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闺中秘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特色 书名:西门庆在现代
    第17章闺中秘友

    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凝重低沉。

    “好了,既然这样。那我心里也就算有个数了。……时间不晚了,看你人生地不熟的,就不要回去了。今晚就在我这睡吧。”

    柳顷城很懂得点到即止。做人留一线,rì后好相见。

    再说,西门庆这个家伙,难保以后不会一鸣惊人,一飞冲天。面子总得给人家留一点不是?

    “在你这……睡?”看着柳顷城一脸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说道,西门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说是刚才那个sāo兮兮的柳顷城,那么自己绝对不会有什么样的疑问。——她不让自己陪她睡,反而会让自己产生疑问。可是,就是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这个柳顷城判若两人,让西门庆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面前的这个美丽得一蹋糊涂的尤物。

    柳顷城刚拿起沙发上的时尚杂志。听出西门庆话里的意思,便又放下了那本时尚杂志,冷若冰霜的脸突然间百花齐放般绽开了,

    “小弟弟,你可是第一个在我这睡的男人呦,你不愿意吗?”

    “我……”西门庆准备说“我愿意”的。

    “你看,咱们都洗过澡了,上滑腻的不行,还是早点休息去吧?”柳顷城再一次步步紧

    “那好吧,既然柳姑娘你都这么说了……”西门庆一脸yín意地站起来,向柳顷城的边移坐了下去,“……那我西门庆就勉为其难一次吧。”

    既然你有,我有意。那就开始做男女的游戏吧。

    想当年,自己和金莲就是这么搞的。真是有种“重蹈覆辙”的感觉啊。

    “你要干什么?!”

    便在这时,柳顷城的俏脸一yīn,一脸防御地看着西门庆喝道。

    “——姑娘不是说好了,咱们去睡觉休息啊……”

    “你要去休息,拉着我干什么?”

    “……不是一起吗?”按照刚才洗澡时柳顷城给自己说的一起洗,这睡觉也应该是一起睡的啊?……

    “呵呵,小弟弟,我想你是误会了。我看天sè已晚,怕你自己摸不回自己的住处去,就留你在我家里睡上一晚。但意思并不是说我要你和我睡。”柳顷城一脸玩味的笑道。

    “————”

    真是倒霉,又着了她的了!

    “由于我这房间里就只我和林婶住,所以也就只有两张。林婶已经回她的房间休息去了。现在只剩下一张……”

    “你不要露出那一副高兴的表……你千万别以为只剩下了一张,我会被迫和你睡在一张上。”

    西门庆的表一征,“那……那我睡哪里?”

    “我这别墅的房间地方这么大,还有两间没有放进的空房,难道还没有你睡觉的地方?”

    “总而言之,你要么睡地板上,要么是睡在这沙发上……”柳顷城说着,就拍了拍她和西门庆股下面的柔软沙发。

    “你自己好好选择吧。我进房间休息去了。”柳顷城说着,就带着那本时尚杂志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西门庆征在那里,表很是纠结。

    怎么能是这样的结果呢?应该是和这个sāo女人圈圈叉叉了一番才是啊?……

    ***************************************************************************

    在B市的一处小区里,住着各种各样的有钱人。非富即贵。

    大概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原因。那些个拥有上千万家产的老板在路过这个小区时,都会不好意思直着腰板走路。

    没办法,你有钱,人家比你更有钱。

    而这个小区的B座一单元六楼603房子。就是顾丽丽的家。

    当然,这处家产,仅仅只是商王顾子桥的九牛之一毛。也不是最豪华的一处地产。因为这个房子对顾子桥和孙慧夫妇而言,有着感。这个房子见证了商王顾子桥一路走来的酸甜苦辣,坎坷起伏。

    顾家今天来了一个客人。也谈不上客人。因为以孙慧这些个大人的处世观来看,那就是上宾。因为来的人是某军区首长的千金。

    而从顾丽丽来看,她就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闺中秘友。死党。一生的朋友。

    女孩子个子高高的,不胖不瘦,眼睛大大的。大概是因为是军人子女出,她那双眼里,时不时就会看到一股子坚毅的jīng气神。她笑起来很迷人,脸上就像洒满了阳光一样。脸型稍圆长,但配上她一头长长乌黑发亮的秀发,就很是漂亮得动人心弦。尤其她还把自己一头的长发扎成马尾辫,美丽的俏脸上就会赫然显现出来一股子军人特有的jīng气神来。

    顾丽丽和她在同一个大院里长大。从上小学时,两个人就形影不离。直到高考那年,顾丽丽顺利考上大学,而她却意外地落榜而不得不复读高三一年才算是稍微拉开了点两人的距离。

    今天是周末,顾丽丽没有上班。她也就跑来了顾丽丽的家中。

    “明明,大周末的,你不去大街上或者酒吧里去钓凯子,来我这里做什么。”顾丽丽一脸笑呵呵地问赵明明。

    她就叫赵明明。一个很男孩的名字。——大概是她老爹在生她时,想儿子想疯了。

    “还说我呢,你不也是一样窝在自己的狗窝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就像一个大家闺秀似的……呵呵。”赵明明也呵呵笑开了。

    顾丽丽不皱了皱眉头,好像想到了某个人似的,撇了撇嘴,对赵明明说道:

    “别提了。我现在都不敢出门了。上个星期出门,差点被市委书记的龟儿子给撞上西天去!……如果单是这样,死了也就死了,死得也不算纠结难受。可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是什么?”赵明明一脸期待地问。皇上不急太监急地问道。

    顾丽丽不自地就一声叹气,“唉,我真是够倒霉的,真的,你猜我碰到了什么事?”

    “踩狗屎了?”

    “你才踩狗屎了呢!”

    “被人非礼了?”

    “要是有人非礼姐,姐还乐意奉陪呢!”

    “————”

    “难道你被人给轮着圈圈叉叉了?”赵明明故作一脸惊讶的表。看着很是认真的模样。

    可是这一幅模样在顾丽丽看来,是一如既往的欠抽。

    “我说,明明,你就不能想点正常的况?”

    “你长得如此xìng感,部都比我的大,股都比我的翘,不遇到这样的事才不正常呢?……”赵明明嘿嘿笑着,一脸坏笑。

    顾丽丽忍不住地就白了赵明明一眼,知道她嘴里永远是吐不出象牙来,便道:

    “要真是没人轮着圈圈叉叉了,姐我还乐意享受呢……可是,你不知道,我遇到了一个人,让我头疼啊!”

    “————”突然听到顾丽丽那一番豪言壮语,赵明明都有些佩服得五体投地了。“看你这幅十分头疼痛苦的表,你该不会是遇到了你的初恋男友了吧?”

    赵明明知道,顾丽丽的初恋对她打击很大。顾丽丽很他,可是却被对方给甩了。这一次的感经历给顾丽丽印上了很大的心里yīn影。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再敢碰“感”这个东西。

    就像一只野狼受伤了,自己一个人找到一个山洞着自己的伤口。却再也不敢去猎人所在的区域去玩了。

    “明明,你要是再提他,你信不信我要和你翻脸!”很明显,顾丽丽对这件事还记忆在心,仍然把自己的心封闭在那一块yīn影里。

    只要有人稍一触碰,就会立即惹得她虎视眈眈地看着你。

    赵明明只好吐了吐舌头。她知道这是顾丽丽的“区”。如果是换成另外一个人,估计她都要抄家伙和对方干架了。而且是干得你死我活的那种。

    “对不起,明明。我一时激愤。你不要在意。我不是有意要对你发火的。”顾丽丽看着赵明明一脸委屈的样子,不由得就是一阵心疼,连忙收了收脸上的怒意,向赵明明赔礼道歉道。

    “呵呵,没事。我都习惯了。”赵明明嘟了嘟小嘴,很可地笑道。

    “————”

    其实,赵明明心里很清楚,顾丽丽的那位初恋男友还在国外留学。她这样貌似不经意间提起,也是想看看自己的好姐妹是不是还在他的yīn影里没有走出来。

    见到顾丽丽仍是没法走出那块yīn影。赵明明就是一阵心疼。难不成,她要守着这块yīn影过一辈子不成?

    自己为她的好姐妹,可不能看着她这样。

    人总是要往前看,揭过以前的创作不是吗?

    见赵明明沉默了,顾丽丽也有些自责自己不该对自己的好姐妹发那么大的火。可是,当时又怎么由得自己呢?那可是不自啊!

    自己很讨厌这样做,但自己又没办法克服。

    “好啦,明明。我还是老老实实给你说吧。”

    为了扭转尴尬的局面,也是为了转移自己的痛苦,顾丽丽准备给赵明明说她们没有说完的事

    “是这样的,明明,你不知道,我遇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家伙。”

    “奇怪的家伙?有多奇怪?”赵明明立即就来了兴趣。

    “嗯。……要多奇怪就有多奇怪。”顾丽丽一脸认真地说道,“……尤其是第一次见到他,你猜怎么着,那个家伙穿着一古代的衣服,慢着,……你让我想想应该是哪个朝代的服饰?……哎呀,忘了自己就是一历史白痴,反正,那个家伙就是穿着咱们华夏国的古代的衣服!”

    “哦?”赵明明还以为顾丽丽遇到了一个多么奇怪的人,自己都准备好听她说遇到了外星人了呢,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脸不屑地道:“他那是在拍戏!”

    “你和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是一样的想法。可是,他并不是在拍戏。……”

    “……你确定?”看到顾丽丽不像是在说假话,赵明明的脸sè也开始稍微变动了一下,眼神也有些奇怪起来。

    “那肯定的了。这种事,我怎么可能不好好地问查一番?这尚在其次,连他的发型也是古代哪个朝代的发型。……我知道你要问他是不是戴的假发,我现在就告诉你,那一点都不是假发。我没有看到一点粘假发的发胶痕迹。”

    赵明明提前得到了自己想问的答案。不由得眼里的奇怪劲又加大了一倍,看着顾丽丽十分严肃认真的表,不由得嘿嘿一笑:

    “那还用问吗?肯定是一2B青年和文艺青年的结合体青年。”

    赵明明用网上流行的青年划分法给出了一个貌似十分贴切的答案。

    顾丽丽却摇了摇头。

    “如果你没有听到他说话,你可能会这么认为。但是,当你听到他说的话时,你就会自己告诉自己,你错了。……”

    “……他说的什么话?难不成是鸟语?”赵明明再次散发出来奇怪劲来,但还是半开玩笑地问道。

    “她要是说的是鸟语,我也就只当他是一个鸟人了。……可是,那个家伙说的哪是鸟语啊,全是文绉绉的古代语言!”

    “……还有这样的家伙?”赵明明的兴趣盎然起来了,“看来,这个家伙还是一个脑袋被驴踢过的家伙!看了穿越剧后,开始逆道而行,来哗众取宠了。”

    赵明明和顾丽丽是打死也不会相信世界上真有“穿越”和“反穿越”这种事的。

    “我还没说完呢。你猜他叫什么?”

    “叫什么?”赵明明不以为意地问道。再离谱,总不会是叫奥特曼吧?

    “他口口声声地说自己叫……‘西门庆’!”

    “……什么?!”赵明明终于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眼神。

重要声明:小说《西门庆在现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