而起哄的更加的厉害道:

    “首长,亲一个!首长,亲一个!——”

    “老婆,你快松手,让我好好的教训他们一顿,这帮小兵仔们!”赵鸿也不知道自己是真气还是假气地对还搂着自己不放的马说道。

    然而,马这个女流氓就像是和外面起哄的兵仔们串通好了似的,硬是不放手。

    很快的,马抬起她艳的脸蛋,眼神灼灼地看着赵鸿道:

    “老公,你就遂了你手下的意思吧!……”

    “胡闹!你怎么也变得这么胡闹起来了!——”赵鸿一脸肃然的对着马教训道。

    “那老公,你实在是不好意思的话,那就让你老婆我——好意思吧——唔——”说着,这个女流氓就一口亲在了赵鸿那厚厚的嘴唇上,就像是小孩子含于棒棒糖般,不舍得松开,细细的,甜甜的品尝着。

    “哦,亲了!——首长夫人威武!首长夫人威武!——”

    赵鸿办公室门外的起哄声,如雷电滚滚般轰动,很快的,就吸引了更多的兵哥哥们的围观。反正他们的这位首长说了,现在可是休息时间,在休息时间是不用遵守军纪军法的吧?

    心满意足地亲了一口自己的丈夫。马才算松开赵鸿。并且向门外的兵仔们挥手招呼,就像是一个明星对于他们的粉丝似的,那股子自豪劲,真是说都说不出来……

    赵鸿见了,都不替她脸红,——老婆啊,你怎么脸皮这么厚啊!

    有些羞怒的赵鸿,无法对自己的老婆生气,便只好满脸微怒的向办公室门走去,他要抓一个小兵仔,哦,不是,他要抓住那个刘长顺,好好的教训他一番不可。因为赵鸿知道,如果不是刘长顺这个家伙带头起哄的话,这些个平rì视自己如神明的小兵仔们是不敢干出这么荒唐的事来的!

    “快撤!强大的敌人来了!——”

    见到赵鸿怒气冲冲地走来,刘长顺立即提醒大家道。

    轰!

    眨眼之间,那些围观的兵仔们一轰而散,落荒而逃。唯有刘长顺停了停,对办公室里的赵鸿挑逗般地挤眉弄眼了一番,才算笑哈哈的离开……

    等到赵鸿走到办公室门边上,包括刘长顺在内的所有起哄者,都跑得远远的了。

    赵鸿无奈,只好停下了打开办公室门的脚步。片刻后,倒是有些不知原因的苦笑一声,这些兵仔们,倒真是让人又恨又啊!

    赵鸿转过去,就看到了自己的老婆,正一脸微羞的看着自己,这个老婆,还真是能让人无可奈何啊!

    “老公,你看看你,平rì里对那些兵哥哥们,是那样的霸气外露,对待你老婆餐,就是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真是的,老公啊,你对我也应该霸气一点,强硬一点,如果想那个啥的话,最好对你老婆我霸王硬上弓喽!——别老是让你老婆我对你霸王硬上弓啊——”马一本正经的说道。看不出一丝开玩笑的迹象。

    “老婆,算我服了你了。好不好?——你就别再说这些话了,这可不是家里……”让他一个堂堂一区之首长说出服了的话,也实在是痴人说梦,可是,在马这里,却是做到的如此轻而易举。

    不得不说,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征服!

    “好的啦,老公。我给你面子,不和你闹了。”马一脸笑的说道。刚才进门时那一股子气冲冲的神气倒像是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赵鸿还没有忘记刚才马进来时的神,知道家里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了。

    “还说呢,你那宝贝女儿被人给欺负了!——”听到赵鸿问道,马的脸sè突然之间就晴变yīn起来。一脸苦相的向自己的老公诉苦。

    “明明被人欺负?……”赵鸿的脸sè倒是没有多大的变化,反而现出一丝不解,“平rì里都是那个丫头欺负人家,哪有人家欺负她的事?你没有搞错吧?”

    赵鸿在想,虎父无犬女。自己的女儿怎么可能会遭到别人的欺负呢?

    “我怎么可能搞错?——”马瞪了一眼赵鸿,“你吖,管理军队倒是有一手,可是,对待我还有女儿的事上,就显得笨手笨脚的——”

    马假嗔道。

    “到底怎么了?”赵鸿急问道。不管怎么说,既然自己的老婆都亲自跑这里一趟了,那肯定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你女儿被男人欺负了!”

    “什么!——”赵鸿还当是自己的女儿被人给那什么了呢,立即就气得暴跳如雷,“哪个兔嵬子敢——”

    下面难以启齿的话,他赵鸿终是没有说出来,脸上却已经是气得青筋暴出了。

    “哎呀,老公,你误会了,咱们女儿并不是被人给圈圈叉叉了——看把你气的!”马一点都不避讳的说道。赵鸿的这一副表,一看就知道是往哪方面想去了。马女儿,更自己的丈夫,不想他误会,气得吃不下去饭,就立即解释道。

    “那——是什么事?”果不其然,听到马这样肆无忌惮的解释,他赵鸿虽觉得雷人,但好在这里没有旁人了,便也没有表现得太吃惊,脸上的怒气也立即就消减了一大半!

    “是你女儿的感事……”马叹了口气,“女儿大了,烦人的感事就来了。”

    “这……怎么回事?”赵鸿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对于感,特别是男女方面的感,他还真是不拿手,可以说是一个大白痴。

    “有个叫‘西门庆’的家伙和你女儿谈恋的时候,竟敢脚踩两只船!而且,另一只还是你的好友,顾子桥的宝贝闺女!”马一口气说了出来。只是她说错了一点,那便是西门庆和她的女儿赵明明还没有确定恋关系呢……

    这个独断,自以为是的女流氓!

    ——如果让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听到这些话的话,肯定会给马下这样一个定论。

    “西门庆?——”赵鸿在听到这个名字时,也是微微惊诧。——怎么还有人叫这么不要脸的名字的?

    “嗯,是的。”马点了点头,“光是这个名字,就是够欠扁的了……”

    “老顾家的女儿和咱们家的女儿从小不就是好朋友吗?她们怎么?……”赵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都是认识的人,这事就有些棘手了啊。总不能和老朋友撕破脸面吧?

    “咱们家明明苦就苦在这里了——”马替自己的女儿伤心,“陷入这样的三角关系中,我这个当妈的能理解女儿的苦处……”

    “那你想怎么办?”果然,赵鸿这个叱咤风云的首长,还是向自己的老婆求助了。

    “有句话说的好,不见棺材不落泪。那么是不是说,教训这个西门庆,就可以不见见血的颜sè,他是不会老实呢?……”马一脸邪恶的看着自己的丈夫说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带人去暴揍那个小子一顿?告诉他给我老实一点?”赵鸿的眉头不由得拧作了一团,“这样不太好吧?……”

    赵鸿觉得利用自己首长的特殊份,去教训人,实在是让人耻笑!就是自己,都觉得很无耻……

    “对,就是这样!”马坚定的说道。“要不然,我也不会亲自跑来一趟,就要亲自给你说,让你亲自答应。咱们当父母的,一定要给咱们的女儿一个交代!”

    “明明知道你来了?”赵鸿没有立即答应下来,问了一下赵明明的况。他觉得,以他对自己女儿的了解,她也不会同意这样做的吧?——这样做,可是流氓的做法!

    “你傻啊!老公!——你是没有看到咱们家明明的那股子西门庆的劲,她要是知道我用武力教训她喜欢的男人,她非得恨死我不可!——所以,这件事,咱们得做得隐秘一点,不能让咱们的女儿给知道了……”

    “我就知道,明明不是这个意思!”赵鸿不由得脸sè一沉。“老婆,你不觉得这样做,有点恶劣吗?”

    “什么恶劣不恶劣的!——老娘可都是为了女儿好!”马为自己的女儿打抱不平地道。

    “我不同意!”赵鸿义正辞严的回道。

    见到赵鸿有些动气了,马不由得一征,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有些过分了。——为了讨好自己的老公,便嘿嘿一笑,声音变得温柔起来对赵鸿说道:

    “老公别生气……这样不行,可以再想想其他的办法嘛。总之,一定要给咱们的女儿讨个公道才行!”

    有人说,想要一物降一物,除非一公对一母。看来,马这个女流氓就是这个典型代表。

    “公道是一定要讨的!我可不会看着自己的女儿让别的阿猫阿狗类的男人欺负了……”赵鸿说道,“……老婆,你现在就回去吧。明天给那个叫什么西门庆的家伙打个电话,让他来咱们的家里吃个饭,我回去见见他。”

    听言,马一阵心喜。一把搂着赵鸿的脖子狠狠地在他的嘴巴上亲了一下。要不是赵鸿怕有人再过来偷看,把她给生生拉开了,她说不定会当场对赵鸿圈圈叉叉的……

    “可是,老公,如果那个西门庆不来呢?”马对丈夫把自己推开,并无生气,反倒是想着明天的事,一脸笑嘻嘻的问道。

    嬉笑的马,成熟xìng感,美艳如花。

    说实话,如果不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赵鸿还真是难以把持住。

    “他要是敢不来,我就派人把他给绑来!”

    赵鸿淡淡地道,却不容任何人反对。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