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表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86章表白!

    一般来说,唯美的画面总是一闪即逝,稍纵即逝的。

    外界的哪怕一个陌生人,一件小事,都可能破坏掉这样极美极美的画面。

    可是,这一次,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和赵明明就那样肩并着肩默默地走着,偶尔会说一些无聊的话题。但都聊的不长。并没有受到任何外界事物或者人的影响。

    因为赵家别墅处在郊外,而现在早已是夜幕四合,华灯闪烁。

    所以,在赵明明和西门庆并肩行走的小路上,并没有频繁遇到路人。偶尔遇到一两个路人,也都是急匆匆往家赶的路人甲,路人乙,他们中偶尔有抬头看一眼西门庆和赵明明的帅哥美女组合的,但生活的快节奏还是让他们在瞬间惊艳的况下不再关注。

    即便是路人甲,抑或路人乙,他们都有各自的生活,各自的故事。

    夜风袭来,微微让人感受到大自然的清凉。初秋的天气,很不错。

    “在我家里时,我老妈就是那个样子的,你别见怪。”

    终于,赵明明首当其冲,再次打破了沉默良久的气氛。

    “没什么。”西门庆呵呵笑着,马是赵明明的妈妈,自己为赵明明的好朋友,总不能说人家老妈的坏话吧?

    再说了,自己虽然感觉马这个女人很疯,很彪悍,但好像也没有对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吧?就是她说要拿菜刀砍自己,可是,到最后不还是因为赵明明的一句话就停止了?怎么看都像是她在演戏呢?——如果不是演戏,西门庆想,以马那样的女人,真发起飙来,恐怕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吧?

    “这样就好。”赵明明微微一笑。与此同时,不知怎么的,她的头也微微向下顿了一顿,就好像是心里有什么让她害羞的事似的,想想都让她不好意思的低头……

    咱们的西门大官人突然感觉气氛有些诡异,看了一眼,远处的霓虹灯,才问赵明明道:

    “明明,你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

    西门庆不傻,对于男女之心思,也较常人了解一些。见赵明明这个含羞的样子,觉得赵明明应该是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的。

    “我……是啊,我是有些话想和你说,有一些问题想问你。”赵明明抬起她那张俏脸,眨巴着夜灯的映照下,显得水灵灵的眸子看着西门庆说道。

    从赵家别墅出来时,赵明明就很随xìng的穿着上的居家连衣裙出来的。裙子呈银白sè,看上去很丝滑,一股夜风袭上,就会吹得裙摆飞扬,赵明明的前也会因为风的强压显得十分的饱满坚实,鼓鼓囊囊的……

    不得不说,夜sè下的赵明明很有一股子让人怦然心动的美感。

    西门庆看得呆了一会儿,才对赵明明呵呵一笑道:

    “说吧,我听着。”

    “我……”赵明明变得有些吞吞吐吐的,“……我饿了,我没有吃饱……”

    “————”西门庆听言,征了一征,旋即笑道:“你妈妈就做了那三个菜,一个汤,别说你没吃饱,……我也是。——再说,刚才在饭桌上的时候,你老妈只一门子让我们喝酒了,哪里夹过一根菜啊?!……”

    “————”

    赵明明不由得在心里自己鄙视了一把自己。想想平rì里那个从来都是直言不讳的野蛮小丫头赵明明,她就一阵抓狂。自己明明是要说喜欢他的话的,怎么就说出这样没有营养的话来了?——而且,似乎这样说话吞吞吐吐的是男主角吧?怎么感觉这角sè变换了呢?

    “就这个?”西门庆笑问。

    “不是——”赵明明连忙说道。

    “那还有什么?”西门庆反而觉得有些好玩了。看着赵明明这一副yù语还休的羞涩模样,西门庆觉得真是让心一下子就好了起来。就像是观赏一副活灵活现的名画,这画的风韵一下子就让人神舒爽了起来一样……

    “我……”赵明明急得都想跺脚了!

    为什么有些话就是说不出口呢?

    这还是我吗?这还是那个直言直语,从不考虑后果的赵明明吗?这还是一个首长千金应有的风范吗?

    “你什么?”西门庆追问。

    这一次,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并没有笑出来,而是,在夜灯的照映下,他看到赵明明那粉脸含羞的样子,低垂眼帘,轻咬嘴唇,夜风轻轻吹拂着她的秀发,让她的神态更加的撩人、动人……

    这是一个少女含,yù语还休的唯美画面。

    任何一个男人看到了,都会被这画中的美丽女子所倾倒。她不艳,但这自然流露出来的羞涩,却可以秒杀众生……

    果不其然,一辆的车从远及近,车速也从快到慢地在他们边经过。而且,那车窗玻璃也早早地就落下了,从里面送过来司机师傅那看得痴迷一样的眼神……

    这就惊到了画中的美丽少女——赵明明。

    赵明明不由得扭头过去,狠狠瞪了一眼那个看着自己痴迷的司机,心想:姑nǎinǎi真抓狂呢,有这么好看吗?

    她赵明明只当是这个司机是在看自己的笑话,却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无意间表现出来的唯美,已经让两个男人同时痴迷了。

    “还看,信不信姑nǎinǎi我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看那个司机因为自己的一瞪,没有扭过头去,而是用一种很诧异的眼神继续打量着自己,赵明明再也受不了,立即就对那个司机发起飙来了!

    经赵明明这么狠狠的一骂,那位的士司机才立即把头扭了过去。也幸好是赵明明骂了他一顿,否则,再晚一些,他扭过头再晚看路况一些,他就直接把车开到路边的河沟里了!……

    的士司机急忙调好车向,才匆匆离开。一骑绝尘般。

    “呵呵……看把人家司机吓的。”西门庆呵呵一笑道。

    “那也是他自找的!”赵明明刚才的害羞似乎是一扫而空,冷哼一声道。一复平rì里的刁钻、蛮横、霸气!

    “好了,不说别人了。咱们还是继续刚才那个话题吧。……你到底要对我说什么?”西门庆看着赵明明的眼睛问道。

    赵明明和西门庆的眼神对视上,又快速的躲开。不到一秒钟的时间,赵明明又和西门庆的眼神对视上了……没有再躲开。

    咱们的西门大官人越看赵明明的眼神,越感觉况越来越不对劲啊……

    突然——

    赵明明扑进了西门庆的怀里,双手紧紧搂着西门庆的后背,生怕西门庆一个不高兴,把自己给推开了。

    而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双手悬空地放在那里,既不落下,也不也去搂抱赵明明。

    ——虽然作为一个sè狼,西门庆觉得这是上佳的揩油机会……

    “明明,别……这样……”咱们的西门大官人莫名的变得正人君子起来了……

    可是,西门庆这么一说,赵明明搂的更加紧了。

    两个人穿的衣服本来就单薄,这样被赵明明紧紧的搂着,赵明明那一对饱满的器就压在自己的口处,西门庆都能强烈的感应到赵明明那快速而有力的心跳震动……

    “我喜欢你!”——说得快速干脆,掷地有声一般。此时此刻的赵明明,才像是真正的她自己!

    “从丽丽姐给我说起你的时候,我就对你怀着好奇之感。我觉得,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会叫‘西门庆’这个名字呢?……”

    “直到我去友谊兄弟影视公司去做实习制片,在摄影棚内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对你产生了好感……你长得这么帅,我想是个女孩子见了都会产生好感吧?……”

    “直到后来,慢慢的和你接触下来,发现你真的有趣的。更不像丽丽姐说的那样,很‘二’……直到在卡门酒吧里有人过来调戏我,你二话不说就把对方给揍了……那一刻,我就已经知道我已经开始有点喜欢上你了……”

    “就是在‘名流会所’里,你突然开口说你是丽丽姐的男朋友——我自然知道那是你想为丽丽姐解围,不让她难堪。可是,在听到你说你是别人的男朋友的时候,我还是心里被刺疼了一下。……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有一天,你在我边,大声的说‘我是赵明明的男朋友’,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到后来,我就把我心里的小秘密给我老妈说了。老妈就主张我赶紧把你泡到手……”

    “然后,我就约你到我中学学校旁边的那个咖啡店,给你讲了一些我的故事,想试探一下你对我的感觉……可是,你的表态却是不置可否……就是到后来,你接到公司的电话,我都没法确定你对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思?……”

    “回到家后,老妈就鼓励我不要轻言放弃,我也确实不想轻易放弃……今天不是我真正的生rì。我真正的生rì是昨天……我昨天就准备约你到我家来给我过生rì的,我想,就算给你表白遭你拒绝,你能陪我过一个生rì,我也很高兴,很满足了……”

    西门庆微微一惊,这个女孩子,为了能约到自己,给她过生rì,她竟然把自己的生rì往后推迟了一天……

    好像是不容许西门庆插嘴似的,赵明明又继续说道:

    “今天我要给你说的,就是那四个字……”赵明明终于抬起头来,看着西门庆一脸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轻轻地忐忑地问道:“你——喜欢我吗?”

    西门庆的子,不由得一颤。

    说实话,自己为一个sè狼,大sè狼,名满古今级别的大sè狼,还是头一次听到一个妙龄少女这样给自己表白,这样紧紧的抱着自己,她的部,她的心跳,自己感受得如此真实细腻……

    这是一种别样的感受!

    这是一段不同以往的香艳旅行!

    西门庆看着赵明明那抬起的炙的眼神,声音断断续续的道:

    “我……我……”

    赵明明目不转睛地看着西门庆,看着他吞吞吐吐,不知如何措词的杵在那里。

    不知不觉间,她赵明明搂抱得西门庆更紧了。就好像一个玩童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玩具,舍不得放开,哪怕这次拥有过后就会失去,她也要在这一次中搂抱个痛快!

    就算是西门庆拒绝自己,自己也不会那么遗憾吧?

    看着赵明明眼里的期盼更加的浓烈起来,西门庆的声音变得更加的支支吾吾起来:

    “我……我也……不知道……”

    这是西门庆的真实心声。说实话,他对赵明明的感觉,真的不知道是心灵上的喜欢,还是**上的喜欢……

    就是西门庆自己都知道,自己为一个sè狼,不趁此时机推倒赵明明,真的是蠢不可及!

    可是,就是sè狼,他能逆心而行吗?

    紧紧搂着西门庆的赵明明反而一喜,对她来说,只要西门庆没有开口拒绝自己,那就证明自己还有希望。——很大的希望!

    “你能抱着我吗?”

    赵明明有些害羞地看着西门庆问道。直到现在,咱们的西门大官人的双手还在悬空着呢!

    可能是悬空得累了,或者是西门庆也确实想抱抱赵明明,西门庆的双手缓缓落下,慢慢落到了赵明明的后背上,一双手渐渐的,终于合扣在了一起……

    赵明明这才心满意足地把自己的俏脸深深埋在了西门庆的怀里……

    夜风吹袭,天地一片安静。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