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前事余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逍遥的海鱼 书名:轩辕山庄
    公孙寰玥听到公孙悫的声音吩咐旁的紫媛去放下索桥,索桥刚刚落地,就见到一阵青光向屋子里面飞去,来的人正是龙垣。龙垣来到竹边,看着躺在上的龙泽,见他面sè微红,呼吸均匀,便放下心来。向坐在竹椅上的公孙瑶和公孙寰玥施了一礼,说道:“感谢两位姑娘救了泽儿一命。”公孙瑶见老者向自己施礼,连忙站起来,摇着双手说道:“前辈,可不是我们救下龙泽的,我们只是将他带回来而已。”于是,就将龙泽被真气击伤,一位穿青花绫罗衣,右肩绣着血风的少女抱住他,少女用真气在背后化作一对血红sè的双翼直接将那股真气硬接下来的事告诉了龙垣。

    龙垣用手拨开龙泽额角的头发,说道:“请问瑶儿姑娘,救下泽儿的那位姑娘右肩绣着的血风和泽儿额角的血风纹一样吗?”公孙瑶走到竹边,看着龙泽白皙的脸,心里想道:其实这冒失鬼长得也不错。随即定了定神,看着额角的血风,说道:“有些不一样,龙泽的血风是飞翔的,而那位姑娘的却是栖息着的。”看着龙泽,龙垣神sè有些迷茫,心里想道:那位姑娘应该和泽儿是同一族的,为何不带泽儿走呢?公孙瑶拿起龙泽枕边的瓷瓶递给龙垣,说道:“前辈,这是那个少女留下的。”龙垣拿起那个瓷瓶,发现上面贴着一张红纸,上面写着:九黎凝神丹,凝聚泥丸宫jīng神气所用,每rì中午一粒,一rì至多食两粒。

    龙垣看到“九黎凝神丹”五个字,便想到龙泽可能是九黎凤族的人,九黎凤族以母权为尊,九黎族的女子纹着栖息的血风代表至高无上,而飞翔血风代表对栖息血风的绝对服从。从前,他也想过龙泽是九黎族的族人。可是据古书所说在涿鹿一战之后,九黎凤族被华夏族的强者追杀逐渐消亡,存活下来的人也融入了被蚩尤征服的族群之中,为了保留血脉他们还一度放弃族纹,族纹可能早就在逃亡中丢失。于是他就放弃那个念头。当他看到那个瓷瓶上的字,他也确认龙泽是九黎凤族的人。九黎凤族的三种灵药:九黎化形丹,九黎化气丹,九黎凝神丹只有九黎凤族的人才懂得炼制。外人炼制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比较幸运,丹药还未化形由于jīng神气不足而变成气粉;另一种就没这么幸运了,丹药化形,jīng神气不足,被丹药反噬,泥丸宫被毁,成为废人。那位少女没有将龙泽带走的原因恐怕是九黎族人遭遇到了追杀,龙泽难以自保吧。

    龙泽缓缓睁开眼,感觉印堂处微痛,泥丸宫中的jīng神气凝聚了许多,但还是有些松散,不过眼前比之前还要清晰了一些,听觉要灵敏了许多。看见了龙垣,体微微一愣,“爷爷,我在哪里呀?”龙泽闻到一种淡淡的香气,与晕倒时所闻到的香气有些不同。看了边挂着淡紫sè的帘子和盖在自己上一绣花锦被,龙泽不由得问道。龙垣听见龙泽叫自己,回过神来,脸上露出了笑容,捋着胡须说道:“泽儿你醒了,这里是寰玥小姐的竹屋,是公孙阁主的两位千金救你到此的。”龙泽坐起来,向公孙瑶和公孙寰玥施了一礼,说道:“多谢两位小姐的救命之恩。”公孙瑶刚想开口,龙垣向她摇了摇头,便不再说了。公孙寰玥随即说道:“龙公子客气了,举手之劳不必放在心上。”公孙寰玥向公孙瑶使了一个眼sè,公孙瑶摇了摇手,说道:“就是,就是,你就不必放在心上了。”心里想道:为什么前辈不让我们告诉龙泽那个少女的事?公孙寰玥心里感到同样的疑惑,只是龙垣的眼神告诉她这件事不容多问。

    龙泽心里感到疑惑,这里的香气虽与晕倒时闻到的气息有些相似,缺少了一种温软的感觉。于是,悄悄在印堂处凝聚起jīng神气,望着正在说话的公孙瑶。避开了正在望着公孙瑶摇头的龙垣,用一股常人难以察觉的血红sèjīng神气渐渐进入了公孙瑶的泥丸宫,龙泽在泥丸宫中看到了与刚才不一样的公孙瑶。公孙瑶不停地在宫中踱步,双眉紧蹙,口中喃喃的说道:“为什么姐姐和前辈不让我告诉冒失鬼呢?”龙泽听到这句话越发的感到奇怪,心里想道:究竟他们要瞒着我什么事?于是,直接催动jīng神气向泥丸宫的深处飘去,刚想踏入公孙瑶的泥丸宫的深处飘去,便感到了一种压迫从后传来,一道蓝sè的影拦住了他。蓝sè的影化作一个白衣少女,一头淡蓝sè的长发披在肩上,竟然是公孙寰玥。龙泽大惊之下,说道:“公孙寰玥,你也有jīng神气。”公孙寰玥以为是龙垣到公孙瑶的泥丸宫中消除他的记忆,没想到是龙泽,他的jīng神气竟然比自己还要强,只不过他的jīng神气的凝练程度要低于自己。不然的话,自己根本拦不住他。缓缓点了点头说道:“你为什么要进入瑶儿的泥丸宫深处,你可知道如果有什么闪失的话会导致她思维混乱甚至是失忆。”血红sè的气体幻化成龙泽的模样,说道:“你们不该骗我,我也是第一次用jīng神气进入别人的泥丸宫深处,所以不知道有什么危害,对不起。”公孙寰玥见龙泽自责,便说道:“其实前辈也是为你好,你也不必知道了,快出去吧,别被老者发现了。”说完,公孙寰玥便消失了。龙泽望了一眼公孙瑶的泥丸宫深处,便化作jīng神气回到了龙泽的印堂处。龙泽向公孙寰玥施了一礼,说道:“公孙小姐谦虚了。”随即想道:公孙寰玥不简单,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jīng神力和内力却有这般修为,快要赶上师傅,不过还有一定的差距,我想jīng神气的修炼高于师傅指rì可待。公孙瑶感到头有些微痛,便坐回了竹椅上轻揉着印堂处。公孙寰玥看了龙泽一眼,神sè有些黯淡,心里想道:这个龙泽比瑶儿说的更强一些。内力,真气,jīng神气的修炼都比我要强很多,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经过这几年平淡的生活,没想到她还会产生莫名的嫉妒,不知为何这种嫉妒中仿佛隐隐中还有一丝欢喜。这时,公孙悫带着蓬莱阁的弟子走了进来,向龙垣施了一礼,说道:“本来想随先生一同进来,只是蓬莱山市出了一些事需要处理耽搁了,请前辈谅解。”龙垣问道:“蓬莱山市出了何事?”公孙悫说道:“崂山道人这次纠结了胶东五鬼,水泊梁山的一百零八将,济南府亡命刀客前来闹事,约好事成后共同修炼玄水心法。崂山道人丹田被废,他们便来滋事,我已经和黄鹤楼,岳阳楼,滕王阁三大名楼的阁主商量好了,共同御敌。”龙垣摸着胡须说道:“既然崂山道人是被我所杀,我帮你们共同御敌吧。”公孙悫脸上溢满了笑容,笑着说:“多谢前辈相助。”回头对公孙寰玥说道:“寰玥,龙泽就交给你了。”公孙寰玥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照顾她的。”公孙瑶笑着站了起来对公孙悫说道:“姐姐体不方便,还要照顾病人,让我也留下吧。”公孙悫神sè变得黯然,点了点头。随即和龙垣一起走出了门。“龙垣,你给我滚出来,今天我们胶东五鬼要来会会你。”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汉子说道。“阁下应该是胶东五鬼的黑鬼赵子河吧,老夫武功不及龙垣前辈,但也在武林中也算有点名气,让我来会会你吧。”一位白袍老者,捋着花白的的胡须说道。赵子河挠了挠头,笑着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可没听说过蓬莱阁有什么有名的人物。”白袍老者以为赵子河瞧不起他,随即说道:“老夫公孙楠,吕祖大长老。”周围看闹的人不惊呼了一声,一齐看向公孙楠。吕祖是蓬莱阁高手的云集之处,吕祖大长老公孙楠是蓬莱阁阁主公孙悫的父亲,上一任蓬莱阁主。二十年前,为救轩辕山庄亲自带领四大名楼的高手他曾与少林,武当,峨眉,崆峒,华山五派的高手大战。最终,双方因损失惨重而和解,五大门派退出轩辕山庄,四大名楼因此扬名,一些中小门派前来投靠,势力也越来越大。不过,人们对他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四象诀:青龙爪,白虎啸,朱雀翼,玄武甲。这四象决夺取了不少高手的xìng命,因此,不少人对此记忆犹新。而“黑鬼”赵子河对此知之甚少,竟敢大言不惭的说蓬莱阁无高手。赵子河感到气氛不对,便使出一招黑云追风,双掌化作一股黑云,如寒风般向公孙楠席卷而去,公孙楠居然没有丝毫出招的意思,静静地站在那里,一股玄sè的气体缓缓地从体内散发而出。;

重要声明:小说《轩辕山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