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蓬莱山市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逍遥的海鱼 书名:轩辕山庄
    龙泽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荒芜的大地上,朦胧中看见一个黑袍老者摸着光秃的头,花白的胡须被风吹动,大笑三声说道:“黄帝,炎帝,你们两个一起上吧!我蚩尤何惧之有。”一招风起云涌拍向赤袍老者,掌风强劲,真气化作一股白sè的云雾向赤袍老者席卷而去。赤袍老者大惊之下,内力集于脊背之上,火红sè的真气化作双翼,向后退出几十丈,火红sè的右掌随之拍向白雾,火红sè的右掌与白雾接触后却不断被白雾侵蚀而渐渐变淡。赤袍老者催动内力,火红sè的真气不断从掌中喷涌而出。黄袍老者见赤袍老者内力已经消耗了近半,真气临近枯竭,凌金真气凝于指尖,真气化剑,剑气如虹,shè向黑袍老者的檀中。黑袍老者丝毫未动,一股淡淡的血红雾气从体内散发出来,这股血红真气虽比赤袍老者的火红真气淡了许多,但是所含的真气却比前者更加强横。黑袍老者缓缓的说道:”这才是九黎族的血凰之气,炎帝你还是太弱。”轩辕指所化的剑气撞击在蚩尤血sè铠甲上瞬时崩碎,黄袍老者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黄袍老者大惊之下,催动淡金sè的真气从体内喷涌而出,聚于右掌之中,一声狂暴的龙啸从掌中传出。蚩尤捋了捋胡须,血红真气化作双翼,一声清脆的凤鸣从喉中传出。血风与金龙撞到了一体,顿时大地震动,两股真气相撞后冲向了龙泽的印堂处。龙泽大叫一声抱着脑袋坐了起来,坐在他边的青袍老者看到他的印堂处出现血红之sè,便用内力护住了他的印堂,待到印堂处恢复了正常。龙泽的脑海中出现了六个血字:轩辕现,九黎灭,随之而来的“黎凤鸾鸣”将血字冲散。血字消失后一幅幅武学图谱接踵而来,图谱中的人物清晰,仿佛近在眼前。当最后一幅图谱出现时,整个泥丸宫震动了起来,一个黑袍老者出现在图中,竟然是那个自称是蚩尤的人,画中的他吐出一口真气化作血风飞向了远方。忽然这一切被金光吞噬,龙泽的脑海又变成一片空白,仿佛这一切没有发生过。

    青袍老者见龙泽印堂的血红之sè褪去,呼吸均匀,心脉浑厚有力,心想他已无大碍,便吐出一口气。看着龙泽rì渐成熟的脸庞,老者看着远方想起是十五年前的那个清晨:他在石屋外砍柴,听到远处有婴儿的笑声,走近发现紫竹蓝中躺着一个婴儿,一张雪白的天蚕毯盖在体上,毯子上绣着一只鸣叫的血凤,和婴儿额角的血风纹一样,大概是他份的象征。有一只雪雁停在婴儿毯上面,婴儿伸出雪白的小手逗它。雪白的小手冻得通红,但是他的脸上却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他将婴儿带回家抚养,并给他取名龙泽,两人相依为命生活了十五年。他曾经想和龙泽一辈子生活在这,可是,看着龙泽渐渐长大,他也逐渐放弃了这个念头。他的心也随之变得沉重了。

    泥丸宫内恢复了平静,龙泽这时才缓缓睁开了眼,发觉眼前变得辽阔清晰了许多,听觉也灵敏了许多,甚至能听到周围人心跳的声音。青袍老者看着龙泽睁开了双眼,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泽儿,怎么样?体不舒服吗?”龙泽转过头看着老者,摇了摇头,说道:“爷爷,我没事,只是感觉头有点晕。”龙泽说完后,盯着老者的体,眼中出现了老者的经脉,老者的气海和丹田处如火焰般蓬勃生长着,顺着经脉延伸到左手掌心,左手掌心处生成一道漩涡,将内力和真气卷入其中。在老者印堂处龙泽感到了类似真气一般的气体波动,但是它不像真气一样肆无忌惮向外延伸,而是紧紧聚在一体,形状像是一个泥丸。龙泽凝聚jīng神,试图渗透了进去,不料却被反弹了出来。老者感到有人试图利用jīng神力进入自己的泥丸宫,而且这个人的jīng神气不亚于他,但是这个人对于jīng神气的运用和凝聚显然要比他差许多,不然的话这种jīng神气足以使他的你泥丸宫受创。老者皱了皱眉,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态,回头看了龙泽一眼,想到:难道是泽儿?但是他没有修炼过任何关于jīng神气的武功。难道《金匮要略》中的武功吗?

    在老者陷入沉思的时候,龙泽的泥丸宫轰鸣了一声,体不由得向后倾斜一下,跌下了石。这时老者回过神来,弯腰扶起他来,笑着说:“都十五岁了,还像个孩子,睡觉还会从上跌下来。”龙泽摸着头也红着脸笑了,说道:“在爷爷面前我永远是个孩子。”老者摸了摸胡须说道:“如果有一天,爷爷离开了你,你会怎么办?”龙泽摇了摇脑袋,说道:“我会去找爷爷。”老者脸sè变得凝重,神sè中有一丝伤感,随即说道:“如果爷爷去了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也不愿让你找到呢?”龙泽眼神变的迷离,神sè有些慌张,静下心来说道:“如果爷爷不想让我找到,一定有重要的事办,我一定会遵从爷爷的意愿。如果爷爷想见我,一定回来找我的。”老者摸着龙泽的头,欣慰的点点头。龙泽的眼神却充满着坚定,心里想道:即使爷爷有重要的事去办,我也会在暗地里找到爷爷,在爷爷想见我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

    “寰玥姐姐,我来了,快放索桥吧。”一个蓝衣少女在断崖下面喊道,由于长时间的奔跑,白皙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紫sè的发带有些松动,柔顺的长发显得有些杂乱。

    “紫媛,瑶儿来了,快放索桥让她上来吧。”一个白衣少女坐在竹椅上说道。少女轻咳了一声,脸sè变得有些苍白,流露出一种病态的妩媚。旁边站着的紫媛,说道:“是,小姐。”便走到门前,拉了一下门前石龟口中的拉环,一阵齿轮转动的声音从石龟的腹中发出,索桥缓缓的落在了蓝衣少女的面前,少女没等索桥完全落下便跑到了索桥末端的竹屋。轻轻推开竹屋的门,端详着坐在竹椅上的少女,细弯的娥眉微微皱起,神sè略显暗淡,脸sè显得苍白,下巴也微微抬起,一袭素衣包裹住发育成熟的姣好躯。

    站在白衣少女边的紫媛,笑着说道:“二小姐,来这里有什么事吗?”蓝衣少女愣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蓬莱山市今天开市,父亲希望姐姐能出去走走,毕竟蓬莱山市六十年才开市一次。“蓬莱仙境”也只有这几天可以完整的看到。”白衣少女嘴角微微扬起,说道:“是你又想让我带你出去吧。这次你又惹什么祸了?”蓝衣少女见“yīn谋”被拆穿,就把偷溜下山,跑到石屋偷看青袍老者练功的事和盘托出。当听到龙泽使出yīn阳指时,她的脸上充满了疑惑之sè。能使出yīn阳指的人,就算在轩辕山庄也是不多。当年青袍老者曾用一招yīn阳指击毙少林派方丈苦禅大师,足以看出yīn阳指的威力之大。白衣少女随即说道:“明rì去蓬莱山市吧,恰巧我也想去寻一些练习jīng神气的书。”蓝衣少女高兴的说:“谢谢姐姐,我明天再来找你。”说完,便关上门离开了。紫媛站在白衣女子旁边,问道:“小姐,你的体刚好,明rì出去可以吗?”白衣少女说到:“没事,你先下去吧。”紫媛向白衣少女施了一礼,便退了下去。白衣少女想着龙泽,心中有一丝疑惑,似乎还有一丝隐隐的嫉妒。

    “瑾瑜,崂山玉虚道人前来提亲,说要娶寰玥为妻,这件事你怎么看?”公孙悫眉头紧锁,右手握拳,不停地在大中踱步。公孙瑾瑜咳了两声,说道:“寰玥是阁中唯一一个练成玄水心法的人,他们这么做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公孙悫随即说道:“我又何尝不知,可是他们竟然在蓬莱山市之时提出这种无理要求,让我如何处理。”公孙瑾瑜喝了一口茶,说道:“那就直接推掉便是,又不是什么难事。如果他们胆敢动手,我们蓬莱阁也不是好欺辱的。再说,我们蓬莱还有一位高手,想必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公孙悫停下了脚步,坐在zhōng yāng的红木座椅上,说道:“我怎么忘记前辈了,明rì我便回绝了他们。”公孙瑾瑜放下了茶杯,说道:“听瑶儿说,寰玥想要去蓬莱山市看看,你就让瑶儿陪她去吧。瑶儿犯的也不是什么大事,放她出去玩玩吧。”公孙悫笑着说道:“她就你这把保护伞,罢了,随她去吧。不过,还是派几个弟子保护一下。”公孙瑾瑜说道:“你不必担心,崂山派不敢动手,你想明天这种盛会他会缺席吗?”

    “泽儿,早点睡。我们明天去蓬莱山市上看看。”青袍老者说道。“爷爷,蓬莱山市是什么?”龙泽问道。青袍老者回答道:“四大名楼创立之时,曾经立过一个条约:每隔十年举行一届名楼会,由每一届胜者承办;每隔一甲子举行一届蓬莱山市,自然每一届都在蓬莱阁举行。据说,原因是蓬莱阁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刚开始,蓬莱山市只有四大名楼的人拿出自己的宝贝买卖。随着四大名楼的名气越来越大,参加山市的门派也越来越多,宝贝也变多了,蓬莱山会也成了名副其实的百宝大会。”老者说完后,便离开了。龙泽静静躺在石,想着今天发生的事,久久难以入睡。;

重要声明:小说《轩辕山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