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鸿门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34章鸿门宴式的聊天!

    对于石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咱们的西门大官人还真是不得而知,无从知晓。但是,就自己的第六感而言,总觉得这个长相粗俗的石头就是一个又臭又硬的石头。

    当然,你觉得这是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因为石头对他的态度不好而在肚子里对其腹腓的话,也没有什么过错。

    ————————————————————————

    周家大院。

    西门庆跟着那块臭石头就来到了周家大院的门前。

    周家大院算不上气派堂皇,但胜在是一个四合院。看着倒是让人别有一番认知。也是咱们的西门大官人不懂得现在这样的四合院如果有钱人买一坐的话,得花多少钱。否则,西门庆就会光是看到这个大得离谱的四合院就会瞠目结舌的。

    据说,这个四合院是大清朝某一位摄正王的正院,本来zhèng fǔ是不准备对外售出的,但也不知道周家人是用了什么样的关系手段,竟然生生从zhèng fǔ手里给买来了这座四合院。

    院子门前坐落着两个威风凛凛的大石狮子。

    西门庆和石头两人走过时,都不觉得自己在它们面前那简直就是渺苍海之一栗啊!尤其是那个石头,就更显得没有什么优点可言了!

    进入大院中,说不尽的假山亭谢,道不完的池水荷花。

    总之,住在这样的大院子里面,就是让人折寿一两年也是心甘愿的!

    最起码,咱们的西门大官人是这样想的!

    绕过一座花园式的院落,西门庆便被石头带进了一个宽敞的后院中。

    猛一进入这后院,西门庆就有一种寻桃花源的渔夫一样豁然开朗的感觉!后院的院落极大,中间那一片空地,足可以容得下一个小组织的军队了!

    “牛B啊!”

    西门庆不由得感叹一声,学着现代人的腔调心里呼喊着。入乡随俗嘛!

    这样的院子,就是放在自己生活的大宋朝,那也是当世之一大,当时之一盛啊!

    当然,如果以自己西门庆的家财万贯来讲的话,自己想建一个这样的院落,那也是绰绰有余的!

    很快的,西门庆就在石头的带领下,到了一间房间前。

    这个院子里的房间外貌还保持以前的风格。自然而然也就没有楼房之类的。如果真要说有的话,那就是小二层的阁楼之类的了。

    所以,进入这个未来世界已经习惯了高楼大厦的西门庆,站在这样的房间前面,不隐隐有些特别的感觉。

    吱的一声。房间门打开了。却是一个一西装革履,眼戴墨镜,貌似保镖之类的家伙。

    “石头哥,公子等候多时了。”

    保镖子向右侧了一下,让出空间来给石头和他请来的西门庆走过。

    石头嘿嘿一笑,向那个保镖人员xìng质的家伙挥了挥,

    “是我的错,不应该让公子等太久的!”

    说着,便一步踏进那房间里。西门庆也跟着跨了进去。

    然后,那戴着墨镜的保镖就在外面给他们关上了房间门,就像是守卫神灵一般似的!

    进了房间,西门庆才发现,这房间内的装饰和外面一般的房间装饰没有什么两样,空调,沙发,茶几,全是现代化的设备。

    回头想想也是,人可以追求外在的返璞归真,但其实还是在内心想过着现代人的生活。毕竟有水有电,打炮还有安全多方便呐!

    在沙发上正坐着一个男人。神态自若地看着一份不知是什么xìng质的报纸。见到西门庆进来,便放下手上的报纸,很自然地露出一个笑容:

    “西门先生,请随便坐。”

    看着男人淡定自若,长相帅(但还是没有自己帅),西门庆不由自主地就会产生一种好感来。

    一个人有这样的为人处事功力,何愁结识不到广泛的人脉关系?又何愁追不到大把大把的漂亮MM?

    “好厉害,这个家伙在请自己来之前,就已经对自己是了若指掌了!”西门庆听到这个应该就是石头口中所说的“智公子”周川海叫自己的名字,不由得心里就一阵小起涟渏。

    “周公子,找我有什么事吗?”

    西门庆心里起涟渏归心里起,表面上却是一副处事不惊,闲庭信步的状态,应着周川海的话,便一股坐在了和周川海对面的很软坐着很舒服的沙发上。

    西门庆也确实是好奇这个神秘,似乎还是一个大角sè的家伙找自己来到底是什么事?

    听到西门庆不用询问,已是直呼自己的名字。周川海也是微微惊讶这个西门庆的智商,见他这样就随意地坐下了,完全没有放低自己的份,也不由得对西门庆的商有所看重。要知道,一般人进到这里来,都是低三下四,低头哈腰的一副媚态,而这个家伙却一点都没有,相反,反而有一种他高高在上,他是爷的架势出来了!

    石头见状,不由得脸sè一yīn,子往前移了移,似乎是要对这个模样的西门庆教训一番。

    周川海察觉到,立即朝石头摆了一下手,示意他来者是客,不能这样对待客人。

    西门庆察觉,不由得心里又是一阵不安。要知道,自己被人请来,如果对方怒了,把自己给闷杀了,自己岂不是太冤枉了!自己虽说会些武功,但毕竟是单枪匹马,光是这个又臭又硬的石头就能和自己决一雌雄,更何况还有刚才给他们关上门的彪悍保镖呢?……

    想到这里,西门庆不由得一阵后怕,额头上都微微激出了一层细细的浮汗来!

    但是,士可杀,不可辱。

    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心里害怕是害怕,但表面上还是没有放松自己的随意,反而有不减反增的趋势!

    因为西门庆知道,如果这个所谓的“智公子”真想对自己怎么样的话,早就动手了,又何必这样和自己僵持不下?

    搞得大家好生尴尬!

    看到西门庆那一副很欠揍的状态,周川海不由得呵呵一笑,

    “今天找西门先生来,没有别的事。就是想和西门先生你聊聊天,侃侃山而已!”

    听言,西门庆不由得微微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川海。

    我X,不是吧,你费尽心机的请自己来,就是为了聊天?你好歹也得请自己吃顿饭再走吧。人家到现在都饿的不行了!

    “那周公子,你想聊什么?”

    西门庆还是隐忍不发,咱们的西门大官人不傻,就算是他周川海想聊天,也不可能是简单的聊天。这就好像类似于那个鸿门宴之类的活动一样!暗藏杀机啊!

    “就聊你吧。”

    周川海微微一笑,脸上没有多余的表,让西门庆看了,实在是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好的企图!

    这就好像《笑傲江湖》里那个岳不群,在没有知道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时,谁都看不出他到底有什么样的企图!

    “聊我?”

    西门庆真想说我有什么好聊的?你没有搞错吧?……但是,很快,咱们的西门大官人就觉得不对劲,才突然发现周川海这一句看似随心所yù的一句话,其实是有的放矢,是在想进一步了解自己的况!

    西门庆现在已经知道作为一个反穿越者,无疑会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引起别人的注意,自然而然,也就会使得别人有意识的想对自己了解的更多一点。虽然西门庆觉得这个周川海对自己似乎是已经了解得更多了!

    “对。”周川海脸上的表只有一丝的变化,“我倒是很想知道西门先生是哪里人,该不会是历史上的那位大名鼎鼎的西门庆的后代吧?”

    “你才是你自己的后代呢!”

    西门庆在心里没好气地道。但嘴上自是不能这么说的。在这样聪明绝顶的人面前,哪怕是说出一句话,都可能会让他猜到自己的真实份。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必须得如覆薄冰,处处小心才是!

    “周公子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是那个yín贼的后代?!”西门庆很是违心地骂自己道。“我只是和他同名同姓而已。这也怪不得我,自己之名,父母所起。不敢变动!”

    “那西门先生你到底是哪里人?”

    周川海似乎并不想在西门庆的名字上浪费时间。

    “……我就是这B市人。只不过是生在郊区而已。……”

    西门庆见招拆招。咱们的西门大官人本是不想说自己就是这B市的人的。因为这可是人家的地盘,很容易就会让人家给查到家底里去。但是,西门庆穿越过来,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过B市,哪里知道其他城市的名字了。如果说一个宋朝时的外地城市名,那就更容易让人家产生怀疑。倒不如直接说自己就是B市人得了。

    “本地人?”

    周川海倒是饶有兴趣的微微笑了起来。就好像是他已经把西门庆给看穿了似的。

    聪明人的厉害之处就在于此,哪怕你一个小小的动作,抑或者是短短的一句话,甚至于一个微不可察的表,他都能很大程度的捕捉到他想得到的东西。

    “对,本地人。”

    西门庆笑着继续撒谎道。

    “好了,西门先生。今天很高兴可以和你聊上一聊。”周川海说着,就向石头招呼了一声,“石头,送西门先生回去。”

    “不聊了?”

    西门庆微微诧异。这么才开聊一句,怎么就完了?自己还没有聊过瘾呢!

    周川海笑了笑,

    “西门先生,我们已经聊完了。再聊不是浪费时间吗?”

    说着,就示意了一下石头送客。

    西门庆只得讪讪一笑。也不再说什么。既然人家都不想和自己聊了,自己又怎么好意思脸迎合人家的冷股呢?你又不是美女……

    “西门先生,请……”那块又臭又硬的石头一脸得意地朝着西门庆笑着,好像送西门庆走,他很乐意很高兴似的!

    ***************************************************************************

    送走西门庆。石头回到了“智公子”周川海的房间,有些不解地问周川海道:

    “公子,怎么就问了那个家伙一句话就不问了?他可是我在文化大厦蹲点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守到他的啊!”

    石头为自己的辛苦感觉到不值!

    “那倒是委屈石头你了……”周川海呵呵一笑,拍了拍石头的肩膀,“但是,辛苦和想要得到的效果往往是不能挂钩。……那个家伙已经是铁了心了不想再给我透露更多的信息,我再问下去也是徒劳无功。”

    “……怎么讲?”

    “他说他是本地人。很明显,你也应该听出来他不是本地人了吧?……他这样打马虎眼,已然是表明了他不想给我们透露太多的他的信息。也就是说,他对咱们还有很强的戒备之心,也难怪,第一次见面,想让他对咱们掏心掏肺,那是天方夜潭!”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